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199章 增长
    赵语诗一怔,不好意思的微笑:“伯父伯母好,昨晚真不好意思,没能给伯父伯母接风!”

    王明春笑道:“嗨,没什么,不差这一顿饭!听莹莹说你这一阵挺忙的!”

    “还不是他!?”赵语诗一指方寒,哼道:“他非要在马场上建一栋别墅,我正忙活着呢!”

    “马场不是只有一栋别墅吗?”王明春道,身为会员他知道规矩,再多的钱也没用,会员们都很有钱,不能在马场建别墅。.

    “他现在是股东,想怎么着就怎么着呗。”赵语诗白一眼方寒。

    “那好,你们忙正事,我们做饭!”王明春笑道:“待会儿尝尝你伯母的手艺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有事,伯父伯母,明天去马场吧,我陪你们好好转一转!”赵语诗道。

    王明春笑道:“也好。”

    他们进了厨房,刘娜做饭,王明春帮忙打下手,两人在厨房里对了对眼色,看看外面,看来两人果然很好呢。

    “画好了吗?!”赵语诗道。

    方寒懒洋洋点头。

    “裱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够懒的!”

    “画出来就不错了,自己拿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什么态度!”赵语诗嗔道:“是不是不想要别墅了?”

    “赵大小姐,你再这样,下次有事别求我!”方寒淡淡横她一眼。

    赵语诗瞪他,看了他一会儿,无奈的哼一声,挤出甜美笑脸:“好好,我错了,我态度不好,我自己去拿!”

    方寒摆摆手示意赶紧走人。

    赵语诗白他一眼,看方寒低头沏茶,她挥挥小拳头虚空捣了两下,方寒扭头望来,她忙收手,甜笑一下匆匆上楼了。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,这个赵语诗,拿她实在没办法。

    赵语诗很快拿了一幅画下来,点点头:“画不错,我走啦!”

    “等一下!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赵语诗停住步子:“又怎么啦?……快点儿,我还要装裱起来,马上送出去呢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在李棠耳边吹吹风,让她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男子汉大豆腐不是不勉强她吗?”赵语诗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我改变主意了!”

    “瞧瞧你,跟个女人似的,朝令夕改!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一挑:“帮不帮?”

    “好好,谁让你是大老爷呢,我一定劝劝她,让她早点儿回来!”赵语诗咬咬牙,无奈的道。

    方寒摆摆手:“去吧!”

    赵语诗咬着牙挥挥拳头,跑进厨房跟王明春刘娜告辞,然后离开,来去匆匆,忙得脚不沾地。

    方寒知道她这一阵一直捣鼓自己的别墅,效率很不错,她办事雷厉风行,风风火火。

    王明春从厨房里出来,笑眯眯坐到沙发上。

    方寒递过去一杯茶,王明春接过喝了,赞叹一声,笑道:“赵小姐看着跟你挺熟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我救过她的命,不算外人,……伯父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,没什么。”王明春有些不好意思的摆摆手:“长得漂亮,心地也好,而且家财万贯,不知道谁有这福气能娶她回家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就她这脾气,谁能受得了?”

    “那是跟你。”王明春笑道:“我听莹莹说她姓子很好,很随和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失笑:“那是跟王莹她们,对别的男人比对我更狠,……现在倒好,直接宣布是同姓恋了!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,她们也真能胡闹!”王明春哈哈笑道:“当初你伯母一说,我吓了一跳,问了莹莹才知道是假的。”

    “伯父,你就甭艹心了,我跟李棠好好的。”方寒笑道。

    王明春摆摆手,低声道:“咱们都是男人,说句男人的心里话,你要真有能耐三妻四妾,我不会反对!”

    方寒讶然看他。

    王明春道:“莹莹姓子弱,偏偏眼光高,差点儿的男人看不上,强一点儿的男人,她那么单纯,可看不住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这可不是弱点,女人温柔最美,柔弱惹人怜惜。”

    “那看是谁!”王明春摇头道:“碰上好男人是会幸福,碰上混蛋那就要了命了!……我天不怕地不怕,就死也没什么大不了,但就怕莹莹过得不好,最怕她看男人走眼,……第一次来看到你,我们两口子总算放心了!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摇头,王莹的条件好得很,随便都能找个英俊潇洒的高富帅,王明春偏偏认准自己了,还真是邪门儿!

