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172章 契机
    江承带着他来到树林深处,开始传他口诀。

    江小晚与齐海蓉说着话,看到两人进了树林,撇撇樱桃小嘴。

    齐海蓉笑道:“他们这是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要传什么功夫。”江小晚哼道:“私密功夫要避着咱们!”

    “传私密的功夫,避着咱们也是应该的。”齐海蓉笑眯眯的道:“方寒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什么怎么样?”江小晚看齐海蓉似笑非笑,神情古怪,嗔道:“海蓉,你想法有点怪啊!”

    齐海蓉笑道:“方寒年纪不大,思想比咱们都成熟,就是长相差了点儿,但长得帅不能当饭吃,拿下吧?”

    “你胡说什么啊!”江小晚嗔道:“我把他当弟弟看的!你这坏女人,住嘴!”

    “有贼心没贼胆的家伙!”齐海蓉摇头。

    江小晚顿时发难,挠她的痒,齐海蓉忙躲避,两人一个追一个逃,发出一阵阵娇笑。

    最终齐海蓉不敌江小晚,连连求饶,脸腮绯红如醉,娇艳妩媚。

    江小晚得意笑道:“怎么样,我练武的效果还不错吧?”

    “不错不错!”齐海蓉忙点头,笑道:“不过你争不过李棠的!”

    “你还说!”江小晚嗔道。

    齐海蓉忙举手示意投降:“好好,不说就是了!”

    两人进了屋子说话,嘀咕了一阵,傍晚时分,找到了方寒,他正在树林里专心练剑。

    他动作缓慢,慢悠悠的比划,双眼紧盯着剑尖,片刻不离,乍看好像老头老太太练太极剑。

    两女仔细看了两下,很快被吸引了注意力,好像有一股无形的力量把她们的精神吸进去一般,很奇怪。

    半晌后,方寒缓缓收剑,长舒一口气,周围柳枝轻晃如清风掠过,两女惊奇的对视一眼。

    方寒还剑归鞘,扭头笑道:“师父,如何?”

    江承背着手,点点头:“很不错,算是入门了,往后靠你自己练,要坚持每天都练一遍,……不要练得太多,练多了反而没用!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:“我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也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能入门,会了这套剑法,天下大可去得!”江承道:“子弹你也能挡得住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如此剑法,怎没听说过呢?”

    “剑法是好,太难练了,我师父也没练成。”江承道:“其实这就是飞剑之术,是剑仙传承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点点头,真能练成倏忽剑,确实无异于飞剑,瞬间取人姓命于千里之外。

    他们两个也不避着两女,最关键的口诀已经传完,这些听了无关大碍,但两女听得直撇嘴,太玄乎了,像两人对着吹牛。

    江小晚道:“方寒,你今晚回去吗?”

    方寒看看天色:“明天吧。”

    家里没有李棠等着,又不能回沈家,真可谓身无牵挂,回去还不如呆这儿练剑呢。

    “那好,晚上跟我们出去吧!”江小晚道:“当一回保镖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这你就别管了,跟咱们走就是了!”江小晚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看看江承,江承摆手道:“你们年轻人玩自己的吧,别管我老头子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那好吧。”

    江小晚道:“赶紧去洗个澡,咱们就走啦!”

    方寒也不多问,先去洗澡,然后换了一身衣服,他在这里留了两套衣服算是应急。

    两女带着他出了江家,下山之后径直来到一个舞厅。

    方寒眉头皱起来,轰鸣的音乐要把耳膜震穿,刺激着人们的心跳,心跳加快后,再加上五彩缤纷的灯光,自然兴奋起来。

    方寒很反感,这是伤身的法子,这种环境时间久了加速衰老,只为一时刺激浪费自己的生命,实在太傻。

    “皱什么眉呀,你没来过这种地方吧?”江小晚拉起他胳膊,大声说道:“自己去找个美女玩吧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小晚姐,咱们去别的地方玩吧!”

    “这里挺好的!”江小晚轻轻晃动身体,娇笑道:“多刺激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不是刺激,是无聊!”

    “少啰嗦,听我的,今晚就在这儿玩了!”江小晚嗔道:“别扫兴啊!”

    方寒看看齐海蓉,齐海蓉大声道:“小晚从没来过这种地方呢,今天第一次,见识见识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齐姐来过?”

    齐海蓉笑道:“当然,这种场合我很熟,没问题的!”

    变幻的灯光照在她妩媚的脸上,两女都换了一身简单的衣着,牛仔裤宽松毛衣,美丽动人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这种地方太乱了,还是少沾为妙!”

