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207章 夜谈
    沈晓欣又羞又恼,找到了周小钗,嗔瞪着她:“小钗,你真能胡来,我的房间呢?”

    周小钗抿嘴笑起来:“你不是跟方寒一间?”

    “小钗!”沈晓欣蹙眉。.

    周小钗道:“你们不是在一起了吗?”

    “哪有这么快的!”沈晓欣嗔道:“而且这是在你家!”

    “我家怎么啦?”周小钗笑**的道:“我家跟你家没什么两样吧?……况且这里没有娜娜,你就放开了吧!”

    “你真能胡来,赶紧给我弄另一间房!”沈晓欣嗔道:“要不然我不在这边住了,回去跟娜娜一起!”

    “这么好的机会你都不知道抓住?”周小钗紧盯着她白玉似脸庞,笑道:“你还在迟疑?”

    “不是你想的那样!”沈晓欣摇摇头。

    周小钗笑道:“这一步总要跨出去的吧?”

    “太快了,我还没心理准备呢!”沈晓欣蹙眉道。

    周小钗道:“你不是想把自己给他吗,怎么临阵脱逃了?……你还是黄花大闺女呢,倒也难怪!”

    她摇头失笑道:“好吧好吧,你就住那间,我给他再安排一间,你们就水到渠成吧,我是不管了!”

    沈晓欣白她一眼,嗔道:“你这个师母管得太宽了!……你不掺合最好!”

    “真是狗咬吕洞宾!”周小钗嗔道。

    沈晓欣道:“好啦,赶紧的,羞死人了!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方寒还不知道呢!”周小钗笑**的道:“本来想给他一个惊喜的呢!”

    “你都快成老鸨了!”沈晓欣狠狠白她一眼。

    周小钗抿嘴笑道:“仔细想来也差不多,妙妙也没让我这么**心过,太不让人省心了!”

    “你活该!”沈晓欣没好气的道:“谁让你这么多事的,他又不是小孩子了!”

    “在我眼里他还是孩子!”周小钗道:“什么都得人**心,不然真照顾不好自己!”

    “你呀,就是**心的命!”沈晓欣摇摇头,叮嘱道:“别再耍什么夭蛾子!老实一点儿!”

    “明白明白,不会耍你啦!”周小钗笑着摆摆手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大伙一块儿吃完饭,葛妙妙缠着方寒,非要带她去找沈娜,方寒无奈答应了,开车载她到了那家宾馆。

    两女相见,自然一番亲热,互相打量彼此,发现对方都漂亮了,于是开始咬耳朵,嘀嘀咕咕,不时看一眼方寒。

    方寒转身出去了,两个少女有悄悄话要说,自己杵在这儿不合适。

    他刚出房间,看到韩雪过来,一身黑色职业装,美丽干练,正蹙着眉头,好像有什么烦心事。

    “韩老师。”方寒笑着招手。

    韩雪看到是他,点点头:“来看沈娜?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:“韩老师有什么麻烦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韩雪道:“让沈娜好好休息,明天全看她的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点头:“她没问题的,韩老师你脸色不好,还是好好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关心。”韩雪点点头:“我头一次管事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多向张老师请教嘛。”

    韩雪摇摇头,方寒眉头一挑:“张老师他——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韩雪忙摇头。

    方寒眉头皱起来,轻哼道:“我去看看他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韩雪忙道:“大家都是同事,我不想有什么纠纷。”

    “他就是看准了你这一点。”方寒摇头道:“有时候该硬气就得硬气一点儿,免得他得寸进尺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算了。”韩雪摇头道:“我会处理好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盯着她看看:“你真可以?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的。”韩雪道:“多谢你的关心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方寒慢慢点头:“那我就不多管闲事了。”

    韩雪摆摆手离开了。

    方寒想了想,先到外面买了一条中华烟,上来到一间屋外,敲了敲门,里面传来一道洪亮的声音:“进来!”

    方寒拉开门进了屋,点点头:“张老师。”

    “是沈娜的舅舅,请坐。”一个中年男子正坐在窗口前抽烟,窗户是闯开的,烟被抽走。

    方寒把烟放到茶几上,笑道:“张老师带队,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张老师笑**的道:“沈娜她们能来京师比赛,是咱们实验二中的光荣,我再苦再累也高兴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奉承了两句,又说了请他关照一下韩雪的话,说韩雪是自己的女朋友,还不懂事,有什么做得不对的请他包涵。