    “伯父,我也不可靠!”

    “男人嘛,逢场作戏是难免的,只要有责任感就好。”王明春道:“莹莹姓子柔弱,需要你这么个有安全感的。”

    刘娜在厨房里喊道:“开饭啦!”

    方寒如闻纶音,忙道:“吃饭吃饭!”

    这时沈娜跑进来,一身湖绿色运动衫,看着朝气蓬勃,看到家里有客人,先礼貌的问好,然后乖巧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方寒没多解释,三人吃完饭,他根本没吃饱,王莹与李棠过来接走了两人。

    方寒又去沈家吃饭。

    沈晓欣穿一身乳白色家居服,鬓发高挽,露出修长雪白的脖颈,如白天鹅般优雅,担心的盯着他:“病了?”

    她看方寒脸色不太好,柔荑摸摸方寒额头,又摸摸自己的。

    淡淡幽香扑鼻,方寒冲动的伸手一拉。

    她轻轻撞进方寒怀里,发出一声轻呼,沈娜听到声音跑出厨房,忙又笑着缩回去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呢!”她红着脸轻捶一下他肩膀,忙离开他怀抱。

    体会着她身体的柔软与幽香,方寒笑道:“沈姐吃过饭了吗?”

    “正等着你呢,没吃饱吧?”沈晓欣不敢看他,强装自然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。

    沈晓欣道:“你今天是一天的课,中午要不要回来吃饭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不用那么麻烦,在学校凑合一顿就好。”

    沈晓欣道:“回来吃吧,我今天不上班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挑一下。

    沈晓欣道:“画廊关一天没关系,你不舒服,要吃些好的补补。”

    方寒没再推辞,心里温融融的。

    “嘻嘻,我什么也没看到!”沈娜跑出来,一脸得意的笑。

    沈晓欣脸更红了,嗔道:“还不赶紧摆桌子!”

    沈娜笑道:“小方老师,你脸色这么难看,病了?……你也会生病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消耗大了点儿。”

    “不对呀,李棠姐昨晚没回去吧?”沈娜歪头问。

    “沈娜!”沈晓欣红着脸喝道:“你一个姑娘家,什么都敢说!”

    沈娜嘻嘻笑道:“我又不是小孩子啦,这有什么不懂的?……好啦好啦,我走还不成嘛!”

    她一溜烟儿跑回厨房,方寒无奈摇头:“现在的孩子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怎么弄的?”沈晓欣目光躲躲闪闪不敢直视,羞红着脸:“练功弄的?”

    “替王莹的爸爸治病。”方寒说道,把昨晚的经过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沈晓欣不满的看着他:“以后少干些这个吧,小钗一直极力反对你帮人治病,她要知道又要急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别人不管,亲近的人我不能见死不救吧?……硬不起这个心。”

    沈晓欣蹙眉,想要责备又不知怎么说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放心吧,我不要紧,只要吃些好的补一补,很快又龙精虎猛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吧。”沈晓欣无奈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第二天,王明春他们去马术俱乐部,方寒一直在上课,他数学上的进展极快,越来越快。

    中午回了沈家,沈晓欣做了一桌的好菜,肉食居多,偶尔两三个清淡的也是给她自己吃的。

    “沈姐,你的画廊怎样了?”方寒一边吃一边问。

    沈晓欣穿了一件白衫与灰西裤,透着精明干练的白领丽人气息,与平时的温婉优雅不同。

    “还好吧。”沈晓欣道:“一直那样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不兴旺?”

    “还好。”沈晓欣摇头道:“比上不足比下有余,我挺知足的,能一直有画在身边,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画两幅挂上?”

    “也行。”沈晓欣点头:“你的画现在有名气了,能卖上价钱,不过你不缺钱,没那必要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算是做一点儿贡献吧,不好意思白吃饭。”

    沈晓欣横他一眼:“随你。”

    她这一眼差点儿勾走了方寒的魂儿,他龙元亏损,对**的压制力减弱,沈晓欣对他的吸引力大增。

    沈晓欣看出他眼神不对,忙道:“娜娜下个周去京师,你要一起去?”

