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205章 同车
    晚上两人自然是一通覆雨翻云,方寒这一阵子憋得厉害,终于逮着机会,好好折腾了一番。.

    第二天,他接了沈娜与沈晓欣去学校,与韩雪他们汇合,乘坐学校的大巴去京师。

    这一次去比赛的十六人,加上他们的父母,还有学校的老师,大巴车坐得满满的,几个空座上面也是她们的服装与行头。

    沈娜带着沈晓欣与方寒上了车,与一些女孩打打闹闹,大巴车里香气缭绕,煞是热闹。

    方寒打量周围一眼,看着一张张兴奋好奇的眸子,无奈的叹口气,后悔没耐住沈娜的哀求,跟她一块坐车去京师。

    早知道这样,真该会着高铁过去,何苦像动物园的猴子一样被围观,看得出来,一定是沈娜到处炫耀自己,所以她们这么崇拜自己。

    两个秀美的女学生站起来,来到方寒跟前,笑道:“舅舅,你武功好厉害,教教咱们吧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你们学武功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学武功很好啊。”圆脸带酒窝的少女歪头道:“身材好,还能强身健体,不怕坏蛋的欺负!”

    “就是就是,那些臭男人总想占咱们的便宜,会了武,一定给他们点儿颜色瞧瞧!”另一个瓜子脸少女忙点头。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我可不敢教你们,你们真成了侠女,天下的男同胞岂不是要倒霉!”

    “咱们专打那些坏蛋嘛。”带酒窝的少女笑**的道:“不会惹事生非的,舅舅放心吧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你们太年轻,学会了武功一定要惹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不是还有沈娜嘛!”瓜子脸少女笑道:“有沈娜管着咱们,哪能惹事呀!舅舅多虑啦!”

    圆脸少女忙点头:“就是,舅舅,咱们是弱女子,还长得漂亮,要是没武功,一定会被人欺负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扫一眼众人,那些家长们或者闭目养神,或者兴致盎然的听着这边说话,或者低头说自己的话,抓住机会交流,攀交情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你们两个是代表?”

    “嘻嘻,舅舅就是聪明!”瓜子脸少女娇笑道:“咱们姐妹一直很仰慕舅舅呢,一定要练成武功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道:“练武很苦的,你们这些娇小姐受不住。”

    “沈姐能受得了,咱们也能!”圆脸酒窝少女忙道:“谁受不住就把她逐出姐妹会!”

    “就是,舅舅放心吧。”瓜子脸少女忙道:“舅舅,你就答应咱们吧,咱们真是诚心求教的!”

    “咱们都想拜舅舅为师呢!”圆脸酒窝少女笑**的道:“不过知道舅舅是不收徒弟的,所以就算啦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呀……”方寒扭头看一眼沈娜。

    沈娜笑**说道:“舅舅,看在她们诚心的份上,随便传两招就好!”

    “就是就是!”瓜子脸少女忙不迭的点头:“教我们两招就行,沈娜说你传了她三招,就打得那家伙头破血流的!”

    方寒打量着两女,又扫一眼热切望过来的众少女们,无奈的叹道:“好吧,找个机会教你们两招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舅舅!”瓜子脸少女与圆脸少女大喜过望,娇笑着扑上来,分别在他脸上吻了一下。

    方寒苦笑着摇头:“别胡闹了,去做好吧!”

    韩雪正站在车厢最前方,看着方寒与两个少女说话,皱起眉头来:“孟敏!姜燕!”

    两女忙笑**的道:“韩老师,知道啦,马上回去!”

    她们冲方寒摆摆小手,缩回了自己位子上,众人呵呵笑起来,觉得这一幕挺有意思的。

    两个少女的父母也笑**的,好奇的打量着方寒,要是一个少女过来亲方寒,他们会生气,两个少女一块儿,他们则没觉得有什么,而且方寒看着气质沉稳厚重,感觉与女儿差了一辈儿呢。

    沈晓欣坐在方寒身边,摇摇头:“现在的孩子……”

    她穿了一件灰色职业装,清清冷冷的,被方寒挡在座位里面,方寒知道她不喜欢交际。

    不是这么挡着她,她这么漂亮,不知会有多少男人凑过来套近乎,闯荡社会的老男人们个个都是老油子了,脸皮极厚。

    方寒苦笑道:“还不是沈娜搞出来的,她这是要玩大的啊!”

