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197章 再来
    方寒回到别墅,看着空荡荡的屋子,摇摇头,也佩服自己忍得住,现在的自己可不比从前,对女人的渴望格外强烈。.

    他来到练功室苦练一番,一直到浑身酸疼,才洗了澡缓缓躺到床上,直接用了龙眠术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他刚起来,门铃响了,他皱眉,不该是沈娜,她这时候还没起来呢。

    看了可视对讲,是李棠与王莹。

    方寒好奇的打开了门,换上衣服下楼来到客厅时,两女已经进来,脸色沉肃,方寒看得一怔,招招手示意坐下: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照理说不会有什么事发生,他预感极准,万一有事他会提前感觉到,能够预防万一。

    李棠摇头叹道:“王莹真是流年不利!”

    “王莹怎么了?”方寒坐到王莹身边,探手摸上她手腕。

    王莹红着脸轻缩一下手,没躲过去,雪白细腻手腕被压住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方寒皱眉放下王莹皓腕,身体没问题,就是睡眠不足,休息一下就无妨了。

    “王莹爸爸生病了。”李棠白他一眼,他动作倒是快,抓女孩的手也快!

    方寒松口气:“是伯父病了!……找医生了吗?”

    王莹难过的点点头:“看了好几个医院,都查不出爸爸的病,最后在京师一家医院查出来了,是血液病。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:“血液病……,这不大好治啊。”

    “嗯,刚开始时的时候一直发高烧,怎么也退不掉,后来去医院检查,没检查出病因来,做了全身CT也不行,怀疑是脊髓肿瘤,后为到京师那家医院才查出来,是血液病,没什么好办法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中医也不行?”

    “都不敢保证。”王莹摇头:“这种病很罕见,中医好像也没什么经典方子,所以都不敢治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李棠一拍巴掌:“等的就是你这句话,王莹实在没办法了,你就是最后的指望,有没有把握?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只要人不死都没问题!”

    “吹牛吧你!”李棠白他一眼,扭头道:“王莹,方寒人不着调,医术还是靠谱的,他既然说没问题,你就放心吧!”

    王莹看一眼方寒,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“伯父在哪儿呢,我去看看。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王莹道:“我已经跟爸爸说让他们过来,明天应该就能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好,那我去接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你。”李棠道:“我跟王莹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也对,不用再演戏了。”方寒笑道。

    王莹摇摇头叹道:“妈妈说这病是上火导致的,是我不孝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这倒未必,这件事也不会上多大的火,……什么时候到?”

    “傍晚。”王莹道:“我给他们订的是六点的飞机票。”

    “直接住我这儿吧。”方寒道:“王莹你已经装修好的房间总不能这么空着吧,是不是?”

    王莹不好意思的道:“太打扰你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宾馆再好也没有家味儿,还是住我那儿吧。”

    李棠拍拍王莹肩膀:“王莹甭跟他客气了,他家里正空荡着呢,有人住添了几分生气,正好。”

    王莹迟疑一下慢慢点头:“那好吧,就麻烦方寒你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摆摆手。

    “早饭还没吃吧?”李棠打量一眼周围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刚起床你们就来了,你们吃过了?”

    “没呐。”李棠道:“我来做吧,你忙你的去,呆会儿吃饭!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,当然不会客气。

    王莹也没二话,两人进了厨房,有方寒的保证,王莹也安下心来,至今为止方寒还没说过空话,办事稳妥。

    方寒没拿这件事太当回事,继续练自己的功,倏忽剑进境不小,速度又快了几分,快到极限了。

    速度越往后提升越艰难,他能清晰感受到阻力的强大,而心神融入剑中,倏忽而至,却还没摸着门。

    推云掌越来越精妙,他练了一会儿,浑身轻飘飘的,好像要随云飘起来,内力似乎也变得飘逸了几分。

    脑海里的金水一直静静不动,好像一团水银悬在那里,保持着脑海的清凉舒爽,不管什么时候都能保持冷静。

    他能抵挡住齐海蓉的诱惑,晚上没留在她家,就是利益于龙元的强大,龙元宛如一柄双面刃,既令**强大,又能克制冲动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三人坐在饭桌边吃饭,沈娜已经回去,颇不情愿。

    方寒低头默默吃饭,王莹能感觉到两人的气氛紧张,好像在冷战,知趣的低头吃饭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方寒也不说话,李棠抬头看他两次,终于忍不住哼道:“昨天你帮了宋姐一个大忙,宋姐说要好好谢谢你,请你吃饭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“三井辉真被你退走了?”李棠问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他应该不会再纠缠玉雅了。”

    李棠皱眉,听到他说玉雅两个字觉得格外别扭,听着不顺耳。

    王莹道:“那真是帮上大忙了,要请客的,宋姐快被那个三井烦死了,打又打不过,他是国外交换生,骂又不管用,实在没办法了,好女忙缠郎真是一点儿没错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三井辉对女人还是有一手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不比三井差嘛!”李棠斜睨她:“能让宋姐笑脸相对,在海天大学里你是头一个!”

