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196章 克制
    吃过饭后,方寒休息了一会儿,回学校上课,两节高数课,两节政治课,都要去上的。.

    上完课就到了中午,他溜达着去了海天大学,海天大学的食堂远胜东南大学,他有李棠的饭卡,中午不回别墅,一般就过来吃饭。

    他目光如电,略一扫看清食堂所有人,朝着宋玉雅与三井辉走去,三井辉正坐在宋玉雅跟前,滔滔不绝的说着。

    他高大英俊又谦和有礼,宋玉雅丰腴清丽,神情冷淡,来来往往的人们不时望一眼他们。

    方寒大步流星的走了过去,径直坐到宋玉雅身边。

    宋玉雅正一脸不耐烦的低头吃饭,把三井辉当成一只嗡嗡叫的苍蝇,一句话不说。

    身边忽然有人坐下,她皱眉看,见是方寒,松了口气:“你怎么过来了,不是有课吗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上完课过来陪你吃饭,三井同学,咱们又见面了!”

    三井辉微笑道:“方君你好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三井同学过得怎样?”

    “托方君的福,一切还好。”三井辉微笑道:“方君没吃饭?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道:“玉雅,你帮我打一份吧。”

    宋玉雅横他一眼,点点头起身去了。

    三井辉看着承宋玉雅袅袅离开,咬了咬牙,冷冷看着方寒:“方君是一定要跟我抢宋同学了?”

    方寒微笑道:“三井同学,你别抢我的女朋友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跟李棠是情侣吗?”

    “我跟李棠分手了。”

    “李棠与宋同学是好朋友,你这么做不过份?”

    “那有什么关系。”方寒微笑道:“三井同学,你追求玉雅目的不纯吧?是为了打击我?”

    “胡说!”三井辉沉声道:“方君不可侮辱我对宋同学的感情!”

    “三井同学,别演戏了!……说句实话,你手段还太嫩,是回曰本好好学学吧!”

    “方君,你如此无礼,是看我可欺么?”三井辉腾的站起来,沉声道。

    方寒稳稳坐着,微笑道:“三井家族财大势大,不过这是在中国!”

    “方君请慎言!”三井辉沉声道:“我从没仗着家族的势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英雄救美没用三井家族的势力?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三井辉摇头。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没想到三井同学如此有志气,佩服!不过失败者没有说话的权力,你已经没资格追求玉雅了!”

    三井辉咬着牙沉默半晌,沉声道:“方君是我一生之敌,我一定会在宋同学面前亲手打败你!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:“别让我等太久!”

    “一定!”三井辉躬身一礼,转身大步流星而去。

    方寒看着他离开的方向,笑了笑,这个三井辉倒不能小瞧了,志气惊人,知耻而后勇,先被自己武功打败,再在情场上打败,他一定会拼了命的努力。

    宋玉雅端一盘子菜回来,看到三井辉离开,露出一丝笑容:“怎么赶跑他了?真跟苍蝇一样,赶也赶不走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激发他的斗志呗,他回去奋发努力了,誓要超过我,再夺取你的芳心,这阵子估计不会再纠缠你了!”

    “你干了一件大好事,这盘菜算是奖励!”宋玉雅长舒一口气,清冷脸庞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那我就不客气啦!”

    他接过盘郛,挪到宋玉雅对面坐下,拿起筷子开始吃,两人看起来像一对情侣,话很少,默默吃饭。

    偶尔抬起头,视线相撞,又慢慢移开。

    方寒觉得没什么,宋玉雅却有些异样,看了两次后,不再抬头,埋头吃饭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“哟,你们在呢!”李棠忽然出现,带着淡淡幽香坐到方寒身边。

    方寒眉头一挑,暗叹糟糕,还真是巧了!

    宋玉雅抬头:“李棠?你还没吃?”

    “刚过来。”李棠笑眯眯的斜一眼方寒:“他怎么在这儿?”

    “过来找你,你不在。”宋玉雅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玉雅误会了,你们食堂的菜更好,所以过来凑合一顿,不是专门找她的!”

    宋玉雅白他一眼:“行啦,你们两个别闹了!”

    李棠嫣然笑道:“玉雅?叫得挺亲热呀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叫宋姐都把她叫老了!……你不是没课吗,怎么这么晚?!”

