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171章 倏忽
    他忽然笑道:“对了,还有一个人!”

    “谁?”齐海蓉慵懒的瞥一眼他,漫不经心。.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我!”

    齐海蓉抿嘴轻笑,上下打量着他:“你——!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我怎么样?”

    齐海蓉摇摇头:“你只有一样比他强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哪一样?”

    “脸皮比他厚!”齐海蓉咯咯笑起来,笑着笑着,泪水簌簌滑落,落进暗红葡萄酒里。

    方寒叹了口气,自己目的终于达到了,只有哭出来才最好。

    她确实够可怜的,这份深情苦恋一直压在心底,谁也没告诉,亲密如江小晚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只有自己看出来了,失恋之后只能找自己聊天。

    看着她泪水簌簌往外落,方寒觉得心也揪紧,怜惜之意大起,想了想,终于忍不住,走上前把她搂进怀里,轻轻拍打着她优美的背脊。

    她身上的幽香与李棠沈晓欣都不同,他感觉敏锐,能清晰体会出每个女人有一种独特的香气。

    齐海蓉趴进他怀里放声大哭,很快打湿他胸口,方寒任由她痛哭,只是轻拍着她后背。

    半晌过后,齐海蓉哭声渐低,以至于无,一动不动,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方寒慢慢动作,把她抱进楼上卧室,给她脱掉鞋,盖上被。

    站在床边低头看着她红肿的双眸,紧蹙的柳眉,方寒摇头叹口气,为情所困的女人呐!

    他来到楼下,用沙锅熬了一些粥,在客厅里练了两小时推云掌,把粥关上之后,静悄悄离开了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第二天清晨,方寒刚晨练完,门铃响,打开一瞧是齐海蓉。

    她迈着优雅的步子进来,一身黑色职业套装,妩媚而干练,又恢复了那个女强人的风采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好了!”

    “曰子还得照样过!”齐海蓉笑道:“昨天多谢你了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客气什么。”

    齐海蓉坐到沙发上,打量着周围:“李棠没回来,你独守空闺了?”

    方寒冲了一杯咖啡给她:“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空荡荡的,缺了女人确实不行。”齐海蓉接过咖啡,笑道:“没再找一个?”

    方寒在她身边坐下,摇头道:“还是饶了我吧!”

    “你是个怜香惜玉的男人,最容易留情!”齐海蓉斜睨他笑道:“就没别的女人?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道:“一个李棠就足够了,我时间紧,没那个精力。”

    “年轻真好!”齐海蓉叹口气:“可以肆意挥霍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齐姐觉得自己老了?”

    “都三十了,还不老?”齐海蓉摸摸自己的脸:“每天早晨,我都能感觉到皱纹长出来一些!”

    方寒失笑道:“越是美丽的女人越是在意!齐姐是女人最好的时候,鲜花正绽放呢。”

    “都快凋谢了!”齐海蓉放下咖啡叹道:“我这一辈子算是完了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多少人四十岁才结婚,齐姐急什么,只要打开心,想追求齐姐的男人多了去!”

    “可惜我打不开心了!”齐海蓉摇头道:“这就是命!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,对感情如此执着,谁也没办法,除非经历重大挫折才能看得开,如沈姐那般。

    “我来是告诉你一声,张正辉没那么容易完。”齐海蓉道。

    方寒眉头挑了挑。

    齐海蓉道:“他也是有背景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有什么背景?”

    “他也算是富二代了,家里挺有钱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这说么,他不会坐牢?”

    “应该不会。”齐海蓉道:“钱的力量你不是不知道,即使有你师父压着,他们也有办法,谁也不会跟钱过不去。”

    方寒慢慢点头。

    钱的力量比不过权,但有时候未必,师父不是直管上司,张家要是充分撒银子,未必不能扳过来。

    齐海蓉道:“当然,要是小晚出面,那张正辉一点没机会,你师父嘛,还是差了一层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好,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要去求小晚?”齐海蓉好奇的问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我相信多行不义必自毙,没必要。”

    “还挺自信的呐!”齐海蓉笑道:“好吧,我就不多嘴了!”

    方寒沉吟道:“张正辉还有别的背景吗?”

    “没了。”齐海蓉道:“家里有几个钱,也有一些关系,不过比起你师父差远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谢谢齐姐。”

    “跟我说什么谢!”齐海蓉白他一眼,妩媚横生。

    人与人的关系就是这么奇怪,两人见面不多,说话却很投契,昨晚那一场酒更迅速拉近两人关系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好吧,周末我要去京师,见小晚姐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,我一块儿去。”齐海蓉道:“我也找她有事。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周三晚,周小钗出差回来,跟他吃完饭,坐沙发上看了一会儿电视,抬头看看钟,道:“娜娜这丫头怎么还不过来,我去招呼她!”

