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206章 同屋
    方寒微笑道:“李棠不是把我让给你了?”

    沈晓欣忙摇头:“别胡说,她怎么会呢!”

    方寒叹了口气,哼道:“她呀,我还不了解?!我们分手后找过你吧?”

    沈晓欣沉吟一下,慢慢点头,本来李棠要求她保密的,只当成两人的秘密,没想到方寒猜出来了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她头脑发热,陷入情网的女人啊,都成了笨蛋,自虐虐人!”

    她在折磨她自己,也在折磨着他,却又不想折磨他,想要补偿,于是去找沈晓欣,让她好好安慰自己,李棠太能做出这种事了!

    沈晓欣叹道:“我也知道她头脑发热,所以没答应,李棠爱你太深,别辜负了她!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我当然不会辜负她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跟我还这样!”沈晓欣白他一眼,暗叹这个家伙看着老实,终究还是男人,改不掉贪心的本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不会辜负她,也不会辜负你!”

    沈晓欣哼道:“李棠知道了会多伤心?”

    方寒叹道:“伤心一时,我以后会好好弥补,一定让你们幸福的!”

    “说着好听!”沈晓欣白他一眼:“信心倒是十足,哪个女人能受得了跟别人分享自己男人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事在人为!”

    “你呀……”沈晓欣摇摇头。

    她已经不想管那么多了,只觉呆在方寒怀里,温暖安全,再也不想离开,自己的命都是他救的,当然属于他,为了他就做一回坏女人吧!

    她半倚在方寒怀里,枕着他肩膀,不再说话,享受着难得的安宁舒适,恨不得车一直开不到目的地。

    时间一眨而过,四个小时后,他们到达了宾馆,沈晓欣留下来陪沈娜,他先回葛家。

    他赶到半山腰的葛家,一进大院,周小钗一袭黑色职业装迎出来,高贵优雅,笑**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师母?”方寒讶然:“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

    “刚到。”周小钗道:“咱们前后脚,小欣也到了?”

    “她留下陪娜娜,晚上再过来。”方寒道:“法国那边还顺利吧?”

    “还算不错。”周小钗点点头,转身往里走:“过程波折,结果不错,……你呢,跟李棠怎样了?”

    “还是那样。”方寒摇头,两人进到屋里,他放下行礼箱,左右打量一眼,家里只剩下她在,周小钗笑道,老爷子出去下棋了,老夫人去跳舞,都挺忙的,只有他们两个闲人。

    方寒坐到老式木沙发上,叹了口气:“师母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周小钗笑道:“我天生劳碌命,让我闲下来还不舒服呢,……你的书出版了一本,成绩很好,进了排行榜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笑笑,他倒没有得意的感觉,毕竟不是自己写的东西,并没有什么成就感。

    周小钗道:“看你没什么感觉了,这本书卖得好了,能给你一千金万,其余的几本卖得好,能上亿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摇摇头:“上亿才不过师母公司的零头。”

    “我那是多少人,你才一个人!”周小钗白他一眼:“你呀,别不知足了,想不想再写几本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暂时不缺钱,还是算了,免得审美疲劳。”

    “这倒也是。”周小钗轻轻点头:“你太能写了!……跟小欣的进展怎样?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还好吧。”

    “听小欣说沈白去求你了?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叹口气。

    “沈白那家伙就那样,在别的事上硬气,对妹妹的事就不行了,关心则乱,手段差得远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他确实是个好哥哥。”

    他自忖换了自己,能不能为了妹妹去跪求别人?做不到这一点,沈白能做到这一点,固然是不顾忌尊严种种,也是对沈晓欣的关切。

    他通过这一件事看得出沈白很有官场潜力,混官场的就得抛开种种束缚,一切为了利益而动,自己也做不到这一点。

    “你该怎么着怎么着,别听他的。”周小钗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一直不理解师母怎么改**度了?”

    周小钗无奈摇头道:“我也是后来想开的,上一次你那一下把我吓死了,忽然想明白了,人生太虚幻,谁也说不清明天会发生什么,为什么非要死死压抑自己,为了虚无的将来而顾虑重重?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师母说的是。”

    周小钗道:“小欣喜欢你,我也喜欢小颀,我何必非要拆开你们?让彼此不快乐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我会追求她,不让她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李棠呢?”

    “李棠也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不怕李棠伤心了?”

    “伤心一时,将来我会好好弥补,一定让她幸福!”

    “你有信心是好事,可想做到没那么容易,李棠知道了,还不知道会闹成什么样呢,甚至可能分手!”

    方寒叹口气:“不是已经分手了嘛!”

