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200章 无功
    清晨时分,方寒神清气爽的起床,这一次是真正的神清气爽,李棠如海棠春睡,静静躺在床上一动不动,睡得甜美。.

    他低头看着她美艳的脸庞,露出一丝微笑,看着她这么甜美满足的入睡,他感觉很好。

    随后又无奈的叹口气,她现在越来越不听话了,一直要逆着自己来,实在头疼。

    她离不开自己,自己也离不开她,她偏偏又若即若离,不肯跟自己在一起,这种捉迷藏躲猫猫的感觉让他很无奈,男人都是姓急的。

    他低头亲亲李棠红唇,轻手轻脚出了卧室,来到练功房,修炼推云掌与倏忽剑。

    他进来没多久,李雨莎就敲门进来,穿一件月白色练功服,英姿飒爽,开始练起来。

    两人各练各的,屋里很安静。

    方寒专注于自己的,直到练完了,才指点李雨莎的缺点,她虽然完全学会了十六式,但随着修炼,动作需要做一些矫正,要根据她的身体状况作微调,不能一概而论。

    所以他的武学偷学没用,同样的招数,需要根据每人的身体而做微调,否则效果大大折扣,进境远不如,不可能达到顶峰。

    两人一个教一个学,李雨莎很认真,两人难免肌肤相贴,方寒没异样感觉,不生绮念。

    李雨莎则有些脸红,努力的专注精神,知道一走神就要挨骂的,方寒最根本的要求就是专注。

    两人练了两个多小时,直到李棠上来叫吃饭,才洗澡吃饭,方寒这两天需要补充龙元,食量更加惊人,李雨莎这几天修炼,饭量也越来越大,把李棠累得够呛。

    正在吃饭时,门铃响,李棠过去开门,她穿着家居服,艳光四射,李雨莎趁着她出去开门,低声道:“叔,婶真漂亮!”

    方寒横她一眼,淡淡道:“你要练好了,能跟她一样漂亮!”

    李雨莎摇头:“我长得没婶好看。”

    “气质很重要。”方寒道:“她要没那气质,也就一般人,……咦,孙警官,好久不见呐。”

    孙明月一身合体警服,苗条婀娜,哼道:“是好久没见,你都养胖了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睁着眼睛说瞎话,都说我瘦了的!”

    “我有正事。”孙明月板着俏脸说道,没心思再开玩笑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,带着她来到客厅,请她坐下说话:“说吧,又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昨天出了一宗恶姓灭门案。”孙明月脸色不好,紧抿着薄唇,哼道:“一家五口全被杀了。”

    “五口?”

    “嗯,父亲母亲,两个孩子,还有孩子爷爷。”

    “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南郊区。”孙明月道:“已经封锁了消息,影响太恶劣,上面要二十四小时破案。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:“南郊区……,一家五口。”

    他摇头叹了口气,这个世界有光明也有丑恶,随着社会发展,金钱观念越来越深入人心,旧的价值观崩溃,新价值观未形成,造成了人心浮躁,动辄要杀人。

    “原本不想用你的。”孙明月皱眉道:“你可能帮不上忙,这一次没有凶手的随身物品,现场什么也没留下,好像是职业杀手所为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一家五口总有被杀的原因吧?”

    “不清楚。”孙明月有些烦躁:“现在什么线索也没有,他家住在山上的果园里,男主人一开门,直接被人击毙,随后是睡觉中的四个,没目击者,没证物,什么也没有。”

    方寒沉吟道:“什么也没有……,那你们忙些什么?”

    孙明月蹙着眉头道:“正在构架人物关系图,可线索太少!……他们是外地人,包了一座山种果树,一家人平时住在山上,不与村里人来往,大伙都不了解他们。”

    方寒问:“弹壳呢?”

    “也收走了。”孙明月叹道:“看得出这人很职业,反侦察能力极强,……限期二十四小时,根本不可能嘛!”

    方寒沉吟着摇摇头,这种情况下自己也没办法,无迹可寻嘛,自己有预感,但不可能无中生有。

    “算了,你不行也没办法。”孙明月看他的神情,摇头叹道:“这回只能挨一回板子了!”

    方寒道;“我去看看现场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孙明月点头。

    方寒与她离开别墅,坐着她的陆虎,很快驶出海天市往南走了二十里路左右,拐进一座山村,穿过山村来到一座山脚下。

    山路弯弯如肠,陆虎上不去,只能走上山,孙明月也不是娇小姐,步伐矫健。

    来到半山腰,三间屋子掩映在一片桃树林中,很有意境,方寒摇摇头,可惜如此美景处竟发生灭门案。

    方寒皱眉:“怎么还有人?”

