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173章 昏迷
    周小钗下班回来,把车停进车库径直进了方寒的屋子,别墅里没灯光,周小钗皱眉,这个时候了方寒怎么还不回来。

    照理说,他这时候不回来该提前打电话的,周末去了京师,难道跟李棠难分难解,所以没回来?

    她想了想,拨打方寒的手机,结果客厅里响起手机铃声,她松了口气,摇摇头,这家伙又在练功室里!

    她合上手机上了楼,练功室没人,于是到了静室。

    静室不能随便打开,他在静室练功不能随意打扰,她想了想,只能等一等看,等他自己出来。

    她换上衣裳下楼进厨房做饭,一口气做了一桌子菜,看看钟,已经十点了,他还没动静。

    她无奈的摇摇头,这个方寒练起功来还真是上瘾,根本没时间观念,不知什么时候能不练功。

    每次看他上二楼练功室,她都心惊胆颤,唯恐再出什么危险,已经有了不少的前科。

    可他是个固执的,无论怎么说,他都不会改变主意,非要练功的,她对这个一点儿办法也没用,只能暗暗骂葛思壮。

    她百无聊赖,于是到了沈家,跟沈晓欣沈娜坐沙发上看电视,直到十二点才回了方家,准备跟他打声招呼再睡觉。

    沈晓欣慢慢恢复一些,不再没精打彩,有点儿精神了,周小钗暗松一口气,真是断情如戒毒,实在不容易,好在小欣挺过去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暗暗咬牙,这个混蛋小子,处处留情,沈晓欣冰清玉洁,怎能受得住他的撩拨,有了李棠还不够?

    不过这件事好像也怨不得他,也怨不了沈晓欣,只能说造化弄人,特殊的情况使两人生出感情来,否则依沈晓欣的清冷,绝不可能对方寒动情。

    她一边胡思乱想,一边回到方家,到了大厅进厨房一看,保温罩下的菜一样没动,方寒没出来吃饭。

    她有些疑惑,难道他没回来?

    她到了楼上静室前,想了想,慢慢敲了一下,没有动静,看来真不在,手机不在这儿,哪去了?

    她摇摇头,只能先回沈家睡觉。

    她一晚上没睡踏实,一会儿是方寒满脸是血,一会是他在狂奔,有车在后面追杀他。

    她翻来覆去醒了好几次,终于捱到天亮,又去了方家,直接进卧室找方寒,卧室里干干净净,没睡过的痕迹。

    她上下看了一番,忽然生出一股不妙的感觉,想了想,下楼打电话,招呼两个年轻人过来。

    他们上来之后,从楼顶往下放吊带,翻到了静室外面,通过窗户往里看,然后来到周小钗跟前禀报,里面确实有人,盘腿坐着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周小钗心下凛然,被自己料中了!

    她想了想,摆摆手让他们离开,然后用力敲门,敲了一会儿没动静。

    她知道方寒的静室是特殊构造,坚硬异常,想进去只能通过开锁,又打电话找来一个顶尖锁匠。

    静室的大门打开,周小钗站在方寒跟前一动不动,不敢去摸他,生怕摸到的是一具冰冷的尸体。

    她咬着唇,凝视方寒半晌,缓缓来到他跟前。

    方寒穿着白色练功服,盘膝端坐,神情安详从容,宛如佛祖端坐。

    纤细柔嫩的手慢慢摸上方寒鼻端,良久才感觉到一丝气息,又按上他胸口,半晌一次心跳。

    她有过一次经验,长舒一口气,武功到他这般境界,心跳与呼吸比常人慢了几倍,这很正常,只要有心跳与呼吸就不要紧。

    她出了静室打了几个电话,先是葛思壮,接着是江承,还有沈晓欣。

    沈晓欣很快赶过来,声音发颤的问:“他要不要紧?”

    周小钗摇头:“不知道,应该是练功到了一定境界,上一次也差不多,好几天才醒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那……现在怎么办?”沈晓欣深吸一口气。

    周小钗扭头瞪她一眼:“他还没怎么着呢,瞧把你吓得!”

    “都什么时候了!”沈晓欣烦躁的道:“到底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只能等了!”周小钗摇头道:“这个臭小子,再练功我非打死他!”

    沈晓欣定定看着方寒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周小钗一拍额头:“对了,还没给李棠打电话!”

    她正要打电话,沈晓欣忙阻止:“先别打!”

    周小钗扭头看她:“李棠是他最亲近的人,怎能不知道?”

    沈晓欣摸摸额头努力让自己清醒一些,但脑海里一片茫然,心乱如麻,几乎不能思考。

    周小钗看她这样,无奈的摇头,关心则乱呐!