    “你们这叫分手?”周小钗摇头笑笑:“小孩过家家,真是有意思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确实不同了。”

    周小钗道:“我看李棠是聪明了,距离产生美,住在一起久了会发现彼此的缺点,反而没了趣味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叹道:“这么一出又一出,把我累坏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呀,知足吧!”周小钗笑道:“现在李棠不在,正好方便了你,我就看好戏了,看你最后怎么收场!”

    上一次方寒昏迷,周小钗受了惊吓,想法也天翻地覆,不再管他那么严了,而且李棠伤他伤得太深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还真是落下了阴影,所以改变了爱情观,不再从一而终,开始变得花心了,她暗自叹息。

    “师母,我给你调理一下,你好好休息吧,我去看看江师父。”方寒看到周小钗眉宇间带着疲惫。

    “嗯,也好。”周小钗点头,她刚下飞机确实挺累。

    方寒在她后背与胸前轻点几下,周小钗浑身一下轻松下来,笑着摇头:“你这一手真是绝了,做你的女人好处还是有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我会一直帮师母的,这么一直调理着,衰老会很慢。”

    “那最好。”周小钗笑道,摆摆手上了楼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方寒来到江家别墅时,偌大一个别墅静悄悄的,他没想到在江小晚也在,穿着一身白色练功服,正在跟江承练剑。

    他本以为江小晚练剑只是一时兴致,很快就会放弃,或者偶尔早晚练一下做为健身**的。

    看到方寒过来,江小晚扫他一眼不理会,好像没看到,倒是江承笑着招招手,方寒走过去:“师父,小晚姐。”

    江小晚哼一声仍练着自己的剑,动作舒缓,姿态优美,赏心悦目。

    方寒扭头看江承,江承摇摇头,也不知道方寒哪里得罪了她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师父,我要在京师住一个星期。”

    “一个星期?”江承笑道:“你的课不是挺紧的吗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请下假了,师父身体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他说着摸上江承的手腕,江承由他把脉,笑道:“来我家里住吧!咱们好好切磋一下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住在师公那里呢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……”江承想了想,笑道:“那你白天在这里,晚上回去,怎么样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也好。”

    “哼,爸,留他干什么,把他当香馍馍似的!”江小晚收了剑没好气的道。

    江承道:“丫头,方寒又得罪你啦?”

    “谁跟他一般见识?!”江小晚哼道:“来了也不知道提前打个招呼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这不是来了嘛!……小晚姐,你剑法大有进步啊!”

    “别拍马屁!”江小晚白他一眼,嘴角却翘起来:“你跟谁一块来的?”

    “沈娜,我教的一个学生,还有沈姐,她妈妈。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江小晚哼道:“你跟那们沈晓欣有一腿吧?”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挠挠头:“小晚姐别说这么难听好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反正就是这么个意思。”江小晚撇撇嘴:“谁看不出来呀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好吧,我是跟沈姐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沈晓欣可是个大美人儿!”江小晚阴阳怪气的道:“你还真是专一呢,有李棠不够!”

    方寒无奈摇头。

    江小晚哼道:“原本以为你跟别的男人不一样,真是让人失望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小晚姐,我也想专一,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啦,别找什么借口了!”江小晚撇撇嘴道:“解释再多也没用!……李棠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当然在一起了。”

    “她愿意?”

    “我会说服她的!”

    “还真有信心呢!”江小晚哼道:“人家现在可是大明星,你是什么人?不过一个穷学生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事在人为嘛,小晚姐你替李棠打抱不平?”

    “当然喽!”江小晚哼一声:“她还真是遇人不淑!……好啦好啦,我不想理你!”

    她扭头道:“爸,我走啦!”

    “去吧去吧。”江承摆摆手:“晚上早早回来!”

    江小晚哼道:“不回来了!”

    “随你的便!”江承没好气的道:“你哪有一点儿当姐姐的样儿!”

    江小晚瞪一眼方寒,扭头走了。

    “别管她。”江承道:“这丫头一阵疯,过两天就好了,你的剑法练得怎样了?”

    “还好吧。”方寒笑道,他觉得进境不小。

    两人于是一个练一个看,随后江承指点他的不足,所谓旁观者清,江承倏尔剑法练得没方寒好,却不妨碍他的指点。

    方寒练了半天的剑,回到葛家时,煞是热闹,沈晓欣也到了,正与周小钗说话,葛妙妙跑过来跟方寒撒娇,抱怨他多次放自己鸽子。

    葛思壮回不来,他出去执行一个紧急任务了,一家人高高兴兴吃过饭,周小钗给方寒与沈晓欣只安排了一间屋子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