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209章 辟邪
    方寒来到江家时,江小晚也在,一身白色绸缎练功服,慢悠悠挥舞长剑,姿态曼妙迷人。

    江承在一旁练推云掌,动作舒缓。

    方寒到了之后没打扰两人,也在一旁练起了推云掌,动作轻柔舒缓,几招这后,完全进入了状态,轻飘飘仿佛与虚空化为一体,天人合一。

    打了两遍推云掌,他停下来,江承已经停住,在一旁笑**看着,看到方寒停下,点点头:“不错不错,你推云掌的火候很深了!”

    “还没练到真正的高深境界。”方寒摇头。

    推云掌最高境界,身体羽化如浮云,推宕起伏,飘飘如仙,可谓真正的轻功,他现在只是初有体会,想要练到羽化之境还差得远。

    江承笑道:“想练到那境界需要运气,你已经练得很好了,比我强得多了,小晚,你要真能练成推云掌,什么也不用学了!”

    江小晚停剑站在一旁,没给方寒好脸色:“我才不练这慢吞吞的呢!”

    “你呀,姓子还太浮躁!”江承摇头叹道:“现在练与姓子不合,但也能磨炼你的姓情,方寒,你教一教她!”

    方寒忙道:“师父,我哪敢呐!”

    “小晚,你得跟方寒学会了!”江承哼道。

    江小晚道:“爸,我跟你学就是了!”

    江承没好气的道:“我没方寒练得好,体会也没他的深,你别不知足,别人想跟他学还做不到呢!”

    江小晚扭腰嗔道:“我不想学嘛!”

    “听话!”江承瞪她。

    江小晚不情愿的瞪方寒一眼:“好吧好吧,我学就是了,但他教得不好可不怪我!”

    “反正你得学会!”江承道:“别耍那些小心思!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江小晚哼道:“方寒,随我来!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跟江承摇摇头,随江小晚进了客厅,江小晚让他等一下,她上楼,很快换了一身衣服,手上捧着一个盒子。

    方寒一怔,顿时大喜过望:“兵器?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江小晚撇撇嘴道:“你看看能不能用。”

    方寒忙接过来,打开盒子一看,里面是一般锈斑斑的短剑,约有一米长,做工很粗糙。

    方寒赞叹道:“好剑!”

    浓郁的煞气扑面而来,不逊于先前那本断刀。

    方寒抬头:“这挺贵重吧?”

    “品相不佳,算不得贵重!”江小晚摇头道:“上次那断刀跟你昏迷没什么关系吧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还真有关系,那次昏迷是入定,不过入定时间久了点,把大伙吓着了,是我思虑不周,没想到入定那么久。”

    “入定?”江小晚蹙眉。

    方寒于是解释了一番。

    江小晚听罢:“这么说,那把刀很有用处?”

    “作用大了!”方寒忙点头道:“对我**益处极大,要不是它,我也不能到达现在的境界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像上次那样吧?”江小晚哼道:“那我的罪过就大了,你那些女人还不找我拼命?!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道:“小晚姐,嘴下留情吧!”

    江小晚白他一眼:“对你这种花心的男人,留情才怪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好吧好吧,这次不会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不想好心干了坏事。”江小晚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知道她刀子嘴豆腐心,真生自己的气也不会拿出这个来,不过嘴上不会饶人,一时半会儿要承受她冷言冷语了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小晚姐,你平时一直在家里?”

    “怎么,闲我碍事了?”江小晚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道:“挺羡慕的,身为副总还能这么悠闲!”

    “我这是请假呢。”江小晚道。

    方寒眉头挑了挑,江小晚道:“处理完上次那件事,我一直处于休假状态,要不然哪有工夫理你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那么危险的事,当然要好好休息,他们没问题了吧?”

    “该抓的抓,该判的判,都处理完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有后患吧?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完事了,他们再报复也不会找我。”

    方寒慢慢点头:“这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劳您关心了!”江小晚白他一眼:“你还是关心关心你自己吧,我才不信你能摆平两个女人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这个嘛……”

    “再大方的女人也受不了跟别人分享男人。”江小晚道:“李棠又不是个吃素的!”

    方寒叹了口气:“我跟李棠分手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蒙人了!”江小晚摆手道:“她才不会跟你分手,……对了,你那学生参加什么比赛?”

    “全国街舞大赛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要我打个招呼?”

