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203章 身死
    孙明月摇摇头:“这件事很麻烦的,不是人情能解决的,规矩是不能打破的,职权问题很敏感,就是局长也不敢打破这个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跟局长反映一下,看能不能答应,这人手上起码背着十条人命。.”

    “那他更不会招供!”孙明月摇头。

    对这种人物警察也很头疼,明知道招供就是一个死,不招供还能有一些生机,怎能招,意志差一点儿还有可能被攻下,意志坚强的根本不可能,宁肯被打死,也不想被枪决。

    对于死亡的恐惧会激发一个人无穷的潜力,对抗住讯问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关键就是证据,有了证据,有没有他的口供一样能判他的死刑,偏偏他手法老练,没办法找到证据。

    这要是在国外,他足以逍遥法外了,但在国内,还有许多招数,能把他拘留很久。

    更况且,他手上有枪,还开枪袭警了,这足以判他的刑了,能蹲不少曰子,至于进了监狱,那还有其他手段,总能逼得他招供!

    方寒沉吟一下,慢慢说道:“要不,以私藏枪支罪把他判了,然后让他逃走?”

    “你想干什么?”孙明月忙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。

    孙明月皱眉道:“你要杀他?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:“身为一个逃犯,击毙了没问题吧?”

    “你这人真是心狠手辣,这种招也想得出来?”孙明月摇头道:“……他未必会上当!”

    她是同情心,但不是对这种杀人恶魔的,但这么杀了他,她心里不舒服,觉得还是应该用法律来判决他。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他属于那种胆大包天的,只要有机会,他绝不会放过,**的滋味啊!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看着你胡来!”孙明月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道:“迂腐!”

    孙明月白他一眼嗔道:“反正我不会助纣为虐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这么危险的人物放到社会上,他绝不会洗手不干,这一次你们警察拿他无可奈何,不会让他洗手,只会更加肆无忌惮!……以后还有人死在他手上,你们的罪过可就大了!”

    孙明月脸色微变,默然不语,最终摇摇头:“看看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他要是真不招供,就给个机会让他逃跑吧!”

    “哼,我才不会听你的!”孙明月白他一眼:“你没别的事了吧?没事我就走了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这次的功劳不小吧?”

    孙明月点点头:“局长大喜过望,你这一下真是救了大伙的命,估计会记功的!”

    方寒笑**的点头:“那好吧,不送啦。”

    孙明月转身离开,匆匆而去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周六上午,方寒来到天方马术俱乐部,一到自己的小屋,赵语诗出现,得意洋洋的瞪着他:“方大小爷,来看看你的别墅吧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建好了?”

    “我是神仙呢!”赵语诗白他一眼:“开始建了,看看位置满意不满意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好啊。”

    赵语诗穿着一身黑色骑士劲装,衬得脸庞越发**皎净,轻盈的身段儿充满着青春活力。

    他随赵语诗来到一处工地前,这处别墅位于原本别墅旁边不远,规模大小几乎一样。

    方寒看了一眼地界,笑道:“跟赵叔叔一般大小?可担当不起!小一点儿没关系,大了反而空荡荡的,你瞧瞧这里!”

    “嗯,你这里布置得确实差劲儿,白瞎了这么一栋别墅,李棠也是的,不给你好好布置一下!”赵语诗摇头。

    方寒没好气的道:“瞧提她了,指望不上!”

    “你们还闹着呢?”赵语诗撇撇嘴:“真是佩服你们的精神头,这么能折腾,她也不嫌累!”

    “她要是嫌累还好了!”方寒摇摇头:“还是小一点儿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甭客气了!”赵语诗没好气的道:“我爸是喜欢马,可很少过来,太忙了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忙是好事!赵叔叔年富力强的,正是大展身手的好机会,哪有时间享受?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有时间了?”赵语诗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笑道:“不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吧,爸爸也确认过建筑模型了。”赵语诗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好吧,什么时候能建好?”

    “一个月吧。”赵语诗道。

    方寒眉头挑了挑,赵语诗道:“不能再快了,这可是公司里最顶尖的建筑队,手艺高,速度快,再快会影响质量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行,那就一个月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订做了家具,你有什么特别需要的?”赵语诗道:“一个月差不多没家具味道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。

    赵语诗道:“我跟李棠她们商量着来,不管你啦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最关键的是练功室与静室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明白!”赵语诗摆摆手:“你就是个练功狂!……好啦,要是没问题我会督促他们尽快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辛苦了!”

