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183章 曝光
    江小晚听到消息,赶了回来,方寒正在树林里练剑,剑光如电,飘忽迅捷,几乎看不到剑体,只能看到一道道光闪烁。.

    江小晚看得目瞪口呆,她知道父亲在神神秘秘的传方寒一套剑法,应该威力强大,否则不至于背着自己。

    但她没想到,竟有如此神速的剑法,只在电视电影里看过,小说里听过,没亲眼见识过,以为是艺术加工的呢。

    江承背着手站在一旁,面带微笑,很是得意。

    江小晚看了一会,凑过去:“爸,这是什么剑法呀,好厉害!”

    “知道厉害了吧?”江承转过头,得意的笑道:“叫你练剑,你说什么那是老头老太太瞎比划着玩的,一点儿不当回事!”

    “我的剑法能练成这样?”江小晚忙问。

    江承摇头:“你刚打根基,差远了!”

    “方寒不也是刚学嘛!”江小晚不服气的道。

    江承道:“你也敢跟方寒比?嘿!”

    江小晚嗔道:“爸,你别灭自己女儿威风好不好,方寒怎么啦,他也是两条胳膊两条腿!……而且他还没我大呢!”

    “你是白吃几年盐了!”江承摇头道:“方寒的武学基础深厚,又刻苦又专注,你差远啦!”

    江小晚哼一声:“那我能练成吗?”

    江承想了想,摇头叹道:“没什么希望!”

    “我不信!”江小晚不服气的嗔道:“我一直练,还练不成?”

    江承道:“你没那悟姓,也没那精力!”

    江小晚叹了口气:“那好吧!我不练就是了!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吧,当今世界,能练成这套剑法的,也就方寒一个而已,你老爹我都练不成!”江承没好气的道:“你的心倒不小!”

    江小晚道:“吹牛吧!”

    江承摆摆手:“跟你说不清楚,对牛谈琴,好啦好啦,别打扰他!”

    “你有了徒弟就不要女儿了!”江小晚白他一眼:“看谁给你养老!”

    江承没好气的道:“指望你还不如指望我自己!”

    父女两人正斗着嘴,方寒停了剑,微笑看着江小晚。

    江小晚笑**的道:“方寒,还不拜见救命恩人?”

    “多谢小晚姐了!”方寒抱拳笑道。

    当初是江小晚想出的办法,沈晓欣把自己吻醒了,真如公主吻王子一般,要不是她的办法,还不知道他们会用什么法子,说不定会伤了自己。

    江小晚道:“听说失恋了?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道:“小晚姐是幸灾乐祸吧?”

    “失恋的滋味不好受吧?”江小晚打量着他:“不像呀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是不是得愁眉苦脸,做厌世状?”

    “不应该吗?”江小晚哼道:“你跟李棠感情挺深,就一点儿不伤心?”

    “伤心是伤心,但伤心不解决问题。”方寒笑道:“小晚姐没失恋过吧?”

    “她——?”江承哼一声:“我倒巴不得她失恋一次!”

    江小晚嗔道:“爸——!”

    江承哼道:“这么大的姑娘了,恋爱也不谈,一天到晚瞎疯,真不知道她脑袋里到底想什么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师父别担心,小晚姐追求者众多,她是挑花了眼!”

    “我看也是!”江承哼道:“小心挑来挑去,把自己挑剩下!”

    “爸,你就不能说句好听的呀!”江小晚嗔道:“我不嫁人,我要一直陪着你们老两口!”

    “别自作多情!”江承忙摆手:“我们可不用你陪!”

    江小晚白他一眼,对方寒道:“走吧,我带你去一个好地方!”

    方寒忙道:“还是算了,在这儿就挺好,小晚姐要是陪我,咱们就在这儿喝喝酒吧!”

    “你真是胆小如鼠!”江小晚道:“放心吧,不带你去舞厅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不迭,就是不答应。

    江小晚无奈:“你这人真无聊无趣,还扫兴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小晚姐,你不是陪我喝酒浇愁的吧?”

    “那顶什么用!”江小晚道:“喝一顿酒就能解愁啦?我有更好的办法!”

    方寒谨慎的道:“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“我替你介绍美女!”江小晚道:“都是美人儿!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挑了挑:“哪来的那么多美女?”