    这十六个少女现在组成了姐妹会,个个都有几分姿色,算是把二中所有的美女一网打尽。

    她们凑在一起,想一些古古怪怪的方法整人,已经让二中的男同学们心惊肉跳了,人心齐泰山移,再厉害的男同学,也架不住十几个美女,围住了一番痛骂,足够让人崩溃。

    沈晓欣蹙眉道:“沈娜,你要搞什么鬼?”

    沈娜坐在前面一排,扭过头来笑**的道:“妈妈,没有什么呀,我觉得她们都是美人儿,需要一点儿防身武术。”

    “话是不错……”沈晓欣蹙眉。

    她身为美人,知道那种缺乏安全感的感觉,需要一点儿防身的技巧,给自己胆气与信心。

    沈娜笑道:“再说了,咱们练了武跟男同学练武不一样,咱们不会惹事生非,不会热血沸腾!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道:“但愿如此吧。”

    “小方老师你就放心吧,我会管住她们的!”沈娜拍拍**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她们真惹什么祸,都怪你!”

    “咱们都是一块儿行动,什么事一起商量的!”沈娜笑道:“真遇到气愤的事,会跟小方老师你商量的!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就这么说定了,有什么大事,一定要提前知会我一声,不能擅做主张!”

    “一定!”沈娜拍**保证。

    方寒摆摆手道:“下次不准搞这一套!”

    这纯粹就是逼宫,拿住自己心软的弱点,让她们搞突然袭击,确实难以招式,是个男人都受不住。

    沈晓欣瞥他一眼,摇摇头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沈姐放心吧,我会管着她们。”

    沈晓欣道:“好好教她们,她们这个年纪最需要引导了,一个不小心走错一步,就遗憾终生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沈姐你随我一起去师公家里,还是住宾馆?”

    “住宾馆吧。”沈晓欣道:“不能太特殊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摇头:“没必要这样,这些人中会有不少自己找地方住,沈姐还是随我去师公那边吧,师母也快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钗是快回来了。”沈晓欣沉吟一下,摇摇头:“我不放心沈娜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让沈娜跟韩老师住一起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起身来到韩雪身前,韩雪正在清点人数,看到是他,没好脸色的道:“方先生,请回到座位上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韩老师,沈娜妈妈要住一位朋友家,有一个小小请求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想请你跟沈娜一个房间,能照看一下她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没问题。”韩雪点点头。

    方寒道了谢,装作没看到韩雪异样的目光。

    沈娜笑**的道:“妈妈,你跟小方老师住一起吗?”

    “胡说什么,我去小钗那边住!”

    “嘻嘻,那还不是一样?”

    “你闭嘴!”沈晓欣没好气的瞪她一眼,沈娜笑**转过头去。

    方寒与沈晓欣坐在一起,大巴车缓缓驶动,开出了实验二中,很快出了海天市上了高速。

    少女们开始还叽叽喳喳说个不停,很是热闹,家长们也觉得有趣,跟着一块儿说,车里一片喧闹。

    一个小时后,车里开始安静下来,慢慢的有人打瞌睡。

    方寒低声道:“沈姐,你睡一会儿吧,昨晚没睡好吧?”

    “嗯,收拾行礼了。”沈晓欣说道:“你跟孙警官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帮一点儿小忙。”

    “帮警察的小忙?不会是破案吧?”

    “差不多吧。”

    “警察的工作还是挺危险的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我自保的本事还是有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怕你得罪了人。”沈晓欣低声道:“武功再好,也不能时时防备,能不得罪人还是别得罪,这个世界坏人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点点头:“我会小心的,……你的防身功夫落下了吧?”

    “这一阵子忙,只能练凤舞术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练起来吧,关键时候说不定能管用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两人说了一会儿,沈晓欣发困了,仰头闭上眼,慢慢的头垂到方寒肩膀上,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她在入睡时,本能的寻找最合适的位置,方寒的肩膀正好。

    方寒听着她轻微的呼吸,嗅着她淡淡幽香,觉得温馨而宁静,很舒服,与跟李棠在一起的感觉不同。

    方寒叹了口气,心里升起强烈的渴望,想搂她入怀,一直搂着她再不放开,想想李棠,再想想沈白,却只能叹息。

    沈白可以不去理会,曰久见人心,久了自然知道自己的本事,毕竟他也是为了沈晓欣好。

    李棠却是对自己一片深情,自己不能负了她,有了别的女人她岂能不伤心难过?

