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192章 回归
    方寒晚上接到宋玉雅的电话,听着她的复述笑了起来:“这个三井有意思,战场失意,要从情场上找回面子,重塑信心!”

    “那我成什么了!”宋玉雅坐在宿舍床上,并着的两腿放一部厚厚的书,已经翻到一半。.

    她没好气的道:“你们这些臭男人真多事,我要会武功,一拳把他砸出去,永远消失。”

    她在上铺看书打电话,罗亚男与王莹在下铺听着,不时对着眼色。

    宋玉雅一向冷冷的,只与宿舍的三个说话,何曾与别人打过这么久的电话?说话声音也不冷冰冰的了,多了几分女人味。

    她们万万没想到宋玉雅与方寒竟有这么多的话说,太阳打西边出来嘛,宋玉雅何曾对男人这么好声气过?

    方寒道:“小心点儿,别被他花言巧语骗了,只有一个原则,不能跟他独自出去!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,你以为我是三岁小孩?”宋玉雅没好气的道:“你在干什么呢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正在做题呢,……王莹的感冒好了吧?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了!”宋玉雅低头看一眼王莹,笑道:“正在傻笑呢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叮嘱她一声别累着,这两天别做瑜伽了,过了这星期再做,更不宜做剧烈运动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会跟她说。”宋玉雅点头道:“李棠快回来了吧?”

    “说明天回来。”方寒道:“好了,挂了吧,我挺忙的!”

    “我更忙!”宋玉雅哼道:“不说了,挂了!”

    她挂断了电话,道:“王莹,方寒叮嘱你别做运动了,多休息,这个星期不做瑜伽,不能做剧烈运动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啦。”王莹笑眯眯的道:“宋姐,你们说得挺热乎呀!”

    “又说怪话!”宋玉雅没好气的道:“放心吧!”

    “我放什么心啊!”王莹顿时红着脸嗔道:“你们在说那个三井辉?他是个坏蛋?”

    “嗯,别有用心。”宋玉雅摇头:“我算才领略人心之险恶,不是方寒,我真被蒙在鼓里呢!”

    “什么人心险恶啊?”罗亚男问。

    宋玉雅谈兴甚浓,于是把这两天发生的事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听到最后,两人都气忿不已,没想到英俊高大的三井辉竟是这样的人,真是人不可貌相!

    她们暗自心惊,换了自己绝发现不了这些,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呢,人心真的很可怕。

    “方寒怎能识破这些?”罗亚男皱眉:“他阅历也不深吧?”

    “只能说他是天才。”宋玉雅叹道:“那些经历世事的人也很少会有这么深的心计。”

    “宋姐很生气吧?”罗亚男道。

    宋玉雅道:“生什么气!……不过对男人更绝望了,这些臭男人真没一个好东西,沾不得!”

    王莹抿嘴笑道:“我觉得方寒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方寒么……”宋玉雅摇头:“他是一头披着羊皮的猛虎!”

    “宋姐看得准,披着羊皮的猛虎啊……”罗亚男叹道:“老虎吃不吃人看心情的,就怕李棠弄醒了他心中的猛虎。”

    “不愧是写小说的。”宋玉雅笑道:“说得挺文艺,心中的猛虎!”

    罗亚男摇摇头:“但愿我说错了。”

    王莹笑道:“李棠明天要回来,你们说她会不会找方寒?”

    “那是一定的。”宋玉雅道:“她分手,更放不下方寒了,一定忍不住的!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罗亚男摇头叹息。

    “咦,这是什么?”王莹忽然往前探身,她正拿笔记本上网,发现了有趣的东西。

    罗亚男凑过去,看了一会儿,摇摇头:“方寒又出名了。”

    “宋姐也在呢。”王莹冲宋玉雅笑笑,又扭头看笔记本:“这人的评论有意思!……威武,打倒小曰本,抢走小曰本的女人!”

    “宋姐什么时候成了曰本的女人啦?”王莹笑道:“宋姐,说说呗。”

    宋玉雅探头出来,看一眼正在播放的视频,摇头道:“都在上面了,有什么好说的?……谁拍的,挺清楚!”

    她本以为有人用手机拍的视频,但这段视频很清晰,好像有DV拍的,甚至能听清他们的对话。

    两女盯着视频看,半晌后,罗亚男叹道:“自取其辱!”

    王莹道:“我觉得这个三井挺傻的,自讨没趣!……宋姐,你没跟他说方寒的功夫很厉害!”

    “方寒是个坏家伙!”宋玉雅摇摇头,把那晚的事说了一遍,方寒宁肯忍着挨打,也不露底,算是阴了三井辉一把。

    两女听得直笑。

    王莹道:“真看不出方寒这么有心计!”

    罗亚男摇摇头,她以为挺了解方寒了,还真不知道他算计这么深。

    宋玉雅道:“咱们都小瞧了他!”

    王莹道:“李棠知不知道呢?……我看她也不了解方寒呢,他平时不显山不露水的,纯粹好好先生!”

