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175章 分手
    他既醒来,众人也就放心,迅速散去。

    周小钗把安秀英送走后,扭头便走,不再搭理方寒,方寒苦笑,知道师母这回真的生气了。

    葛思壮与葛老爷子回了葛家别墅,周小钗虽住在沈家,也经常回去,那个家没荒下来,随时能住人。

    江承与江小晚当天返回京师,江承在这边呆了半个月,家里人也不放心,再说还有华老那边得通知一声。

    江小晚没给方寒好脸色看,江承也没多问,以后机会多的是,只要人好好的就什么都好。

    方寒别墅又恢复了宁静。

    他用内力调理着她身体,李棠幽幽醒来,睁开眼一看到他,顿时扑到他怀里哭起来。

    方寒最见不得她哭,一哭自己的心都碎了,无奈的捧起她的脸,亲了亲干枯的嘴唇,柔声道:“别哭了,我不是好好的吗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又这样!”李棠抹一把眼泪,红着眼睛嗔道:“上一次就把我吓坏了,你说不会了,怎么又这样!”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苦笑道:“我也没想到,这次真是意外!”

    “那你答应我,别再练功了!”李棠道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不可能的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啊!?”李棠嗔道:“你知道不知道,你每次进练功室,我的心都是一揪,每天都提心吊胆的!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道:“李棠,无论如何我是要练功的!”

    “到底为什么?”李棠道:“一定有原因吧!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:“是有原因,现在不能说,将来你会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人死而复生太离奇,别人知道了会麻烦无穷,他将无法立身,只能烂在肚子里,对李棠也不能说,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能说?”李棠蹙眉。

    方寒叹道:“我有苦衷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能放弃练功?”李棠蹙眉问:“我如果再问当初那个问题,你的选择还是一样吧?”

    方寒迟疑一下,慢慢点头。

    李棠放开他,转过身背对着躺下,拉起被子蒙住头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方寒柔声道:“李棠,修炼就是我的命,我不能停!”

    李棠幽幽叹口气:“方寒,咱们分手吧!”

    方寒一怔,讶然看她。

    李棠坐起来,瞪着他:“咱们分手吧!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:“就因为练功?”

    “是的!”李棠点头:“你练功,我每天都心惊胆颤,生怕会有这一天,生怕会有这一天!……我再也受不了这种恐惧了!”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道:“没那么严重的!”

    李棠摇摇头:“我的心太累了,快累死了,实在受不了了!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不语。

    李棠道:“跟你在一起我很快乐,很幸福,每一分钟都那么美好,你一不在我身边,我就会很难过,我会胡思乱想,想着你会不会爱上别的女人,想着你练功会不会有危险,无穷无尽的担心与忧虑好像一座山,压得我喘不过气来!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道:“你呀,想得太多了!”

    “我越来越理解罗亚男了,她就是承受不住,只能放手。”李棠叹了口气,摇摇头:“她现在过得很平静,我也想过那种平静的曰子!”

    方寒叹道:“李棠,你真要离开我?”

    李棠缓缓点头,坚定的看着他:“咱们分手吧!”

    “不好好想一想?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想了很久。”李棠摇头道:“我现在很清醒,我知道我再也受不了下一次,我真会疯了!”

    方寒起身踱步,在床前走来走去。

    李棠静静看着他,淡淡道:“你不同意,我也要分手,不是跟你商量,是通知你一声。”

    方寒停下定定看着她。

    李棠叹道:“方寒,放了我吧!我真不想再过这种曰子了!”

    方寒静静看着她双眸,想看透她心中所想,心越来越冷,看出她的决绝,绝不会改变主意了。

    李棠道:“我知道你喜欢沈晓欣,她也很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。

    李棠道:“咱们分手,你可以跟她在一起,她是个好女人,会给你幸福!”

    方寒心冰冷,脸色越发平静。

    李棠看他如此,忽然泪如雨下,又心软了,几乎忍不住要收回自己的话,不让他难过。

    无数次想跟他分手,每次看到他都动摇了决心,收回决定。

    方寒走过去,替她抹去泪,叹道:“别哭,上次分手后,我曾经下决心,绝不会再让你伤心。”

    李棠眼泪落得更快。

    方寒凝视她双眸,叹了口气:“可我没想到你竟是如此痛苦,……好吧,分手让你好过,那就分手吧!”

    “方寒,你忘了我吧!”李棠忽然将红唇印上他嘴唇。

    方寒轻轻推开她,温声道:“就像做一场美梦,梦终究要醒的。”

    听着他温和平静的声音,李棠能清晰感受到他的痛苦与伤心。

    李棠心疼如绞,死死搂着他,轻声唤道:“方寒!方寒!”

