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210章 透露
    方寒接过长刀之后,眉头挑了挑:“好厉害的煞气!”

    “怎么样,能不能对付得了?”江小晚问。.

    方寒缓缓道:“我得试试。”

    罗威道:“方寒,你跟**学什么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练武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你们练武之人血气壮,不怕这个,是不是?”罗威好奇的问:“我是受不了,煞气这东西是怎么形成的?”

    方寒沉吟一下道:“一般情况下,煞气其实是怨气,临死之人对生命的不甘心,凝聚起来就形成煞气。”

    罗威道:“这么说,杀人越多的刀煞气越浓?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那也未必,杀人也有很多种,有的直接杀了,有的会折磨一番再杀,被杀之人心志的强大与弱小,都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罗威往前凑了凑:“还有这么多讲究?这么说,杀一个高手,比杀十个平常人还厉害,是不是?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:“差不多吧,所以煞气最浓郁的是那些名刀,因为那些刀杀的都是厉害人物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看来,我这把也是名刀了?”罗威问。

    方寒握上乌沉沉的刀柄,轻轻一拔,露出一抹雪亮的刀身,一股森森寒气扩散开去,屋里的温度好像陡降了两三度。

    “好刀!”方寒拔出整把刀,脱口赞叹。

    刀身雪亮,没有一丝磕痕与崩口,花纹若隐若现,真是一把难得的好刀。

    罗威与江小晚都退了一步,感受到宛如实质的寒气。

    罗威忙问:“好刀吧?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道:“这把刀应该杀过高手,古代的铸造技巧是高招,但人的骨头很硬的,杀人多了,刀身难免会受伤,这把刀如此完整,说明杀人不多,却有如此大的煞气,杀的人不是一般人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罗威笑起来:“真是条条大路通罗马,也能从这个角度辨别刀的好坏,有意思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一切的道理都是相通的。”

    江小晚忙问:“能不能去掉煞气?”

    “……试试看吧。”方寒笑道,赞叹两人默契,演戏逼真。

    他微阖眼帘,右掌持刀,左掌抚过刀身,动作缓慢而艰涩,好像在推千斤重特一般。

    左掌一点一点移动,半晌后才从刀尾抹到刀尖。

    罗威与江小晚能清晰感受到温度的变化,刀身的煞气缓缓消失,待方寒抹过刀尖,周围温度再次上升,恢复如常。

    “好了!”方寒抬头,双眼闪闪放光,让人不敢直视。

    罗威好奇的看着他:“没想到,没想到!”

    江小晚得意的道:“罗叔,别忘了大红袍!”

    “好好!”罗威赞叹道:“没想到**收了这么一个厉害的徒弟,你是怎么做到的?”

    方寒微笑道:“其实也没什么,一点天赋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确实是天赋,**也做不到这个。”罗威忙点头道:“你不要紧吧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不什么大碍,修息一阵子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罗叔,别听方寒的,他怎么好意思说要紧?!”江小晚撇撇嘴道:“这个很耗精神的,需要休息一阵子才能恢复!”

    “那是一定的!”罗威点头道:“这下好了,我这人喜欢收集古董,这些古董有些神神叨叨的东西,有你在我就放心啦!”

    “罗叔,讲好了,这是要有报酬的!”江小晚道:“要不是看你跟我爸的交情,可没这么容易答应!”

    罗威横了江小晚一眼:“丫头,你还拿翘了,以后用不着你罗叔了,是不是?”

    江小晚笑**的道:“罗叔,方寒可是耗了老大的精神,他又是独门的绝技,你就这么小气?”

    “说吧,看上什么了!”罗威没好气的道。

    江小晚道:“你那块玉观音不错嘛。”

    “好丫头,你倒狠得下心!”罗威一瞪眼睛:“那可是我的心爱之物!”

    “罗叔你心爱之物多了去,不差这一件,给不给嘛!?”江小晚嗔道:“你要小气,下次我可不带方寒过来了!”

