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174章 吻醒
    自方寒昏迷,半个月缓缓过去。

    清晨,一辆救护车到方寒别墅,把李棠拉走,她心交力瘁,累得不行却睡不着,要支撑不住了,只能去医院打安定针。

    周小钗与江承、葛思壮、葛老爷子坐在静室里,看着一动不动的方寒,愁眉苦脸。

    “江老,爸,真的没办法了?”周小钗不甘心的问。

    她嘴角长了一个疮,神情憔悴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江承摇头苦笑:“真没想到方寒练到这个境界了,凭咱们几个是没办法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只能靠他自己醒过来?”

    “只能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忽然门铃声响起,周小钗忙下楼开门,看到可视对讲的人,不由怔了怔,没想到竟然是江小晚。

    江小晚一身职业装,急匆匆进来:“周小钗,方寒呢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来了?”周小钗问。

    江小晚道:“我怎么不能来?……我爸一直在这吧?”

    “嗯,江老司令在。”周小钗点头。

    “方寒一直没醒,十几天了?!”江小晚哼道。

    周小钗点头。

    江小晚嗔道:“怎么不告诉我一声?!”

    周小钗摇摇头:“上去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江小晚蹬蹬蹬上了楼,很快来到方寒的静室,还是她亲自建的静室。

    “小晚,你怎么过来了?”江承皱眉。。

    他脸色也不好看,神情郁郁,好不容易有这么一个徒弟,本以为老天开眼,却不想遇到这事。

    “爸,你怎么不告诉我一声啊!”江小晚抱怨,盯着方寒看。

    她没看出方寒有什么异样,从容安详的坐着,倒有几分佛祖的风采,看起来不像有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江承道:“小晚你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“妈说的。”江小晚哼道:“你还瞒着我做什么!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不宜传开。”江承摇摇头。

    江小晚不解的道:“为什么呀?”

    江承道:“老华的吩咐。”

    “华老?”江小晚讶然,随即恍然的点点头,方寒一直给华老治着病呢,只是这件事很少有人知道。

    江承道:“好啦,你在这儿也不解决问题,先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江小晚摇摇头,看看方寒:“他到底怎么了?”

    江承道:“说了你也不懂。”

    “说说嘛。”江小晚道。

    江承叹了口气:“他现在类似于入定状态,不闻不觉,象活死人,咱们一直想唤醒他,却没成功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唤醒啊?”江小晚道:“他不能自己醒?”

    “半个月了,再入定下去怕身体撑不住。”江承道。

    江小晚摇摇头:“我看他挺好的,不像撑不住的样子啊,要真撑不住,他不会自己醒?”

    江承皱眉想了想,摇摇头:“也有这个可能,但太冒险了,就是不知道他是不是走火入魔!”

    江小晚左右打量一眼:“李棠呢?发生这么大的事还在剧组?”

    “她忧思过度已经住院了。”周小钗道。

    江小晚点点头:“半个月,确实够受的!”

    她明眸忽然一凝,“咦”了一声,忙走几步到墙角处,蹲下来捡起两块破铁片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东西?”江承问。

    江小晚道:“爸,这是我送给方寒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刀?”江承问,看不出原本的面目,锈得不成样子。

    “是一把古刀。”江小晚道:“方寒说兵器上的煞气有助他的修炼,所以我帮他弄了一把。”

    “修炼……?”江承皱眉,脸色跟着大变。

    葛老爷子忙问:“怎么回事老江?”

    江承摇头道:“不太妙啊!”

    “说啊!”葛老爷子忙道。

    江承道:“说不清,……他有可能被损了精神,所以一直醒不过来,像植物人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他跟植物人可不一样!”葛老爷子道:“你看他的身体,根本不消耗血气,能一直这样似的,植物人可不行!”

    江承摇摇头,眉头紧锁。

    他心不停的往下沉,扭头道:“丫头,那古刀的寒气重不重?”

    “阴森森的不舒服!”江小晚点点头道:“不过现在一点儿没那感觉了,看来是被方寒弄好了。”

    江承指了指她:“你呀……”

    江小晚忙道:“是我害了方寒?”

    “让我说你什么好呐!”江承摇头叹道。

    江小晚道:“不会吧?”

    江承摆摆手:“走吧走吧,忙你的去!”

    江小晚嗔道:“爸,你说清楚呀!……你们都用了什么办法唤方寒?”

    周小钗耐心说了一番,江小晚明眸转了转,看了看方寒:“你们没试着让李棠亲一亲他?”

    周小钗一怔,江承皱眉:“你这是什么古怪法子?”

    江小晚道:“很多人唤醒植物人就用这个法,爱情的力量很伟大,能创造奇迹!”

    周小钗道:“还真没想过这个方法!”

    “试试呀,反正死马当活马医呗!”江小晚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得什么混帐话!”江承沉下脸哼道:“什么活马死马的!”

    江小晚吐吐舌头:“放心吧,方寒可不是短命鬼,他没问题的!”

