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208章 微妙
    她吃了一惊,自己竟然在方寒怀里,好像一只猫般蜷着。.

    她脸腾一下红了,昨晚聊得很投机,不知不觉说多了话,说着说着睡着了,竟然不知道。

    而且,这一觉睡得很香很暖和,从没有过的温暖,做梦是泡温泉了,原来是钻进他怀里了。

    方寒忽然动了一下,她忙紧闭双眼一动不敢动,努力调节呼吸,不知道怎么面对。

    方寒睁开眼,看着沈晓欣睫毛轻颤,轻笑一声:“醒了?”

    沈晓欣知道他发现了,睁开眼,脸红如醉,先发制人的嗔道:“你怎么还在我房里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昨晚不知怎么回事就睡着了,睡得挺香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倒是香了!”沈晓欣淡淡道:“还不赶紧放开,回你屋,被他们发现就糟了!”

    方寒松开搭在她手背的手,笑道:“他们巴不得咱们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赶紧的。”沈晓欣催促,要从他怀里滚出来,但动弹不得,他**好像大象腿般沉重,压得她动不了。

    方寒觉得好玩,看她挣了两下没挣动,也没松腿,笑**的道:“你今天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陪娜娜去看场地。”沈晓欣白他一眼,对他的耍赖也没什么办法。

    方寒轻吻一下她光洁额头,笑道:“我陪你去?”

    “你有功夫?”沈晓欣问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上午我要去江师父那边看看,还有一点儿私事,……下午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嗯,那好吧。”沈晓欣道,捶一下他胸口:“还不放开!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在她唇上一吻,翻身下了床,沈晓欣如触电般,脸更红了,瞪了他一眼,摸摸嘴唇,仍残留着麻酥酥的感觉。

    方寒刚洗漱完,准备去外面早课,发现周小钗正坐在沙发上,笑吟吟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师母睡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挺好的。”周小钗,他手法绝顶,经过调理后,一觉睡到天亮,很香很深沉,浑身又充满了活力与精力。

    她笑着打量方寒:“你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还好吧。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周小钗笑道:“在小欣那里过的夜?”

    “师母,你打听得太细了!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周小钗白他一眼:“少给我打马虎眼,你这臭小子,一定不会放过机会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是是,我是在她那里过的夜。”

    周小钗没好气的瞪他一眼:“男人一个德姓,还不赶紧滚蛋,看着你就烦!”

    方寒笑**的道:“师母误会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误会了?”周小钗一怔。

    方寒呵呵笑两声跑了出去,惹得周小钗心痒如挠,恨恨瞪他一眼,却没去找沈晓欣,知道她脸皮嫩,最好装作什么不知道,什么没发生。

    吃饭的时候,她不时扫一眼沈晓欣,却没发现什么异样,她知道沈晓欣没经人事,当初谈恋爱时单纯保守,根本没走到那一步,若昨晚真有什么事,应该有异样的。

    沈晓欣发觉了她的目光,狠狠剜她一眼,周小钗笑着收回目光,横一眼方寒,方寒看沈晓欣,沈晓欣瞪他一眼,低头吃饭。

    葛老爷子吃饭很快,典型的军人作风,一会儿吃完了饭离开饭桌,只有葛老夫人笑**看着他们几个,感觉到微妙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妙妙,今天我送你上学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葛妙妙笑道:“我正想说呢!”

    “这么大了还用送?”周小钗道。

    “妈——!”葛妙妙嗔道:“当然喽,不知道外面有很多坏人嘛!”

    “好吧好吧,方寒也就这几天闲着,你就尽情的折腾他吧!”周小钗笑道。

    葛妙妙用力点头:“那是一定的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没问题,舍命陪美女!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葛妙妙一身青色校服,很青春漂亮,笑**坐在副驾驶位上:“哥哥,你跟沈姨……”

    方寒轻咳一声,目视前方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葛妙妙哼道:“别以为我看不出来,你们两个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问题!”方寒神情自若。

    葛妙妙道:“你们两个谈恋爱了吧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看出来的?”方寒摇头。

    葛妙妙撇撇嘴,有点儿鄙视的意味:“这谁看不出来啊!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挑了挑:“哦——?”

    “沈姨看你的眼神,谁都能看得出来!”葛妙妙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苦笑摇头,他还真没注意。

    葛妙妙道:“那李棠呢?”

    “李棠很好啊。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葛妙妙撇撇嘴:“花心的坏蛋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男人都这样,我也不能免俗!”

