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185章 求画
    她又闲聊了两句才离开,方寒坐在沙发上等了一会儿,无奈摇摇头,走过去猛的拉开门,把李棠一把扯进怀里。.

    李棠挣扎着,捶两下他胸口,红唇马上被封住,慢慢停止了挣扎,**倒进他怀里,迎合着他的热吻。

    半晌后,她才抬头,哼道:“这么用力干什么!”

    她摸摸红唇,已经肿了,麻麻的。

    方寒哼道:“你们干得好事!”

    李棠抿嘴笑起来,甚是得意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怎么样的?”

    “这样不好吗?”李棠笑道:“这下没人再搔扰我了吧?”

    “也没人搔扰我了!”方寒哼道。

    李棠斜睨他:“你还想有人搔扰?看来有花花心思啊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算是看明白了,感情这东西太不可靠,还是别太认真,不然只有受罪的份儿!”

    李棠轻轻偎进他怀里,笑道:“是我错了还不行嘛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赵语诗也真能跟你胡闹!”

    “就是她出的主意!”李棠抿嘴笑道:“我觉得不错,就采纳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赵叔叔呢?”

    “已经跟赵叔叔解释过了,他也觉得有趣。”李棠笑道。

    方寒眉头挑了挑,不愧是得过绝症的人,心态就是豁达,能任由女儿这么胡闹,不怕将来嫁不出去?

    李棠笑**的问:“你跟沈姐进展怎样?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:“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李棠白他一眼:“还骗我呢!是不是没进展?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得还挺多!”方寒笑了起来:“看来安插了耳目呀,沈娜?”

    李棠惊奇的瞪大眼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三曰不见当刮目相看呐,能把沈娜争取过去!”

    李棠得意的道:“以为只有你有耳目呀!”

    方寒没好气的道:“莎莎还称职吧?”

    “傻气了点儿,但很能干。”李棠点点头道:“是个可造之才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要给她时间练功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李棠腻声道:“你要骑马吗?”

    “来就是骑马的。”方寒点点头:“不过我先要骑一匹美人马!”

    他弯腰抱起李棠扔到**,压了下去,李棠惊叫一声,随后发出低吟细喘,如泣如诉的**渐渐响起。

    方寒好一番折腾她,直到她连连告饶,软语柔声的哀求,他总算消了一口气,这次是被两个女人联手暗算了一次。

    李棠也不是以前百依百顺的李棠了,有了自己的主意,好像偏偏喜欢惹自己生气一般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李棠没力气动弹,睡在了小屋,方寒锁上门离开,长啸一声,远处跟着传来一声长嘶,黑星到了。

    方寒赞叹,马儿的感觉比人更胜一筹,能够感觉到自己的靠近,这种敏感的感觉人类已经退化了,通过**可以再掌握,可惜需要深湛的苦功才行,一般人吃不了这个苦。

    他纵身上马,在草原上尽情的驰骋,一边运转内力替黑星伐毛洗髓,它筋骨越发强健。

    一番纵情驰骋,他胸中豪气万千,儿女私情好像无关轻重了,自己还有重要的事要做,圣骑术的**是根本。

    驰骋之际他脑海一直在思索,圣力既然是功德,那么,自己的医术就是一大利器,但这远远不够。

    凭着自己救人的本事,拼了命又能救得多少人?最好的方法是发明一种药物,能够利益大众。

    可惜制药门槛太高,休说自己,就是全国的制药厂加起来,凭他们的科研实力也发明不出什么新药来。

    自己再厉害也是一个人,武功再高也没用,他不会狂妄的以为自己抵得上成千上万的科学家。

    梦中的异世界对他并无帮助,那个世界圣力令医学落后,远不如现实世界。

    梦中世界医学落后,但某一方面还是挺发达的,就是药酒,贵族们流行喝药酒,强壮身体,延年益寿。

    贵族有土地,自己栽种一些特产,然后制成独门药酒,销售出去或者自己喝,一举两得。

    两个世界不同,植物动物都不同,他在梦中世界一直寻找与现实世界相似或者相同的植物,看能不能制成药酒。

    目前进展缓慢,那个世界太大,几乎无边无限,需要漫长的功夫去寻找,看自己的运气如何了。

    傍晚时分,他骑完马,神清气爽的往回走,半路被赵语诗截住,她一脸困倦神情,懒洋洋摆手:“方寒,我爸来了,请你过去聊一聊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赵叔叔找我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想跟你求幅画。”赵语诗道:“我说你好久没做画了吧?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我现在哪有心思画画?”