    罗亚男摇摇头:“峥嵘偶尔一露马上缩回去……”

    王莹笑道:“宋姐,你那一下也够气人的,估计三井快气疯了!”

    “听他胡说八道。”宋玉雅哼道:“他嘴上说得好听,好像爱上我了,为爱而决斗,其实是耍心计呢,……输了也没什么损失,年少风流嘛!赢了为极限空手道正名!……他这人只爱自己,绝不会爱上别人!”

    “这样呀……”王莹歪头想想,无奈的放弃,这么复杂,这么深的算计她实在头疼。

    罗亚男蹙眉道:“他不会罢休吧?”

    宋玉雅道:“应该不会,听方寒的意思,巴不得他不罢休,他没了李棠,也是闲得无聊了!”

    罗亚男叹道:“也不知李棠什么样了……”

    她觉得李棠一定又懊恼又痛苦,想必是憔悴不堪,但第二天李棠回来,看到的却是容光焕发,艳光四射的李棠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李棠是傍晚回到宿舍的,风尘仆仆,提着一个小巧的行礼箱。

    一进门宿舍与三女拥挤过后,她打开行礼箱,一些是给三女的礼物,其余的是自己的衣服。

    她正在整理衣裳,忽然抬头,笑道:“你们这么看着我干什么?”

    王莹道:“李棠,你更漂亮了!”

    “是么?”李棠笑道:“你也是!”

    “我是说真的!”王莹扭头道:“罗亚男,宋姐,是不是?”

    宋玉雅道:“不像受打击。”

    “活得挺滋润。”罗亚男道。

    李棠抿嘴笑道:“你们想问什么?”

    王莹忙问:“你跟方寒分手就一点儿不伤心?”

    “伤心什么?”李棠道:“做朋友挺好的,比男女朋友更自在更轻松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一点儿不想他?”王莹问。

    李棠笑笑。

    罗亚男叹道:“你比我厉害!”

    她分了手需要另找一个男朋友,帮助自己忘掉方寒,抵消痛苦,李棠却活得很滋润。

    她心一动,忙问:“你交新的男朋友了?”

    “说什么呐!”李棠嗔道:“把我当成什么人啦!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的状态很怪。”宋玉雅道。

    李棠没好气的道:“好啦好啦,方寒去看过我,行了吧?”

    自己要再不交待,她们不知会怎么胡思乱想呢,三个凑一起,灵感的火花迸溅,什么都想得出来。

    “那你们和好了?”王莹忙问。

    李棠摇头:“还是做朋友,偶尔可以见一见,聊聊天。”

    “不止是聊聊天吧?”宋玉雅哼道。

    李棠红一下脸,嗔道:“宋姐,含蓄一点儿会死呀!”

    宋玉雅反应极快,一转眼想明白了,摇头道:“你们这不是自欺欺人嘛,除了男女朋友的名份,其余的还不是一样?”

    “不一样的。”李棠摇头道:“我不会住他那里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住这儿好。”宋玉雅点点头:“没了神秘感,爱情的滋味差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我宁肯差一些好不好?”李棠没好气的道:“住一起,感情会越来越深,太沉重了。”

    宋玉雅道:“婚姻是爱情的坟墓,多数就是因为住到一起了,没了距离没了美,爱情也自然消亡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一般人,我们不同的。”李棠摇头:“算啦,说不明白,大伙过得都不错吧?”

    “宋姐也出风头了。”王莹把笔记本电脑拿给李棠看。

    李棠专注的盯着视频看了一会儿,完后抬头看宋玉雅:“宋姐,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三井辉是来找方寒麻烦的,想从我这里下手。”宋玉雅道:“你家方寒心计深,十个你绑一起也不是个!”

    “那是对什么人,他跟我可不耍心计。”李棠道,她能感觉到方寒对自己的温柔与爱护,仅诗棠娱乐的股份就是数千万,他眉头不皱一下都给了自己。

    一个人女人的价值再大,也超不过数千万,女人而男人而贵重,她能深深感觉到他的爱。

    宋玉雅横她一眼:“他是宠你爱你,你就知足吧,一天到晚瞎折腾!”

    李棠笑道:“我不会再折腾他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伤得已经够重了。”罗亚男叹道:“小心点儿,他可不是一般的男人。”

    李棠道:“我会好好弥补的。”

    罗亚男摇摇头不再多说,刚回来都挺高兴的,那败兴的话不好。

    “去看看他吧。”宋玉雅道:“他比咱们重要!”

    李棠道:“明天再去。”

    “得了,别逞强了!”宋玉雅哼道:“人在这儿,心已经飞走了,咱们不会笑话你!”

    “是呀是呀,去吧去吧。”王莹娇笑。

    罗亚男摇摇头:“矫情!”

    李棠白她一眼,无奈道:“去就去!”

    她匆匆收拾了东西,出了宿舍直奔望海花园,恨不得插上翅膀飞过去。

    九号别墅灯火通明,她打开门,进到空荡荡的客厅。

    方寒静静坐在饭桌前,低头在做题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