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177章 无题
    被周小钗逼着吃了一点儿早饭,方寒去上课,一旦上课,他马上斩断一切杂念,专注于课业。

    一口气上了一天的课,主修课加上选修课,几乎占满一天,傍晚时分,他要回别墅,手机铃响,是宋玉雅的。

    宋玉雅约他到海天大学南门的静心茶舍,有话跟他说。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摇摇头,上次分手,可是被她们好一番痛骂,这回她们要故伎重施?

    他倒没怎么反感,这时候有人骂一骂倒舒服,实在不想一个人呆着,于是骑着单车来到茶舍。

    进去之后报了名字,服务员带着他到了一雅间,方寒进去一瞧,四女都在,宋玉雅,王莹,罗亚男,还有赵语诗。

    她们一模一样的风衣,坐在一起气势十足,冷冷瞪着他。

    方寒点头笑笑,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宋玉雅淡淡道:“方寒,你又要跟李棠分手?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:“你们知道了?”

    宋玉雅冷冷道:“李棠哭得快昏过去,咱们又不傻!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方寒叹了口气,摇摇头,何苦来哉。

    宋玉雅道:“说吧,这一次又为了什么!”

    赵语诗哼道:“你也太不知足了,李学姐多好,你却净惹她生气,真是气人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这次真是分手了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分手?”宋玉雅道:“不想她当演员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这次是她要分手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!”宋玉雅蹙眉道:“她把你看得比自己还重,为什么要分手?”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苦笑:“她觉得太累了,受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罗亚男细长的眉毛一挑,若有所思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宋玉雅道:“太累了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她一天到晚胡思乱想,患得患失,总觉得我会爱上别的女人,总觉得我练功会出危险,所以受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宋玉雅扭头看看罗亚男。

    四人当中只有罗亚男有恋爱经验,她们听着不靠谱,但没亲身经历倒不敢断定。

    罗亚男叹口气:“她是用情太深了,反而伤害自己!”

    宋玉雅道:“还没听说过这个,不会吧?”

    罗亚男道:“很有可能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们好好劝一劝她,带着她出去散散心,……她现在身体还不好,不能太伤心。”

    他想到李棠的身体还没调理好,这么伤心,恐怕会落下病根。

    “就因为这个分了手?”宋玉雅蹙眉道:“太儿戏了吧?”

    王莹忙点头:“你们在一起多不容易,分分合合的,彼此又深爱着对方,有什么不能克服的?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:“我不想分手,可她留在我身边只有痛苦。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,这傻丫头!”罗亚男摇头叹息。

    还是走了自己老路,当初以为李棠姓子坚强,比自己更能承受,没想到最终仍是这个结局。

    宋玉雅看看三女,无话可说,这次不是方寒要分手,是李棠非要分手,要劝也该劝李棠。

    赵语诗哼道:“肯定是你做得不好,不然李棠怎么会离开你?”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点点头:“是,我有错。”

    赵语诗哼道:“你要是老老实实的,不沾花惹草,李棠怎么会没安全感,是不是?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摇头,有理说不清。

    赵语诗道:“你哄哄李棠,把她哄回去!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道:“这不是哄能解决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要怎么办?”赵语诗没好气的道:“总不会真分手吧?你真能放得下李棠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她既然痛苦,只能放她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大方啊!”赵语诗撇撇嘴道:“傲气冲天!是不是觉得自己不需要勉强的爱情?“

    方寒无奈苦笑,跟她们不是一个频道的,讲不通。

    “方寒,你有什么想法?”宋玉雅道:“是要放手吗?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只能这样了,缘份尽了就散吧。”

    “说放下就放下,你确实够无情的!”宋玉雅摇头道。

    方寒缓缓扫她们一眼,叹道:“我何尝不想把李棠留在身边,她非要离开我,我能好受得了?你们要能劝她改变主意,你们就是我的恩人!”

    “咱们会好好劝劝她的。”宋玉雅道:“你们走到现在多不容易,说分就分了,太不应该!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道:“宋姐,我何尝想如此?我想守着她留住她,可我更见不得她难受!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,你们两个呀,真能折腾!”宋玉雅摇头道:“看到你们,咱们都庆幸没谈恋爱!”

    王莹忙用力点头:“就是就是,心脏根本受不了!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摇头:“你们好好开解一下她吧,别让她太难受,她现在身体不好,受不得这个。”

    “她身体怎么了?”宋玉雅问:“李棠的身体还是很好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前一阵子我出了点儿意外,她挺担心,忧思再加上没休息好,身体很虚弱。”

    “像上次一样的情形?”宋玉雅蹙眉。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宋玉雅哼道:“你不能不练功?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我有苦衷,不能不练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。”宋玉雅哼道:“李棠对你练功深恶痛绝,忍了这么久,终于爆发了,这真怨你!”

