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194章 跪求
    两人约在天水阁,方寒到时,沈白已经在雅间等着,很客气的请他入座,请他点菜。.

    方寒有点儿不好意思,沈白太客气了,受宠若惊。

    沈白和颜悦色,说说笑笑,他口才极好,说的话题让方寒也很感兴趣,讲的是政斧部门一些趣事。

    平常老百姓对政斧部门一直很好奇,又觉得神秘,这是一个很好的话题,方寒也有兴趣听。

    菜很快上来,两人一边吃菜一边喝酒,沈白喝得很痛快,一口一杯白酒,很快喝了两瓶。

    方寒身体远胜常人,运功时喝酒与喝水无异,沈白没练过武,一口气喝一瓶五十多度的白酒,酒量可为不凡了。

    沈白脸有点红了,他跟沈晓欣脸形相似,长得很英俊,剑眉朗目,笑眯眯看着方寒,很友善。

    方寒被看得有点儿发毛,笑道:“沈哥有什么事,直说吧!”

    铺垫了这么久,也该说正事了,再喝下去他就醉了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沈白长长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方寒眉头挑了挑。

    沈白摇头道:“我想起了当初跟小欣小时候的曰子,那时候爸妈都去世了,……我听说你父母也去世了?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咱们是同病相怜了。”沈白叹道:“他们碰上了山洪暴发,两人再也没回来!……我跟小欣相依为命,靠着人家施舍才活过来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,没打扰他说话。

    沈白看着雅间的天花板,叹息道:“那时候我十二岁,小颀才两岁,苦啊,要不是小欣在,我早就自杀跟父母一块做伴了,何苦受那个罪!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,无父无母的小孩,孤身一个人的滋味很难忍受,心理脆弱一些的真扛不住。

    “可为了小颀,我只能拼命的忍住,别的孩子放学后去玩,我要去干活,挣钱给小颀买吃的,我不想靠大伙的施舍过曰子!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叹口气,在那般环境下还能自强自力,很不一般。

    沈白道:“我既当爹又当妈,自己早早缀学打工,把小颀供了出来,上了大学,做了画家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沈哥你现在也挺不错的。”

    沈白叹道:“多亏了我老婆,她是我的贵人,要不是当初她拉我一把,我现在还在社会底层苦苦挣扎。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挑了挑,怪不得他那么怕老婆呢。

    “小欣不容易。”沈白叹口气:“她一直没成家的想法,我伤心又不能勉强他,还好有我这个哥哥在,她也不会寂寞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沈哥你是个好兄长。”

    沈白目光炯炯望着方寒:“小欣是我妹妹,其实跟我女儿一样,我不能容忍她受一点儿伤害,不能看着她伤心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沈哥是让我远离沈姐吧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你喜欢小欣,小欣也有点儿喜欢你,毕竟你救了她,没有你,她可能就没命了,……她姓子太烈了!”沈白无奈的摇摇头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沈哥为什么一直反对我跟沈姐?”

    “因为你们年纪差太大了!”沈白摇头:“绝不行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道:“年龄不是问题!”

    “年龄是最大的问题!”沈白哼道:“你现在还单纯,往后就知道了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沈哥,我不是三岁小孩了,沈姐也明白,我不在意这个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因为你们没经验!”沈白大声道。

    方寒叹口气,无奈的住嘴,这算僵持住了,谁也说服不了服谁。

    沈白无奈的摇摇头:“罢了,跟你说实话吧,我跟我老婆就差了八岁,跟你们一样!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挑了挑:“那你们不幸福吗?”

    沈白摇头:“不幸福!……我很喜欢她,也一直宠着她,但她其实不快乐,心里很苦。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皱起来。

    沈白道:“女人老起来很快,再好的化妆品也挡不住,尤其到了四十多岁,男人正当壮年,她却显了老态,她现在都不敢跟我一起出去,怕看到人们异样的目光!”

    方寒沉吟不语,他总不能说自己有圣术,有度厄九针,可让女人保持年轻,不必理会这些。

    沈白道:“要是你们在一起,她现在可能很幸福,但现在越幸福,将来会越痛苦,我不想她受这种痛苦!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沈哥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,都有自己的选择,你不能安排沈姐的一生,即使你是他哥哥!”

    沈白道:“我是为了她好。”

    “人一辈子,没有痛苦,没有幸福,活着又有什么滋味?”方寒不以为然的摇摇头:“平平淡淡,如白开水一辈子?”

    沈白深吸一口气,沉默不语,看着天花板,慢慢流下泪来。

    方寒一怔,没想到他堂堂男子汉大丈夫竟留眼波,头一次看到。

    沈白抹一把泪,忽然起身,猛一下跪倒在方寒身前。

    方寒忙起身避开,要扶他起来:“沈哥,你这是干什么?”

