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189章 围攻
    周五早晨,宋玉雅正要去上课,忽然接到方寒的电话,他很快出现,陪她一起进了教室上课。.

    方寒坐她身边,人们目光频频望来。

    宋玉雅是出了名的冰山女神,不仅对男人不假辞色,对女人也如此,所有时间都用来学习,学霸中的学霸。

    她竟然会跟一个男同学坐在一起,而且这人是李棠前男友方寒,这两点足以令人惊异。

    宋玉雅上课专心,不理会众人目光,她平时活在自己的世界里,专注于学习。

    只在宿舍时她才真正放开心扉,其余时候不理别人,觉得学习时间不够用,哪有功夫陪无关的人说话。

    上完课后,众人的目光还流连于方寒与宋玉雅之间,好奇他们之间的关系,他们难道在谈恋爱?

    宋玉雅起身出去,方寒收拾书跟着她一块出了教室。

    “你也真够可以的。”宋玉雅抱着厚厚的书,摇头道:“把我也变成怪物了,就像在动物图里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你把他们也当成怪物看不就行了?……下节课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选修的犯罪心理学。”宋玉雅道:“你想听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有兴趣。”

    “你今天是跟定我了吧?”

    “今天我要保证你在我视野范围内。”

    “上卫生间呢。”

    “一样。”方寒道:“我会等在外面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真是……”宋玉雅摇头道:“你对自己的预感很有自信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绝不会错,况且小心无大错,你就忍一忍吧!”

    “好吧,我忍。”宋玉雅道:“我给李棠打个电话吧,要提个醒,免得她误会。”

    方寒哼道:“管她误会不误会!”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真分了?”宋玉雅摇头笑道:“我看难呐,她昨晚还打电话回来问你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她明天就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行踪掌握得很清楚嘛。”宋玉雅脚步匆匆,笑道:“看来彼此都关心着彼此,那何必分手?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我们的关系已经成定局,很难变了,你也别**心了,……那位曰本帅哥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他——?”宋玉雅脚步不停,匆匆忙忙:“嗯,还好吧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动没动心?”

    宋玉雅摇头:“没感觉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这么帅的帅哥可不多,怎么会没感觉?”

    宋玉雅皱眉:“可能是你的原因,你先说了那些,先入为主,我总在怀疑他的动机,根本找不到感觉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笑道:“罪过罪过。”

    “但愿你的猜测是错误的。”宋玉雅叹道:“他看起来还不错,彬彬有礼,天才纵横,确实难得的优秀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猜测**不离十。”方寒笑道。

    宋玉雅淡淡笑一下:“你有这份自信是好的。”

    两人来到另一座教室坐下,不管周围人们异样目光,方寒接着看自己的书,宋玉雅也低头看书。

    男生们不甘心的瞪着方寒,暗骂好白菜都被猪拱了!

    片刻后,一位头发苍白的老者进来,说话声音艰涩,语速缓慢,让人替他着急,恨不得把话从他脑袋里挖出来。

    方寒抬头听得津津有味,这老者的口才一般,让人难受,但话中的内容却是精华,闪着智慧光华。

    方寒微眯眼睛,他如今也算是警察了,对于罪犯的心理确实需要理解,听老者的课觉得受益匪浅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中,一节课过去,方寒扭头一瞧,人们走了大半,只留下寥寥数人,这几个人也多数在打瞌睡,甚至宋玉雅也在看自己的书,来听课是为了全勤。

    方寒无奈摇摇头,老者这些话他们可能还理解不了,也怨不了大伙,毕竟阅历所限。

    老者收拾了教案准备往外走,却被方寒拦住,问了几个问题,老者眼睛一亮,点点头,一一解答,但没多说,径自缓缓离开了。

    方寒看着老者离开,回到宋玉雅身边:“这是哪位老师?”

    “甘老师,你还真能听得进去?”宋玉雅好奇的打量着他。

    方寒赞叹道:“这位甘老师肚子里有真货!”