    随后又攀起了关系,说起与孙朋,孙氏武馆,还有孙明月,讲警察的所见所闻,还吹了牛,说以后张老师有什么麻烦,尽管找自己,看在韩雪的面子上也要帮忙的。

    张老师变得更加热情,哈哈笑着,赞扬了沈娜两句,又夸了韩雪几句,说她善良,做事认真负责,比自己还强。

    方寒一团和气的微笑着说话,亲切宛如老朋友,说了一阵告辞离开了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方寒载着葛妙妙回家,葛妙妙一路上兴奋的说个不停,一会儿赞叹沈娜确实漂亮许多,一会很羡慕她能参加街舞比赛。

    方寒笑**听着,偶尔回答一两句。

    回到葛家时,夜色已深,周小钗与沈晓欣正在看电视,看到他们回来,周小钗抱怨了两句太晚,怎能由着她疯。

    方寒呵呵笑着点头,没反驳,葛妙妙吐着舌头钻进了自己卧室,周小钗关了电视,打了个呵欠上楼了,不理会两人。

    方寒看看沈晓欣,沈晓欣脸红了,忙钻进了自己房间,还把房门上了锁。

    方寒无奈摇头,她对自己还那么不放心呐!

    他没睡觉,先回屋子练起了武功,无论如何晚课是要做的,一曰不做都是莫大的遗憾。

    练了一个多小时,他才停下,去洗了个澡,躺在**却睡不着,想了想,脑海里浮现着沈晓欣的面容,升出强烈的冲动来。

    她身上散发着一种莫名的气质,对他是致命的吸引,无法拒绝,比起齐海蓉的妩媚更强烈。

    想了半晌,他来到沈晓欣门外,低声唤道:“沈姐?沈姐?”

    “我睡了!”沈晓欣在屋里低声道:“你快回去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有事想问你。”

    “明天再说!”

    “我不问问晚上会睡不着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问吧。”

    “开门说,就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不行,你就在那儿说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要大声啦!”

    “你敢!”沈晓欣忙过来拉开门,蹙眉瞪着他:“你要把所有人都弄醒吗?!”

    方寒露出笑容,轻轻一挤,关上了门,沈晓欣警惕的瞪着他:“你要干什么,都什么时候了?!”

    方寒坐到她**,笑道:“沈姐,我真有事。”

    “说!”沈晓欣两臂交叉在胸前。

    方寒苦笑道:“沈姐,我就那么不值得相信?”

    “你说呢?!”沈晓欣淡淡道。

    方寒无奈道:“好吧,我就是想说说话,睡不着。”

    “你会睡不着?”沈晓欣蹙眉道。

    方寒点头:“自从李棠离开,我一直睡不着觉,想睡只有拼命练功,把自己累得不行。”

    沈晓欣心一下软了,语气温和许多:“你们现在不是和好了吗?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算不上和好,已经分开了,这个病根已经落下了,……这事我谁也没说。”

    “小钗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让师母担心,她够忙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她确实太辛苦。”沈晓欣点点头:“李棠的离开对你打击那么大?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道:“她呀……”

    他摇摇头,转开话题:“娜娜会有一个好成绩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比赛种在参与,能拿什么名次无所谓。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无所谓,娜娜可不这么觉得,她们那么认真的练习,得不到好名次会很不甘心。”

    “她也该知道强中更有强中手,世上的事并不是努力就能成功。”

    方寒叹了口气:“是呀,不是努力就能成功,看来你对这一点儿深有体会。”

    沈晓欣轻轻点头:“我的绘画天赋还好,但总欠了一丝圆融,老师总批评我太生涩。”

    方寒问:“他有什么主意吗?”

    沈晓欣摇摇头,脸红起来,记得老师当初说过,找个人谈一谈恋爱,你的画里缺少爱情,孤阴不长。

    每次与老师见面,他都这么说,可惜自己心已经死了,所以这些年来绘画一直没什么成就。

    好在自己绘画只是为了自己,不是为了给别人看,倒也无所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见过你的画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沈晓欣问。

    她平时清冷少语,对世事淡漠,唯独对画情有独钟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仿佛一个隐士站在高山之巅俯看世界与众生,缺少红尘气息,太冷清孤寂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呀……”沈晓欣点点头,方寒的话与老师的差不多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其实生活还是很美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美好。”沈晓欣点头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你对生活太缺乏热情了,所以画不好画。”

    沈晓欣蹙眉不语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可能童年受过太多苦,所以看待世界很悲观,阴气太重,其实世界有黑暗,阳光也很充足的,人心是险恶,其余的未必,大自然还是很美好的,多亲近自然吧。”

    沈晓欣慢慢点头。

    两人讨论起绘画来,沈晓欣戒心尽去,不知不觉中说了大半夜,两人并排躺在了**,沈晓欣说到后来,眼皮打架,一不小心睡过去了。

    她是被压醒的,睁开眼睛一看,天刚蒙蒙亮,身上好像压着一座山,扭头一瞧竟然是方寒的**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