    “我有事!”李棠笑眯眯的道。

    宋玉雅拿起托盘要走,被李棠拉住,嗔道:“宋姐你走什么呀,要走也是其他人该走!”

    方寒装作没听到,悠然自得的吃饭。

    李棠剜他一眼:“真不自觉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快吃完了,你要吃什么,我请客!”

    “随便!”李棠哼道:“看在你还有眼色的份上,可以坐这儿了!”

    宋玉雅摇摇头,低头接着吃饭,不搭理两人了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说李棠,你真要这样?”

    “这样不挺好吗?不是自由万岁嘛!”李棠笑盈盈的。

    她冷艳逼人,这般娇笑,格外的妩媚妖娆,方寒心痒难耐,恨不得搂进怀里,压到身下好好蹂躏一番。

    方寒没好气的道:“行行,我不管你了,玉雅,不用谢。”

    宋玉雅抬头,摆摆手:“赶紧走吧!”

    待他离开,宋玉雅摇头:“他刚才帮了我一个大忙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忙?”

    “不是跟你说过那三井嘛,刚才又来缠我,方寒替我解了围,还没好好谢他呢。”宋玉雅道:“你们两个到底怎么回事,似分非分,似和非和,要闹到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“这样不挺好玩的嘛!”李棠微笑。

    “一点儿也不好玩!”宋玉雅道:“小心玩火[***],把他的心弄冷了!”

    李棠道:“这个距离刚刚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呀……”宋玉雅摇摇头,不再多劝,她们嘴皮都磨破了,可她一直坚持这怪异的想法,实在没办法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方寒晚上回家时,李棠没来,她有意控制自己激情,即使想来也不会随心所欲的过来。

    方寒对她这做法深恶痛绝,却没办法,总不能去把她绑回来。

    方寒刚回到别墅,手机铃忽然响了,拿过来一瞧是赵语诗的,打电话问画好了没。

    方寒淡淡道:“明天给你!”

    赵语诗清脆的声音从话筒里传出来:“还以为你忘了呢,李棠一来,你陷进温柔乡里了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别墅怎样了?”

    “明开要动工,你要不要看看图纸?”

    “不用,信得过你!”

    “跟我爸一样的?”

    “行。”

    “建好了你可别横挑鼻子竖挑眼的,说这不好那不好!”

    “信得过你的眼光!”

    “哼,现在说得好听!”

    “好啦,没什么事就挂了吧,我正忙着呢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你是个大忙人,慢慢来,不急不急。”

    “嗯,挂了!”方寒收起手机,笑着摇头,这个赵语诗,求人时一个态度,不求人时另一个态度,真是让人苦笑不得。

    “叔……”李雨莎下楼,头发湿漉漉的,多了几分女人的妩媚。

    “练完了?”

    李雨莎忙点头:“练完了!”

    方寒拍拍身边,李雨莎过来乖乖坐下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先练一个月,摸到门径了,我再跟你拆招,怎么样,有什么感觉?”

    “又累又轻松!”李雨莎想了想:“好像走了一天的路忽然坐到沙发上,练的时候可累了,可一练完,身体马上变得很舒服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入门了。”方寒满意的点点头:“回去让你叔叔做好吃的,好好补补身子。”

    “吃太多了我怕胖……”

    方寒摆手:“你现在吃多少都不会胖!”

    “万一胖了……”

    方寒没好气:“胖了我负责给你减下来!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!”李雨莎痛快答应。

    她练一天下来有脱胎换骨的感觉,对方寒越发的崇拜敬畏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要是你觉得受不了,跟我说一声。”

    “叔,我不要紧的。”李雨莎忙道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我订的运动量是依照你身体状况,只要练得正确,不偷懒,进展最快,也不会超负荷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李雨莎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不留你吃饭了,回去吧!”方寒摆手。

    李雨莎应一声,轻手轻脚离开了。

    方寒看着她离开的背影点点头,这个李雨莎是个可造之才,好好雕琢一下能成器。

    他正准备上图做画,齐海蓉的电话打过来,懒洋洋的问他在干什么,要不要过来喝酒。

    方寒眉头一挑,忙点头,跟她说自己食量很大,多做点儿牛排,然后打电话跟沈晓欣说了一声,来到二十二号别墅。

    他进来时,齐海蓉正戴着围裙与厨师帽在做牛排,香气扑鼻。

    半挽的袖子露出一截雪白小臂,白色帽子包住了波浪卷发,有一种特别的气质,看得方寒食指大动,恨不得扑过去。

    他心态一变,**跟着疯涨,有无女不欢的架式,还好有强大的精神力量,能够克制住。

    “怎么才来!”齐海蓉扭头看他呆呆看着自己,没好气的道。

    方寒走进厨房:“要我帮忙吗?”

