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176章 劝说
    当他从练功室出来,别墅里空荡荡的,冷冷清清,李棠淡淡的幽香犹在,人却已经不在了。

    他进了卧室,卧室里整整齐齐,干干净净,打开衣橱,里面只有自己的衣服在,摆放得整整齐齐,李棠的衣服一件也没了。

    到了卫生间,里面只有自己的毛巾与牙刷。

    李棠在别墅里的痕迹都被清除,好像她从没出现过,先前的种种旖旎与深情都是一场美梦。

    他忽然笑起来,人生如梦幻,一切皆无常,当真不假,什么海誓山盟,不过都是种种错觉,到头来只有自己,人孤独而来,孤独而去。

    李棠对自己如此浓烈的感情,到头来说舍就舍,说分手就分手,他摇摇头叹了口气,再也不能相信感情了!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周小钗开门进来,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她一进来便觉得不对劲儿,方寒微笑站在大厅,却透着一股莫名的悲伤与孤寂,好像世界只剩下他一个人了。

    方寒精神力量越发强横,对周围的影响越来越深,情绪变化能够被众人清晰感受到。

    方寒扭头道:“师母。”

    “方寒,怎么了?”周小钗走过来,打量着他:“发生什么事了?……李棠呢?”

    “李棠走了。”方寒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走了?”周小钗讶然:“干什么去了?”

    “我们分手了。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“分手?”周小钗一怔:“不会吧?”

    方寒笑笑,指了指大厅,又指了指楼上:“李棠已经收拾了所有的东西,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……?”周小钗蹙眉道:“你们两个吵架了?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没吵。”

    “那究竟为什么分手?”周小钗嗔道:“上一次你们分手就闹得风风雨雨的,又怎么又闹这一出?”

    她倒不太在意,李棠深爱方寒,离不开他。

    方寒叹道:“这一次是彻底分开了,师母,沈姐那边还好吧?”

    “你待会过去看看她。”周小钗摇摇头:“身体很差,你得给调理调理,……分手总要有个理由吧,为什么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她不想让我练功。”

    周小钗忙点头:“这没错!……你说你,练功出了多少危险?这一次差点儿又醒不过来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师母,这次没问题的,入定时间长一些,不会有危险!”

    “不吃不喝半个月,还没问题?”周小钗嗔道:“你以为咱们是傻子呢?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苦笑,这个真跟他们说不通,到了自己这个层次,不能以常人度之,甭说半个月,就是一个月也没问题。

    周小钗道:“这回李棠跟小欣差点儿崩溃了,你说你……”

    方寒叹了口气:“师母,我不能停下修炼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为什么这么拼命练功?”周小钗蹙眉道:“老葛说你现在远远超过了武功的层次,你还真要成仙?……几千年只出了那么几个,还不知道是真是假的,你真要冒这个险?”

    她能感觉到方寒对武功的渴望与执着,好像骨子里有一股**驱动着他拼命努力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师母,我有不能说的苦衷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苦衷比李棠还重要?比你的安危还重要?”周小钗没好气的瞪着他。

    方寒叹道:“是,比所有的都重要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周小钗指了指他,看他认真的神情,却骂不出口。

    她一甩胳膊,嗔道:“好吧好吧,你就胡来吧!……你干什么让李棠离开,哄一哄她就没事了!”

    方寒叹道:“算了,别勉强她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会儿她是在气头上,消了气就没事了!”周小钗道:“女人是感姓动物,想法是随时改变的,关键就是你!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道:“她说跟我在一起一直提心吊胆,又怕我练功出危险,又怕我移情别恋,很没安全感,活着太累,受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周小钗张了张嘴,却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“我看得出她不是一时气话。”方寒摇头叹道:“她过得这么不幸福,我怎能把她强留身边?”

    “情深不寿……”周小钗无奈的摇摇头:“这个傻丫头,对你用情太深了,唉——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能做到的就是放开她,让她寻找自己的幸福吧!”

    “你真舍得?”周小钗斜睨他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不舍得又有什么办法?世界又不是围着我转的,我想把所有漂亮女人都娶了,哪能趁心如意?”

    “你倒是一点儿都不贪心!”周小钗讽刺了一句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师母,别去找李棠了,由她吧!”

    周小钗道:“你也真够无情的,说放下就放下!李棠那般女人,哪个男人舍得放手?!”

    方寒叹了口气:“李棠是好,可惜不属于我,……唉,不属于我的终究不属于我,强求不得!”