    方寒轻轻拍拍她后背,笑了笑:“又不是生离死别,不用这样,……有时间过来看看我,我会很高兴的。”

    李棠用力点头,泪如雨下,身体轻轻颤抖。

    方寒在她背后输过一股内力,汩汩如温泉,很快流遍周身,滋润着她虚弱的身体。

    李棠道:“方寒,你真会忘了我吗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恐怕很难,做不成恋人还能做朋友,……你好好演戏,要成明星,曰后看电影时,我能跟女朋友自豪的说,你曾经是我的女朋友!”

    李棠抹一把泪,摇摇头。

    方寒笑着拍拍她后背:“好啦,你睡一会儿,好好休息,你身体现在太虚弱,不要太激动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静静的走了出去,看着他孤单清寂的背影,李棠泪水再次涌出来,心脏像有一把刀子在绞动,越绞越碎。

    他平静温和,但走出门口那一声叹息,却被她清晰的听到,她捂着自己心口,再次痛哭失声。

    方寒下楼后,呆呆坐在沙发上,当醒过神来时,李棠正站在他跟前,怔怔看着他。

    方寒活动一下肩膀,浑身发出咯吧响,扭头一瞧,清晨的太阳正照在地板上,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清晨。

    原来竟枯坐了一夜!

    李棠红肿着眼睛看着他,方寒笑道:“醒了?好点儿没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李棠咬着红唇不让自己哭出声。

    他要是发火咆哮,她还好受一点儿,可他这么默默的伤心难过,又强行掩饰着不让自己看出来,只让她更心疼。

    她看得出来他呆呆坐了一晚上!

    方寒抹一把脸,温声道:“休息两天,好好调养调养,别急着回去!”

    “我去做饭!”李棠忙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让师母过来做。”

    “我来吧。”李棠摇头。

    方寒看看她,慢慢点头:“也好。”

    李棠转身进了厨房,方寒坐在沙发上发呆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李棠唤道:“好了!”

    方寒看看她,慢慢回过神来,起身时“砰”的一声,膝盖撞上茶几,茶几上的茶杯差点儿都落地。

    方寒忙伸手接住,手忙脚乱。

    李棠用力咬着红唇不让自己哭出来,凭他的身手,何时会撞上茶几?

    方寒坐到餐桌前,李棠端上六道菜,两碗粥,方寒一改往常的风卷残云,细嚼慢咽。

    吃了几口后,他无奈的放下,实在咽不下去,喉咙处好像长了一个东西,挡住了食物的下咽。

    他放下碗筷,看着李棠:“你的东西搬回宿舍,还是先放在我这里?”

    “搬回去吧。”李棠低声道,她低头咀嚼,不敢看他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也好,我开车送过去吧。”

    李棠摇摇头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自己开车搬回去也行,让她们帮帮忙。”

    李棠抬头静静看着他:“我会让赵学妹改了股份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,摇头道:“那辆车你用来代步,股份也是你的,别跟我讲这个了。”

    李棠看着他,慢慢点头。

    方寒张嘴却说不出话,实在没什么可说的,语言如此苍白。

    李棠低声道:“你要好好的,别凑合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笑:“不要紧,还有师母呢。”

    李棠道:“师母太忙,难免有照顾不到的地方,你该自己学着做饭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嗯,我会的。”

    “沈姐是一个好女人!”李棠道:“别辜负了她!”

    方寒淡淡微笑。

    李棠深深看着他,几乎要改变主意。

    方寒起身道:“我就不帮你收拾了,还要练功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嗯。”一听到他提起练功,李棠心再次硬起来,缓缓点头。

    方寒进了练功室,静静躺在地板上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一夜之间,他好像忽然顿悟了,慧剑一斩,脑海里空空荡荡,无思无虑。

    脑海里的金雾已然化为金水,形成一汪金泉,脑海凉滋滋的,让头脑一直保持着清醒与宁静。

    他忽然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恩怨情仇,爱爱恨恨,一切皆为虚妄,世界之大,唯有自己伴随自己,不能指望任何人。

    他心慢慢变冷,把对李棠的深情一剑斩去,埋入心底,心灵恢复了宁静。

    当务之急还是提升圣力,提升圣骑士的环阶,尽快进入九环,能够复活父母,那时可以放下修炼。

    他问自己,恨不恨李棠,觉不觉得她是对自己的背叛,却回答不出来,她不是爱上别人而背叛自己,却是硬生生要离开自己,说一点儿没有恨意不真诚,但这股恨中又夹杂着怜惜,归根到底,她是太在乎自己了,太爱自己了,他心绪复杂难以理清!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