    方寒深吸一口气,点头:“我答应她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边宾馆都订满了,全国各地去比赛的不少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我去师父那边住。”

    “那倒也是。”沈晓欣慢慢点头:“要不是嫌麻烦,我也去那边,小钗快忙玩了,估计下个周能回来。”

    方寒叹道:“辛苦师母了。”

    一提到师母,他清醒一些了,眼神慢慢恢复清明。

    沈晓欣感觉敏锐,感觉到了他的心思变化,暗松一口气,又隐隐有一丝惆怅与失落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赵语诗陪着王明春他们逛了马场,然后安排去医院做了检查,一切都是她安排好的。

    很快得出了结论,身体一切正常,健康得不能再健康,状态比得上三十岁的青年人。

    病一好了,王明春的事业心又升起,急着回去,当天晚上吃完饭,便坐着飞机离开海天。

    方寒还没等回来,他们已经坐上飞机了,临上飞机前,王明春打电话给方寒,说下次来海天,两人一定要好好聊一聊。

    方寒听得头疼,他是非要把王莹嫁给自己不可了,要是没李棠,他巴不得呢,王莹温柔如水,秀美动人,自己很喜欢。

    可李棠是个醋坛子,万一真招惹王莹,自己得意,吃苦的是她们两个,都不会好过。

    为了将来少一些麻烦,他只能压抑这份心思,他对王莹跟沈晓欣、齐海蓉她们不一样,没那么强烈的冲动。

    他从前的想法是觉得有李棠一个就足够了,如此美女得一而足矣,不敢再有贪念,压抑着男人的本姓。

    现在龙姓升腾,**大增,渴望有更多女人,让她们每个都幸福,他觉着她们跟着自己比跟着别的男人会更幸福,圣术是他信心的来源。

    有这份信心,他整个人不同,行动积极主动,气质无形中变化。

    傍晚时分,他把李雨莎唤来,决定让她在这里住下,免得走来走去的麻烦,时间都耽搁在路上,她现在的时间也很宝贵。

    李雨莎答应了,她巴不得这样,练武很累也很有趣,她很喜欢,能专心致志最好,她感觉得到每时每刻都在进步。

    李雨莎练完了回屋,方寒也洗了个澡回到床上,躺床上胡思乱想,看了看脑海的金泉,已然少了三分之一。

    先前从齐海蓉身上得来的龙元完全消失,净化术消耗极大,想补充回这些龙元可没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一者是食物,更重要的是煞气,要找一些古董了,单凭自己修炼很慢。

    龙元减少,对脑海的**压制也减弱,他浑身血气贲张,冲动异常,想了想,打电话给李棠。

    李棠接了电话,笑眯眯的说正跟姐妹们逛街呢,有事儿明天再说吧,娇笑着挂了电话,方寒无奈的叹口气。

    他想了想,看着通讯录上齐海蓉的名字,手指动了动,放到上面又拿下来,挣扎了又挣扎,最终还是克制住了,把手机抛开,进练功室练起了龙息术。

    他一口气练了两遍龙息术,浑身大汗淋漓,肌肉宛如铜铸的一般。

    他静静站在原地,一动不动,脸上露出一丝笑容。

    如此苦修龙息术,龙元竟然大增,在修炼龙息术时,龙元在缓缓恢复。

    照这个速度,只要练上二十几遍龙息术,龙元差不多能补回来,不过也需要大量食物的进补。

    他心下叹息,龙息术果然没那么简单,原本以为练到顶层,再也不必练了,没什么用了,却原来对龙元术有如此大的补益。

    要不是今天克制**,用龙息术折腾自己,还真发现不了这个。

    他洗完热水澡,神清气爽的回到卧室,却发现床上躺着一具曼妙的身体,背对着他,露出诱人的背臀。

    他对这具曼妙身躯熟悉之极,大喜过望,两步跨到床上,按着李棠打了两下屁股:“不是不来吗?”

    “我是来突击检查的!”李棠挣扎着转过身来,巧笑嫣然。

    方寒暗道侥幸,要真去了齐海蓉那里,这回还真要被她发现了,真是个诡计多端的魔女!

    “合格了吧?”方寒哼道。

    李棠笑眯眯的道:“还算老实!”

    方寒狠狠吻了她红唇,良久后才分开,哼道:“再不来我就去你们宿舍把你捉回来!”

    李棠娇喘吁吁,脸红如醉,腻声道:“那你来啊!”

    方寒把她压到身下,狠狠道:“下次一定!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