    “没你想象那么乱。”齐海蓉摆手笑道:“你也是大高手,怎么这么胆小怕事,来吧!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摇头,两女一人捉住他一只手,两手各自被她们柔软的小手握住,只能被她们拉着往里走。

    舞厅里真是群魔乱舞,跳什么舞的都有,有的甩头有的扭腰,还有的挥动着胳膊,姿势五花八门,彼此之间相隔数寸,偶尔有摩擦碰撞。

    方寒皱眉,她们这般进去实在太吃亏,很容易被吃豆腐。

    她们拉着方寒要进舞池,方寒反向一扯,两女被扯回来,明眸瞪向他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别进去了,那么乱,还是走吧!”

    他不顾两女挣扎往外走,拉住她们小手。

    “不行!”江小晚挣开手,兴奋的道:“今晚一定要跳舞的!”

    方寒无奈摇摇头,轻轻一拍两女肩膀,随后搂起她们细腰往外走,她们乖巧的由他搂着走出去。

    一走直到舞厅外,方寒在她们肩上又一拍,两人扭头瞪他。

    “好小子,你这是什么妖法!”江小晚嗔道。

    齐海蓉好奇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要不咱们去逛街吧!……看电影!”

    江小晚瞪着他:“别岔开话题,说,刚才是怎么回事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一点儿小把戏罢了,走吧走吧,逛商场去!”

    江小晚撇撇嘴:“你也真是的,老里老气的,现在的年轻人哪个不进舞厅?丢死人了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流行的未必是好的,在那里胡乱摇摆,得一时刺激,实在无聊,还不如看看夜空的星星呢!”

    “你也会看星星?”江小晚讶然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陪李棠看了几回。”

    “怪不得呢,被女朋友训练出来了!”江小晚恍然点头道:“好吧,那就去逛街,你提包!”

    她说着把皮毛一抛,齐海蓉也一抛,方寒接过两女的包,无奈摇摇头。

    他们逛了大半夜的街,直到累得脚疼才放过他,看着他气定神闲,游刃有余的模样,都心里有气。

    到了江家,方寒临睡前练推云掌,正入佳境时,江小晚抱着一个长盒推门进来,看着像装二胡的盒子。

    方寒停下动作看向她,江小晚道:“这是我给你淘的一件兵器,你看看合不合意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小晚姐,不用的!”

    “破铜烂铁又不值钱!”江小晚塞给他。

    方寒也挺好奇,接过盒子打开一瞧,里面躺着一柄锈迹斑斑的长刀,已然断成两截,看着真是破铜烂铁。

    方寒扭头笑道:“小晚姐从哪里淘来的?”

    “收破烂的。”江小晚笑道:“怎么样,合不合意?”

    方寒感受着什么,慢慢点头:“很浓烈的煞气,是杀过不少人的凶器,……多少钱买的?”

    “十块钱。”江小晚笑眯眯的道:“那家伙还觉得我发烧了呢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对我用处很大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江小晚道:“算是你今晚拎包的小费了!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道:“小晚姐,真的别去舞厅那种地方!”

    “我一直没去过,不是趁你过来一块儿去玩玩嘛,你能打,谁也不怕!”江小晚白他一眼:“结果你那么扫兴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那种地方鱼龙混杂,肮脏不堪,有很多见不得人的东西,少碰为妙!”

    “不就是毒嘛,没什么的。”江小晚道。

    “不仅仅是毒,什么人都有,有时候武功也未必管用。”方寒摇头道:“万一有人趁着不注意,把染了病毒的针头给你一下,你能躲得开吗?”

    江小晚脸色微变:“不会吧?”

    “现在社会,人心扭曲,什么事干不出来?”方寒叹道:“你是千金之躯,有大好年华没享受,别为了一时的刺激后悔终生。”

    “海蓉说没问题的。”江小晚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那是齐姐打肿脸充胖子,你问问她到底去过几次?”

    他看得出齐海蓉的心虚,说很熟完全是骗人。

    “好吧好吧,我不去就是了!”江小晚白他一眼:“苦口婆心的,比老爸还啰嗦!”

    江小晚扭腰转身噔噔离开。

    方寒打量着这把锈刀,暗自赞叹,这柄刀应该是一把宝刀,煞气浓郁森森,起码有数十条人命。

    这对他就是无上的补药,龙元术一直停滞在二层,一直找不到契机突破到第三层,这把刀就是及时雨。

    有了足够的煞气,转化为龙元后,必能更上一层楼,踏入第三层,不知进入第三层的自己是几环圣骑。

    他强忍马上练龙元术的冲动,决定回家后慢慢研究,不急在这一时。

    第二天,他早晨跟江承练一会儿剑法,一晚上时间,他对倏忽剑的领悟深一层,江承满意的点头。

    吃过早饭,方寒去一趟葛家,看望葛思壮与葛老爷子,说起张正辉的事,葛思壮拍胸脯保证,张正辉不进去蹲上一年半载自己绝不罢休。

    方寒所说的张家有钱,葛思壮已经清楚,不屑的摇头,那点儿钱没用,该坐牢还是得坐牢!

    方寒放心与齐海蓉一起坐高铁回海天,晚上就开始练龙元术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