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188章 止血
    救护车呼啸而来,这里离医院很近,下来一个青年医生两女护士,用听诊器检查一下伤者,吩咐两护士把他抬进救护车。.

    “不要拿下针,那是止血的。”三井辉在一旁叮嘱。

    青年医生点点头:“你们是病人家属?”

    宋玉雅道:“我们是医学院的,看到伤者伤势严重,做个临时急救。”

    “一起去医院吧。”青年医生道。

    宋玉雅蹙眉,点点头。

    这就是中国的现状,人与人充满不信任感,让自己一块去医院,万一伤者没救回来,也能分担责任。

    三井辉道:“病人的血应该止住了,其他的没有大碍。”

    “那最好。”青年医生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肇事的中年人苦着脸,跟在救护车后面一块去了医院。

    他们等在急救室外一个小时,主刀的女医生推门出来,摘下口罩,中年人忙上前:“医生,情况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病人伤得不重,又及时止了血,目前生命体征稳定。”女医生点点头:“哪位用的针灸?”

    三井辉上前,躬身一礼:“辛苦医生了!……我用的针灸止血,效果还好吧?”

    “很好!”女医生赞叹道:“技术很高招,难得,可以说,是你救了他的命!”

    “略尽绵薄之力,医生客气了!”三井辉笑道。

    女医生打量他,笑道:“人长得帅气,医术也高招,难得难得!”

    宋玉雅道:“病人什么时候能苏醒?”

    女医生笑道:“三个小时后,有什么问题可以来找我。”

    她转身离开,三井辉微笑躬身一礼,道一声辛苦。

    他抬手腕看一眼表,道:“宋同学,饿了吧,咱们去吃饭吧!”

    宋玉雅点点头:“真饿了,走吧!”

    肇事中年人千恩万谢,跟他们要联系方式,事后要好好感谢他们,三井辉矜持的微笑拒绝,躬身一礼,与宋玉雅离开医院。

    两人很快到了春雪居,李春雷亲自出来把两人领到二楼一雅间,笑着说要亲自下厨。

    宋玉雅对春雪居的菜熟得很,随口点了几道,李春雷知趣的退下,屋里只剩下两人。

    服务员很快送上茶水,又退出去。

    “我看宋同学对针灸术好像很熟悉。”三井辉道。

    “算是吧。”宋玉雅笑了笑,轻啜一口茶,这茶绝不是一般的茶。

    三井辉道:“难道宋同学认识哪位针灸名医?”

    宋玉雅摇头道:“算不上,我只知道针灸挺神奇的,一般人都小瞧了针灸的厉害。”

    三井辉赞叹点头:“宋同学见识不凡!”

    宋玉雅道:“你的针灸很厉害,很难得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哪里,一点皮毛而已。”三井辉摇头道:“今天要是我的老师在,只需要一针即能止住他的血。”

    宋玉雅平淡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三井辉道:“宋同学是不是认识哪位针灸大师?”

    宋玉雅把玩着茶盏,道:“神针费飞扬三井同学听说过吧?”

    “神针费飞扬?”三井辉皱眉,摇摇头。

    宋玉雅道:“这位大夫精通针灸,一些顽症西医无可奈何,他却能通过针灸治好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厉害?”

    “盛名之下无虚士,费神针的名气很大。”宋玉雅道:“可惜他年纪大了,身体不大好,不见外客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一定要拜见的。”三井辉笑道。

    宋玉雅道:“你若能见一见,想必会有收获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宋同学指点迷津!”三井辉躬一**,笑道:“宋教授医学精深,宋同学有没有去曰本读医科的打算?”

    宋玉雅道:“我不凑那个热闹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可惜!”三井辉惋惜的道:“宋同学若也能来京都医学院读医科,那真是一段佳话了。”

    “三井同学你对中文很精通呀。”宋玉雅道:“文绉绉的,说得比我都好!”

    “我专门研究过中文。”三井辉道:“中国辉煌的古文化真是一座宝库,让我很着迷。”

    宋玉雅点点头。

    三井辉放下茶盏,不经意的问:“我听说海天大学的校规,男同学是不准进女生宿舍的,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宋玉雅点头。

    三井辉道:“那为何今天在你们宿舍看到方君?”

    “他呀?”宋玉雅露出一丝微笑:“他跟传达室的大娘是亲戚,能走后门!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……”三井辉笑道:“中国是一个人情社会,很有人情味儿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觉得规矩不严吧?”宋玉雅道。

    三井辉摇头:“我觉得曰本的规矩太严格,没一点儿人情味,冷冰冰的,还是这里好!……我看方君与你们很熟悉。”

    “嗯,他曾经是宿舍一位姐妹的男朋友,跟大伙挺熟的。”宋玉雅道。

    “方君是一位武术高手吧?”

    “好像是吧。”宋玉雅道:“拜过一个师父,前一阵子还出了风头,跟什么空手道的打了一场,……对了,是你们曰本人吧?”