    好一会儿,沈晓欣道:“要么先不通知她,要么先通知她回来,但别说什么事,免得她一急出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“嗯,有理。”周小钗点点头。

    她给李棠打了个电话,问起她在剧组的情况,什么时候杀青,能不能回来一趟,有点儿事跟她商量。

    李棠答应了,她的戏份拍得差不完了,赶一下工,明天就能结束,就能回来了。

    周小钗挂了电话,想了想,还是不放心,李棠也是个敏锐的,她说不定会打电话给方寒。

    周小钗于是又给葛思壮一个电话,让他带李棠一块儿回来。

    傍晚时分,李棠,江承,葛思壮与葛老爷子都出现在方寒别墅,围着他看。

    葛老爷子与江承最具权威,两人看过方寒之后,都摇头,疑惑不解。

    葛思壮道:“我觉得方寒这情形像是结丹。”

    “结丹?”江承与葛老爷子缓缓点头:“这么一说倒是有点儿像,这就危险了,得想法子弄醒他。”

    葛思壮道:“不能惊扰到他,但又要唤醒他,我来吧!”

    “你行吗?”葛老爷子问。

    葛思壮道:“我结丹就是方寒唤醒的,要不然我也没命了,行不行都要试试。”

    葛老爷子道:“那你小心点儿,别弄伤了方寒。”

    葛思壮二话不说,伸手按上方寒背心,一股内力汩汩注入他背后,进去之后却空荡荡,好像面对的是一具空壳。

    方寒也是结丹,修为比自己还深,内力进去本以为会遇到庞大的阻力,怎会如此?!

    他皱眉,紧盯着他的众人心一紧。

    “砰!”一声闷响,葛思壮飞了出去,把墙壁撞得一晃,沿着墙软绵绵滑落,嘴角出血。

    葛老爷子过去扶起他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葛思壮苦笑:“厉害!”

    他很疑惑方寒的身体怎会空荡荡,顺势往上探索,快到达头部时,忽然一股浩荡力量涌出,直接把他震伤。

    葛老爷子忙问:“是结丹?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结丹吧!”葛思壮沉吟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那就好!”葛老爷子松口气,随即又皱眉:“可他不是结丹了么,怎么又来?”

    江承一言不发的观察,摇摇头,要是结丹,这一下差不多就该醒了,可目前看方寒没有醒来的迹象。

    李棠道:“江老,葛老,要不是送去医院?”

    她脸色苍白,坚信方寒能醒过来,不会有事。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江承摇摇头:“李棠,别担心,他没那么容易死。”

    李棠轻轻点头:“我相信他不会有事。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江承点头道:“他小子命硬得很!”

    “老葛,”周小钗问:“方寒不是该醒了吗?”

    葛思壮皱眉,不解的道:“奇怪!”

    他想了想,又坐到方寒身后:“我再试试看!”

    他不顾自己的伤势,再次探过去一道内力,这一次内力更细微,怕反击得太厉害。

    方寒身体空荡荡的如空壳无异,周身血气仿佛一下消失,唯有脑袋,但脑袋终究怎么回事他探不清,稍一靠近便被强横的力量反扑。

    “砰!”他再次飞了出去,吐着血滑落,摇头苦笑:“厉害厉害!”

    众人盯着方寒看,他仍盘膝端坐,一动不动,没有松醒过来的迹象。

    “这样罢,先等等看。”江承道:“现在不到两天,还不急,等过了三天还不醒再说。”

    他看葛思壮这两下被震得不轻,禁受不住了。

    葛思壮抹一把嘴边的血,浓眉紧锁着,很是不解,方寒体内的情形可不像是结丹。

    上一次结丹他唤醒过方寒,那时身体血气都凝于丹田,稍一靠近丹田被反扑,这一次竟是脑袋。

    脑袋与丹田可不一样,太脆弱,容不得内力冲击,他脑袋里蕴着强横的力量,实在太险了,一个不小心,轻则变白痴,重则没命。

    他看一眼众人,没把担心说出来。

    众人便在方寒别墅里住下,也没心思做饭,李棠打电话给春雪居,让春雪居定时送来饭菜。

    时间缓缓流逝,李棠觉得时间停滞了,每一秒钟都是煎熬,她恨不得自己昏过去,等醒过来时便能看到方寒,不必这么痛苦的等待。

    一天一天过去,十天后,方寒仍没醒。

    别墅静室内,葛思壮盘膝坐地上,脸色苍白,双眼黯淡,他在第四天想不顾一切的唤醒方寒,结果被震成重伤,再不能搬运内力。

    方寒对面坐着李棠,她脸色苍白,嘴唇干裂,好像一朵干枯的鲜花,众人怜惜却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他们还抱有一丝希望,方寒气息长匀,心跳有力,十天不吃不喝,却毫无异样,好像时间在他身上停滞了。

    现代医学证明,人十天不喝水必死无疑,方寒滴水未进,却毫无异样,呼吸与心跳仍一般无二。

    他们想过用强烈的刺激唤醒方寒,用扎针,用锥子刺,可方寒皮肤坚韧,扎针不进锥子刺不进,他们又不敢用子弹,只能眼睁睁守着,等他自己醒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