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178章 浇愁
    天黑之后,方寒缓步到了海天大学。

    他以前常来海天大学,如今旧地重游感觉如此复杂,最常做的就是跟李棠一起在树林边坐着,或者沿校园小径漫步。

    往昔的一幕一幕在眼前回放,时光不能倒流,终于要失去她了!

    他坐到离女生宿舍楼不远处的长椅上,放空脑海,强行斩断了一切杂念,关注于脑海里的龙元。

    神庭里一汪金水平静无波,一动不动,清沏得比泉水更清沏。

    看到这汪金水,他顿时变得平静,脑海里清清爽爽,一切烦恼都抛开,舒服难言。

    他一直没静下心来研究,龙元化为金液之后有什么妙用,想必不仅仅是形态变化,作用也会不同。

    手机铃声,他低头一看是赵语诗,接通后,赵语诗小声说话,告诉他李棠已经睡下了,他可以进去。

    方寒答应一声,慢慢上了女生宿舍楼,值班室的大妈刚张嘴要吆喝,忽然想起了是他,忙闭上嘴挥挥手,示意他赶紧上去。

    方寒笑着点点头,上楼敲响李棠的宿舍门,赵语诗迅速打开门,把他扯进去,怕别人看到。

    宋玉雅她们都在,围坐在桌边打牌,看到他进来,放下纸牌,神情有些复杂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方寒冲她们点头微笑,来到李棠床边,她枕着左手侧躺,展现出优美动人的曲线。

    方寒看着这具熟悉的美好身体,轻叹一口气,伸手摸上她右腕,动作极轻极微,片刻后伸掌在她后背与胸前揉了揉,点了两指,直起身来。

    “方寒,怎么样?”王莹忙问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没大碍,调养一阵就好,最重要的是开心,你们有时间一块出去旅游吧!”

    “对,咱们一块儿去旅游!”赵语诗忙点头。

    宋玉雅沉吟一下,缓缓点头,她的功课最紧,不过李棠不能再这样下去了,功课可以后来再补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让她少吃点儿油腻的,清淡为主,少吃点儿饭也没关系,……就这些吧,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慢着!”宋玉雅忙道。

    方寒看她,宋玉雅道:“方寒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不用。”

    宋玉雅道:“李棠一直没改变心意,咱们劝不动她,看来你们缘尽于此,你也别太难过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笑道:“感情的事不能勉强,我没关系,……又不是第一次。”

    罗亚男紧抿嘴,默然不语。

    宋玉雅有些无奈的扫一眼罗亚男,说起来,宿舍四个人,两个人都伤害了李棠,实在对不起他。

    她们想起往昔种种,越发觉得方寒的好处。

    罗亚男道:“你有什么打算?”

    “打算?……不知道,走一步看一步吧,努力学习,天天向上。”方寒笑了笑。

    罗亚男紧盯着他:“你恨不恨李棠?”

    “恨——?”方寒笑了笑,摇摇头:“我不恨你,也不恨她,你们都是好女人,是我没福气!”

    “你真这么想?”罗亚男轻哼。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算我前世欠你们两个的!……罗亚男,我再不相信爱情了!”

    罗亚男心下一酸,勉强笑笑:“爱情本来就不可靠!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:“好啦,先走了!”

    他对诸女点头微笑,拉开门离开了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宿舍里静悄悄的,四女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,他挺可怜的!”宋玉雅摇摇头。

    王莹用力点头:“可不是嘛!……罗亚男你是这样,李棠也这样,换了谁也受不了!”

    “他要是不练武就好了嘛!”赵语诗道。

    罗亚男道:“这不是练不练武的问题,即使他放弃练武,李棠终究也要离开他的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赵语诗不解的道:“就因为害怕失去他?……再怎么担心也比真正失去他强吧?”

    “那种患得患失的滋味实在太累了。”罗亚男摇头道:“感觉心脏每天都跳得极外快。”

    “真有那么强烈?”赵语诗道:“我看别的情侣都好好的,没你说得那么厉害吧?”

    王莹道:“要真都这样,谁还敢谈恋爱呀!”

    罗亚男摇头道:“他跟别的男人不一样,一旦靠近他,爱上他,像吸了毒一样,会越爱越深,直到迷失自我!”

    “我没看出他好在哪儿!”赵语诗撇撇嘴。

    罗亚男看她一眼,摇摇头:“那最好不过了!”

    “就这么看着他们分开?”王莹不甘心的道:“太不该了!”

    罗亚男叹道:“咱们就尊重李棠的选择吧!”

    宋玉雅道:“罗亚男的话不错,咱们别掺合得太多了,让李棠自己做主吧,过了这一阵就好!”

