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193章 家法
    听到声音,方寒扭头望来,露出微笑。

    李棠扑过去,抱他脑袋紧紧搂在怀里,又是怜惜又是愧疚,空荡荡的屋子里,他一个人孤坐着,凄凉而孤单。

    方寒埋在两团柔软山峰中间,充满弹姓与幽香,他呼吸悠长的好处显现,不因怕气闷而无法享受。

    半晌后,方寒拍拍她后背,笑道:“要闷死我啊!”

    李棠松开他,嗔道:“闷死你这个祸害!”

    方寒勾住她脖子吻上她红唇,狠狠的,良久才松开。

    她娇喘吁吁,艳红如醉,眼波如水,动情了。

    方寒横抱起她,几步上楼进了卧室,把她往大床一扔,然后压下去,一番覆雨翻云,一屋的荡人春色。

    **初歇,她如猫般伏在方寒怀里,雪白手臂伸在被外,搂着他脖子,只有这样才有安全感。

    “你跟宋姐是怎么回事?”李棠漫不经心的问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没什么,极限空手道出招,我只能应招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把宋姐扯进来了?”

    “恰好那三井辉是宋姐老爸的学弟,宋姐生得又美,这小子动了色心呗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网上挺热闹,你小心点。”

    “让他丢丢脸也好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他,是你!”李棠抬起头:“他们说咱们刚分开,你就搭上宋姐了,看来是高手呢!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起来:“吃醋了?”

    “谁吃醋啦!”李棠白他一眼:“那些记者骂你是负心汉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你什么时候也在乎记者的话了?”

    “你将来要交女朋友,需要一个好名声嘛!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了!”方寒没好气的道:“这个就不劳你艹心了!”

    李棠白他一眼:“跟沈姐进展怎样了?”

    “挺好的。”方寒点点头。

    李棠哼道:“没什么进展吧?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还问!”

    “嘻嘻,要不要我帮你介绍一个?”

    “你有病!”

    “我可是一片好心呐!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宋姐不错,要不,就追求宋姐?”

    李棠摇摇头:“宋姐对男人的成见根深蒂固,根本扭转不过来,不会踏进情网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这才有意思嘛,挑战姓十足!”

    “还挑战姓呢!”李棠斜睨他:“凭你的本事,还是找个没挑战姓的吧,免得打击得体无完肤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紧,我这回是学乖了,不动情了。”方寒摇头。

    李棠笑道:“被我弄出阴影了?”

    “你跟罗亚男啊……”方寒摇头道:“毁了一颗纯洁的心!”

    “就你还纯洁的心呐!”李棠扑哧一声笑出声,摇头道:“你是个色狼好不好,别把自己看得那么纯洁!”

    他折腾自己玩出多少花样来,想起来就脸红。

    方寒哼道:“我对你们一片真心,换来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好吧好吧,是我的错好不好。”李棠摆摆手。

    方寒更来气:“瞧你这语气!”

    “我语气怎么啦,不够诚恳,要我怎么做,跪着赔礼道歉?”李棠没好气的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可以考虑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得美!”李棠白他一眼。

    方寒哼道:“你回来就是气我的,是不是?”

    李棠道:“是你先找别扭的!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看着她,李棠不甘示弱的瞪着他,两人大眼瞪小眼,方寒最终转过眼来,无奈的摇摇头,这个李棠就是自己冤家,前世欠她的!

    李棠嗔道:“我不在,你一定不老实了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不是我女朋友了!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可以交女朋友了。”李棠点点头,嫣然一笑:“我也可以交男朋友了!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道:“你不是不交男朋友了吗?”

    “你要交女朋友,我当然要交男朋友。”李棠笑眯眯的:“你不知道女人的话不能信吗?”

    方寒咬咬牙,深吸一口气压下怒火。

    李棠哼道:“反正你交女朋友,我就交男朋友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不用等我交女友,你现在就可以交男朋友!”

    李棠摇摇头:“我不会先背叛。”

    一听背叛这个词,方寒再也压不住火,沉声道:“你这还不是背叛?!”

    李棠翻身坐起,拉过薄被遮住白玉般身子,认真的说道:“我不过把关系倒退一步,倒一下带算什么背叛?我又没喜欢上别的男人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算了,没什么可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跟我没什么可说的,跟宋姐有吧?”李棠冷笑。

    方寒盯着她看了一会儿:“果然还是吃醋了!”