    “现场有人保护着。”孙明月道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,两人往前来到三间瓦房前,中央一座,两边是厢房,几乎形成一个四合院。

    两人刚到达院中央,两个青年警察走出来,一个高大英俊,一个相貌平常,亲切温和。

    两人冲孙明月点点头:“指导员!”

    孙明月摆摆手:“忙你们的吧,不用理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这位是……?”两人看向方寒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,没多说话,孙明月道:“你们别管了!”

    高大英俊的警官打量两眼方寒,忽然笑道:“他不会就是老Z吧?”

    孙明月蹙眉瞪他:“冷——锋——!”

    冷锋笑道:“这里又没外人,都是咱们内部的,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纪律的!”孙明月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是,我知道保密守则。”冷锋笑道:“对老Z咱们可是敬仰已久,没想到真是这么年轻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你们知道就行了!”孙明月摆手道:“忙你们的吧!”

    冷锋道:“咱们也想见识一下老Z的破案手法,学习一下嘛,可以吧?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,无可无不可,转身走向中间的屋子,眉头皱起来,血腥味仍很清晰,他进了屋扫几眼。

    里面干干净净什么也没有,所有的东西都被搬走。

    “证物都拿走了。”冷锋道:“小到一个线头,咱们都没放过,可谓是挖地三尺!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,看了看窗户,还有屋顶,真找不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,光秃秃的片瓦不存。

    看来警察们是豁出去了,二十四小时限激发了他们的潜力,一针一线都不放过,想必能找到一点儿线索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冷锋笑道:“可找到什么?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出屋,以屋子为圆心转几圈,最终仍无所获,这个凶手确实极谨慎,没留什么痕迹。

    并不是所有的案子都能破掉,电视电影上演的那些破案片只是艺术加工,现实生活中,无头公案多不胜数。

    天网恢恢疏而不漏,话是这么说,但警察又不是神,怎能无所不知无所不能。。

    孙明月一直跟着他寻找,一言不发,冷锋与另一个警察也跟着他,冷锋不时的问他找到什么没有。

    方寒一直耐着姓子,看得出来冷锋憋了一肚子的劲,想让自己出丑呢,自己与他无怨无仇,显然是因为孙明月。

    最终方寒什么也没找到,这些警察很专业,拿走了所有东西,他又不能凭空变出东西来,无奈的朝孙明月摊摊手。

    孙明月蹙眉道:“真没办法了?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,他有办法,需要施圣术,会惊世骇俗,为免将来无穷的麻烦他不想动用。

    况且圣力还没补完,未必能支撑起另一个圣术,万一在施展时圣力不济,那是要反噬的。

    冷锋惊奇的道:“不会吧,老Z你也没辄了?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没办法,找不到东西。”

    孙明月道:“算了,听天由命吧。”

    交锋惊奇的道:“不该呀,听说不管什么样的案子,只要有你老Z出马,绝对能破的,百分之百!”

    孙明月皱眉:“冷锋,你能不能少说两句!?”

    “指导员,我说得可是实话,咱们对老Z可是佩服得不得了,是不是?”冷锋朝另一个警察道。

    那警察笑了笑:“老Z确实是咱们中的传奇,不过这件案子太棘手,确实难破,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区区一件杀人案,不至于难得倒老Z吧?”冷锋笑道。

    方寒有些不耐烦,却没发脾气,无异于狗叫两声,他才懒得多说,只是看了一眼孙明月。

    孙明月冷冷道:“冷锋,闭嘴,看你的现场吧,老Z咱们走吧!”

    方寒冲冷锋点点头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看着两人下山,从视野里渐走渐远,冷锋哼一声:“什么老Z,浪得虚名的家伙!”

    “冷锋,过份了啊。”另一警察摇头道:“老Z的厉害你不是不知道,何苦得罪他?”

    “哼,年纪轻轻的,能有多大的本事,不过是适逢其会,运气好一点儿罢了,换了我一样!”冷锋不服气的道:“瞧指导员那样子,真气人!”

    另一警察笑道:“指导员不是要指望着他破案嘛,总要哄着他的。”

    冷锋哼道:“指导员也真是,偏偏看不起咱们,你说看管现场这个活……,咱们有这时候还不如整理证物,说不定能找到什么东西呢!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,哪有这么容易?”另一警察笑道:“那就是大海捞针,而且还不知道有没有针呢!”

    “那倒也是,有他们累的了!”冷锋幸灾乐祸的笑起来。

    两人看着方寒消失的方向,摇摇头重新回院子坐下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