    “有真货又怎样?”宋玉雅摇头:“倒不出来,大伙听不进去,没用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耐下心来听一听,会有收获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听不进去。”宋玉雅道:“你要真能听进去,等代我过来上吧,我正好没时间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选修课更多,今天也是缺勤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还真要谢谢你了,拨冗前来,不胜荣幸!”宋玉雅笑道。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,无奈的道:“你呀,是一直不信我。”

    宋玉雅道:“我是信,但我更信生死由命,阎王爷什么时候想见我,我躲也躲不了,还不如不知道呢!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豁达是好事,但也不能这么消极。”

    宋玉雅道:“没必要那么紧张,要干的事太多,没时间想这些。”

    方寒叹了口气:“你呀,想得太简单了,没姓命危险,却有别的伤害呢?缺胳膊少腿,或者毁容?”

    宋玉雅皱眉:“你别吓我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上一次李棠,我有预感提前过去了,要不然,被硫酸泼上会怎样?即使不会丢命,毁容难免吧?她怎么活?”

    “好吧好吧!”宋玉雅无奈的道:“你跟着就是了!”

    方寒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四节课下来,已经到了中午,两人到食堂吃一顿,进入食堂两人倒不显眼了,但宋玉雅明显不大习惯与男生一块儿吃饭。

    方寒坐在她对面,两人看起来就是一对情侣。

    她有些异样,扭头看看周围,还好大伙各吃各的,有的情侣坐在一起,你喂我我喂你,腻死人。

    她摇摇头,忙低头吃饭。

    方寒笑**的看着她:“怎么,不习惯?”

    “吃你的吧!”宋玉雅瞪他一眼,低头快吃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你不觉得冷清?”

    “我忙得哪有时间想这个?”宋玉雅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,他知道宋玉雅的故事,有些佩服又有些怜惜,她身形略丰腴,但肩膀削瘦,负担真的太重了。

    两人吃过饭后,在校园里散了一会儿步,然后回到教室接着上课,两节课后就**了,两人去了学校图书馆自习。

    方寒与她低头看书,忽然有人来到宋玉雅身边,她抬头看,是三井辉正微笑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三井辉看到了方寒,惊奇的看看两人。

    方寒微笑点头,图书馆里很安静,禁止喧哗,三人到了外面。

    三井辉道:“宋同学,今晚我想领略一下海天的小吃,听说海鲜大排档不错,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你想吃海鲜?”宋玉雅皱眉:“你在家还没吃够?”

    三井辉笑容阳光俊朗:“咱们那边的海鲜与海天的不同,据说味道极好,能不能带我一块吃?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吧。”宋玉雅看一眼方寒,点点头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那我就沾光啦。”

    宋玉雅哼道:“好吧,你想跟着就跟着吧。”

    三井辉微笑道:“两位是……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宋玉雅的追求者,你不会也想追她吧?”

    三井辉微笑:“窈窕淑女君子好逑,方君能追,我应该也可以吧?”

    宋玉雅拍拍巴掌,哼一声:“你们两个还是算了吧,要不要吃饭,吃饭就甭说这些倒胃口的!”

    方寒忙笑道:“好好,吃海鲜去。”

    三井辉缓缓点头,冲方寒微笑,方寒也笑笑,两人的目光好像在空中相撞发出火花一般。

    宋玉雅摇摇头,方寒还装得挺像那么一回事!

    三人乘三井辉的车出了校园,很快来到海边一家大排档,叫了几道菜,上了两大杯匝啤。

    几道海鲜很快端上,鲜美香辣,各种口味都有,三人吃得很过瘾。

    随着夜色上涌,周围人越来越多,外面忽然走进来一群穿着奇装异服的小青年们,走路扭扭歪歪,目光肆无忌惮的扫视,有敢跟他们对视的,便惹来谩骂与吓唬。

    他们进了大排档后高声吆喝,老板说了两句,惹毛了他们,开始打砸起来,方寒坐着没动,示意宋玉雅稍安勿躁。

    三井辉看不过眼,起身斥喝了两声,惹来了小痞子们的群攻,他们十二个人,拿起椅子或者碗碟,朝着三井辉猛砸一气。

    三井辉神勇,动作极快,几下的功夫把他们打趴下,拍拍手,不以为然的摇摇头,好像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。

    十二个小痞子互相搀扶着,骂骂咧咧的,狼狈不堪的走了。

    这会儿大排档里除了老板与老板娘,只剩下方寒三人,其余人都溜走了,国人好看热闹,但这种热闹还是不看为妙,免得身上溅血,遭鱼池之殃。

    老板是个中年汉子,看着很精悍,虎虎有威,但面对一群小痞子也无可奈何,他再能打也打不过。

    老板娘风韵犹存,皱眉道:“咱们交过安全费了,怎么还有人捣乱?”

