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202章 捉拿
    两人回到警局,孙明月拿来两页纸,方寒填好之后,孙明月拿来一把带套的手枪与持枪证。.

    方寒穿好枪套,枪放到腋下位置。

    两人重新开着陆虎来到山下,冷锋已经等在山脚下,看到陆虎车出现,大喜过望。

    他本以为他们撇下自己独自去查了呢,没想到真的守信回来了。

    孙明月摇下车窗:“有什么收获?”

    “已经清理完毕,没别的东西。”冷锋忙道。

    “胡德慧呢?”

    “他说自己守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让他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!”冷锋忙答应一声,打起了手机,胡德慧很稳重,没有跟着方寒一块儿冒险的意思。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,两个人一个浮躁上进,一个沉稳淡泊,看得出来,胡德慧是只把警察当成职业,没有全力以赴往上爬的意思。

    冷锋则积极努力,虽说没踩在点子上,进取心十足,公安大学的高材生,能力不成问题,缺少一些磨砺与经验,这也是孙明月带着他的原因。

    冷锋收起电话钻进车里。

    方寒与孙明月换了位置,孙明月坐到副驾驶位上,道:“大约多远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吧,应该不太近。”

    孙明月点点头:“杀人之后扬长而去,想必会离得远远的,要坐火车吗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试试看。”

    他启动油门,陆虎轰鸣着蹿出去,吓了冷锋一跳,冷锋知趣的闭上嘴,只等逮着机会再攻击,让他在指导员跟前丢脸。

    方寒开车速度极快,很快出了山路,到大道上,一口气开到了高速路上,然后往南而去。

    两个小时后进到一个服务区,他停车打了几个电话,分别解释了自己今天可能有事,不能回去了。

    孙明月在一旁听着,摇摇头道:“你还真够花心的,这么多女人?”

    方寒打电话的对象都是女的,孙明月听得别扭,心里腻歪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没办法,总要一一兼顾的,李棠你知道,还有我那徒弟,沈姐,乔姐,维维好几天不见我,一直吵着要过来呢。”

    “维维已经好了!……赵大小姐呢?”

    “她呀,正替我办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认识的都是美女呀,女人缘不错嘛!”孙明月斜睨他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可能是运气不错吧,孙警官你也是美人儿!”

    “哼,拍马屁!”孙明月撇撇嘴:“小晚姐是谁?”

    “我师父的女儿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是你姐?”

    “另一个师父,妙妙才是我这个师父的。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,你也真够累的!”孙明月同情的看他一眼。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,他这会儿忽然认识到,短短一年时间,自己生命里已经融进了很多人。

    冷锋坐在后面不是滋味,两人的情形好像指导员在吃醋一般,活像妻子在盘查丈夫。

    “好了,接着追!”方寒笑道。

    陆虎加了油,继续上高速驰骋,一直到了中午,陆虎从高速上下来,进了一个小城市。

    “蓬城……”孙明月皱眉道:“他藏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嗯,应该到了。”方寒点点头:“警服脱下来吧。”

    孙明月道:“这次上头有命令,要抓活的!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孙明月忙道:“没办法,他既然是职业杀手,身上可能背着几条人命,说不定能一下破掉好几个大案!”

    方寒想了想,点点头,有这个想法也是情有可原。

    冷锋道:“对,抓活的!”

    “呆会儿你机灵点儿,别逞英雄出风头!”孙明月扭头道。

    冷锋忙道:“指导员放心吧,我没问题的!”

    “就怕你不该动的时候胡乱动!”孙明月摇摇头:“真不知道带你过来对不对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总要多一些经验的。”

    孙明月摇摇头。

    陆虎缓缓驶进了城中,最终停在一家小旅馆前,四层楼,写着“颀颀宾馆”四个大字。

    “是这里?”孙明月指了指。

    方寒点头,拔出枪,子弹上膛,保险打开,然后慢慢下了车,孙明月依法施为,别好枪下车。

    冷锋把枪别到后腰上,紧随两人身后,动作麻利,神情兴奋。

    方寒指一下旅馆一进门处的位置,那里是出纳处,正坐着一个胖乎乎的中年妇女,看着一台小电视。

    孙明月忙过去,对她低声说话,出示了证件。

    中年胖女人忙不迭点头,保证不出动静。

    三人上了楼,方寒在前,冷锋在最后面,静悄悄上了二楼,脚步如猫,在一户前停下,摆摆手。

    孙明月忙往旁边一闪,站到门旁,冷锋忙上前一步,紧随方寒身后。

    方寒皱眉看他一眼,冷锋装作没看到,没让开。

    孙明月扯他袖子,冷冷瞪他,他笑笑示意没问题,没退后,看得孙明月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方寒慢慢伸手握上门把手,忽然往旁边一闪,顺势把冷锋扯过去,“砰!”一声闷响,身后墙上出现一个弹坑。

