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195章 洗髓
    方寒送她去了学校,看到韩雪穿着一袭黑色职业装,白衬衫,站在校门口欢迎每位同学。.

    他在车里按了一下喇叭,韩雪望过来,看到车里的他,摆一下手又扭过头去,微笑拍拍一个女学生的肩膀,亲切温柔。

    方寒下车来到她身前,笑道:“韩老师好。”

    韩雪扫一眼站在方寒身边,笑吟吟想看好戏的沈娜:“快迟到了,还不赶紧进去!”

    沈娜无奈的道:“好吧,舅舅,我进去啦!”

    方寒摆手:“老实点儿,夹起尾巴做人,别闯祸!”

    “知道啦!”沈娜跑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什么叫夹起尾巴做人?!”韩雪蹙眉,雪白脸庞露出不以为然神情:“方先生,我发现你教育孩子确实有问题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老实做人并不是夹起尾巴。”韩雪道:“你这话好像要装熊一样,灌输给沈娜一种错误的观念,好像不该老老实实做人,老实只是一时的权宜之计,早晚还是要不老实的,是不是?”

    方寒想了想,点点头:“你说得有道理。”

    韩雪道:“沈娜正是最容易受外界影响的时期,她原本是一个很老实乖巧的孩子,后来这么能闯祸,我看都是你造成的,给她灌输不正确的观念,你该好好反省一下自己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好吧,我会好好反省。”

    韩雪看他没顶嘴,不反驳,意外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她眸子又清沏又明亮,轻轻一转,好像清泉在阳光下轻荡,让人的心跟着一晃悠。

    方寒觉得她挺可爱的,这么沉着俏脸训自己,是因为对沈娜关心,现在这么有责任的老师很少见了。

    他笑道:“韩老师还有什么要批评的?”

    “没了!”韩雪没好气的道:“方先生一句也没听进去吧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韩老师误会我了,找个时间咱们专门谈一谈吧,她下个周要去京师比赛,哪位老师带队?”

    “我跟孙主任。”韩雪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沈娜要我陪着一起去,方便吗?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韩雪点头道:“有家长陪着发挥会更好,你自己?”

    “她妈妈也去。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韩雪皱眉道:“学校只给订了一套房,你们能住一起吗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另外再开一套房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里没地方了。”

    “行,那我自己解决,先走了。”方寒摆摆手上了车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他回到别墅时,李雨莎正在大门口等着,一身粉色夹克外套,磨砂牛仔裤,美丽时尚,带着迷人的都市丽人风采。

    “叔。”她忙上前替方寒拉开车门。

    方寒出来,上下打量她一眼:“来多久了?”

    “刚到。”李雨莎忙道。

    “进来吧。”方寒打开铁门进去,李雨莎帮忙关上,紧随他身后进了客厅,然后帮忙沏茶。

    她对方寒比对叔叔李春雷更敬畏小心,一直拿他当师父看,小心伺候着,不敢出错。

    “叔,你召我过来有什么指示么?”她站在方寒身前,对正细细品茶的方寒小声问道。

    方寒放下茶盏:“李棠这些曰子会在学校,你不用跟着。”

    李雨莎忙点头道:“是,婶她要休息一阵子,说让我也休息休息,可以去旅游,也可以回家看看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想去哪?”

    “我想回家。”李雨莎道:“婶给我很多钱,我想回家把房子整一整。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道:“取消吧,你要随我练功。”

    “啊——?!”李雨莎一怔,苦丧下脸来。

    方寒眉头挑了挑:“怎么,不愿意?”

    “不是不是!”李雨莎拨浪鼓一样摇头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没偷懒,底子打得差不多了,我该教你点儿真本事了,免得自己都保不住!”

    “真本事?”李雨莎精神一振。

    她爱美喜欢时尚,但也很喜欢武功,方寒先前教的,她一直刻苦的修炼,觉得进步很大,找机会跟别的保镖切磋时,有五成胜算。

    他们都是训练了好久的,自己不过才练了一个月,而且先前没什么底子,还是女人。

    这让她对方寒更敬畏,只教了自己几招散手,竟这么好用,他不知道该有多厉害,一下打百人,想一想都热血沸腾!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可以修炼内力了,再练几个招式,差不多能当用,其余的以后再慢慢练起来。”

    李雨莎用力点头:“是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只要好好练,不仅能自保,还会有一幅好身材,年轻的脸,起码比别人延缓二十年衰老!”

    “比别人延缓二十年?”李雨莎瞪大眼睛:“那我四十岁,还是这么年轻?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只要练出了内劲,没问题!”

    “真的么?”李雨莎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骗你一个小丫头干什么!”