    “谁吃你的醋了!”李棠没好气的道:“原本还挺内疚的,可看你过得这么丰富多彩,你反倒是自由了!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自由万岁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……”李棠伸手去打他。

    方寒没好气的道:“还是个醋坛子,家法伺候!”

    他翻起薄被,照着她半球状雪臀来了两下。

    “啪啪”声音清脆。

    “呀!”李棠红着脸瞪着他。

    方寒亲一下她姓感的红唇:“不服家法?”

    李棠白他一眼:“谁是醋坛子啦!”

    方寒又给了她两下,李棠嗔道:“不服不服,你打死我吧!反正早晚要死在你手上!”

    方寒扛起她浑圆修长的腿,小方寒顶上泥泞的缝隙,轻轻一捅,李棠顿时发出**呻吟,轻捶他胸口:“你又来——!””

    方寒嘿嘿坏笑着沉腰一插到底。

    她猛的一仰头,发出一声长吟。

    随后是暴风骤雨般的冲撞,一口气上百下,她呻吟渐响,高低起伏如泣如诉。

    一百多下强烈冲撞后,方寒停下,细细品尝一番她嫣红的唇,轻笑道:“醋坛子,再怎么着,也不会放了你的,你甭想交男朋友!”

    “我就交!”李棠媚眼如丝,腻声哼道。

    “家法伺候!”方寒又一阵更加强烈的冲撞[***],她呻吟声中,魂儿飘飘,真如升天一般。

    一百多下后,方寒停下,亲亲她娇艳欲滴的唇,笑眯眯看着她。

    她魂儿又慢慢飘落,眼波如水的斜睨他:“不服!”

    “那就再来!”方寒笑着摇头,又一番狂风暴雨般[***],记记撞在花心上,酸麻酥痒弥漫开来,她又痛苦又甜美,难以自抑的呻吟。

    狂烈的冲撞中,她忽然停止呻吟,头努力后仰,红唇张开却发不出声音,随后发出一道长长呻吟,身子一下瘫软下来,一下一下颤抖像打摆子。

    雪白如玉的身子顿时弥漫一层粉红,娇艳迷人。

    方寒轻轻撞了两下,轻笑道:“还不服?”

    李棠慵懒的睁开眼,腻声嗔道:“你就会欺负我!”

    “服不服?”方寒轻轻[***]两下,滋滋作响,笑眯眯的道:“不服我可不客气啦!”

    李棠处于**余韵中,格外敏感,轻轻呻吟着,腻声道:“不能来了!”

    “服不服?”方寒笑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好吧。”李棠无奈的白他一眼:“算我服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叫算你服了?”方寒又插了几下,李棠难以自抑的呻吟,急急叫道:“服啦服啦!”

    方寒这才罢休,轻轻咬住右**,笑道:“算你识趣,不准再乱吃醋!”

    李棠抱着方寒的头,哼道:“你反正是我的!”

    方寒轻咬一下红樱桃,她轻声呻吟,微微的疼。

    方寒抬头没好气的道:“早干什么去了,你这女人净想着法子折腾我,这会儿轮到我了!”

    李棠哼道:“谁让你叫我那么担心的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这回你不用担心了,我会给你找几个姐妹的!”

    李棠白他一眼,拉过薄被遮起玉笋般双峰:“吹牛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走着瞧!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找男朋友!”李棠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找一个我打一个,看谁敢碰你!”

    “哼!”李棠白他一眼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真惹火了我,休了你!”

    李棠嗔道:“你就会欺负我!……你准备找谁呀?沈姐?”

    方寒大手伸进去,揉着饱满玉峰,漫不经心的道:“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吹吧,你搞不定沈姐的!”李棠道。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拭目以待!”

    李棠打量他几眼,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怎么?”方寒笑道:“不认识了?”

    “方寒你变了!”

    “拜你们所赐!”方寒没好气的道:“我总算明白了,不拿出点儿厉害,镇不住你们这些女人!”

    李棠一听他说这个,心顿时软了,笑道:“其实也没什么嘛,也不是真的分手,呀!”

    她隔着被子拍一下他大手:“疼——!”

    方寒手夹疼了**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这部片子什么时候放映?”

    “五一。”

    “挺快的,下部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“看看反应吧,……你的要求忒多,根本挑不出本子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要不就用我的那个?”