    方寒一脚侧踢,门“砰”的平平射进去。

    他猱身如猿,迅捷如鬼魅,一闪钻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砰……”数道枪响过后,“砰!”一声重重的响声,整个楼似乎都晃动一下。

    冷锋心里好奇又紧张,孙明月蹙眉趴在门旁不动,他也不敢乱动,摸摸头发,飘着一丝焦糊味道。

    刚才要不是方寒那一扯,他已经被掀了脑壳,小命交待了!

    孙明月紧张听着里面的动静,偶尔望向冷锋时,冷冰冰的,他暗叹指导员是真生气了!

    “行了,进来吧!”方寒的声音从里面传来。

    孙明月收枪,没好气的道:“走吧!”

    冷锋忙跟进去,地上躺着一个瘦小汉子,四十来岁,静静躺在那里一动不动,手里拿着一把手枪,好像死了。

    冷锋忙过去探了探他鼻息,还活着,看看也没流血。

    孙明月没好气的道:“放心吧,他死不了!……这家伙也会武功吧?”

    能在方寒跟前开枪,这绝不是一般人做得到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反应很快。”

    “真险!”孙明月叹口气道:“幸亏不是一般的同事过来。”

    冷锋打量四周,沙发已经四分五裂,地毯上烙着一个深脚印,看脚形应该是这个杀手的。

    他没想到这么个瘦瘦小小,毫不起眼的中年人,竟然是那个谨慎缜密的杀手,实在太出乎意料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走在大街,人们根本不会多看一眼。

    他扭头看墙壁,四五个弹孔成一排,屋里飘荡着火药味儿。

    孙明月道:“冷锋,把他弄走!”

    “是!”冷锋忙乖巧的答应。

    方寒看他一眼,冷锋吸口气,低声道:“老Z,谢谢你!”

    方寒摆手:“铐紧了他,小心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!”冷锋重重点头,再没了傲气。

    方寒与孙明月下了楼,冷锋在后面抱着中年人,看起来很轻松的样子,孙明月交待了一番,然后下去打电话。

    很快跟方寒点点头,四人进了陆虎,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冷锋把中年男子手脚都铐上了,保证万无一失,这是死刑犯的待遇,不容一点儿失误。

    他坐在后座,眯着眼睛回想先前一幕,想到方寒惊人的速度,还有惊人的感觉,他竟然真能凭着一颗子弹,追到数百里外的人,若非亲眼所见,他绝不会相信。

    怪不得指导员对他那般容忍与信任,这已经超出常人的范畴,好像小说里的特异功能,他见过不少身怀绝技的人,却没见到这般厉害的,怪不得他有种种优待与特权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陆虎半途在服务站停下,跑了半天,他们准备先找地方吃点儿东西垫一垫肚子,反正已经捉到人。

    孙明月与冷锋都没怀疑抓错人,逃出数百里远,手里拿着枪,世上没那么巧的事。

    况且即使错了也无所谓,本身拿着黑枪就够逮起来的条件了。

    方寒与孙明月下车,冷锋没下去,他要在车里看着那人,虽昏迷着,手脚都被铐着,仍不能大意了。

    孙明月赞许的点头,他虽浮躁冒进,但确实有上进心,值得培养,与方寒来到服务区的餐厅,又买了一些好吃的。

    方寒吃得很少,外面的东西实在难以下咽,不仅仅是口味,还是食材,太过恶劣不堪了,简直就是扔一堆垃圾进肚子。

    孙明月看着娇气,吃起来很豪爽,干他们这一行,一旦忙起来常常吃不上饭,没那么挑剔。

    手机铃忽然响起来,孙明月拿起来一瞧,忙接通,脸色跟着一变,腾的站了起来:“什么,跑了?!”