    齐海蓉横他一眼道:“放心吧,我很拿手的,保准你满意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那我就等着了。”

    “去吧,看会儿电视,马上就好。”齐海蓉挥挥木铲子。

    方寒点头退出厨房,打开电视,看了一会儿新闻,齐海蓉端着两个盘子过来,然后又摆上红酒。

    然后又从保温箱里拿出两块牛排放到盘子里,一边吃一边说话。

    方寒一边切着牛排,一边笑道:“今天有什么高兴的事了吧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齐海蓉点头:“公司一部电视剧卖出版权了,终于能松一口气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还以为跟赵叔叔有关呢。”

    “别提他!”齐海蓉沉下脸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看来你还放不下呐。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放不下!”齐海蓉说变脸就变脸,沉着脸哼道:“方寒,你比不过他!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一挑,笑了笑:“爱情本就不是比强弱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明白这个就好。”齐海蓉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咱们这算是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朋友。”齐海蓉道:“你还想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方寒叹了口气,点点头:“明白了,你今天请我来,是要重新界定一下关系,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不错!”齐海蓉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女人啊,就是麻烦!”

    “你们男人才麻烦!”齐海蓉嗔道:“贪心不足,你才一个学生,竟还花心想征服我,白曰做梦!”

    方寒笑起来,摇摇头。

    齐海蓉斜睨他:“怎么,我说得不对?你现在一无所有,有什么资本花心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只有权势才能征服女人?”

    “那你凭什么?”齐海蓉哼道:“你不像那么幼稚的,以为只凭着一番诚心就行吧?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,拿起红酒轻啜一口。

    齐海蓉白他一眼,也轻轻喝一口红酒,开始吃牛排,她想了想,又端来几道小菜,一边吃一边喝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挺有情趣的嘛。”

    “总要给自己生活添点儿滋味。”齐海蓉淡淡道:“你呢?一天到晚忙着学习,究竟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要搞研究。”

    齐海蓉摇头轻笑道:“别逗了!”

    方寒正色道:“我真要做科研,有什么不对?”

    “搞科研能赚几个钱?”齐海蓉道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笑笑:“把赚钱当成生命的根本是一种悲哀。”

    齐海蓉道:“别说得那么好听,不赚钱你吃什么,喝什么,怎有闲情逸志享受?……就说我吧,这些化妆品,一年下来十几万打不住,凭你搞科研几个工资能养得活我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对我来说,赚钱不难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吹吧!”齐海蓉白他一眼,轻抿一口酒,红酒让她唇更水润鲜艳,想要亲上去。

    他想到就做,探头轻啄一口。

    齐海蓉下意识想退,却来不及。

    方寒一触即退。

    “轻浮!”齐海蓉沉下脸冷冷瞪他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你太迷人!……我想赚钱的时候,写本书或者画一幅画,况且我还有一些股份。”

    齐海蓉冷笑:“那些能赚多少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诗棠娱乐的股份都是这么赚来的,一年时间。”

    齐海蓉皱眉看着他,方寒笑道:“还能养活你吧?”

    “谁用你养活!”齐海蓉哼一声:“你这么能赚钱为什么还去搞什么科研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为了完成爷爷爸爸的愿望,我们老方家要出一位科学家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有志气!”齐海蓉摇头。

    说着这会儿话,她的怒气也消了,那一晚的疯狂与激烈她记忆犹新,每天晚上都会想起,面红耳赤。

    她对方寒的身体接触不反感,只是抹不下面子。

    方寒把牛排全部解决后,摆摆手直接离开了,齐海蓉惊奇的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门口。

    她没想到方寒竟能忍得住,放在嘴边的肉能不吃,真是小瞧了他!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