    自从与齐海蓉经过那一晚,方寒一直在想这个问题,他想拥有更多的女人,却不想女人伤心,实在很纠结。

    他对敌之际杀伐果断,杀人不眨眼,可谓心狠手辣,但面对自己喜欢的女人时,却没有了那份魄力。

    他想到了天龙八部中的段正淳,当初看这部小说时,还觉得此人好笑,现在换了自己,却能理解他了,真的是不忍伤害任何一个女人,却又禁不住喜欢,贪心的想拥用她们全部。

    他叹了口气,摇摇头,李棠即使伤心,也不能阻拦他的决心,无论如何,他要拥有她们,将来好好弥补她们就是。

    他又吸一口气,伸手缓缓把沈晓欣搂里怀里。

    沈娜扭回头,笑**竖起大拇指,旁边的韩雪则投来异样目光,他们不是姐弟么,怎么这么亲密。

    两人的举动绝非姐弟,更像是情侣。

    她忽然想到一种可能,顿时粉脸微变,深深看一眼方寒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苦笑:“韩老师,我可不是吹软饭的小白脸!”

    他看不透别人的想法,韩雪的想法却能猜出个大概,把自己看成吃软饭的小白脸了。

    沈娜扭头笑道:“韩老师,舅舅……”

    韩雪忙摆手:“不用跟我解释,我明白的!”

    方寒没好气的道:“你明白什么明白!……好啦,现在我们是情侣,随你怎么想吧!”

    沈晓欣悠悠醒过来,听到方寒的话,发现自己偎在他怀里,怪不得很舒服很温暖。

    她白玉似脸庞一下红了,嗔道:“胡说什么呢!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搂紧她:“韩老师可为见证。”

    韩雪看向沈晓欣,沈晓欣羞红着脸好像小姑娘,无奈的摇摇头,好像受不了他的无赖,只能依他一般,惹起韩雪浮想连翩。

    韩雪望向方寒的眼光再次变化,猜测一定是他死缠烂打追求沈晓欣。

    他这个年纪的男人最喜欢熟女,方寒也不能免俗,也难怪,他思想这么成熟,一定觉得同龄的女人太幼稚。

    这个方寒呢,相貌一般了些,但有本事,沉稳厚重,很给女人安全感,能追得着沈晓欣也不出意料。

    “怪不得呢。”她点点头,又转过头去。

    沈娜笑**对方寒道:“这才对嘛!”

    “沈娜!”沈晓欣瞪她一眼。

    沈娜笑着缩回头,转身坐好。

    沈晓欣轻轻挣扎一下,却没挣动,扭头瞪方寒,眼波如水,眼瞳黑白分明,清清亮亮。

    方寒微笑道:“沈姐,我决定了,不管怎样都不放手了。”

    沈晓欣红着脸,小声嗔道:“你胡说什么呢,这么多人,快放手!”

    她不敢扭头左右看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哪有人理会这边?而且人们都以为咱们是一对呢,不会大惊小怪。”

    “人家会笑话的!”沈晓欣嗔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笑话什么?”

    “咱们年纪差这么多!”

    “多么?看不出吧!”方寒笑着摇头,他一身西装,打扮得成熟沉厚,气质出众,两人坐在一起反而显得沈晓欣年轻。

    她上完学后自己经营画廊,一直沉浸在艺术的海洋里,心情平静没什么烦恼,所以不见老,显得比同龄人年轻,方寒则相反,两人这么一反差,坐在一起反而她显年轻。

    方寒拿出手机,给两人拍了一张照片,递给沈晓欣:“看看效果。”

    沈晓欣拿过来看了两眼,两人看着还挺般配的,方寒成熟,她清冷美丽,显得更年轻。

    她松了口气,忙又把照片删除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删了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沈晓欣白他一眼,要被李棠看到了,她指不定会多生气,实在不忍心伤害李棠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