    罗亚男静静道:“你在李棠与武功之间选一个,你还是选武功吧?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。

    四女顿时义愤填膺,恨恨瞪着他。

    她们觉得当初李棠为了跟他在一起,舍弃了喜爱的模特,他倒好,就不能为了李棠而舍弃武功,还是不够爱她!

    方寒摇头苦笑,真说不过她们,这其中的理由没办法说。

    宋玉雅静静打量他半晌,摇摇头:“罢了,你们之间的事咱们一知半解,等问过李棠再说吧,不管怎样,你不该跟李棠分手的,你去哪儿找李棠这样的?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。

    宋玉雅道:“你好好想想吧,别让自己将来后悔!”

    四女出了茶馆。

    赵语诗不满的道:“宋学姐,我还没骂够呢!”

    “算了,他不怕骂的,咱们磨破了嘴皮,他只当一阵清风。”宋玉雅摇头道:“这件事根子还在李棠那边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还是怨他!”赵语诗哼道:“你看他身边围了多少美女?……咱们就不说了吧,还有什么师母,沈姐,孙警官!”

    “这倒也是。”宋玉雅点点头:“难怪李棠没安全感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已经注意了啊!”王莹说道:“尽量不跟方寒见面了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,李棠的心结不开,说什么也没用。”宋玉雅摇头道:“像方寒这样的身边怎能没女人?”

    “照理说不应该呀。”王莹歪头道:“他跟我差不多,也是宅男,我身边哪有什么男生?”

    宋玉雅摇头:“他看着一天到晚在上课,其实有很多事。”

    赵语诗点点头:“尤其他的医术,实在神了!据我所知,还在给京城的大人物治病呢!”

    四女摇摇头,只能回去劝李棠了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随后的几天,方寒一直沉浸在题海里,想冲冲刺,把高数的第四册解决掉。

    前两册是普及教材,后两册是学校的自编教材,包括实分析,复分析,线姓代数,概率统计,还有一些如PDE,群论,李代数,微分几何等,想学完数学,这四册高数还远不够,还有更多要学的。

    这四册是打根基,剩下的可以在读研究生时学习,数学体系庞大,想完全掌握需要很深的功夫。

    基础越牢固越深广,往后研究越究竟,他得天独厚,有梦中异世界,所以有这个雄心。

    他圣骑士四环,龙元术进入第三层化液,可谓突飞猛进,但李棠搅乱了他的心情,没了兴奋。

    维维这几天一直缠着他,那半个月他一直没醒,维维来看过几次,一直盼着他醒过来陪她玩。

    这回方寒终于醒了,她当然不会放过。

    她乖巧可爱,方寒跟她玩倒能开心一阵,也乐得陪她玩,隔两天就去她家吃饭,哄她睡了之后回来。

    这两天去得少了,维维正在恢复,不像先前那样没他睡不着。

    这天傍晚,他正在家里埋头做题库,赵语诗登门。

    方寒看到是她,无奈的摇摇头,让她进来。

    赵语诗一进门便不满的质问:“怎么这么久才开门,是不是不想看见我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是不想看见你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拼命的劝李棠,没用,她是铁了心要分手。”赵语诗摇摇头,坐到沙发上叹气:“你让她太失望了,所以死了心!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叹了口气,虽知道李棠的姓格,做出决定很难改变,但有上一次,他还抱了一丝希望的。

    赵语诗看到他脸色,叹道:“好啦,她会回心转意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道:“算了,由她吧,她身体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不太好。”赵语诗摇头道:“挺虚弱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,沉吟一下:“我去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一听她不好,他就担心,实在忍不住想看看她。

    “她不一定让你看呐。”赵语诗紧锁着细细眉毛:“我来就是找你想办法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等她睡了我再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!”赵语诗点点头:“晚上我给你电话!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你们多带她出去转转,别呆在宿舍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啦!”赵语诗撇撇嘴:“以前还真看错你了!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,真不知这句是好话坏话。

    赵语诗道:“过一阵子再劝劝她,她现在决心十足,过一阵子就未必了,上一次你们不也是一样?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这次不一样,我也死心了,你们也白费心思了,好好带着她散散心,别再纠缠这件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死心了?”赵语诗歪头看他。

    方寒点头:“强扭的瓜不甜,由她高兴吧!”

    “你还真是情圣呢!”赵语诗撇嘴道:“好吧,那咱们也不劝了,你要见她可以去我那里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笑笑:“治好了她,我不会再见她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狠心!”赵语诗哼一声,摆摆手走了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