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182章 巧遇
    赵语诗恨恨瞪着门口。.

    李雨莎轻声道:“赵姐,我要去把叔请回来吗?”

    “算啦,你能请得动他?”赵语诗哼道:“他就是一头犟驴!”

    李雨莎道:“叔他还是很关心婶的!”

    “我也知道,可他们两个实在太气人了!”赵语诗哼道:“明明感情很深,偏偏要分开,纯粹找别扭嘛!”

    李雨莎道:“我能理解婶,我叔他太招女人,很没安全感的!”

    “他身边是有不少女人,但他还是挺老实本份的!”

    “人家都说男追女隔座山,女追男隔层纱,万一她们喜欢我叔,我怕叔叔挡不住啊!”

    “你也这么想?”

    “是呀。”李雨莎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真是傻瓜!”赵语诗摇摇头:“何必非要把一个男人的心都拴住呢,只要他在自己身边就行了,管他想什么!”

    “婶要是这么想就好了!”李雨莎摇头叹道:“现在的男人都花心,哪能只喜欢一个女人啊!”

    “像方寒这样的已经很少了,李棠还不满足,真是……”赵语诗摇头道:“她太追求十全十美了!”

    两人说话的功夫,李棠幽幽醒了。

    两人忙住嘴。

    李棠睁开双眼,发呆了片刻:“语诗,莎莎,谁来过了?”

    李雨莎忙道:“婶,没谁啊!”

    李棠扭头打量四周,最后盯着赵语诗与李雨莎:“莎莎,说!”

    李雨莎忙看向赵语诗。

    赵语诗道:“你觉得是谁来过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他——?”李棠迟疑道。

    李雨莎忙点头。

    赵语诗哼道:“他是来过,过来看了看,你不要紧,他就走了,刚走没一会儿!”

    李棠发了一会儿呆,转过身背对着她们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李雨莎松口气,李棠没发火,这就好。

    赵语诗皱眉:“你说你,好端端的偏偏折腾什么,他想着你,你想着他,这还不够吗?”

    “你不懂的。”李棠道。

    赵语诗哼一声:“我是不懂,但知道你就是傻瓜!……现在后悔了吧?后悔还来得及!”

    “我是辛苦,但不后悔。”李棠道。

    “你真不想复合?”赵语诗道:“再回去就是了,上次不那样吗,他对你还是一样的好!”

    “我们不会复合了。”李棠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呀?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再过那种曰子了。”李棠道:“我宁愿受相思之苦,也不想患得患失,提心吊胆!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我说不过你,你想怎样就怎样吧!”赵语诗没好气的道:“我看得出来他过得也很苦,你就忍心?”

    “喜欢他的女人很多,他会找到自己心爱的女人。”李棠道。

    赵语诗不以为然的哼道:“然后你在一旁看着他们快活?”

    “我会祝福他们!”李棠道。

    赵语诗哼道:“你们两个都是情圣啊情圣!”

    李棠道:“我不想呆这儿了,回去吧!”

    “好吧,回去!”赵语诗道:“这儿的味真不好闻!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方寒到了江承家,江小晚不在,他也不想通知江小晚,吃过饭后,独自出来散步。

    江承知道了他的事,但没多说,只指点他剑法**。

    他慢慢溜达,坐上地铁,最终来到了鲁海购物城,他站在商场前叹息,竟是下意识的来到这里。

    繁华依旧的鲁海购物广场,他看着有异样感觉,往昔的一幕幕在脑海里浮现,信步上楼来到影城。

    坐在影院外面,看着一对对的情侣,或者一家人在购票,在等候,他心下一片茫然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他忽然扭头看身后,李棠正静静站在那里,一袭淡紫风衣,白色纱巾,憔悴而美艳。

    他以为自己眼花,回过头后再次回望,李棠已经走到近前。

    方寒缓缓伸出双手,李棠扑进他怀里,死死搂住。

    半晌过后,她松开手,美艳脸庞挂着泪珠。

    方寒替她抹去泪珠,微笑道:“咱们缘份没尽呐!”

    李棠紧抿着红唇:“你怎么过来了?”

    “随便溜达,不知不觉就过来了。”方寒笑道:“你呢。”

    “一样。”李棠轻轻点头,明眸紧盯着他,想把他的一言一笑烙印入脑海。

    方寒捧起她美艳脸庞,吻上红唇,这柔软幽香的滋味让他沉醉难以自拔。

    吻了良久才松开,李棠呼吸粗重,粉脸酡红如醉,眼波清亮,顾盼勾魂。

    李棠道:“走吧!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,两人出购物广场坐上她宝马车,一直开到她所在的博雅小居。

    进屋后两人紧搂到一起,情火燃烧得他们不可自抑,衣服一件件飞出去,从门口直到卧室大**……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**停歇,方寒**着她柔软光滑的身体,脸露微笑,先前种种压抑与痛苦全部消散。

    李棠如猫般趴在他怀里,一动不动,听着他强健有力的心跳。

    两人一句话不说,此时无声胜有声。

    半晌后,方寒打破沉默:“你真不想回到我身边了?”

