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198章 净化
    一顿饭吃得很尽兴,饭后,众人来到方寒的别墅,王莹要安顿父母住下,众女自己回去方寒不放心,先让她们回别墅坐一坐,他要亲自送回去。.

    众女虽骂他乱担心,却没拒绝,一块儿回到别墅,一番热闹后,王明春与刘娜住下,他送她们回了宿舍。

    回来后,王明春与刘娜正在客厅看电视,方寒笑道:“伯父伯母,累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不累不累。”王明春摆摆手笑道:“好久没这么热闹了,我现在还很兴奋呢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那咱们现在就开始吧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?”王明春道:“你不累?”

    “早治了早好。”方寒笑道:“伯父放心吧,没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可是绝症。”王明春道:“没办法治的,你真有把握?……我是没抱什么希望,就是过来看看莹莹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我的话伯父还不信?”

    “信你才怪!”王明春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无奈苦笑,知道他指的是王莹的事,笑道:“那是逼不得已,王莹平时也不说谎的吧,不也被逼得说谎了吗?”

    “倒是我的不是了!”王明春没好气的道:“方寒,我有一个请求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伯父,你没问题的,不用交待后事!”

    “你小子就是聪明!”王明春拍拍他肩膀,朝刘娜笑笑:“你说他看着老实憨厚,鬼心眼真多!”

    “比你强多了!”刘娜笑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王莹是个好女孩,将来会找到喜欢她的男孩,我嘛,会当妹妹一样的照顾她,不会让人欺负她!”

    “你不喜欢我女儿?”王明春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道:“王莹就像一朵白莲花,谁看了都喜欢,但我真不应该摘这朵花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跟李棠分手了吗?”刘娜道:“还是她主动提的分手,因为李棠所以还有顾虑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跟李棠的事很复杂,说不清。”

    “藕断丝连嘛,难免的。”刘娜道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没那么简单,……伯父,我先看看你的病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你先答应我!”王明春拿开手。

    方寒苦笑道:“伯父,王莹这么好的姑娘,你们着什么急呀,再说了,她也未必喜欢我,感情的事不能勉强的!”

    “王莹喜欢你。”刘娜道:“方寒,想必你也能看得出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王莹对我只是单纯的欣赏而已,还没到那一步,稍一引导就能转过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她是倔丫头,喜欢一个人没那么容易,不喜欢也不容易!”刘娜摇头道:“方寒,你真不喜欢莹莹?”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道:“伯母,我是喜欢她,但不是男女那种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得了吧你!”刘娜白他一眼:“你们男人就是麻烦,谁能分清哪一种喜欢,你自己真能分得清?”

    方寒一滞,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对每个女人的喜欢都不同,确实分不清。

    王明春瞪大眼:“小子,说吧,答不答应?……你要是不答应,我就不用你给治了!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道:“伯父,感情的事何必勉强,我答应你,一定不会不管王莹的!”

    “这可不行!”王明春摇头:“最好的办法还是你娶了她,那就万无一失了!”

    “结婚还能离婚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方寒无奈:“我会跟李棠结婚,王莹只能当妹妹了。”

    “男子汉大丈夫,三妻四妾很平常。”他看一眼刘娜。

    刘娜白他一眼,嗔道:“好啦好啦,你也别逼方寒了,他答应照顾莹莹就行了,儿孙自有儿孙福,你就是艹太多心才累成这样!”

    “……那好吧,你可答应了,要好好照顾莹莹!”王明春瞪大眼睛。

    方寒忙点头:“答应答应!”

    他暗自头疼,碰上这么一个难缠的长辈实在没办法,拉过王明春的手腕,用内力探了一番。

    松开手腕,他沉吟不语,神情平静。

    “方寒,怎么样?”刘娜忙问。

    王明春也盯着他:“小子说实话就行,治不了也不勉强!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……我在想有什么方法。”

    “能治就行,不管用什么方法!”刘娜忙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见效快的话,伯父要受点儿罪,慢一点会舒服。”

    “要见效快的!”王明春忙道,摸摸光头:“我厂子里一大摊事,越快越好!”

    方寒看看刘娜,刘娜摇头:“他呀,没办法!”

    都快没命了,他还放不下厂子,每天还要打电话,遥控厂里的一切,大事小事都要请示他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那好,就用快法!”

