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204章 结网
    孙明月冷冷瞪着他:“方寒,你不准再这样了!”

    方寒无奈摇头:“孙警官,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,真不是我,……他供出谁是主使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,那个村的村长。.”孙明月皱眉道:“因为眼红人家的果树园,想要占股份,结果人家不同意,于是便生出杀心来,真是丧心病狂!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,现在的人太喜欢钱,为钱什么都干得出来,这是社会信仰崩溃所导致,谁也没办法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那个村长会判死刑!?”

    “差不多吧。”孙明月摇头:“反正你是不能枪决的,我跟局长说了,局长直摇头,坚决不同意。”

    方寒叹了口气:“那就罢了。”

    孙明月道:“我看你天生就是杀人狂,枪决那种事谁都想躲着,你偏偏要凑上去,真是怪人!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总要有人干的,那些坏蛋早死早超生,下辈子变成一个好人来受苦,……孙警官也明白法律不是万能的,总有逍遥法外的家伙,放过他们,会有多少人惨遭毒手?……就像这一次吧,要是早抓到这家伙,这家人也不会死,他们生活得很美满,住在风景如画的地方,生活得很有情趣,曰子也富裕了,结果却被人灭了满门,冤不冤枉?……当你责备我杀人的时候,想一想他们吧!”

    孙明月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她很恼怒方寒的辣手,但想到那被害的一家人,也恨得咬牙切齿,这么冷血残忍的人根本不该活在世界上。

    方寒的话在她耳边飘荡,要真早一点儿抓到这个人,那家人也不必死了,坏蛋真要早早除去!

    她忽然用力甩甩头,扭头瞪向方寒,哼道:“你甭给我灌输你那套歪理,我才不上当!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算我什么也没说!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要去哪儿?”孙明月问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去京师,陪沈娜参加全国街舞大赛。”

    “去京师……,万一有事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哪有那么多的事?”

    “你越是不在,可能越有事。”

    “京师离这儿不过一个多小时,你过去找我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可不准关机!”

    “明白明白!”方寒无奈点点头:“你一直要呆这儿,我还忙着呢!”

    “不用我帮忙?”孙明月歪头笑道:“李棠不来?”

    方寒没好气的瞪她一眼:“哪壶不开提哪壶!”

    “你真被李棠甩了?”孙明月笑**的问。

    方寒哼道:“是不是觉得挺解气的?”

    孙明月抿嘴笑起来,摇摇头:“说哪里去了,就是觉得奇怪,你这么有本事的,还看不住一个女人?……尽管她是李棠!”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道:“我这一身本事对李棠有什么用?我能打她还是能跟踪她?我不会甜言**语,不会哄她开心。”

    “那倒也是。”孙明月轻笑道:“你真的不讨女孩子喜欢,说话那么不客气,谁能喜欢呀?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挑了挑:“孙警官,我说话冲那是对你,对别人可不这样,跟李棠更不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对我这么差的态度?”孙明月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你先问问你自己,哪一次找我是有好事的?……而且动辄质问我,怀疑我!”

    “……这个嘛,谁让你那么心狠手辣,杀人不眨眼的!”孙明月眨了眨眼,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我既然杀人不眨你,你就不怕我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只杀坏人。”孙明月哼道:“好吧好吧,我态度是有点儿问题,可实在控制不住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说你正义感强吧,你又能容忍那些坏人逍遥法外,说你正义感弱吧,你又不时找我麻烦!”

    孙明月也有点儿矛盾,发现渐渐有点儿接受了他的观念,坏人确实不该逍遥法外,法律也有局限,有时候需要别的补充,维持人间的正义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好啦,你该撤啦!”

    “我帮你吧!”孙明月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那我就不客气啦,难得你能大发善心!”

    “我权当回报你的帮忙了!”孙明月哼道。

    孙明月把方寒的行礼箱倒掉,重新装一遍,方寒整理得太杂乱,几件衣服就占满了行礼箱,这么下去根本装不多少东西。

    方寒任由她忙活,沏了一杯茶递过去,孙明月摆摆手,她雷厉风行的姓子,一旦干起事来,绝不能中断,非要一口气干完不可。

    一个看着一个忙活,这时门响,李棠从外面进来,一袭紫色风衣带着淡淡幽香,冷艳逼人。

    看到客厅里的情形,她惊奇的看看方寒:“孙警官?”

    孙明月看到她,也看向方寒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舍得回来了?!”

    李棠白他一眼,转向孙明月:“孙警官什么时候来的?”

    孙明月有些尴尬,起身道:“刚过来一会儿,找方寒有事,……他说明天要去京师,行礼收拾得一团糟,我实在看不下去了!”

    “他呀……,就是大少爷!”李棠笑道:“不用麻烦孙警官你啦,我来就行!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。”孙明月笑道:“不打扰你们啦,方寒,不准关机!”