    “你强求一下,她还能回来!”周小钗道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把她哄回来,我是高兴了,她却痛苦,我不想这样,只要她过得好,我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真弄不清你这是多情还是无情!”周小钗摇摇头道:“有一点儿我很确定!”方寒眉头挑了挑。

    周小钗道:“你是个傻子!”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苦笑。

    周小钗哼道:“有这么好的女人你不珍惜,不去拼命争取,任由她离开,你将来一定会后悔的!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:“可能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李棠演戏很有天赋,再加上赵语诗的扶持,绝对能成为明星,你以后就后悔吧,每次在电影里看到她,会越来越后悔!”周小钗冷笑:“看她挽着别的男人的胳膊,你会是什么滋味?……本该属于你的女人,你却放跑了!”

    方寒叹了口气,抬头看天,想想那种场面,心疼得厉害。

    周小钗看他痛苦的样子,哼道:“我看你呀,过两天等她消了气,也开始不舍得了,再把她找回来!”

    方寒叹道:“算啦,她不会回来的!”

    “你没试过怎么知道?”周小钗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知道她,这一次不是一时之气,……她这么难受,我也不想勉强她!”

    “好吧好吧,你看着办吧。”周小钗哼道:“你不勉强她,那就勉强你自己吧,真是个多情种子,宁肯自己受苦!……吃早饭了吗?”

    “吃不下。”方寒摇头。

    周小钗道:“我做饭,你去看看小欣!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,便要往外走。

    周小钗道:“方寒!”

    方寒扭头看她。

    周小钗道:“你跟小欣是不可能的,别招惹她!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着点点头。

    周小钗道:“你们年纪差得太多,小欣跟了你也不会幸福,世俗的压力就能把她压垮!”

    方寒无奈点点头:“好吧,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周小钗道:“别以为你没了李棠,能够得到小欣了!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道:“我哪有这心思!”

    “好啦,去吧!”周小钗摆摆手,钻进了厨房。

    她打开冰箱,里面满当当,是一盘一盘的菜,数了数有三十几盘,看来李棠还是放心不下方寒,这个傻丫头!

    她摇摇头,两人这又是何必呢!年轻人不懂爱情,哪有十全十美的爱情,甜蜜与痛苦是相伴而生,尤其爱情,越是甜蜜就越痛苦。

    他们现在不懂这个道理,等曰后懂了,怕也要后悔了,现在说给他们听,他们也听不进去,这就是成长的代价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方寒来到沈家,径直到了二楼沈晓欣卧室,沈娜正坐在床边握着沈晓欣的手,扭头看方寒进来,张嘴要说话,方寒竖指唇前。

    沈娜点点头没出声,打量着他,她倒没太过担心,对方寒很崇拜很有信心,觉得什么也难不住他。

    方寒到床边坐下,看着睡美人一般的沈晓欣,静静闭着眼,沉静安详,修长的睫毛,挺拔的鼻梁,仿佛一个玉雕美人儿。

    沈娜悄声道:“妈妈刚睡过去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,按上她右腕,片刻后右掌骈指为剑,轻轻点了她胸口几下。

    “妈妈不要紧吧?”沈娜低声问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没问题,睡一觉醒来就会强很多,两三天就差不多能恢复,让她练凤舞术。”

    沈娜点点头,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也别停了凤舞术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沈娜用力点头,她越练越美丽,当然不会停,低声问:“小方老师,你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方寒叹道:“入定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像和尚一样入定?”沈娜好奇的问。

    受方寒影响,她也看一些佛道方面的书,颇有了解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“那为什么弄不醒你呢?”沈娜问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精神不在身体,你怎么弄也不醒的。”

    “神游天外?”沈娜好奇的问:“那小方老师你去了哪里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脑海的深处,感觉不到外界刺激,时间到了自然会醒过来,这次大伙是白担心了,跟上一次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大伙哪知道一样不一样呀!”沈娜道:“瞧把妈妈吓得,你再过几天不醒,妈妈就真要垮了!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下次一定跟大家说一声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别有下一次了!”沈娜忙道。

    两人低声说话,沈晓欣静静躺着,方寒那几下让她熟睡深睡,很难醒过来。

    方寒跟沈娜说了一会儿话,离开了沈家,又回到自己空荡荡的别墅,厨房里有淡淡香味飘出,周小钗正在忙活。

    方寒坐到沙发上,静静呆着不动,周小钗出了厨房看他这样,摇摇头,他要痛苦一阵子了!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