    沈白屈着双腿不伸开,大声道:“方寒,我求你了,算我求你了,放过小欣吧!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道:“沈哥咱们好好说话,不用这个吧!”

    沈白摇头:“你要不答应,我不起来,一直跪到你答应!”

    方寒看着他坚定的目光,沉吟一下,无奈的叹道:“好吧,我答应你,我不会再追求沈姐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沈白忙问,没想到方寒答应得这么痛快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君子一言!”沈白举起手掌。

    “驷马难追!”方寒举掌击打一下他手掌,无奈叹道:“沈哥,我真是佩服,佩服!”

    沈白站起来抹一把眼泪,呵呵笑道:“从小到大,为了小颀我跪了多少次,不差这一回!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道:“今天的事我会跟沈姐说。”

    “跟她说也无妨,她能理解。”沈白拿起筷子:“来来,吃菜吃菜,咱们这就算达成协议了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不想吃,我先回去了!”

    “那好。”沈白道:“方寒,我相信你不会食言!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道:“让沈姐选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!”沈白皱眉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若沈姐答应不跟我一起,我不会勉强她,她坚持跟我在一起,我也不会拒绝,我只能做到这一步。”

    沈白不悦的瞪着他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若非沈哥你一片苦心,我什么也不会答应,我会拼命追求沈姐,相信可以成功!……我不主动已经是最大的让步了,沈哥你再怎么做,我也不会因此而拒绝沈姐。”

    沈白剑眉紧锁,一脸阴郁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选择权交给沈姐,你真为她好就让她选择,别用你的经验决定她的人生。”

    沈白摇摇头,叹道:“你真是个难缠的家伙!”

    方寒微笑:“沈哥,你我毕竟隔一层,我不会因为你而伤害沈姐!”

    “好吧,你说得有理!”沈白慢慢点头,也想明白了。

    方寒若真因为自己一次下跪而答应离开小欣,自己反而要好好想一想他可不可靠了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晚上,方寒回家后,别墅空荡荡的没人,李棠今晚不在这儿住。

    一者昨天被家法伺候,累得够呛,二者她现在不一样了,不会如以前一样住在这儿,要保持距离。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,这个李棠真能折腾,自欺欺人!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沈娜跑步完顺便跟他一块儿回去,吃早饭时,方寒将昨晚的事讲了一遍。

    听说沈白跪倒求他离开沈晓欣,沈娜摇头道:“舅舅又来这一招!”

    沈晓欣瞪一眼沈娜。

    她穿了一件乳白色毛衣,纯净优雅,神情淡漠而娴静。

    沈娜道:“真不明白舅舅怎么想的,舅妈不快乐是因为没孩子,你们要在一起就不怕了,已经有我了呀!”

    沈晓欣哼道:“沈娜你闭嘴!”

    沈娜一听妈妈唤自己名字,噘着嘴唇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方寒笑笑:“我可没答应沈哥。”

    “你心肠够硬的。”沈晓欣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宁肯别人伤心!”

    沈晓欣蹙眉道:“大哥不会害我。”

    “沈哥过得不好,但别人未必。”方寒道:“天下夫妻年纪差别大的多的是,都不幸福?”

    “老夫少妻多,……老妻少夫还是挺难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沈姐的意思呢?”

    沈晓欣蹙眉摇头。

    她见方寒因为李棠的离开那么痛苦,一直迟疑犹豫,担心会伤害了他。

    方寒转开话题:“师母没说什么时候回来?”

    “小钗昨晚说,要再过两天,那边的事情不顺利。”沈晓欣道:“她这一阵子累坏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慢慢点头,有点儿内疚,自己帮不上什么忙。

    “你跟那位宋同学……”沈晓欣问。

    方寒忙摇头:“不靠谱的事儿,师母乱点鸳鸯谱呢,我跟她确实有正事。”

    “她也挺好的。”沈晓欣微笑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沈姐,你先管好自己的事吧!……沈娜,到点了,赶紧上学!”

    沈娜正瞪大眼睛竖起耳朵听他们说话,抬头一瞧顿时跳起来,拿起书包便往外跑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沈姐,我送她过去。”

    沈晓欣摆摆手,悠然的叮嘱:“慢一点儿开车,不急在这一时。”

    “快快快!”沈娜在客厅门口跳脚,方寒摇头笑着出去,到自家别墅开了车载上沈娜。

    “街舞比赛怎样了?”方寒打着方向盘,盯着前方信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还知道关心我呀!”沈娜白他一眼:“下个周去京师比赛!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一挑;“下个周?”

    “你要陪我去!”沈娜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想了想:“好吧,我也去一趟京师,是在周末吧?”

    “不是,从周一到周五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方寒迟疑,他有一大堆的课要上。

    “小方老师——!”沈娜嗔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!”方寒无奈点头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