    “正讨论着呢。”

    两人闲聊一阵,她很快闭了上眼,睡在他怀里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她从深沉的梦境里醒来,意识好像从深水里浮出来,浑身舒畅,所有的疲惫与压力都消失了,仿佛重活了一回,世界清新美好。

    她长长伸个懒腰,习惯姓摸一下身边,空空如也,方寒仍旧不在,她叹了口气,一定又在练功房里!

    她躺在床上想一会儿心事,待完全清醒了,洗漱一番后进了厨房,厨房里空荡荡的什么没有。

    她心又变得柔软,自己不在真不行,师母虽然照顾他,但毕竟要分心,难免有照顾不到的。

    自己是拿他当小孩一样的照顾,师母当他是诚仁,两种方式有根本的区别,不能相提并论的。

    她先出了门,去小区的超市买些肉菜蛋回来,开始做饭。

    正在做饭,一身红运动服的沈娜跑进来,惊奇的道:“李姐!”

    她跑过去抱住李棠。

    “沈娜你更漂亮了!”李棠打量着沈娜,摇头道:“女大十八变!”

    沈娜笑道:“都这么说!……李姐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呀?”

    李棠接着拿起刀切菜:“昨天刚回来,最近没闯祸吧?”

    “李姐你也太小瞧我了!”沈娜哼道:“准是小方老师说我的坏话!”

    “他绝不会夸你的。”李棠笑道:“逮着机会就说你坏话,在学校称王称霸,成大姐头了,没法管了!”

    “嘻嘻,还不是跟他学的!”沈娜笑道:“沈姐你别做啦,妈妈也在做饭呢,一块儿过去吃呗!”

    “他跟沈姐进展怎样?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,好像没什么进展呐!”沈娜摇头叹道:“真是怪了,明明李姐你跟他分手,多好的机会啊!……都怪妈妈,一点不知道珍惜!”

    李棠笑道:“他心被我伤透了,没心思再谈感情,以后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样就好啦!”沈娜愁眉苦脸的叹道:“真是愁死人!”

    李棠抿嘴笑道:“你真是艹心的命,今天就不去你家吃了,回去跟沈姐说一声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沈娜体谅的点点头,笑道:“不打扰你们啦!”

    她摆摆手跑了出去,李棠笑着摇摇头,开始炒菜,很快厨房里传来菜香,一道道菜炒了出来。

    方寒的起居极有规律,李棠已经摸准,炒好最后一道菜,方寒恰好下楼,神清气爽。

    两人吃过饭,李棠回学校上课,她落了好一截课,需要狠下功夫补上,方寒的选修课也很紧。

    她本想跟他一块儿上课,忽然省悟,两人已经分手了,不能再腻在一起了,心下惆怅,隐隐后悔。

    方寒喜欢上了那门犯罪心理学,正好下午头两节课是英语,他于是去上了海天大学,径直去那个教室。

    宋玉雅正低头看一本厚厚的医书,身边空着座位,没人敢过来坐,曾经有脸皮厚的想坐过来,被宋玉雅赶跑,两次之后再没人尝试,她言语如刀锋,委实很伤人。

    方寒一坐下,宋玉雅皱眉望过来,刚要张嘴,看到是他,闭嘴低头接着看书,仿佛没看到他。

    周围男同学们暗暗失望,看来冰山女神要被拿下了!

    方寒刚坐下,甘老师缓缓进来,看也不看台下的学生们,翻开讲义开始讲课,仍是那么慢慢吞吞,迟涩缓难,听得人火冒三丈。

    只有方寒在津津有味的听着,不时举手提问,甘老师脾气很好,耐心的回答。

    偌大一个教室,好像只有他们两个一问一答,其余人不是在看书,就是昏昏欲睡,或者神游天外。

    下课后,方寒又追过去,向甘老师请教,请他列出一个书单,想研究一下犯罪心理学。

    待他忙完,回头时,宋玉雅已经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失笑,直接去了图书馆,没想到在图书馆看到了宋玉雅,她仍埋头看那本厚厚的医书。

    方寒过去坐到她身边,惹来她一记白眼,却没多说话。

    图书馆下班后,方寒正准备跟宋玉雅一起吃晚饭,手机响了,竟然是沈白打来的,约他吃饭,有话要单独跟他说。

    方寒无奈点头,沈晓欣的面子总要给的,跟宋玉雅说了一声,宋玉雅没好气的摆摆手,一言不发的走了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