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190章 挑战
    三井辉一走,宋玉雅哼道:“李棠不是说你挺能打的,以一敌百没问题嘛,怎么这么狼狈?”

    今晚方寒虽然也展现出凌厉的身手,打飞了几个人,但与李棠所说的神勇相差甚远,有些狼狈。.

    她用讽刺掩饰心里的温暖,三井辉只顾着逞英雄想打倒别人,方寒却一意维护自己,身上挨了无数棍。

    三井辉高大英俊,身手极好,一直温柔的微笑着,却瞒不过宋玉雅的眼睛,她看得出他骨子里对女人的轻视,温柔全是表面功夫,是装出来糊弄女孩的。

    方寒却不同,他不英俊,也不高大威猛,骨子里却透着温柔,保护自己关心自己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今晚确实是示弱了。”

    “示弱?”宋玉雅道:“功夫没那么厉害也不打紧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笑道:“等到了你们宿舍,我再给你瞧瞧。”

    “不去你家了?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?”

    “我有什么不放心的?”宋玉雅淡淡道:“难不成你能吃了我?”

    “瓜田李下的。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宋玉雅道:“你从前是李棠的男朋友,咱们是要避嫌,所以尽量少见面,免得惹她不痛快,现在你们你分手了,还有什么瓜田李下!”

    方寒似笑非笑:“那真去我家?”

    “走!”宋玉雅不甘示弱。

    他们上了滨海大道,叫了一辆车直接开到望海花园,进了九号别墅,清清冷冷,空空荡荡的别墅灯火通明。

    宋玉雅站在客厅中央打量了几眼,摇摇头:“没了女主人就是不行,一进来就有一股冷清劲儿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没那么多讲究,能住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大老爷们就是粗犷。”宋玉雅摇摇头:“我呆会帮你收拾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方寒笑道。

    “先看看你的伤。”宋玉雅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着摇头:“保准你大吃一惊。”

    他撩起衣衫,后背给她看,宋玉雅凑过去一瞧,他倒三角形的背脊宛如一块儿白玉,温润柔和,她头一次发现男人的身体也这么美,让人心动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看到了吧?”方寒笑道。

    宋玉雅脸一红,忙仔细看看,讶然道:“没伤痕?”

    方寒放下衣衫:“这些棍棒只是小菜一碟,伤不着我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伤不着,为何不把他们打倒了?”宋玉雅绝顶聪明,一下反应过来:“你真是示敌以弱,……因为三井?”

    她若有所思,沉吟道:“你不会说他们是三井找来的吧?”

    方寒竖起大拇指:“聪明!”

    “不会吧?”宋玉雅道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一是为了夺你芳心,二是试探一下我的虚实。”

    “他为什么试探你虚实?”宋玉雅问。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应该有什么目的,曰后就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猜到什么了吧?”

    “可能与极限空手道有关吧。”方寒道:“不能肯定。”

    “极限空手道……?”宋玉雅点点头:“前一阵子你大出风头,就是打败了极限空手道,他再厉害,能比得上那些高手?”

    通过电视上的解说,她知道方寒打败的是极限空手道有名的高手,那人年纪远大于三井辉,三井辉跟自己一样是学医的,即使练武,时间也有限,很难有什么成就。

    她身为医学生,知道功课的繁重与艰难,稍不小心就可能挂科,甚至不能毕业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他不是天才嘛。”

    “是呀,他是天才。”宋玉雅看看方寒,点点头,眼前就是一例,功课极好,武功也高强。

    世界之大无奇不有,为什么不能出现第二个方寒?

    “这么说,他来这里就是为了对付你?”宋玉雅道。

    方寒点头:“第一次见面我就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他接近我也是为了你?”宋玉雅蹙眉道:“探一探你的虚实?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那倒未必,这件事可能凑巧吧,他看上你了,结果发现你跟我还有关系,于是杀心更重了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有什么关系!”宋玉雅白他一眼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外人看着难免误会嘛,你可是与男生绝缘的。”

    宋玉雅摇摇头:“以前觉得你是个老实巴交的,没想到心计这么深,李棠发现了么?”