    方寒装作没听到,继续说道:“对付三井辉只能激起他的斗志,让他痛恨让他耻辱,才能真正老实。”

    王莹道:“他很难缠的!”

    李棠点头:“方寒,我发现我一点儿不了解你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哦——?”

    “真没想到你这么会耍手段!”李棠摇头道:“把三井辉坑得够呛,那段视频最搞笑,他费尽心思逼着你比武,结果两招就被你撂倒在地,我不信他那么蠢!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,这些小手段都是小伎俩,属于小道,根本还是实力,所以没什么好得意的。

    王莹道:“他以后真不会再找宋姐了?”

    “他会苦心奋发一阵子,有把握战胜我了才会找玉雅。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王莹笑道:“这回宋姐一定要请客的。”

    李棠斜睨方寒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们一起去吧,大伙好久没一块聚聚了,明晚去春雪居!”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王莹道:“我爸妈也喜欢凑热闹。”

    三人说着话,吃完了饭,李棠的宝马停在门外,载着王莹扬尘而去,对方寒没好脸色。

    方寒则骑着单车去学校。

    春雪居,李春雷准备了一个大包间,方寒与李棠四女,再加上王明春刘娜夫妇,煞是热闹。

    王明春几乎变了一个人,脱了形,原本的圆脸变成国字脸,脸上没了红光,苍白微青。

    倒是豪气不减,仍喜欢哈哈大笑,说十八年后还是一条好汉,死了不过碗大一个疤。

    刘娜眉间有愁容,但言谈举止没表现出来,与众女笑晏晏的说话。

    方寒席间一直与王明春说话,李棠不时瞥一眼他,方寒装作没看到,偶尔与宋玉雅四目相对,又迅速转开。

    宋玉雅清清冷冷的,偶尔说几句,一直静静听着众人说。

    刘娜斜一眼王莹:“莹莹这丫头也长大了,会跟我们撒谎了,让方寒冒充男朋友,后来我们才知道他是李棠的。”

    李棠抿嘴笑道:“当时伯父伯母逼得太急,实在没办法了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是白欢喜一场。”刘娜惋惜的摇头。

    李棠笑道:“伯母对方寒还满意?”

    “稳重沉稳,”刘娜笑道:“很可靠,会是个好丈夫。”

    “配不上王莹嘛。”李棠笑道:“不帅,嘴又笨,不会哄女孩子,跟了他可要受苦。”

    三女纷纷翻白眼鄙视她,口是心非的家伙!

    刘娜笑道:“你们呀还年轻,不明白什么是最重要的,品姓与才能是根本,其他的不用在意,帅又不能当饭吃!”

    李棠笑眯眯的道:“王莹,你的机会来啦!”

    王莹斜睨她:“你真舍得他?”

    李棠道:“那有什么舍不得的?”

    王莹抿嘴笑道:“咱们稍一亲近点他,你就打翻了醋瓶子,满屋子的酸味!”

    李棠忙道:“胡说!”

    “你问问宋姐罗亚男,她们闻没闻到!”王莹笑道。

    罗亚男笑道:“李棠,你想掩饰也掩饰不了的!”

    李棠横她们一眼:“等你们谈恋爱就知道了,没办法控制的!”

    “后来咱们就尽量少跟他接触了。”王莹笑道。

    李棠道:“他还以为你们嫌弃他了呢!”

    宋玉雅摇头:“昨天又打翻了一个醋瓶子吧?”

    “宋——姐——!”李棠嗔道,狠狠瞪一眼身边的方寒,他让自己成了笑柄,真是气人!

    “行了,我们都理解!”宋玉雅笑道。

    王莹抿嘴笑:“你说你们分手了,我看不像呀。”

    “形分而神合。”宋玉雅摇头。

    罗亚男道:“增加情趣?”

    李棠白她们一眼:“你们就没一句好话!我知道你们这是嫉妒,纯粹的羡慕嫉妒恨!”

    “看你遭那罪,我们很庆幸!”王莹笑道。

    她在母亲跟前格外的活泼。

    李棠道:“王莹你也是个傻丫头,一旦谈恋爱,比我好不到哪去!”

    王莹笑道:“我才不谈恋爱呢。”

    刘娜忙道:“莹莹,大学要是不谈一场恋爱,太可惜了!”

    王莹道:“那些家伙个个肤浅幼稚,受不了!”

    李棠笑眯眯的道:“我已经退位让贤了,你做他女朋友?”

    王莹没好气的白她一眼:“口是心非!”

    刘娜有些凌乱,这些孩子对感情也太不严肃了!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