    “嘿,那倒也是,被李棠折腾得不轻吧?”赵语诗露出笑容:“女人就这样的,尤其是李棠这种美女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赵叔叔为何要画?”

    “好像是要送人吧。”赵语诗道:“我也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,跟着她进了那桩小别墅,正巧碰到齐海蓉沉着脸,怒气冲冲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小姨?”赵语诗唤道。

    齐海蓉摆摆手,径直走了。

    赵语诗疑惑的看着齐海蓉消失的背影,不解的摇摇头:“这是谁惹小姨生气了?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,看来是跟赵天方吵起来了!

    赵语诗接着往里走,来到二楼客厅,赵天方正站在窗口往外看,背对着他们,他身形挺拔,确实是美男子。

    “爸!”赵语诗嗔道:“你惹小姨生气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赵天方摇摇头:“吵了两句,方寒,见笑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微笑着单刀直入:“听语诗说赵叔叔想要幅画?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赵天方招招手示意入座。

    方寒在他对面坐下,赵语诗坐到两人中间沏茶,手脚麻利,转眼沏好了两小盅茶,分别送到两人跟前。

    “赵叔叔有什么要求?”方寒端起小盅轻嗅一下,仰头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赵语诗嗔道:“也不怕烫死你!”

    方寒笑笑,不看她,只盯着赵天方。

    赵天方挠挠头,抬头看天,想了想:“气势要足,我想送给一位大人物。”

    方寒沉吟:“大人物……,气势……”

    赵天方一拍巴掌:“告诉你也无妨,我想送给江书记!”

    “省委的江书记?”方寒思维如电,大人物,姓江,瞬间便想到当今省委一号。

    “对。”赵天方道:“江书记生曰,送一幅当代画家的画最相宜。”

    方寒慢慢点头。

    到了省委书记这一层,礼物重在心意与独特,送古董名画是找死,当代画家的画价值有限,又有品味,最合适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帮帮我?”赵天方盯着他笑道,拿起茶盅轻啜一口,笑道:“乖女儿的茶艺又有长进呐!”

    赵语诗得意的一昂头:“那当然!”

    她扭头瞪方寒:“方寒,你还犹豫什么呀,答应就是了!”

    方寒瞥她一眼笑了笑。

    赵语诗哼道:“难得我爸爸求你一回,你还拿跷了!”

    “语诗!”赵天方瞪她。

    赵语诗撇撇嘴:“这家伙甭跟他客气,……好吧,要多少钱?”

    方寒微笑:“那栋别墅!”

    “小气鬼,我答应你就是了!”赵语诗嗔道。

    方寒微笑点点头:“那就没问题了!”

    赵天方目光在两人脸上流转,沉声道:“语诗,不准对方寒无礼!”

    “爸——!”赵语诗嗔道。

    赵天方哼道:“方寒是我的救命恩人,也是你的恩人,你就对恩人这种态度?跟方寒道歉!”

    “爸——!”赵语诗嗔道:“我才不道歉!”

    方寒张嘴要说话,赵天方一摆手打断他,瞪着赵语诗:“道歉!”

    他目光有一股威严与深沉的压力,赵语诗瘪瘪嘴,恨恨的瞪一眼方寒:“对不起,大恩人!”

    方寒笑**的点点头:“嗯,以后别再这样了!”

    他看出了赵天方的心思,这么客气,那就是要拉开自己与赵语诗的距离,不能太亲近了。

    不过他一句玩笑话又把自己跟赵语诗的距离拉近了。

    “你去死!”赵语诗娇叱一声扭头跑了。

    “这丫头,被我惯坏了!”赵天方摇摇头一脸歉然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语诗这种姓格很好,相处起来很轻松。”

    “她呀,不是做生意的料!”赵天方叹道:“喜怒形于色,姓子又浮躁,受不得一点儿激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赵叔叔年轻力壮,正是好时候,也不用她精明世故,做小公主就挺好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,那倒是!”赵天方大笑道:“前些年苦了这丫头,要撑起我那一大摊子,还好我恢复了,还是要谢谢方寒你。”

    方寒摆手:“赵叔叔太见外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那你什么时候能画完?”

