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186章 觉醒
    方寒离开马术俱乐部,开车返回望海花园,车停下后,径直去了二十二号别墅,按了门铃。.

    片刻后铁门打开,方寒进去,茶几上摆着两盘小菜,两瓶红酒,齐海蓉芙蓉脸庞绯红,妩媚欲滴。

    “方寒,你来得正好,正要找你呢!”齐海蓉招招手,娇笑着站起来:“陪我喝酒!”

    方寒忙伸手扶住她,叹道:“齐姐,何必呢!”

    “什么何必!”齐海蓉挣扎着要摆脱他搀扶,妩媚的眸子一瞪:“少啰嗦,到底喝不喝?”

    方寒忙松开她:“没问题!”

    齐海蓉化嗔为笑,伸手摸一下他的脸:“这才是好朋友嘛!”

    方寒扶她坐下,幽香与酒香入鼻,微醺的她越发妩媚**,顾盼生姿。

    齐海蓉摇摇晃晃要去拿杯子,方寒忙抢一步拿过来,自己替自己斟一杯,又替她斟上:“来,喝!”

    齐海蓉这才满意的点头,两人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齐海蓉把杯子倒扣,示意喝光了,笑**的道:“方寒,你今天去见他干什么?”

    她身子微晃,口齿却清清楚楚,不带一点儿醉意。

    “赵叔叔?”方寒道:“他想我做一幅画。”

    “哼,送人拍马屁的?”齐海蓉哼道:“何必还要你再做,他又不是没有,小气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你是头一个说他小气的!”

    齐海蓉冷笑道:“他是什么人我最清楚,又精明又小气,偏偏又故作大方,虚伪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虚伪?”

    “别人都说他正直大气,真是笑死人了!”齐海蓉撇撇嘴:“都是他的面具,都被他骗了!”

    方寒叹了口气:“你就那么恨他?”

    因爱成恨很常见,他看得出齐海蓉很恨赵天方。

    齐海蓉哼道:“我恨他?我不过实话实说而已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男人都小气,大方都是装出来的,或者不是自己在乎的事,在乎的绝不会大方!”

    “你倒会替他辩解!”齐海蓉道:“他对女儿与老婆大方,对别人小气得要命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商人本质是逐利的,真大方绝对赚不着钱,所谓无商不歼,莫概能外!”

    “好,还是方寒你看得明白!”齐海蓉竖起大拇指做豪迈状:“来,为了无商不歼干一杯!”

    她一饮而尽,暗红葡萄酒在**细腻嘴角滑过,轻轻落上胸口。

    她穿一件灰色紧身毛衣,高高撑起的**不时把方寒目光吸引过去,落下一片红后,吸力陡增。

    他竭力把目光挪开,叹了口气:“为什么跟他吵起来了?”

    齐海蓉哼道:“一点儿鸡毛蒜皮的小事,就是看他不顺眼!”

    “你还是不甘心,何必呢,何苦呢!”方寒叹道:“放下才是最好的办法,你是个聪明的女人,怎么非要在一棵树上吊死呢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想一棵树上吊死!”齐海蓉叹口气,拿起酒杯一饮而尽,高耸**又洒了一片葡萄酒。

    方寒有一股冲动,想伸手帮她擦一擦。

    方寒又帮她斟一杯,想把她灌醉,一醉解千愁,他知道这种感觉,一觉睡醒,一切都变得淡了,没那么伤心了。

    齐海蓉巧笑嫣然,妩媚迷人:“方寒,你说我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很好啊。”方寒点头。

    齐海蓉大声道:“那我为什么在他眼里就没女人味儿呢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可能太熟悉了吧?第一印象很难改变的。”

    “哼,第一印象!”齐海蓉忿然叫道:“我已经不是黄毛丫头了!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不错!齐姐你是成熟女人了!”

    齐海蓉道:“这些年追求我的男人多不胜数,我一个也没放在眼里,可偏偏……偏偏……”

    方寒拍拍她后背:“别想了,来,喝酒!”

    “好,喝酒!”齐海蓉眼神迷离,嗔道:“男人都不是好东西,去他的,喝酒!”

    方寒跟她撞了一下杯,又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齐海蓉差不多要醉了,偏偏就是不躺下,方寒又灌了她几杯,四杯葡萄酒下去她仍没摇摇晃晃,处于微醺状态。

    方寒无奈摇头,女人的酒量深不可测,一旦碰上能喝的,想灌醉很难,齐海蓉就是海量。

    他没防备,一直没用内力运转,靠着身体硬抗,微微兴奋起来。

    又喝了一瓶她还没躺下,方寒没办法,先打开客厅的门,再扶着她出了客厅,到了外面庭院,葡萄酒见风倒。

    夜色已深,周围的路灯很明亮,宛如白昼。

    齐海蓉神志不失清醒,嗔道:“出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方寒指指夜空:“咱们看星星吧?”

    “方寒,你还真浪漫!”齐海蓉吃吃笑道,眼波如水,她口齿仍清楚,指着他娇笑:“你说你这么好,为什么还被李棠甩了呢?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:“咱们能不说她吗?”

    “好,不说她!”齐海蓉哼道:“方寒你这人吧,虽然长相一般,但聪明,有才华,稳重成熟,其实是个好男人!”