    “好好,我一定好好练!”李雨莎忙不迭的道。

    她很相信方寒,绝不会信口胡说,真能延缓衰老二十岁,那自己拼了命也要练好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好啦,今天就让你入门,我走之后,你就在这儿练,所有的事不要理会,闭关苦练,一个月差不多能成功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李雨莎斗志昂扬。

    方寒起身道:“随我来吧,今天去换一身练功服。”

    李雨莎忙点头答应,跟着进了练功室,方寒示意她盘膝坐下,她老老实实坐在方寒跟前。

    方寒站在她后面,右掌扣在她头顶百会穴上,一动不动,李雨莎身体轻轻颤抖着,白净圆脸涨红,宛如抹了一层胭脂。

    她身体颤得越来越厉害,好像发疟疾一样打摆子,脸红得像血,失去了美丽模样,有点儿狰狞吓人。

    她在承受着莫大的痛苦,若非方寒先前所说,她绝支撑不住,身体冒着白气,汗水打湿了衣裳。

    衣服紧贴在身体上,露出刚健婀娜的身段儿。

    一个小时在她的感觉好像一年,漫长而痛苦,像处于地狱里一样,生不如死,浑身像被刀子刮过。

    “吁……”方寒松开手,她软绵绵的躺地板上了。

    方寒抹一把额头的汗,沉声道:“起来,去洗个热水澡,臭子了!”

    她身上散发着一股奇异的臭味,好像焚烧粪便的味道,把整个屋子都熏臭了,持续不散。

    “叔,我要死了!”李雨莎躺在地板上不肯动。

    方寒没好气的道:“你死不了,活得更滋润!”

    “我真不行了!”李雨莎娇声叹息。

    方寒飞起一脚踹她屁股,她飞起来,稳稳站在门口,吃惊的看向方寒,这力量拿捏得太神了!

    方寒挥挥手:“赶紧洗澡!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李雨莎无奈答应一声,拉开门出去了。

    她发现自己没想象的虚弱,身体反而轻盈有力,就是很饿,三天三夜没吃饭的感觉。

    方寒打开门窗,然后把整个别墅的所有门窗都打开,一楼跟二楼都没放过,散一散臭味儿。

    当李雨莎洗完澡出来,别墅里已经空气清新,没了臭味。

    她来到练功室,头发还有点儿湿,乌黑发亮,倒有几分女人的妩媚。

    “师父,刚才是……?”

    “易筋洗髓听说过吧?”方寒没好气的道:“要不然,凭你的资质,猴年马月能练出内力来!”

    “小说上的伐毛洗髓?”李雨莎瞪大眼睛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还看武侠小说?”

    “当然喽。”李雨莎得意的道:“我所有时间都在读书呢,……婶也让我多看书,增长见识!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你婶说得没错,多看书是必要的,但小说跟现实不一样,书上的伐毛洗髓太夸张了,……我就是净化一下你身体,通畅一下经络,就像通下水道一个道理!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李雨莎忙点头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现在开始传你心法,一共十六个动作,每个动作要练十分钟,一趟下来,两三个小时,你休息一小时,接着练,一天练四遍!”

    李雨莎问:“那我什么时候能练出内力呀?”

    “一个月吧……”方寒道:“你要是不偷懒,一个月就差不多了,好了,看准了!……每一个动作都要准确无误,有一点儿走样效果就大大折扣,算你白练了!”

    “嗯!”李雨莎用力盯着他看。

    方寒一边动作一边解说,十六个动作,教了她一上午,她终于能准确无误的做出来了。

    方寒既严格又耐心,一遍一遍解说不厌其烦,李雨莎学得也认真,一丝不苟,终于学会了。

    方寒心底暗赞,这个小丫头的韧姓与意志还是不错的,一般人可学不了这么久,两三个小时就不耐烦,沉不下心了。

    方寒拿起旁边的手表看了看,已经中午了,于是叫了春雪居的菜,李春雷亲自送过来。

    他进了练功室,看到方寒亲自教导李雨莎,正在慢悠悠的练着独特招数,呵呵笑个不停。

    方寒让李雨莎停下,休息一会儿再吃饭,与李春雷坐到楼下说话。

    “三井那小子确实不地道,身边跟着一群人。”李春雷皱眉道:“咱们只能远远跟着。”

    “人手够吗?”

    “足够了。”李春雷道;“我计划下个月再从老家找些小伙子过来,好好培养一下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别干危险的事,安全第一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李春雷笑道:“何家那一帮子都完了,咱们要不要插一手?”

    方寒沉吟片刻道:“有机会的话,不妨试试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,就等你这句话了!”李春雷笑道:“放心,我有分寸,绝不会涉黑让你难做!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,李春雷他还是放心的,行事有底线,不会犯法,这一点就足够了,不与庞大的国家机器对撞,个人恩仇他无所畏惧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