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181章 探望
    周小钗到底怎么想的,方寒没猜出来,不过看得出师母的态度有松动,不再反对自己与沈晓欣了。.

    这是一件好事,方寒却叹了口气,可惜现在自己没心情谈感情了,李棠离开的痛苦刚刚淡漠了一些,不想受这折磨。

    冲淡失恋痛苦最好的方法是赶紧谈一场恋爱,方寒现在才发现,根本没有勇气再谈恋爱了,爱一场伤一场。

    他觉得现在也挺好,清清净净,能够专注于**武功与学习功课,努力提升自己的圣骑士环阶,尽快达到九阶,能够复活父母。

    这期中,孙明月又过来找他一次,还是狙击任务,方寒二话没说的答应了,到了地方拿起孙明月的狙击步枪,一枪致命。

    孙明月看得心寒,对他漠视姓命的态度心寒,越发决定要好好管住他,这种人一旦为祸社会,那真是不得了。

    方寒的曰子越发平静,心境波澜不惊,一切都变得平淡,规律,每两个周末要去一次京师,看看葛思壮,见一见江承,学习倏忽剑,他对倏忽剑的学习越来越有心得。

    原本就有深厚的根基,练起倏忽剑来事半功倍,进境极快。

    心息相交,凝成一剑,开始手中有剑,练到高深境界甚至不必真剑,虚空凝剑,杀人于无形。

    离这一境界他差得远,但现在的剑在他手上,奇快如电,几乎肉眼看不清,倏忽剑的神妙初显。

    练了倏忽剑的妙处,平时的手速会格外的快,平时的一举一动,或者敲键盘打字,都是常人的数倍。

    他现在的早饭与晚饭都在沈晓欣家里解决,但目光清冷,将蠢蠢欲动的感情深深压到内心最深处,不让它出现。

    周小钗看得暗自皱眉,原本心软了,决定不再管两人,管他什么年纪世俗,沈晓欣与其这么孤单终老,还不如有一段刻骨铭心的记忆,这一辈子才没那么贫乏苍白。

    但没想到,沈晓欣现在也激发不了他的热情了,看他温和平静,笑容舒缓,与沈晓欣对视时,心如止水,毫无异样。

    她的心一阵阵酸楚,看来他真是心灰如死了!

    她一直在关注着李棠的消息,再次进入剧组,拍起戏来很疯狂,比男人还努力,让剧组的人又敬又怕。

    她明白,这是李棠在通过拍戏**自己的痛苦呢,硬生生剜去身上的肉,这种感觉她没经历,但能体会到。

    这两个人自我折磨,真是一对傻瓜!

    方寒平静的过着曰子,努力**龙元术,细细探索。

    进入第三层之后,龙元术的**缓慢下来,脑海是一汪平静的金泉,驱使时,搬运出一滴,或者化为圣力,或者包裹起内力,这一滴金水仿佛寄着他的心神,是他的眼睛,能清晰看到一切,感受到一切。

    方圆十里,他都能维持与这滴水的联系,一旦超过十里,则断了联系,很是奇妙。

    他想到了道家的身外化身,这液体的龙元就仿佛是自己的化身,不过这尊化身不能无限距离罢了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清晨时分,方寒静静睁开眼,平静的洗漱过后,进入练功房,**推云掌与倏忽剑。

    偶尔也练一练龙息术,龙啸术,但不常练,他肉身的强度达到一个极限,再难寸进。

    龙息术是炼体,胜在强横刚烈,推云掌炼体,胜在细微精妙,仿佛雕塑,先打好骨架,再细细雕琢。

    故他现在龙息术几天练一次,为了维持身体的强横,推云掌每天必练,为了精益求精,达到更深一步。

    手机铃响,他走出练功室,一看是李雨莎的,她一直陪在李棠身边,但不大敢见方寒。

    每次见到方寒,她都心虚,也有点儿害怕,方寒教她练武很严厉,要求极严格,她是能避则避,如老鼠见猫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方寒淡淡问。

    李雨莎小心翼翼的道:“叔,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是你,说话!”方寒哼道。

    李雨莎道:“婶不让我打电话给你,我觉得不能瞒着叔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方寒道:“直说!”

    李雨莎迟疑一下,低声道:“婶昏倒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——?”方寒声音陡的拔高,沉声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婶太累了,已经两天两夜没睡觉了!”李雨莎道:“她拍完戏回来不睡觉,一直看书,看完书就去演戏,回来再看书,就是不睡觉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她现在在哪儿?”

    “在医院呢。”李雨莎低声道:“婶不让我说,可我觉得叔应该知道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替我订车票,我马上过去!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李雨莎忙点头:“我马上给叔订票!”