    “你这丫头……”罗威咬着牙瞪她。

    江小晚嘻嘻笑道:“罗叔,你也忒小气了,真不给就算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!”罗威一跺脚:“给你!……不过不是给你,是给方寒小朋友的,他出的力!”

    “罗叔你够小气的!”江小晚白他一眼,扭头道:“方寒,别客气,罗叔可是土豪!”

    “我算是倒霉了!”罗威没好气的道:“碰上你这丫头准没好事!”

    “罗叔这话可不对,要不是我,你这把刀就废了,只能远观不能近玩,不难受死你?”江小晚笑**的道。

    罗威没好气的道:“你算是拿着我的命门了!……等着,我去拿来,好东西再不能让你看见了,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啊!”

    他摇着头出去了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小晚姐,太狠了吧?”

    “你不懂人心?”江小晚白他一眼:“你越是昂贵,他们越觉得占了便宜,要不然会反过头来不平稳的!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,人心确实如此,自己要是白出力,别人反而会怀疑,这个世界没有活雷锋了,一定别有所图,甚至有戒心。

    现在这么一弄,好像不情愿似的,别人反而没了戒心,说不定要求着自己去除煞气。

    他扫一眼江小晚,这一步可是妙得很,煞气越多,自己龙元增长越快,越快达到九环,就能复活父母了!

    想到这里他顿时振奋起来,笑道:“小晚姐,谢谢你!”

    江小晚白他一眼:“不准说谢!”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点点头:“好吧,那玉观音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给你的。”江小晚道:“羊脂白玉,很好玩的,我看你一直不带玉器,这可不行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小晚姐,我一个练武的,戴那个碍事。”

    “练武时取下来就是了。”江小晚道:“玉能给人带来好运气!”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摇头,江小晚白他一眼:“你不信?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信!信!”

    罗威又进来,手上拿了一个紫色小盒子,戒指盒大小,肉疼的递给江小晚:“偌,就是它了!”

    江小晚笑**的道:“多谢罗叔啦!”

    “你个小丫头,真是刮我一层皮!”罗威没好气的道。

    江小晚笑道:“罗叔也太夸张啦,我还不知道你,一根毛都算不上!……好啦,罗叔,你还有没有带煞气的,这东西时间久了会伤身体的!”

    “可用不起你了!”罗威道。

    江小晚道:“罗叔你也太小气了!……好吧,要是不严重,就算感谢罗叔啦,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罗威心动了。

    他亲眼见过方寒的手段,笃信非常。

    江小晚道:“方寒,还行吗?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没问题!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,随我来!”罗威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罗老,其实不必亲自见到东西,我站到房间外面,感应一下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也行?”罗威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所谓财不露白,尤其在小晚这丫头跟前,更不能露白,要不然被她惦记着,早晚要被弄走。

    方寒点头微笑:“试试看吧,要是在外面感应不到的煞气,想必对身体的妨碍也不大,不除也行。”

    江小晚道:“我听说煞气是凝聚的,今天煞气小,过几年煞气会更厉害的,越来越厉害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这种情况往往是风水引起的,罗老的气势强,能压得住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呀……”江小晚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小晚,你这丫头什么时候懂这一套了,是不忽悠你罗叔吧?”罗威哼道。

    他人老成精,相信方寒,对江小晚却是不信的,从小看到大的丫头,鬼心眼多那是出了名的。

    江小晚白他一眼:“罗叔,你要不信也没办法嘛,走,去看看你的珍藏!”

    “说好了,不准进去!”罗威忙道。

    “不进去就不进去!”江小晚道:“罗叔你这么小气活得多累呀,你瞧我爸,什么也不在乎!”

    “我可没他那么败家!”罗威哼道:“再说了,他喜欢的也不是这些,他一天到晚练武,要成神仙呐!”

    江小晚笑道:“罗叔,我爸的伤已经好了,正在加紧**呢,说不定真被他练出点儿厉害的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罗威忙道:“他那老伤也能治好?”

    “方寒!”江小晚得意的一指:“罗叔,方寒的医术那是绝顶的!”