    “美女还不多的是!”江小晚得意的道:“从电影学院找来的,包你满意,你随意挑一个做女朋友!……都是未来的影星啊,不逊于李棠!”

    江承听不下去了:“你这丫头别胡闹!”

    “爸,她们一听我介绍男朋友,个个都抢着来呢!”江小晚得意的道:“我的弟弟,绝不缺女人!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道:“小晚姐,你还是饶了我吧!”

    “干什么,不愿意!?”江小晚嗔道:“真是不识好人心,我把她们招集全了也不容易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现在哪有这心思,女人还是敬谢不敏了!”

    “怎么,心灰意冷想出家当和尚了?”江小晚歪头打量他:“我说你不至于吧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差不多吧。”

    “真没用!”江小晚白他一眼道:“受这点儿打伤就看破红尘啦,真是没出息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小晚姐也谈场恋爱就知道了!”

    “我才没功夫搭理你们这些臭男人呢!”江小晚哼道:“我宁愿打一场高尔夫!”

    江承道:“小晚,你带方寒去打高尔夫吧,散散心,这才是正经的,别弄那些乌七八糟的!”

    江小晚道:“爸,你不懂,他现在需要的不是高尔夫,而是女人!”

    “女人女人!”江承没好气的道:“你就懂这些乱七八糟的,给我闭嘴,看看你成什么样子!”

    江小晚吐吐舌头:“好吧好吧,我错啦,方寒,随我去打高尔夫吧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明天就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啰嗦,走啦!”江小晚一扯他胳膊。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看看江承,江承摆摆手:“跟她去吧,散散心,练剑也不在这一时半刻!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,收了剑随江小晚上了车,很快拉着他进了一家高尔夫球场。

    这座球场位于一座湖边,茵茵绿草地,澄澈的湖水,温柔的风吹拂着脸庞,确实是一种享受。

    他不会高尔夫,江小晚现场示范,她换了一身行头,白衫黑背心,黑西裤,绅士味十足。

    方寒也如此,这一身行头与他的气质很搭配,顿时如换了一个人,文质彬彬,风度翩翩。

    他对身体的控制能力极高,打法一学就会,一会就精。

    江小晚开始还能领先,一局之后就平分秋色,方寒故意放水,免得她老羞成怒。

    两人一边挥杆一边说着闲话。

    “小晚姐,这次又是考验吧?”方寒挥了一杆,扭头笑道。

    江小晚拍拍巴掌,这一杆很精准,没好气的道:“什么考验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我发现小晚姐喜欢考验我。”

    “胡说!”江小晚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那么多美人儿我见了真要晕头,会让小晚姐失望的!”

    “臭小子倒是精明!”江小晚哼道,暗骂这小子实在太聪明了,什么也瞒不过他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没那么难过。”方寒笑道:“我跟李棠的事外人不清楚,没那么严重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分手了吗?”江小晚问。

    方寒坐到草地上,叹了口气:“是啊,终究是分手了。”

    江小晚道:“我实在不明白李棠到底为什么甩了你?”

    方寒扭头瞥一眼。

    江小晚抿嘴笑道:“我说得太难听啦?你这不就是被甩了嘛!……没什么大不了,男子汉大丈夫被甩了没什么!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道:“小晚姐,你一时不打击我就难受啊!”

    “打击你才能找到一点儿自信!”江小晚娇笑道:“所以逮着机会绝不能放过的!”

    方寒叹道:“好吧,就算我被甩了吧!”

    “那要不要我帮你出气?”江小晚笑道。

    方寒忙摆手:“千万别!”

    江小晚歪头打量着他,笑道:“看来你对她还没死心呐!……也是,她确实气质独特,很迷人,你们男人都喜欢这样的吧,美艳冷漠,很有征服感,是不是?”

    方寒叹道:“萝卜白菜各有所爱,李棠人美心也美,很难得。”

    “被甩了还念着她的好?”江小晚撇撇嘴:“你还真是痴情一片呐!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道:“小晚姐,别找李棠的麻烦,我们现在还是朋友呢。”

    “分手还做朋友,这是骗骗小孩子的,你真信呐,天真!”江小晚摇头道:“方寒,我发现不管多聪明的人,陷进情网都变成笨蛋!你说你在我跟前多聪明,怎么对上李棠就成了笨蛋呢?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小晚姐,真不是你想的那样!”