    方寒挂了手机,脸色变幻。

    李棠,好像冰封了很久的名字再次出现在脑海,这一阵,周围所有人都刻意不提这个名字。

    这一刻,李棠美艳的脸庞,甜美温柔的笑容再次闪现,他仰天叹一口气,真是上辈子欠她的!

    他收拾了一下东西,转身出了别墅,径直打车到了高铁站,取了票登车,一个小时后抵达京师。

    李雨莎正在车站等着,一身时尚打扮,戴着墨镜,气场十足,乍看还以为是哪位明星。

    她在李棠身边,品味潜移默化,衣着打扮脱离了土气,越发时尚,再加上她自身条件不错,走在人群里很惹眼。

    看到方寒出站,她忙用力挥手,方寒摆一下手,来到她近前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叔一路还顺利吧?””

    “嗯,还好,她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睡着呢。”李雨莎道:“要不然我可不敢偷跑出来,……医生说她严重缺乏睡眠,她又睡不着,就打了安定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带我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李雨莎忙点头。

    她开着李棠的宝马过来,替方寒开了车门,然后坐到驾驶位上,看得周围人们暗骂。

    宝马开到一家私立医院,方寒打量一眼,李雨莎低声道:“是赵姐订的病房,来看病的都是有钱人!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,私立医院有两种,一种草根,靠着忽悠赚钱,一种是贵族医院,收费昂贵,但请的都是有名的专家。

    李雨莎带着他来到五楼,护士站有数位年轻貌美的小护士,正围成一堆窃窃私语,说话不敢太大声。

    看到李雨莎进来,她们忙住嘴,微笑点头。

    李雨莎点点头,径直带方寒进去,来到509,推开门一看,是一个套间,宽敞明亮,温馨舒适。

    家具好,家电全,比星级宾馆多了一丝温馨气息。

    窗外的阳光照在**,李棠正静静仰躺,面容恬静,脸色苍白,赵语诗正坐在床边打瞌睡。

    听到声音她醒过来,扭头一瞧是方寒,顿时一怔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,来到床前抓起李棠手腕,一阵子不见,李棠手腕缩了一圈,瘦了很多。

    赵语诗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片刻后方寒松开手,扭头看一眼赵语诗。

    赵语诗有些心虚:“我也劝她休息,可她非要这么拼命,结果把自己累成这样。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道:“杀青了么?”

    赵语诗点点头:“嗯,昨天一杀青她就倒下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没什么大事,就是太累,休息两天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赵语诗叹口气:“她这是在折磨自己,跟自己过不去,再好的身体也抗不住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,起身往外走。

    赵语诗忙道:“你去哪儿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她没大碍,我就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这么走了?”赵语诗忙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不这么走要怎么?……你好好照顾她,让她放宽心,别再这样了!”

    “我劝有什么用!”赵语诗没好气的道:“她是自己想不开,神仙也没用,现在能救她的只有你了!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你太高看我了!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还生气,恨她?”赵语诗道。

    方寒叹道:“那倒不是,正在努力忘了她。”

    “她恨自己。”赵语诗无奈的道:“所以这么折腾自己,你说你们两个,有必要这样么?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道:“她也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赵语诗无奈的看着他:“你就留下来吧,陪陪她。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:“陪陪她?……饮鸩止渴而已!”

    “饮鸩止渴也顾不得了!”赵语诗道:“再这么下去,她真要崩溃了!”

    “你们没去旅行散心?”

    “去过了,但没用。”赵语诗叹道:“她本来挺大气的,不会钻牛角尖,可就是过不了这一关,失恋嘛,有什么大不了的!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咬咬牙就过去了!”

    “我怕她是过不去了。”赵语诗撇嘴道:“要我说,你主动一点儿,把她再抢回去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她在我身边很痛苦。”

    赵语诗哼道:“再痛苦也比现在强!”

    “长痛不如短痛。”方寒摇头道:“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方寒!”赵语诗瞪大眼嗔道:“你真要这样么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就这样罢!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男人啊!”赵语诗大声道:“李棠想离开,你就让她离开?你一点儿没有男子汉大丈夫的气概!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道:“感情的事勉强不得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勉强不得?”赵语诗哼道:“这全是借口,你不放她走,她能走得掉?”

    “那样更痛苦!”方寒摇头。

    “痛苦就痛苦呗!”赵语诗道:“总比她现在半死不活的好!”

    方寒忽然笑起来。

    赵语诗心里发毛:“你笑什么?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你呀,没谈过恋爱,说不通。”

    赵语诗哼道:“你倒是谈过恋爱,可每一次都失败,没好好反省过?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挑了一下,他心志坚定,别人很难影响,摇头道:“别跟她说我来过,走了!”

    他不理赵语诗的娇嗔,大步流星离开了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