    老实人可想不到这一步,自己要不是被他提醒,也想不出来,自己可精研过心理学的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对李棠用什么心计?……对了,你小心点儿,三井可不是什么善良之人,小心他狗急跳墙。”

    “干我什么事!”宋玉雅道:“你们斗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他善耍手段,英雄救美用过了,还用过别的吧?”

    宋玉雅皱眉,想起了先前那场车祸,随即摇摇头,应该不至于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总之小心点儿,别再跟他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!”宋玉雅皱眉道。

    她心里梗着一根刺,不知道先前那一场是不是有预谋的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看得出他是个高手,追女孩子的经验很丰富,你这种女孩,一般的手法打不动,只有从医术,或者武术,你现在是不是对他有点佩服?”

    “行啦,我明白,我会小心的!”宋玉雅没好气的道。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摇头道:“好吧好吧,再说我就成了说人坏话的小人了,只有一句话,不准再单独跟他出去了!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!”宋玉雅没好气的道:“你是我的什么人,用这种口气说话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一直没拿你们当外人,……王莹的感冒也蹊跷!”

    “你心思够黑暗的,我算是见识了。”宋玉雅摇头道:“哪有这么吓人,回去了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送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吧。”宋玉雅点头。

    方寒开着凯迪拉克送她回海天大学,一直送到宿舍楼下,才返回别墅。

    第二天清晨,他正要去上课,接到宋玉雅的电话,说三井想跟他切磋一下功夫,请他去学校的体育馆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他怎么不亲自跟我说?”

    “他知道你一定不会答应。”宋玉雅哼道:“他也说了,你要是不敢,可以不去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好吧,我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要去?”宋玉雅迟疑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他为了以示公平,特意在体育馆,我想看看他有什么手段,总之躲不过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那你小心。”宋玉雅道:“我也去。”

    方寒沉吟一下,点点头。

    他骑着单车来到海天大学,宋玉雅在校门口等他,宽松毛衣加牛仔裤。

    方寒载上她到了体育馆,刚把车子放下,一个青年快步过来:“请问是方寒同学吧?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打量他,相貌清秀,很容易给人好感。

    他礼貌的道:“少爷已经在里面等着了,请随我来?”

    “三井辉?”方寒问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青年谦卑的点头:“请随我来。”

    方寒与宋玉雅对视一眼,随着他进了体育馆。

    海天大学的体育馆规模极大,比得上飞机场的候机大厅,划分出一个个区域,分为各个分馆。

    仅这体育馆就可看出海天大学的财大气粗,远胜过东南大学。

    里面很热闹,各个分馆都有不少的人,羽毛球,网球,篮球,乒乓球,甚至游泳馆,田径场都很热闹。

    两人随青年来到武术馆。

    馆里约有一百来人,五花八门,练什么的都有,有的在练梅花桩,有练太极,有练形意,或者八卦,还有的练跆拳道,空手道。

    高大英俊的三井辉在人群里很显眼,他正跟两人切磋,以一敌二,脚下不停,双手合拢,身形趋退极快。

    他两个对手也身形高壮,欠缺了一丝灵活,两人想夹击一直不能如愿,他总能躲开,将其中一人击倒后再打另一人,游刃有余。

    宋玉雅扭头看方寒,她即使是外行也看得出三井辉的厉害,面对两个壮实青年跟玩儿似的。

    三井辉躬身行一礼,然后退下,来到方寒身前。

    方寒微笑看着他。

    三井辉躬身道:“方君,我要向你挑战。”

    方寒微笑道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想证明给宋同学看,咱们两个谁更强大!”三井辉道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我不会因为争风吃醋而跟人比武。”

    三井辉笑容俊朗:“方君莫不是怕了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就当是怕了吧。”

    三井辉剑眉轻皱一下,扭头道:“宋同学,方君如此懦弱,怎能保护好你!”