    “半个月前我也有这信心!”江承哼道。

    江小晚笑道:“他还有很多事没做呢,怎么会死?……用用这个法子吧!”

    周小钗点点头:“我招呼她们。”

    她下楼打了一个电话,十几分钟后,救护车开到别墅,安秀英主任亲自跟着两女。

    李棠挂着点滴,脸色苍白,憔悴不堪。

    周小钗走过去,将江小晚的主意说了,李棠毫不犹豫的点点头,到这个时候,任何能唤醒他的方法都要试一试。

    安秀英给她摘了针头,李棠凑到方寒身前,轻轻贴上红唇,慢慢吻着他,泪水簌簌落下。

    她吻了片刻,慢慢收回红唇看着方寒,他安详的坐着,没有异样,没有苏醒的预兆。

    她失望的流泪,恨不得拼命捶他胸口把他捶醒,她无法想象没有他的人生会怎样!

    众人纷纷叹息一声,无奈的摇摇头,江承瞪一眼江小晚,江小晚蹙眉道:“还真不行呢!”

    她想了想:“要不我来吧?……他跟李棠是老夫老妻了,亲吻没什么刺激,我一亲他一定会醒!”

    “你闭嘴!”江承没好气的哼道。

    江小晚道:“爸,不试试怎么知道不行嘛!……有一分希望也要试一试的,是不是?”

    周小钗沉吟一下,看看李棠。

    李棠怔怔盯着方寒,忽然身体一软,倒了下去,江小晚眼疾手快扶住。

    安秀英忙上前看了看她,摇头道:“太虚弱,又受了刺激,让她睡一会儿吧,不然真会垮的!”

    周小钗点点头。

    她想了想,道:“我去叫小欣,让她试试吧!”

    她说着到了沈家,把沈晓欣拽了过来。

    沈晓欣很憔悴,如生了重病,随着周小钗过来,有些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江小晚看向沈晓欣,又看看周小钗:“这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周小钗道:“要论刺激,你不如小欣!”

    “他们两个……?”江小晚很聪明,一下反应过来了,看看周小钗:“不会吧?”

    这沈晓欣比自己还大,两人不太可能吧!

    周小钗这才把事情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沈晓欣咬着唇,迟疑一下,慢慢点头:“我试试吧!”

    周小钗道:“一切都是为了救他!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沈晓欣点头,顾不上旁人的目光,慢慢凑过去吻上方寒嘴唇,还是那熟悉而刻骨的气息。

    她轻轻吻着他的唇,足足吻了一分钟,众人能感觉到她的深情与无奈,迷离与凄苦,没人打扰。

    “啊!”沈晓欣忽然后退一步,惊讶的看着方寒。

    众人忙定睛望去,方寒缓缓睁开眼,绽出一丝笑容。

    他们不由自主的闭上眼,他双眼灼灼如电,让人不敢直视。

    待他们再睁开眼时,方寒正缓缓活动着身体,屈伸着双腿,揉着膝盖,屈伸双腿。

    “方寒!”周小钗大声叫道:“方寒!”

    方寒抬头笑道:“师母,……江师父,师父,还有师公,你们怎么都在?”

    周小钗扑上去捶打他胸口:“叫你练武!叫你练武!”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搂住她,苦笑道:“师母,怎么啦!”

    周小钗挣扎着,两手无法用力就拿脚踩他,方寒承受着她蹂躏,疑惑的看向葛思壮。

    葛思壮摇头:“方寒,你这一次入定了半个月,咱们等得你好苦,你说小钗气不气?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:“半个月?”

    他不敢与沈晓欣对视,能感受到她的灼灼目光,深怕一对视便无法分开,让众人看出端倪。

    江小晚哼道:“方寒,你干什么呀,吓死人啦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我进入了定境,没想到一定这么久!”

    “你不准再练武了!”周小钗哼道,挣出方寒的怀抱。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道:“师母,李棠呢?”

    周小钗没好气的哼道:“你还好意思提李棠,她已经垮了,正在下面打点滴呢!”

    方寒脸色微变:“不要紧吧?”

    “你自己下去看吧!”周小钗瞪他一眼。

    方寒忙点头,临下去之际,瞥一眼沈晓欣,深深看她一眼,沈晓欣白玉似脸庞微红,扭过头去。

    她与方寒灼灼眼光一碰,不由自主的泛起羞涩,想起自己当着众人与他亲吻,实在太羞人!

    一楼的客厅,方寒静静看着李棠,她眉头紧锁,嘴唇干裂,头发枯涩无光,真如换了一个人般,看得他心疼。

    安秀英叹道:“她忧虑过度伤了身体,要好好调养一阵子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:“谢谢安主任。”

    安秀英摇摇头:“小欣也要调养,跟她差不多,方寒,你呀……,要好好待她们!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着点点头,这件事实在没办法解释,看到沈晓欣憔悴不堪的模样,他百感交集,心中柔情无法自抑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