    “……不用了。”方寒摇摇头:“看她自己的表现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那么天真?”江小晚斜睨他:“真觉得会公平公正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她们也到了领略不公平不公正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挫折教育?”江小晚沉吟着慢慢点头:“这倒是一个好主意,让她认清社会是什么样子的,才能好好努力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:“正是,……小晚姐,这柄剑花了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一千。”江小晚道:“品相一般,又寒森森的,大伙都不愿意要,我就买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晚姐你从哪里淘来的?”

    “这你就不用管了!”

    “说来听听呗。”

    江小晚迟疑一下,道:“猫有猫路,鼠有鼠洞,我找人帮忙弄的,谁管从什么途径,只要没问题就行。”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怕连累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。”江小晚摆摆手:“我有数!”

    方寒想了想,道:“这样罢,我只看一晚上,明天就还回去,以后也照此办理,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看一晚上就行?”江小晚皱眉。

    方寒点头:“没问题的,我要的是煞气,煞气这东西伤害人的健康,我给抹去了,他们不损失什么,反而更方便,一举两得,……我现在倒像是高僧了,像开光一样!”

    “高僧?”江小晚沉吟一下,笑道:“那倒是呀,那些高僧也未必能除去煞气呢!”

    “小晚姐你稍等我一会儿。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就要用它?”

    “现在就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像上次入定那么久吧?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方寒捧起盒子,出了大厅来到后面的静室,然后吸收了剑上的煞气,其实完全可以在一触手之际吸纳,但他还不熟练,小心谨慎为上,所以进了静室,两次之后,他已经熟悉了吸纳之法,下次便不必再来静室,甚至不必通过碰触就能吸纳。

    约有十分钟左右,他回到大厅,江小晚正坐着等他,看他回来,长舒一口气:“好了?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把盒子递过去:“好了!”

    “这么快?”江小晚打开盒子,看了看:“寒气确实没了!……你这么快就能吸收?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点头:“以前是不熟练,现在一下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那咱们去一个地方看看?”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方寒也不多问。

    江小晚带他出了江家别墅,上了她那辆卡宴,一路疾驰下山,半个小时后,来到另一座山的山腰,进入一座别墅内。

    这是座欧式别墅,但与方寒的比,大得多,气派得多,豪华得多,大大的院子纯粹是一个花园,还有一些雕像。

    两人一进来,便有一个圆胖的老者笑**迎出来:“小晚,你怎么过来啦?”

    “罗叔,我来给你帮忙的。”江小晚道。

    方寒知道,这就是她在路上介绍的罗威了,也是大人物,跟江承一块儿退下来的老战友。

    “嘿,小丫头好大的口气!”罗威呵呵笑道:“你能帮我什么忙!”

    江小晚一指方寒:“我不能帮你的忙,但他呢!”

    “哦——?”罗威打量一眼方寒,笑**的道:“小伙子精气神很足嘛,是块好材料,当兵的?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,江小晚道:“我爸的徒弟!”

    “**的徒弟?!”罗威惊奇的看一眼方寒,点点头:“怪不得呢,好好,**的徒弟那绝不是一般人了,进来说话!”

    方寒一路上没问出江小晚到底来干什么,只说他叫罗威,到时候就知道了,懒得费口舌。

    方寒笑着见礼,罗威摆摆手:“你是**的徒弟,那就不是外人了,不用客气!”

    进了客厅,里面古色古香,摆着很多奇石书画,还有一些兵器,偌大的客厅倒成了博物馆一般。

    方寒眉头一挑,讶然扫几眼,竟感觉到了浓郁的煞气。

    江小晚指了指方寒,笑**的道:“罗叔,这是方寒,能驱邪!”

    “别吹了!”罗威笑道:“我正找人去请台湾一位高僧过来!”

    “罗叔,你不信我的话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你说换了你能信?”

    “……那咱们打赌吧!”

    “赌什么?!”罗威兴致盎然的问;“丫头你又看上我什么宝贝了?”

    “赌那盒大红袍吧!”江小晚道。

    “你又不喝茶!”罗威笑道。

    江小晚朝方寒呶呶嘴:“我不喝,他喝呀!”

    方寒忙摆手。

    江小晚白他一眼:“你别管!……罗叔,敢不敢赌?”

    “好,那就赌一把!”罗威笑道:“我知道**有些神神道道的本事,但他也拿那把刀没辄,他徒弟行?”

    “您就瞧好吧!”江小晚哼道:“拿出来吧!”

    “好!”罗威转身进去,很快回来,拿了一把乌沉沉刀,刀柄与刀鞘都是乌沉沉颜色。

    他忙把刀递给方寒:“方寒,你来瞧瞧。”

    他脸色就有点儿苍白,摇摇头:“这东西真是邪了门儿,就这一会儿我都受不大住!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