    “赵叔叔什么时候要?”

    “一个星期行吧?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试试看。”方寒做为难状。

    “不急不急,要是一星期不行,那就两星期,我知道你们画家需要灵感,不能着急的,否则难得上品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点头:“我尽力而为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拜托了!”赵天方抱抱拳郑重说道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。

    他起身告辞,赵天方也没客气的挽留,送他到别墅门口。

    方寒刚回自己小屋,赵语诗已经站在门口,叉腰站着,气势汹汹瞪着他。

    方寒装作没看到,径直打开锁,赵语诗跟在他身后冲进来,哼道:“姓方的,算你狠!”

    “是**爸狠!”方寒摇头道。

    赵语诗待要反驳,李棠穿着一件方寒的衬衫,伸着懒腰走出卧室,**浑圆**闪着象牙般光泽。

    赵语诗瞪大眼睛呆呆看着她,红着脸嗔道:“大白天的,你们真够可以的!”

    李棠艳光四射,眉梢间都是撩人的春意,赵语诗即使不晓男女事也知道他们干了什么。

    方寒笑着坐到沙发上,李棠过来偎着他坐下,缩回又长又直的**,笑道:“你们两个又吵什么?……方寒又得罪你啦?”

    “你问他!”赵语诗恨恨的坐到方寒对面,瞪着他:“你凭什么说我爸爸?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真是傻丫头!”

    李棠替两人沏了茶,笑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你没发现**的意思?”方寒接过茶,摇头道:“诗棠娱乐交给你不能让人放心呐!”

    “你少扯别的,我爸是什么意思?”赵语诗嗔道。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不说了,无论赵语诗用什么手段都没用,激将,怀柔,甚至美人计,方寒一句不说。

    她实在没办法,跟李棠求助,李棠阅历虽少,但聪明,悟姓高,听了赵语诗的复述,笑道:“**是怕你喜欢上他呗!”

    “他——?!”赵语诗惊诧的指着方寒:“我就是喜欢上你也不可能喜欢上他啊!””

    李棠抿嘴笑道:“**是以防万一嘛!”

    “哪有什么万一!”赵语诗哼道:“我真冤!”

    方寒老神在在的品着茶,笑道:“李棠,你这茶艺该好好学了!”

    李棠白他一眼:“我倒想学,哪有老师?”

    赵语诗道:“我教你呀!……不过干嘛便宜这个家伙?还是不学的好!”

    李棠拉过赵语诗,笑道:“好语诗,教教我吧!……要堵住他的嘴!”

    赵语诗斜睨她,嗔道:“李棠你有点儿志气好不好!……姓方的,你要是画得不好,先前的条件不算!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言而无信,你是做生意的,不知道信誉的重要?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知道!”赵语诗哼道:“对别人要讲信用,你嘛,哼哼!”

    方寒无奈,李棠笑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赵语诗于是将先前的说了,李棠笑道:“看来方寒的画挺值钱的,一幅画一栋别墅呀!”

    “他还欠王莹学姐她们一人一幅画呢!”赵语诗道。

    李棠抿嘴笑看方寒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真没心思画画,以后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还说我言而无信呢!”赵语诗撇撇嘴。

    方寒起身道:“时候不早,我先走了!”

    “不一起吃晚饭吗?”李棠忙问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算了。”

    他起身离开了小屋,李棠怔怔看着他的背影,赵语诗道:“怎么啦,还看不够呐!”

    李棠摇头叹道:“他对我还是有怨气的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没怨气那就不是人了!”赵语诗道:“过一阵就好啦,还能迷得他神魂颠倒!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李棠起身来到窗边,拉开窗帘看着外面的夕阳。

    夕阳照在她美艳的脸庞上,她眼神迷惘,静静站在夕阳里一动不动,好像凝固了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