    她对方寒道:“那家伙跑了!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:“冷锋没事儿吧?”

    “他没什么大事。”孙明月摇头,皱眉看着方寒:“你是故意的?”

    方寒没好气的道:“你胡乱想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你亲手把他打晕的!”孙明月道:“他怎么会半途醒过来?”

    方寒无奈:“你们要活的,我当然下手轻,况且手铐脚铐都上了,……他挣断了手铐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过去看看吧。”孙明月摇头。

    两人匆匆结帐出去,来到陆虎车里,冷锋正躺在车后座,努力想坐起来,却**的使不上劲。

    “冷锋!”孙明月忙拉开车门,关切的问:“伤哪儿了?”

    “被他打了一拳。”冷锋捂着心口,苦笑道:“一拳我就闭过气去!”

    孙明月问:“什么时候的事?”

    “你们刚一进去,他就醒了,给了我一拳!”冷锋精神萎靡不振,有气无力的回答。

    孙明月点点头:“先送你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方寒摆摆手:“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孙明月忙退出来,方寒探身进来,摸一下冷锋手腕,点点头:“硬伤,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孙明月忙问。

    方寒横他一眼,孙明月道:“那好吧,咱们再把他逮回来!”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方寒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他跑了,怎么抓?”冷锋问,随后一拍嘴巴,他这时想起来了,方寒的感觉很准。

    方寒打量周围几眼,孙明月忙道:“赶紧走啊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他仍在这儿呆着呢,胆子不小!”

    “还在服务区?”孙明月问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走吧,进卫生间看看。”

    冷锋道:“我也去!”

    “你还敢上?”方寒笑了笑。

    冷锋努力挺起上身,强忍着疼痛:“没问题!”

    “那好,走!”方寒点点头。

    三人来到卫生间外,方寒望向孙明月,孙明月道:“没关系,进去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不用你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那好吧。”孙明月也不勉强,方寒出马,那家伙逃不掉。

    方寒步进了卫生间,冷锋紧随其后,神情紧张。

    方寒直接来到一个单间,一脚踢飞了门,里面一个瘦小男人飞身而起踹向方寒。

    方寒伸手一挡,“砰”手脚相撞发出闷响,好像两块木头撞一起。

    方寒手忽然由硬变软,由挡变成捋,顺势扯过他的腿,往地上猛的一摔。

    “砰!”地面震动,瘦小男子仿佛石头砸在地上,顿时失去行动能力,**躺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给他铐上!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冷锋忙上前,死死铐住两手与两脚,随后又扯下了皮带,把他缠了一圈,仍有点儿不放心:“我出去买些绳子!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,径直出了卫生间,冷锋提着那瘦小男子,宛如提一个行礼箱般出了卫生间。

    人们纷纷驻足观望,却没有出来制止的。

    冷锋先把犯人丢到车上,然后买了一些绳子回来,把他全身绑得严严实实,好像一张网罩身上。

    他这才放心,恨恨瞪一眼这犯人,在自己跟前很猖狂,遇上老Z就跟小孩遇上大人,根本没反手之力。

    四人很快回到了海天,方寒依旧先回去,孙明月与冷锋带着犯人回去,剩下的不属于他了。

    回到家后,方寒抬头看看自己头顶,圣力增加了一丝,击毙了这家伙,说不定圣力会更多。

    这凶手煞气很足,说明身上背着不少的人命,简直就是活的兵器,不逊于上一次那柄破刀。

    他想了想,打了一个电话给孙明月。

    孙明月匆匆赶过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孙明月匆匆进来,接过方寒的茶,开口直问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开始审讯了吧?”

    “嗯,已经押进去开始审了!”孙明月点头:“怎么,怕抓错了人?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他会被判死刑吧?”

    “不好说!”孙明月皱眉道:“这家伙太谨慎,现场没留下什么证据,他要是死咬住不放的话,难喽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有办法的吧?”方寒笑了笑。

    孙明月白他一眼:“胡说什么呢,咱们也不能屈打成招,而且你看那家伙的样子,嘴一定硬得要命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有一个小小的请求,他要真判了死刑,我想亲自执行枪决。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?!”孙明月一怔,皱眉道:“你别胡闹了,执行枪决的都是武警,轮不得到咱们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凡事总有例外吧?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