    “你就吹吧!”罗威看一眼方寒,笑道:“小伙子确实身怀绝技,但医术嘛,那可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学成。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,你要不信那也没办法。”江小晚摇摇头:“其实这件事要保密的,我只说给罗叔你听,你得答应我保密!”

    “好好,保密保密!”罗威忙点头。

    江小晚蹙眉:“罗叔,我是说真的!你不能保密,我可不说!”

    “你这丫头,我老罗一向说话算话!”罗威道:“会跟你小丫头失信?”

    江小晚道:“好吧,我爸也不准我往外说的,这是为了方寒的安全,罗叔你从小看我长大的,当然不能瞒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丫头你快说吧!”罗威心如猫抓:“到底什么事?”

    江小晚道:“其实方寒正给华老治病呢。”

    “嗯——?”罗威一怔,看看方寒,又看向江小晚:“不会吧,丫头你别乱说!”

    他当然知道华老是谁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去问华老,找旁人打听一下就知道了。”江小晚低声道:“前一阵子他还被刺杀了呢,要不是他功夫好,已经没命了!”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?”罗威难以置信的看着方寒。

    江小晚道:“方寒跟平常人不一样,对吧?”

    “……这倒是。”罗威慢慢点头。

    江小晚笑**的道:“方寒只精通一门针灸,就凭这针灸之术,治好了我爸的老伤,还有华老的病,华老现在神清气爽的为什么?……你不信去查一查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有眼不识泰山呐。”罗威冲方寒抱抱拳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道:“罗老过奖。”

    他看看江小晚,她使了个眼色,示意他不要多说话。

    江小晚接着说道:“罗叔,你千万要保密,不然方寒可要倒霉了,一定会得罪人的!”

    罗威点头:“丫头你不说我也明白!”

    江小晚笑**的道:“怎么样,这个玉观音送得值吧?”

    “你这丫头呀,就是鬼精灵!”罗威呵呵笑起来。

    他确实很感激江小晚,这么厉害的医道高手,对他们这个年纪的人来说最重要,比什么都重要。

    三人来到一座屋外,方寒点点头:“挺厉害的煞气,应该是刀剑之类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去拿。”罗威痛快的答应一声,进了屋子,很快拿出来三把长剑与两把长刀。

    方寒一一检查过后,手掌轻轻抹去,煞气尽除,罗威送回刀剑,再回来时,笑呵呵的道:“屋子确实不冷了,不错不错!”

    方寒与江小晚告辞离开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坐在卡宴上,江小晚把盒子打开,取出一块羊脂白玉,大拇指大小,温润光华流转,好像一层油抹在上面。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接过了,触手温润,丝丝气息在玉内流转,方寒感觉细微,能感受到一丝迥异于内力与龙元的气息。

    它好像一道水气,进入身体后,滋润着臓腑,这种感觉很细微,若非方寒感觉敏锐,旁人无法察知。

    “小晚姐,为什么告诉他?”方寒问。

    江小晚开着卡宴,漫不经心的道:“他早晚要知道的,早一点儿告诉最好。”

    “他跟师父是一伙的?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江小晚露出笑容:“你这词用得好,一伙的,嗯,他们确实是一伙的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的授意?”方寒问。

    江小晚点点头:“要是爸他不点头我怎敢说?你现在也没必要保密了,华老已经施展了雷霆手段,他们不敢胡来了!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:“我没那么闲呐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推掉嘛。”

    “那得罪太多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办法。”江小晚笑**的道:“得罪就得罪了,他们不敢怎么着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好吧,师父不像不甘**的呀。”

    “哼,我还有两个哥哥呢”江小晚撇撇嘴:“放心吧,大哥二哥在,没人敢动你的!”

    “一直没见到大哥二哥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一个在外地当官,一个在外地当兵,只有过年才能回来。”江小晚道:“对了,大哥在海天呢。”

    “嗯——?”方寒讶然。

    江小晚笑**的道:“你想想,海天有姓江的官员吧?”

    方寒想了想,眉头一挑:“江书记?”

    “嘻嘻,不笨嘛。”江小晚笑道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