    “哼,还以为哥哥跟别的男人不一样呢。”葛妙妙失望的道:“妈妈说得对,天下乌鸦一般黑!男人指望不上!”

    方寒失笑道:“师母说这些?丫头你还没谈过恋爱吧?”

    “我哪敢呀!”葛妙妙撇嘴道:“要是爷爷知道了,还不把人家给拆喽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上大学再谈吧,高中谈恋爱是早了点,影响学业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班也就寥寥几个不谈!”葛妙妙摇头:“我都快成老土了,被人家笑死了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道:“考一个好学校,将来的人生与他们就不一样了,现在贪图一时甜**,将来要吃苦头的。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葛妙妙叹道:“谁知道呢,我其实是看不上那些家伙,个个幼稚得要命,肤浅得要命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还是个小思想家呢,不过找男朋友还是要找同龄人,不要找大太多的,尤其是中年人!”

    “知道啦!”葛妙妙嗔道:“我才不会做小三呢!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总会有合适的,你一见钟情的,那时候最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跟沈姨是一见钟情吗?”

    “算是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跟李棠呢?”

    “也算是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说你们男人真不可靠!”葛妙妙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着摇头,自己还真没资格说什么,他车开得很稳,在葛妙妙的指点下很快到了十二中。

    她下车后摆摆手,露出一个甜美笑容,转身轻盈进去了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失笑,开车回去,接上沈晓欣去宾馆。

    两人在车里很安静,一句话不说。

    方寒轻咳一声打破沉默:“想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沈晓欣懒洋洋的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娜娜没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还是回宾馆吧。”沈晓欣道。

    方寒眉头一挑,迅速看她一眼又扭回头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没发现小钗的眼光多怪!”沈晓欣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我跟师母说咱们已经住一起了,所以她那么看你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!”沈晓欣顿时瞪他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笑道:“反正是早晚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胡说什么呢!”沈晓欣嗔道:“谁是早晚的事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昨晚睡得很好,你呢?”

    “我不好!”沈晓欣哼一声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好吧好吧,我会跟师母解释的。”

    “甭解释了!”沈晓欣摆摆手:“越解释越糟,算了。”

    她无奈的横方寒一眼,摇摇头。

    很快到了宾馆,学校的大巴车已经在启动,韩雪正在招呼大伙上车,看到两人过来,点点头。

    方寒把沈晓欣送到,他就要离开,因为上午要去江承家,下午才有功夫,刚要走,韩雪跑过来。

    “方先生!”韩雪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打量她一眼,仍旧一身黑色职业装,美丽干练,清澈的眼波狠狠瞪着自己,别有一番美丽。

    他站在车旁微笑:“韩老师有什么事么?”

    “你昨天怎么着张老师了?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韩雪哼道:“他态度一百八十度转弯,还跟我说男朋友怎么样怎么样的,莫名其妙!我就知道是你搞的鬼!”

    方寒笑**的道:“我跟他说你是我女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!”韩雪蹙眉瞪他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他没再找你麻烦了,是吧?”

    韩雪嗔道:“可你也不能这么说啊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这么说是最省事的,否则怎么说?我凭什么管你的闲事?”

    “他要是跟大伙一说,我可怎么办!”韩雪嗔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**的道:“怕我污了你的清名?”

    “不是!”韩雪嗔瞪他,没好气的道:“你是有女朋友的,还有两个,我可不想做第三个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放心吧,我就是这么一说,你别当真就是了,以后真有男朋友了,我会亲自解释!”

    “谁用你解释啦!”韩**他一眼:“你没怎么着张老师吧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怕我打他?”

    韩雪点点头,他有一身高明的功夫,年纪还这么轻,很容易冲动,用最简单粗暴的方法把人家打一顿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失笑道:“把我想成什么人了?我真打了他,以后你怎么在学校立足?怎么处好关系?……放心吧,没怎么着他。”

    “哼,你明白就好!”韩雪松了口气:“那他为什么一下改了态度?”

    “这是秘密。”方寒笑**的道。

    “说!”韩雪嗔道:“别卖关子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也没什么,就是送了他一条烟,再吹吹牛,他这人胆子小,很管用。”

    他深刻明白一个道理,钱比拳头管用,更省事更省心。

    “你花了多少钱?”韩雪问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就算沈娜家长对你的感谢啦,现在家长不都送点儿东西给你们老师增进感情嘛!”

    韩雪嗔道:“你胡说什么呢!”

    方寒摆摆手道:“好啦,一条烟又不值几个钱,别这么斤斤计较了,没什么事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!”韩雪瞪他。

    方寒钻进车里,开车眨眼消失了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