    “不知是哪一路的。”老板哼一声:“喝得差不多了,不理他们,给这三位小哥小妹上几道好的,感谢人家仗义相助!”

    方寒的胃口极大,几盘菜下去后,总算饱了,老板豪爽的摆摆手,这一顿算是他请的。

    三人也没客气,这一顿饭吃得很过瘾,三井辉提议去海边走走,散散步消消食儿,吃得太饱了,老板拿出看家的手艺,海鲜做得极妙。

    宋玉雅沉吟一下,点头同意了。

    三人沿着海边漫步,一轮明月高挂天边,星光点点,映照在海面上,显得格外宁静。

    海滩边有路灯照着,光线差一点,更增几分朦胧之美。

    听着海浪轻轻拍礁石,三人懒洋洋的走着,悠闲的聊天。

    三井辉学识广博,口才极好,谈吐如珠,方寒话不多,往往点在妙处,引得他滔滔不绝。

    三人走了十几分钟,忽然从暗处冲出来一群人,二十四个青壮小伙子,个个拿着长棍,冲过来围住三人。

    方寒扫一眼,人群里有一个刚才挨打的小痞子,看来是他搬来的兵,要报复了。

    他们围上之后,二话不说开打,十六个人打三井辉,还有八个收拾方寒与宋玉雅,棍子披头盖脸落下,毫无怜香惜玉之心。

    方寒护在宋玉雅跟前,笑道:“我预感准吧!快报警!”

    他手脚麻利的**了两人,腿又踢飞了两个,待要收拾剩下两个,其余两个已经到了宋玉雅跟前,他只能冲到宋玉雅身前,拿后背挡住她。

    背部挨了两棍,他咧着嘴苦笑:“今晚要糟糕啊!”

    这帮人都身手不凡,方寒打飞四人,又跑来四个,八个人围攻下他左右支绌,为了护住宋玉雅,又挨了数棍,疼得咧嘴不已。

    宋玉雅刚开始还失色,看到方寒护着自己,那些小伙子们根本打不着自己,她镇静下来,迅速拨打了110,然后紧随方寒脚步躲闪。

    方寒又踢飞了四个人,但双手难敌四脚,他们配合有度,牢牢拿住宋玉雅这个把柄,让方寒施展不开。

    到了最后,他索姓把宋玉雅搂进怀里,用后背护着,像乌龟一般缩起来,任由棍子打。

    宋玉雅看得脸色大变,每一棍砰砰打在方寒后背,却像敲在她心上,忙叫道:“别打了,警察来啦!”

    恰好警笛声在远处响起,青壮小伙子们动作顿了一下,随后又狠狠给方寒来了两下,纷纷后退逃走。

    三井辉摇摇晃晃站起来,到了他们身前:“宋同学,方君,不要紧吧?”

    方寒吸着冷气,苦笑道:“这帮家伙还挺厉害!”

    “方君,真是对不起,连累你了!”三井辉歉然说道。

    “今天运气不佳,挨一顿**没什么。”方寒摆手,又咧了咧嘴,好像动作又牵动了伤势。

    宋玉雅忙道:“你别动,我打电话叫救护车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练武之人皮糙肉厚,叫什么救护车!……三井不要紧吧?”

    三井辉道:“我练过空手道,也懂得挨打,他们下手还是有分寸的!”

    “训练有素啊。”方寒苦笑道:“可能是哪家武馆的,但愿不是大水冲龙王庙吧!”

    宋玉雅忙道:“去医院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我那里有跌打酒,擦一些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我帮你擦。”宋玉雅忙道。

    三井辉苦笑道:“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两位了,先走一步。”

    宋玉雅淡淡点头,今晚要不是逞英雄,也不会发生这些事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