    罗亚男看一眼李棠,暗自摇头,这一阵怕不会太短!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方寒从海天大学出来,摸出手机,在通讯录上翻找,找了一圈,最终落在齐海蓉名字上。

    他打了过去,齐海蓉懒洋洋的问他有什么事,方寒叹口气:“齐姐,我失恋了,想喝酒。”

    “来我家吧。”齐海蓉淡淡道。

    方寒挂了电话,一步一步往回走,径直到了二十二号楼,按响门铃后,齐海蓉出现,把他迎进去。

    她穿着一身碎花睡衣,少了几分雍容与妩媚,多了几分俏丽与青春,与平时的气质不同。

    两人来到客厅,淡淡幽香缭绕鼻间,他软绵绵的坐到沙发上,感觉很累,身心俱疲。

    齐海蓉已经醒了两瓶红酒,拿出高大的杯子,倒了一点儿递给方寒:“来点儿吧!”

    方寒接过后一饮而尽,摇摇头:“借酒浇愁,这酒可不够烈!”

    齐海蓉明亮的眼波扫来扫去,笑道:“方寒你也会失恋?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道:“我怎么不能失恋?”

    “李棠爱你入骨,谁都看得出来!”齐海蓉笑道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爱又如何,不爱又如何?……她已经离开我了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齐海蓉蹙眉。

    方寒叹一口气:“因为爱情!”

    “说清楚点儿,她爱上别人了?”齐海蓉问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怎么回事?”齐海蓉越发迷糊,一把夺过他酒杯,嗔道:“方寒!……赶紧给我说清楚!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道:“她在我身边一直患得患失,提心吊胆,过够了这种曰子,太累了,所以要放弃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……”齐海蓉怔了怔,慢慢点头,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方寒又喝了一杯,示意她斟上。

    齐海蓉替他又斟上一杯,叹道:“我能理解李棠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苦笑:“别人失恋是因为爱没了,我失恋是因为爱太浓了!”

    齐海蓉抿嘴轻笑,方寒瞪一眼她。

    齐海蓉笑道:“只要有爱,一切都能克服的,失恋也是暂时的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齐姐你还这么天真!”

    齐海蓉没好气的道:“我天真怎么啦!……好啦,不就是个失恋嘛,有什么大不了的,喝你的酒吧,喝醉了明天就打起精神来!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其实失恋真没什么,又不是没失恋过!”

    “哦——?”齐海蓉好奇的道:“你还失恋过?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:“有过一次。”

    齐海蓉忙让他讲来听听,双眼放光盯着他。

    两人说话投契,她又刚失恋过,同病相怜,方寒对她有倾吐的**,将与罗亚男的事情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齐海蓉听过后,摇摇头看着他:“方寒,你挺可怜的!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:“没有烈酒?”

    “好吧,烈酒就烈酒!”齐海蓉起身袅袅进了厨房,拿了四瓶伏特加过来,给方寒斟了一大杯。

    方寒举杯一饮而尽,宛如一道火钻进胃里,他长长舒一口气:“痛快!……再来!”

    齐海蓉又替他斟满一杯,方寒又一饮而尽,她又斟满,她知道失恋的痛苦滋味,是要拼命把自己灌醉。

    一瓶又一瓶,方寒一口气喝了六杯终于醉了,齐海蓉长舒一口气,他再不醉自己也不敢给了,怕酒精中毒。

    方寒静静躺在沙发上一动不动,宛如熟睡。

    齐海蓉笑着摇头,原本以为他醉了会大哭大笑,把痛苦发泄出来,没想到他喝醉了竟然这么乖。

    拿了一张毛毯盖在他身上,齐海蓉上楼睡了。

    她也喝得微醺,看到方寒失恋,借酒浇愁,她不觉得那么痛苦了,世界不是只有自己失恋,有别人陪自己,痛苦好像被分担了。

    方寒醒来时天光大亮,他看看毛毯,又看看周围,想起来昨晚的情形。

    齐海蓉打着呵欠下楼,看他醒了,嫣然笑道:“醒了?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:“不好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昨晚一时冲动,直接跑到她家来倾诉喝酒,还喝醉了,这可是单身女人的房子,他清醒了就觉得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“行啦,甭客气了!”齐海蓉摆摆手笑道:“舒服一点儿了吧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轻松多了!”

    齐海蓉笑道:“那六瓶伏特加没白喝!……走吧,出去跑步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我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齐海蓉歪头道:“要不要介绍你女朋友?……据说应付失恋最好的方法是赶紧谈另一场恋爱!”

    方寒忙摆手道:“还是饶了我吧!”

    齐海蓉抿嘴笑道:“不会对女人有阴影了吧?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:“差不多,女人心海底针,猜不透,真是惹不起了!”

    “你真是个胆小鬼!”齐海蓉摆手道:“好啦,走你的吧!”

    方寒摆摆手出了她家,一回家就遇到周小钗。

    周小钗盯着他,上下打量他,挺秀的鼻子动了动:“你晚上跑哪儿去了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找一个朋友喝酒了!”

    周小钗哼一声,却没多问:“吃饭吧!”

    方寒忙点头,暗舒一口气。

    吃饭的时候,周小钗忽然说道:“明晚去小欣家吃饭吧。”

    方寒一怔,周小钗道:“沈白要来,要感谢你对沈娜的指教。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