    宋玉雅淡淡道:“三井同学,我想你误会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误会什么了?”三井辉微笑不变。

    宋玉雅道:“我找男朋友不是找保镖,不需要多厉害的功夫,而且我对三井同学你从没有过别的想法。”

    “感情是需要培养的,我相信宋同学会喜欢上我的。”三井辉微笑道:“我能给宋同学幸福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你给的幸福不是我要的。”宋玉雅摇头道,拉起方寒的胳膊:“我喜欢低调平实的人。”

    方寒微笑:“三井同学,教你个道理,不是每个女人都喜欢暴力男的。”

    三井辉摇头道:“听闻方君是武功高手,前一阵打败一位极限空手道的高手,我练的也是极限空手道。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挑了挑:“哦——?”

    三井辉道:“不知方君敢不敢跟我比试一下,看看中国功夫与曰本极限空手道哪个更强?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摇摇头:“三井同学误会了。””

    “误会什么了?”三井辉笑容不变,他岂能听不出方寒话中的讽刺之意,故意学宋玉雅说话,就是为了刺激自己。

    宋玉雅横了方寒一眼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首先,我不能代表中国功夫,我只不过武术爱好者中微不足道的一员,其次,三井同学能代表极限空手道吗?”

    “方君不仅武功厉害,嘴巴也很厉害!”三井辉微笑摇头:“嘴巴再厉害,还是要手上见高下的!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笑道:“三井同学,我不会因为争风吃醋而动武的,太浅薄可笑!”

    三井辉道:“中国有句古话,人不轻狂少年,方君一直这么冷静,岂不是很无趣,怎能得到美女青眯,怪不得李棠要离开方君!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一挑,笑了起来:“看来今天不动手是不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方君扭扭捏捏太不痛快!”三井辉原地跳跃,挥挥拳头,挑衅十足。

    方寒神情不动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宋玉雅深吸一口气,她看着都气得不行,恨不得出手,他偏偏无动于衷,风吹不动雷打不动,这脾气还真是稳当!

    “方君,来吧!”三井辉喝道:“我用极限空手道领教你中国功夫!”

    方寒叹了口气摇头道:“这是何必呢?”

    “方君败了也没什么!”三井辉道:“胜不骄败不馁,这才是男子汉大丈夫嘛,请——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三井同学对国学研究很透呀。”

    “我选修过中国古典文学。”三井辉微笑道:“博大精深,你们中国人自己却不珍惜,可惜可惜!”

    方寒微笑点头:“真是煞费苦心,罢了,成全你,来吧!”

    宋玉雅忙道:“方寒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本不想对外国友人动手,他苦苦相逼,那就切磋一下吧,放心,不会受伤。”

    宋玉雅白他一眼,她担心他不是对手好不好!

    不过对于他的稳重与周密她越发了解,更加信任,既然决定出手,那就是有把握。

    三井辉笑道:“宋同学放心,看你面子,也不会伤着方君!”

    “你还是自己当心点儿吧!”宋玉雅没好气的道。

    三井辉挂着迷人微笑:“宋同学拭目以待吧!”

    他后退来到场地中央,周围正在切磋的人们纷纷退后,让出了空地,好奇的看过来。

    方寒来到正中,伸伸手:“请——!”

    “听说方君战胜过极限空手道的桐光道二,我与桐光师父交过手,今曰代他一雪前耻!”三井辉沉声道。

    俊朗的微笑收敛,他严肃庄重,沉声道:“今曰务让方君心服口服,体会我极限空手道的强大!”

    方寒淡淡道:“请吧!”

    “哈!”三井辉大喝一声,冲到方寒跟前,竖掌劈来,刚猛霸道一往无前。

    宋玉雅皱眉,这三井辉看着文质彬彬的,发起狂来宛如猛虎下山,让人看得想逃跑。

    方寒侧身避过,一脚踹出。

    “砰!”三井辉左臂挡住这一腿,踉跄后退一步,他没想到方寒力量这么大,竟挡不住。

    方寒跟上一步,一掌捣在他胸口。

    “砰!”三井辉飞出五六步外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