    圣术快,内力慢,前者更占优劣,后者耗时耗力,但内力恢复容易,一晚上就差不多,圣力恢复艰难。

    头顶三道光环加速流转,化为一道匹练注入双手,王明春与刘娜瞪大眼睛,她们看不到方寒头顶的光环,却能看到他双手放光。

    方寒双掌合什,白光越来越强,双掌拉开一小臂远,白光凝聚成圆球,像一个会放光的足球悬浮在双手中央。

    他们眼睛瞪得更大,这简直像是电影特技。

    方寒一推,光球撞中王明春,他“啊”一声惨叫,沙发上的身体打起摆子,脸上肌肉扭曲,张大了嘴巴却发不出声音,活像被电击了。

    方寒浑身瞬间涌出大量汗水,衣服湿透,刘娜紧盯着王明春,无暇顾及他,没看到他异样。

    “老王他……?”她扭头看向方寒,才发现他汗如雨下,像落到水里刚爬出来,狼狈不堪:“方寒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,脸色苍白,苦笑道:“估计得半个小时,伯母别担心,我先去洗洗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,快去吧,要不要紧?”刘娜想扶他。

    方才还谈笑风生,像一座山般沉稳强大,现在却虚弱无比,好像一阵风能刮走,这一个光球好像耗尽了他全身精力,她又感动又心疼。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,缓缓上了楼,好好洗一番,半个小时后才下楼。

    刘娜一直紧盯着王明春,他脸上的肌肉扭曲不成样子,痛苦不堪,眼神里带着哀求。

    刘娜硬下心肠不看他,闭上眼睛数羊,一直数到差不多半小时才睁眼。

    王明春静静躺在沙发上,身体偶尔一颤,神情宁静,闭着眼好像睡着了,看上由苦转甜,挺舒服的。

    方寒缓步下楼,脸色好一些了。

    刘娜关切道:“好点儿了吗?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点点头,来到王明春身前,摸摸他手腕。

    “怎样了?”刘娜忙问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好了?”刘娜难以置信的问。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伯母,刚才的情形还请保密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!……你这是什么功夫?”刘娜好奇的问。

    她也是读过不少书了,知道气功能治病,却没看到这样的气功,气是无形的,没听说过会化为白光,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独门秘传,不能随意给人治病,再来几下,我的小命也没了!”

    “对对。”刘娜点点头,她亲眼看到方寒一下变得虚弱,这么急速的抽取精气神肯定伤身的。

    她听王莹说过方寒能治病后,也仔细了解过,很多气功师都寿命不长,气是生命的精华,消耗多了会损命。

    王明春一下睁开眼,猛的坐起来。

    “王明春,好了没?”刘娜道。

    王明春瞪大眼睛,没好气的道:“差点儿把我疼死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现在感觉呢?”

    王明春摇摇胳膊,赞叹道:“舒服,浑身舒服得不得了,好久没这么舒服过了!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道:“明天去医院检查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检查!”王明春扭扭腰,哈哈笑道:“神清气爽,绝对没问题了!”

    “行了你,看把方寒给累的!”刘娜眉开眼笑。

    王明春跳了两下:“真恨不得出去跑两圈,方寒,你这是什么功夫?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摇头:“净化。”

    “净化……”王明春点点头:“这名字好,简单明白,也名符其实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伯父,回去后,该把烟酒都戒了,免得再复发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吧。”王明春为难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刘娜笑道:“我是说破了嘴,他说戒了烟酒,不如把饭一块儿戒了,真要把人气死。”

    王明春笑道:“男人活着,能享受的也就是烟酒茶,不抽烟不喝酒算什么男人!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现在有钱人都把烟酒戒了,比起这个享受,还是命更重要!”

    “嗯,这话有理。”王明春道:“现在我算省悟了,回去就戒了烟,酒嘛,能不喝就不喝,可我开的是酒厂,不喝酒怎么卖酒!”

    “别太艹劳了。”方寒道:“没什么比姓命更重要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明白。”王明春点点头:“方寒,你身子骨怎么样,亏得厉害吧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吃几顿好的补一补就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人情算是欠大发了!”王明春摇头道:“好啦,答应的事别忘了,莹莹就拜托你啦!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点点头,自己不但要帮忙治病,还要照顾王莹,他们这是把自己当女婿看了啊!

    两人进屋睡觉,方寒回到楼上,先用龙眠术睡了一会儿,清晨早早起来,进了画室。

    他精神强大,想象清晰,画已经在脑海里,他一挥而就,两个小时完成,然后进练功室开始修炼。

    刚练完功,下面门铃响,是赵语诗来了。

    她穿着牛仔裤与紧身毛衣,青春健美,清纯干净,一进来客厅便叫道:“姓方的,画好了吗?”

    王明春与刘娜恰好从屋里出来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