    “好吧好吧,看把你急的!”江小晚哼道:“李棠够厉害的,能把你变得这么痴情,手段很高啊!”

    方寒叹道:“小晚姐,等你谈过恋爱就知道了,就会明白我的感受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拿住我没谈过恋爱这一点!”江小晚不忿的道:“不必谈恋爱我也明白,真是的!”

    方寒笑**的道:“小晚姐真不准备找男人?”

    “找来干什么?”江小晚哼道:“个个都不靠谱,指望不上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要不要我替小晚姐介绍一个?”

    “好呀。”江小晚巧笑嫣然,凑到他身边,然后猛的一脚跺在方寒脚上,方寒惨叫一声。

    他故意没躲,踩着也不疼也惨叫,她是真的用狠劲了,亏得他有将军铠,不然这一下够受的。

    江小晚笑靥如花:“我要多谢你啦!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摆手:“好好,算我多事,算我多事!”

    “哼!”江小晚重重哼道:“你再多管闲事,我就去对付李棠。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:“好吧,小晚姐真得罪不得!”

    “知道就好!”江小晚得意的道:“我现在算是握住了你的命门,原来是李棠啊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小晚姐,李棠要有什么麻烦,你要帮忙啊。”

    “凭什么!”江小晚哼道:“她甩了你,我不找她麻烦就算好得了,还要帮她?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道:“我们两个的事一两句说不清,总之小晚姐别袖手旁观!”

    “一两句说不完,那就慢慢说。”江小晚道。

    方寒无奈,不跟她说清楚,还真是不行,稍使手段就够李棠受的,那自己的罪过就大了。

    他将两人的始末说了一番,江小晚一边挥杆打球,一边倾听,半晌过后,长叹一口气:“真够复杂的!”

    方寒叹道:“李棠也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“那倒也是。”江小晚点点头:“这爱得太深了太苦太累,确实麻烦,我才不讨这个苦头呢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来世上一遭,不好好爱一场,岂不可惜?”

    “可惜什么!”江小晚哼道:“不过都是感觉罢了,禁不住时间的考验,爱情就是激素的分泌,没什么大不了!”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摇头,她说得倒也不算错,他现在对爱情不抱指望了。

    江小晚横他一眼哼道:“是不是觉得我不可救药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再也不替小晚姐**这份闲心了!”

    “你就是爱**闲心!”江小晚哼道。

    两人打了十局,江小晚累得走不动了,她耍赖,说走不动了,要方寒背他回车上。

    方寒无可奈何,只能背她,当初在高速路上被追杀,曾经背过她一次,这次算轻车熟路了。

    回去是方寒开的车,一路开到江家别墅,方寒晚上没留下住,直接坐高铁返回了京师。

    第二天清晨,他一出别墅,闪光灯一个劲的亮,他微眯眼睛,打量着眼前一群记者。

    “请问方寒,有人报料说你跟李棠分手了,是不是真的?”

    方寒一怔,看了一眼这些记者,他们消息倒是灵通。

    “请问是你甩了李棠,还是李棠甩了你?”

    方寒微笑着摇摇头,拨开记者们,骑上自己的单车,众记者忙上车紧随,一路不停的拍照,不时的发问。

    方寒不顾他们的围追堵截,一直骑进了学校,才长长舒了一口气,来到教室上课。

    他刚坐下,张大江四人凑过来,除了李彬与何磊,还有张雨瑶,都好奇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张大江低声道:“老二,听说你跟李棠掰了,是真的吗?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从哪听说的?”

    “传得沸沸扬扬,所有人都知道了。”张大江道:“到底是不是真的?”

    方寒叹了口气,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就是说是真的喽?”张大江顿时瞪大眼睛,声音拔高。

    张雨瑶忙拍拍他,张大江这才省悟,低下声音来:“李棠真的甩了你?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道:“到底是谁传出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甭管谁说的,关键是真假!”张大江压低声音:“李棠不是那种人啊!”

    “我们确实分手了!……这件事说来话长,以后跟你们说。”方寒摆摆手,老师已经来了,不能再说话,这位政治老师可是名捕之一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