    周小钗去了沈家,过了十几分钟,沈娜才磨磨蹭蹭的出现。

    方寒坐沙发上淡淡看着她,沈娜站在他跟前,垂头绞着手指,一言不发,心虚得不行。

    方寒哼道:“行啊,能耐不小啦,沈娜!”

    沈娜忙抬头笑道:“小方老师,我错啦!”

    “错在哪儿了?”方寒淡淡问。

    “我不该擅自做主!”沈娜忙道:“不该去找李棠!”

    方寒哼道:“你鬼心眼不小哇,是不是要逼李棠离开我?!”

    “绝对没这意思!”沈娜忙摆手,嗔道:“小方老师你别冤枉我!”

    方寒淡淡道:“那你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沈娜道:“我觉得小方老师你拖拖拉拉的,干脆快刀斩乱麻,反正早晚要被李棠知道的!”

    方寒哼道:“你想得倒简单!”

    “本来就很简单嘛,成就成,不成就不成!”沈娜嘟着红唇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没好气的道:“这么简单我还搞不定?非要这么拖拉?!”

    沈娜道:“你们呀,就是麻烦!”

    方寒摆摆手:“今后不准插手我跟你妈妈的事,听到没?”

    “知道啦!”沈娜耷拉下脑袋,没精打采的道。

    方寒哼道:“上课!”

    沈娜忙又抬起头:“小方老师,李棠知道了,怎么个反应?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呢?!”方寒没好气的道。

    沈娜歪头想了想,笑道:“开始一定是气坏了,要跟你分手,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后来呢?”

    “后来还是舍不得!”沈娜笑眯眯的道:“她气过之后会想到你的好,一定舍不得的嘛!”

    方寒淡淡道:“再后来呢?”

    “再后来就消了气,和好如初了!”沈娜笑道:“自己男人别的女人也喜欢,这是很正常的嘛,正说明这个男人的优秀,该自豪才是!”

    方寒哼道:“你这心思还真叫一个怪!……好啦,咱们不是一个星球的,该干嘛干嘛去!”

    “那李棠怎么个反应嘛?”沈娜好奇得不行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应该找过你妈了,接下来就是冷战呗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呀?”沈娜歪头想想:“妈妈没什么异样呀,照理说李棠不会找妈妈大闹,她不是那种人。”

    方寒哼道:“你倒是明白!”

    “李棠还是挺大气和善的嘛。”沈娜笑道:“她要没那么好,小方老师也不会爱上她,是不是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好啦,上课!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沈娜无奈的答应一声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周末,方寒与齐海蓉一块坐车去京师到了江家。

    一进江家别墅,江小晚一身白色练功服,慢慢悠悠挥着长剑,随江承在练剑,看到两人过来,忙抛下剑过来。

    “海蓉,你们怎么一起?”她好奇的看着方寒。

    齐海蓉笑道:“我跟方寒无意中说起要来,正好他也要来,就结伴一块过来,开始练剑了?”

    “健身嘛!”江小晚笑道。

    方寒来到江承跟前:“师父。”

    江承打量他一眼,笑道:“听小晚说,一个小明星要收拾你?”

    “送警局了。”方寒笑道:“倾慕李棠而不可得,就发了疯,要用硫酸泼她。”

    江承打量他,笑道:“凭你的身手,把他废了不难吧?”

    方寒笑笑:“大庭广众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呀……”江承指指他:“这才是练武人的修养!……好,我这才放心,敢传你真正的剑法!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一挑。

    江承道:“剑法一道,至狠至绝,我在练剑前,师父先磨砺我姓情,把火气磨去**分才传我剑法。”

    方寒缓缓点头:“是怕剑法影响姓格吧?”

    “不错!”江承点点头:“这个社会是有规矩的,学了剑的人容易无法无天,动辄杀人,这是取祸之道!”

    方寒深以为然的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能驾驭得了自己的火气,我才能放心传给你真正剑法。”江承道:“名叫倏忽剑。”

    “倏忽剑……”方寒沉吟。

    江承道:“庄子应帝王篇云,南海之帝为倏,北海之帝为忽,中央之帝为混沌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记起来了!”

    他曾读过大量的道家著作,学医时与学葛氏武学都在读,但记得太多,江承一提他想起来。

    江承道:“倏忽人们往往解为迅疾神速,其实有更深一层含义,蕴着丹法之妙义。”

    方寒好奇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江承道:“倏忽也是心与息,心如电,息无形,心息合一为倏忽,故此剑如光如电,练至最深,可杀人于无形,取首级于千里之外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师父练成了这剑法?”

    江承摆摆手:“我天赋所限,差得远呐!你可以试一试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师父!”方寒缓缓点头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