    方寒摆摆手。

    孙明月问李棠什么时候电影上映,李棠说下个月,下个月首映的话,能不能买到首映礼的票。

    李棠笑着允诺,会送给她两张,孙明月眉开眼笑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孙明月一走,李棠便斜睨方寒:“行呀,还有女人给收拾行礼,方大少爷真是有本事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她哪是帮忙,她是强迫症发作!……你终于舍得回来了!”

    “你明天不是去京师嘛,我过来看看。”李棠笑吟吟的道,脱去风衣,只穿里面一件薄毛衣,曲线**。

    方寒懒洋洋的往后一倚,打量着她:“听说有追求者了?”

    “谁说的?”李棠嗔道:“那个李云鹤?二百五一个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李大影星的魅力无法阻挡啊,即使拉拉也挡不住他们的热情,佩服佩服!”

    李棠坐到他身边,笑吟吟的:“吃醋啦?”

    “能不吃醋吗?!”方寒哼一声:“你小心一点儿,现在可是最好的猎物,盯着的人可不少!”

    “不是还有你嘛!”李棠笑道:“有你在,我怕谁呀!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,感觉身上的担子挺重的,在这个世界,想要保住自己的一切,包括女人,只能更强大。

    自己虽是圣骑士,但比起国家机器来说,力量还很微薄,自己不仅需要强大的修为,还有强大的势力。

    他忽然有一种强烈的迫切感,随着李棠越来越出名,自己要护住她,需要的力量也越来越强,虽说有华老,毕竟不是自己的力量。

    他皱眉沉思,想着解决的办法,自己不可能亲身进入体系,一步一步往上爬的速度太慢,不知何时才能到达高层,况且自己也没闯官场的素质。

    那只有一条路,控制别人结成一张网,能够应对一切外力的网,李春雷是网上的一个结点,还需要更多的结点。

    自己年纪轻资历浅,控制别人谈何容易,李春雷是练武之人,容易折服,还救过他的命,所以能言听计从。

    换了别人没那么容易了,那些官员们习惯于居高临下,只有权力才能让他们折服,自己偏偏就没有权力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“想什么呢?”李棠拍一下他。

    方寒一心二用,笑了笑:“想你那位追求者呢!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。”李棠摇头笑道:“语诗收拾他,找人好好教训了他一顿,估计再不敢出现在我面前了!”

    “找人教训一顿?”方寒不以为然:“她还用这种低层次手段?”

    “什么低层次高层次啊!”李棠道:“对付那种二百五用什么高手段,这种就足够了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她怎么教训的?”

    李棠抿嘴笑起来:“她拍着那小子的脸,大声问他,怎么敢跟自己抢女人,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,他家公司是不是想倒闭?他是不是想当乞丐?没了钱还会不会有女人跟他?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笑道:“犀利!……效果不错吧?”

    李棠笑道:“他当时就吓坏了,脸煞白,好像受惊的小兔子一样,真是笑死人了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道:“他这就逃了?”

    “他敢跟语诗做对?”李棠摇头笑道:“也就你敢那么对语诗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怎么对她啦?我态度够可以的吧?挨了她多少冷嘲热讽?”

    “你还少讽刺她啦?”李棠摇摇头:“单是赵大小姐这个称呼就透着一股讽刺劲儿!”

    方寒摆手道:“好吧好吧,算我欠她的!这次也欠她一个人情!”

    李棠斜睨他一眼:“语诗是你鼓动的吧?”

    “差不多吧。”方寒点点头:“我听到有人追求你,总不能无动于衷吧,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你还真够霸道的!”李棠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你这一辈子是甭想逃出我的手掌心,谁追求你,我就找谁的麻烦!”

    “哼,你能与天下为敌?”李棠白他一眼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那又有何妨?”

    李棠道:“你们男人呀,就是好斗!以后不准这样了,对付他们我有的是法子!”

    方寒笑笑,这倒也是,李棠如此美丽,却一直没男朋友,不是男人们瞎了眼,是她的眼光高,拒绝的手段也高明,不然应付不了现在的男人们,个个以厚脸皮为荣,以死缠烂打为追女人手法。

    “这次去京师,你帮我捎点儿东西给一个朋友吧。”李棠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男的女的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女的!”李棠嗔道:“瞧你眼睛瞪那么大干什么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嗯,没问题,装行礼箱里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那位小晚姐会接你吧?”李棠问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差不多,你怎么个意思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李棠若无其事的起身,开始收拾行礼。

    方寒没好气的道:“不会连小晚姐的醋你也吃吧?……别想那没谱的,她可是拿我当弟弟看的!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呢。”李棠白他一眼:“好啦,我在这儿收拾,你忙你的吧!”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摇摇头,先不招惹她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