    三井辉点头:“无限空手道是曰本著名武术流派,就像中国的太极形象八卦,有很多高手,我也练过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练过?”宋玉雅眉头动了一下:“那真是巧了。”

    三井辉缓缓道:“有机会要领教一下方君的功夫。”

    宋玉雅道:“难喽,他平时不跟人比武的。”

    三井辉微笑:“方君会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——?”宋玉雅斜睨他:“那我就拭目以待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方君好像喜欢宋同学。”

    “喜欢我——?”宋玉雅失笑摇头:“你一定看错了。”

    三井辉露出迷人微笑:“我相信自己的眼睛,方君可能也没听到自己内心的声音,……宋同学如此美丽而纯洁,不管哪个男人都会动心。”

    宋玉雅笑了笑,摇摇头,这时敲门声响起,李春雷带着几个服务员端上了四菜一汤。

    宋玉雅不再聊方寒,两人很有共同话题,探讨医学问题,谈得很投机,不知不觉间吃完了饭。

    三井辉很绅士的把她送回宿舍,然后告辞。

    她一进门,王莹与罗亚男笑**看着她。

    两人都穿着睡衣,王莹是KITTY猫图案,粉红可爱,罗亚男是月白色,纯净朴素。

    “你们笑什么?”宋玉雅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“宋姐的春天来啦!”王莹娇笑:“都看到了,三井送你回来的!”

    罗亚男道:“一块吃晚饭了?”

    “是约会吧?”王莹笑**的:“进展够快的呀!”

    “你们想象真丰富!”宋玉雅白她们一眼,坐到桌前先拿出厚厚的书摆上,再开始换衣服。

    王莹凑过来搂住她脖子:“宋姐还嘴硬!都单独吃饭啦,还不是约会?”

    宋玉雅挣扎一下,没好气的道:“就是平常吃个饭,这就算约会啦,那也太简单了吧?”

    “那你跟旁的男生单独吃过饭吗?”王莹问。

    “方寒算不算?”宋玉雅想了想问。

    王莹瞪大眼:“你跟方寒单独吃过饭?”

    “喝过茶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那不算!”王莹道。

    宋玉雅一摊手:“那就没了!”

    “那不就是啦!”王莹得意的道:“你能跟他单独吃饭,就说明你对他没有戒心,不讨厌他,甚至喜欢他!”

    “纯粹的谬论!”宋玉雅摇头道:“我是替我爸关照他,……况且他一个曰本人,在咱们地盘里怎么敢放肆,当然放心啦!”

    罗亚男道:“宋姐,我有一言相劝!”

    “说!”宋玉雅白她一眼。

    罗亚男道:“别急着陷进去,要好好看清楚,仔细一点儿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宋玉雅道:“你们呀,是巴不得我陷进去,好像我是嫁不出去的老姑娘!”

    王莹抿嘴笑道:“本指望李棠给咱们信心呢,结果她不争气,就看宋姐你的啦!”

    罗亚男摇头笑了笑:“原来是王莹**动了!”

    “罗亚男,说什么呢!”王莹嗔道。

    罗亚男道:“急着谈恋爱了?……你的机会来啦!”

    “什么机会呀!”王莹红了脸哼道。

    罗亚男笑道:“李棠让出位置了,你可以补上去!”

    王莹绯红着脸嗔道:“你胡说什么呀!”

    宋玉雅眉头一动:“方寒?”

    王莹道:“别听罗亚男胡说!”

    罗亚男笑**的道:“王莹,千万别说你不喜欢方寒!”

    “我那是欣赏,不是喜欢!”王莹扑上去:“狗嘴吐不出象牙来,看我不撕烂你的嘴!”

    罗亚男跑开,两人绕着桌子你追我逃,一边躲避一边笑道:“趁虚而入的好机会来啦!”

    “你要死啦!”王莹脸更红了。

    宋玉雅摇头:“方寒有那么好吗,让你们都神魂颠倒?……我看你们是昏了头!”

    罗亚男终于被王莹逮住了,王莹发了狠挠她痒,两人厮闹成一团,面红耳赤,**吁吁。

    宋玉雅无奈的摇摇头,低头看书。

    两人闹了一会儿累了,有气无力的**。

    “王莹,我劝你呀,还是别沾方寒。”罗亚男摇头道:“他就是毒品,沾不得!”

    “你净瞎说!”王莹嗔道:“我哪有那心思呀。”

    “难说!”罗亚男摇头。

    “罗亚男,跟方寒分手,你后悔过吗?”王莹好奇的问。

    罗亚男叹了口气,摇摇头: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那李棠后悔了吗?”王莹问。

    罗亚男叹息:“谁知道呢,李棠跟我不一样,不钻牛角尖,一旦后悔就会回头,……目前看来她还没后悔!”

    宋玉雅哼道:“她终究会后悔的!”

    罗亚男摇摇头,变得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她走到窗口,拉下窗帘凝视天上的明月。

    半晌后,她叹了口气:“方寒连番受刺激,不知会变成什么样子!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