    方寒扶着她不让她乱走,笑道:“过奖过奖。”

    齐海蓉嘤咛一声,脚下一滑摔进方寒怀里,高耸**撞上他胸口,红唇碰上他嘴唇。

    一股火从小腹冲上头,他口干舌燥,她红润的唇柔软温润幽香,有致命的吸引力。

    他深吸一口气,慢慢的,硬生生的挪开嘴唇。

    他扭头不看,脑海仍闪现她妩媚脸庞,如水眼波,红润嘴唇,几乎难以自持,全靠一丝清醒死死压制。

    “嘤!”两瓣柔软忽然贴上他唇,柔软幽香。

    “轰!”他脑海轰然一响,冲动像决堤的洪水,报复姓的席卷而来。

    他紧紧搂着她,像快渴死之人遇到一滴水,吮她唇,挤压她**。

    她如蛇般扭动身体,热烈迎合,如**,方寒抱她冲进卧室,扔到**,狠狠压了上去……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第二天清晨,齐海蓉睁开眼睛,浑身如酥如醉,轻松而舒服,很久没睡得这么好了。

    她懒腰伸到一半忽然僵住,扭头看去,方寒右胳膊支着头,侧躺着笑**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……”齐海蓉瞪大眸子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齐姐,早上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会……?”齐海蓉抓抓头发,忽然停住,脑海里一个个片断回放,最终停留在自己主动吻上他的瞬间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齐姐好些了么?”

    齐海蓉瞪着他,没好气的嗔道:“被你占大便宜了!”

    她低头撩开薄被忙又盖上,浑身一缕不存,**身子残留青痕,证明昨晚战况多么热烈。

    她面红耳赤,想起了自己那些羞人的动作与嘶声**。

    方寒叹口气:“齐姐,咱们不该喝那么多的!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早就存心不良?”齐海蓉哼道,推他一把:“还不赶紧滚蛋,留这儿干什么!”

    “快滚,”她芙蓉脸庞布满红晕,拿被子裹紧自己,不留一道缝,哼道:“我不想看到你!”

    方寒穿着短裤与背心,难掩豹子般的身形,他暗松口气,就怕她醒来大闹,没想到这么淡定,不愧是女强人。

    他笑道:“我已经熬好了粥,齐姐你喝点儿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滚蛋!”齐海蓉嗔道,不敢看他。

    方寒穿好外套,起身离开卧室,临出客厅扭头看一眼楼上,他实在没想到齐海蓉竟是处子之身。

    脑海里一片清凉,那汪金泉壮大了三分,龙元术真对得起它的名字,骨子里透着龙姓,女子的纯阴之气竟是大补。

    齐海蓉身为一家娱乐公司老总,也算娱乐圈里人,照理说早就阅遍繁华,历尽人事了,没想到她竟洁身自好,保持处子之身。

    想到她昨晚的热烈奉迎,**的索取,他身体一热,忙斩去冲动,喝酒真是坏事,原本能克制住,可偏偏也喝多了酒。

    他吃过早饭,又来到了二十二号别墅,齐海蓉开了门,没好脸色的扫他一眼:“怎么又回来了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齐姐喝过粥了?”

    “你人不怎么样,粥熬得不坏。”齐海蓉走回去,懒洋洋倒在沙发里。

    方寒坐到她身边,苦笑道:“齐姐,对不起了。”

    齐海蓉瞪过来,蹙眉道:“干什么,我好像吃亏了似的!……你被我占了便宜,不用说对不起!”

    方寒叹道:“我也没想到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们男人都是**动物,我明白!”齐海蓉一摆手道:“好啦,我把你拉过来,又采取的主动,这事不怨你!”

    方寒挑挑眉毛,她越是轻描淡写他越觉得别扭,不至于把男女之事看得这么淡吧?

    他叹道:“事情已经发生,说什么也没用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,你要负责?”齐海蓉歪头,似笑非笑瞪着他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我会负责!”

    齐海蓉吃吃笑起来,指着他:“这都什么年代了,你还看重这个?……行啦行啦,就当一场**,什么也没发生!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:“齐姐!”

    齐海蓉叹了口气,**的陷进沙发里,嗔道:“都这样了,还有什么可说的,难道我要嫁给你?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做我的女人吧!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喜欢我姐夫!”齐海蓉没好气的道:“再说你有李棠了!难道你还想三妻四妾?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为什么不可以?”

    齐海蓉明媚眸子一横:“你说什么胡话呢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已经想明白了,爱情什么的都是虚的,人是实的!……李棠我要,齐姐你我也要!””

    “你真是疯了!”齐海蓉没好气的道:“我没功夫陪你发疯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齐姐觉得我不够好?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自己比得上我姐夫?”

    方寒淡淡微笑,点点头:“当然。”

    “狂妄!”齐海蓉摆手道:“好啦,就当**了,咱们还是朋友!你该忙什么忙什么吧!”

    方寒上前搂住她,亲一下她红唇,居高临下的微笑:“你是我的,不准红杏出墙!”

    他转身便走,齐海蓉看着他离开才反应过来,没好气的跺跺脚。

    李棠的离开对方寒刺激很大,再加上罗亚男,两女令他观念彻底改变。

    他一直在反思,直到昨晚与齐海蓉一夜疯狂,潜伏在骨子里的龙姓开始复苏。

    他忽然升起一股豪气,为什么斤斤计较于爱情,这个世界没有爱情,天下美女何其多,自己一身傲人本事,凭什么不能得到更多!

    他**龙息术,潜移默化受到影响,这种影响一直被强大的精神压制,不能抬头。

    与齐海蓉的一**让他骨子里的龙姓冲破束缚,彻底苏醒。

    他回到自己别墅,神清气爽,一切都不同了,态度前所没有的积极,想做一番事。

    若是从前,他会内疚,觉得背叛了李棠,现在一有种说不出的痛快淋漓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