    “嗯,这样挺好的。”李棠抬头看他,艳光四射的脸庞带着慵懒与满足,亲一下他:“咱们就当朋友,偶尔见一面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笑道:“保持距离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李棠点点头:“先前咱们太近了,反而让我受不了,这个距离正好,不远不近。”

    一番抵死缠绵之后,她忽然彻悟,这才是自己所想要的,不是他的全部,而是他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不必承受那些担忧与沉重,又能得到他的爱,自己更觉得自在,更自信,整个世界阳光明媚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你要有男朋友呢?”

    李棠红唇轻轻吻着他呢喃:“我不会交男朋友了,有你就够了!”

    方寒蹭着她红唇,呼吸着彼此的气息,笑道:“我以后会有女朋友,你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做小三!”李棠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失笑:“你本来可以做老大的。”

    李棠道:“谁喜欢谁做吧,我可没这福气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道:“在别人眼里,你太奇怪了,难以理解!”

    “他们知道什么!”李棠哼道。

    她很自豪,论及对方寒的感情,她相信别的恋人远远不如,她们的男朋友没这么有魅力,无法产生如此强大的压力。

    方寒叹了口气:“你呀……,要不要搬回去住?”

    李棠摇头:“我才不要呢,那不跟你女朋友一样了?”

    “好吧,随你。”方寒吻住她红唇狠狠蹂躏了一番,直到她呼吸粗重才罢休,哼道:“你真是个魔女!”

    “你是魔头才对!”李棠白她一眼,眼波勾人。

    方寒顿时火起,再次压倒她,又一番狠狠鞭挞,直到她娇声连连的求饶,真不堪承受了。

    两人抵死缠绵了半天,他才离开,感觉世界再次鲜活起来。

    离开没多久,赵语诗与李雨莎回来,李棠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,冲她们淡淡摆摆手,眼睛仍盯着电视。

    赵语诗与李雨莎把买的东西放下,喘一口粗气坐到沙发上,直嚷着快累死了,累死了。

    赵语诗埋怨:“李棠,你怎么不声不响就跑啦!”

    李雨莎忙点头:“就是,婶,你可把咱们累惨了,满世界找你,你又关机啦!亏得赵姐说先回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李棠道:“哦,没意思就先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李雨莎道:“婶,那你也不该关机呀!”

    赵语诗道:“没电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呀……”李雨莎无奈的点点头:“晚上吃什么饭,我去做!”

    她出身春雪居,有一手好厨艺。

    李棠道:“随便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,来四个清淡的。”李雨莎道。

    等她进了厨房,赵语诗上下打量着李棠,摇摇头。

    李棠眼睛盯着电视,视若无睹。

    赵语诗轻咳一声:“李棠,你老实交待,到底去哪儿了?”

    李棠白他一眼,拿起遥控换频道。

    赵语诗上前一把抢过遥控器,嗔道:“老实交待!”

    “交待什么?”李棠横她一眼。

    赵语诗撇撇嘴:“瞧你那精神焕发的样子,也就莎莎信你的鬼话,老实交待,是不是见方寒了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李棠点头。

    赵语诗一怔,忙道:“真的?!”

    李棠道:“是,见着他了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在哪儿见到他了?”赵语诗顿时凑过来,笑**的道:“好啊,还是忍不住了吧?”

    李棠道:“不是你想的那样!”

    “那是怎样的?”赵语诗忙道:“说来听听!”

    李棠道:“咱们去购物广场,我想起了上次跟他一块去看电影,于是便上去走走,没想到碰到了他!”

    “真是心有灵犀呀,你们还真是一对儿!”赵语诗感叹道。

    那么多人的购物广场,那么大的地方,两人偏偏碰到一块儿了,实在没法说了!

    她忙又道: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“什么然后?”李棠拿起遥控器。

    赵语诗一把抢过来,嗔道:“然后说什么了?”

    李棠道:“没什么,就是打个招呼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糊弄小孩呢!”赵语诗嗔道:“糊弄三岁小孩你会变成这样,你没照镜子吧,完全换了一个人!”

    李棠无奈的道:“好吧好吧,我们就回来了,说了一会儿话,他就走了,就这样!”

    “嘿!”赵语诗红了脸,嗔道:“还说了一会儿话呢!……那你们算是复合了?”

    她虽没经历过男女之事,但没见过猪肉总见过猪跑,看李棠容光焕发的样子就知道他们干了什么好事!

    李棠摇头。

    赵语诗忙道:“还要折腾?”

    李棠道:“这就样保持朋友关系挺好,……我没那么多担忧,偶尔也能见见面。”

    赵语诗歪头想了想,摇摇头,实在不理解,一般人有喜欢的人是恨不得更进一步,直到结婚,完全占为己有,哪有她这样反而要往后退的,真是古怪!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