    赵语诗撇撇嘴:“辛苦倒没什么,就怕你到后来挑三捡四,这不好那不好的,你可不好伺候!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摇头:“听李棠造谣!”

    “你说我更信谁的话?”赵语诗斜睨他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那好吧,没什么事先走了,……劝过李棠了吗?”

    “你就死心吧,她是不会回去了。”赵语诗道:“我说了好一通,结果她更坚决了,非要跟你保持距离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道:“她就那么放心我?”

    赵语诗道:“正因为不放心你,所以要保持距离嘛,万一不好也能抽得出身来!”

    方寒叹了口气,摇摇头:“李棠也变了。”

    “她也是被逼无奈,”赵语诗道:“要冷却自己的感情,说太热烈了会伤着你也伤着她自己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苦笑一声。

    赵语诗道:“对了,你得小心点儿,最近有个家伙正想追求李棠呢!”

    方寒顿时沉下了脸色。

    赵语诗道:“他好像不信李棠是拉拉,非要追求她呢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知道他的底细吗?”

    “李云鹤,家里做建材生意的,有点儿破钱,长得也人模狗样的,所以在学校挺受女生欢迎的!”

    “他为什么想追求李棠?”

    “还不是看上李棠长得美,再加上是明星?”赵语诗撇撇嘴:“现在的公子哥都想找女明星,满足自己的**心理!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道:“你能不能解决?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!”赵语诗笑道:“小菜一碟,一定整得**也认不得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不行我亲自来!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?”赵语诗斜睨打量他,笑道:“我现在可是李棠的女朋友,你凭什么出手呀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要是不行换我来!”

    “瞧你杀气腾腾的,李棠要是看到了一准高兴!”赵语诗笑**的道:“放心吧,我会好好整一整这个小子的!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那我就等你的好消息。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周曰中午,方寒正在家里收拾行礼。

    明天要去京师,陪沈娜去参加全国街舞大赛,已经跟葛思壮打过电话,这几天要住那边。

    跟葛妙妙食言好几次了,一直要陪她玩,可惜一直抽不出时间,这一次过去恰好陪一陪她。

    正在收拾,门铃响,打开一瞧是孙明月。

    孙明月怒气冲冲进来,一直门便喝道:“方寒,是不是你干的?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挑了挑,笑道:“孙警官,又怎么啦?”

    “孙治国是你弄的吧?”孙明月哼道。

    她穿着一身合体的警服,紧贴身体,苗条婀娜,高耸的**剧烈起伏,对目光有强烈的吸引力。

    “孙治国是谁?”

    “就是那天逮着的那个!”

    “哦,他呀,怎么啦,还没招供?”

    “……招了!”孙明月恨恨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招了是好事啊,你怎么跑我这儿发疯?”

    “谁发疯了!”孙明月白他一眼,坐到沙发上,接过方寒的茶,哼道:“我知道,一定是你搞的鬼!”

    她一路上怒气填膺,越来越愤怒,但一见到方寒,说上两句话,满腔的怒气一下消散了大半,想发也发不出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到底怎么了,你这么搞突然袭击,我哪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说清楚!”

    “他在拘留所发病。”孙明月哼道:“晚上做噩梦,一直有幻觉,最后差点儿疯了,一股恼把干过的坏事都招了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这样……,可能是心虚所致吧。”

    孙明月冷冷道:“哼,我知道一定是你搞的鬼,到底怎么弄的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真不是我。”

    孙明月紧盯着他:“不是你?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他现在要准备枪决?”

    “不用枪决了!”孙明月冷笑道:“他已经自杀了!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挑了一下:“自杀了?……哦,可能他知道难逃死刑,与其死在你们手上,不如自己了结!……死不可怕,等死最可怕,他是受不了这煎熬了,情有可原!”

    “情有可原个屁!”孙明月骂完后自己羞红了脸,杏眼圆睁:“一定是你干的!”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叹口气:“我真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!”

    孙明月脸色缓和一下,摇摇头叹道:“方寒,你这么干早晚有一天会栽在自己手上!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常在河边走怎能不湿鞋,我明白,所以不是我干的,我真是冤枉啊!”

    “少来了!”孙明月撇撇嘴:“我还不知道你?心狠手辣,逮着这机会绝不会放过!”

    方寒摊摊手,无奈的叹气,一幅被冤枉的表情,心下却暗笑,这一道圣力确实可观,脑海的金泉已经恢复,整个人神清气爽,浑身轻松。

    只有失去了才知道珍惜,他现在离不开金泉,好像夏天泡在清爽的泉水里,不想离开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