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170章 狙击
    “师父一定没少糟蹋我!”方寒笑道。

    孟光荣呵呵笑道:“他一个劲的夸你来着,说你少年老成,行事比他还周密严谨,你是他师父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笑道:“师父也真敢说!”

    “我跟老葛是生死之交,他的话绝没水份!”孟光荣笑道:“怎么样,老Z,这次敢不敢出手?”

    孙明月道:“孟局,我是没把握,只能看他的了!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道:“在楼里?”

    “嗯,六楼!”孟光荣道:“这家伙丧心病狂,杀了自己老婆跟女儿,想逃走,又把邻居的老婆劫持了,要一块儿死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多大年纪?”

    “四十三。”孟光荣道:“你要没把握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沉吟道:“交给我吧,……枪呢?”

    孙明月道:“在我那儿呢,走吧,跟我换身行头!”

    方寒随着她来到陆虎车内,孙明月道:“你最需要的是一个面罩,这个给你,用完了还我!”

    她递上一团黑色丝质的东西,方寒拿手里,凉丝丝的,展开是一个面套,只需眼耳鼻。

    他戴到头上看一眼车反光镜,露出笑容,自己也认不出自己了,接着又把它拿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啦?”孙明月忙问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不用这个,影响感觉!”

    “你不怕被人认出来?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谁认得我?……别跟大伙见面就是了!”

    “好吧好吧,随你的便!”孙明月白他一眼:“狗咬吕洞宾!”

    孙明月嘟囔着打开后备箱,取出一个长盒,里面是一幅长枪,已经组装好,只差瞄准镜没装。

    “你会用吧?”孙明月问。

    方寒淡淡看她一眼,孙明月嗔道:“我不是怕你失手嘛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怕我失手何必让我出手?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我信得过你,赶紧的吧,别耽搁太久,那家伙快崩溃了,随时会杀人!”孙明月忙道。

    方寒拿起狙击长枪,装上瞄准镜。

    孙明月道:“随我来,我已经找好了最佳位置。”

    方寒没多说,他也相信孙明月的水准,她在刑警大队里号称枪法第一,无人可比,能成为指导员就是赖于她的狙击水平。

    两人来到十楼,孙明月敲了一户人家的门,亮出警官证,征用了他们的屋子,小心的打开一扇窗户。

    方寒打量一眼左右,这户人家环境不错,看起来也很富裕,装修得很豪华,是一对年轻夫妻。

    他们好奇的看着方寒与孙明月,好奇的目光在狙击枪上流连,孙明月把两人赶出去,让他们在门外等着。

    “看到了么?”孙明月指了指对面,拿出望远镜看了看。

    方寒一眼看到六楼,凝神看了看:“那个戴着黑色帽子的?”

    “对,就是他!”孙明月点头:“看到他跟人质了吧?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确实疯了!”

    孙明月需要望远镜才能看清,他却不必,凝神一瞧,宛如在眼前。

    那中年男子戴着黑帽,双眼布满了血丝,红通通的,额头青筋贲起,说话声嘶力竭,已经陷入了疯狂状态,随时会挥刀子杀人。

    他将一把水果刀架在一个中年女人脖子上,水果刀都很锋利,她脖子已经流血,被吓得轻声哭泣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能不能解决?”孙明月问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没问题!”

    “要不要我做观察手?”孙明月又问。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,架起了狙击枪开始瞄准,孙明月不再打扰他,拿起望远镜盯着远处瞧。

    “砰!”一声闷响,孙明月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她不是被狙击枪的响声吓着,是被望远镜里的情形吓着了。

    一颗子弹洞穿中年男子额头正中,白色脑浆从脑后喷溅,他眼神迅速黯淡,缓缓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中年女子的尖叫声清晰传来,整座楼都听得到。

    方寒放下枪,抬头看了看头顶,点点头:“大功告成,你拿着枪回去,咱们各走各的路!”

    “厉害!”孙明月竖起大拇指,这一枪干净利落,精准无比,换了自己绝打不出这一枪。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,似乎心情甚好,圣力果然增加了,看来自己猜想没错,圣力与功德类似,自己这条路走对了!

    孙明月白他一眼,亲手杀了一个人,他不但没异样,反而很高兴,果然是杀人不眨眼,心狠手辣的家伙!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他返回别墅后,换了单车,骑去学校接着上课,上午还有两节课,他去得晚了,只能上一节。

    下午有两节课,之后去了图书馆自习,接到一个意外的电话,竟然是齐海蓉打来的。

    她约方寒去她家喝酒。

    方寒倒是没多想,知道她暗恋着赵天方,颇为同情她,知道她不会跟自己有什么,所以交往起来很放松。

    两人很有默契,说话能说到一起,心有灵犀一般,说话聊天很舒服。

    师母周小钗出差没回来,他正好没地方吃饭。

    维维那边总不能一直蹭饭,李玉芬的厨艺不错,但毕竟年纪大了,做一大桌子菜太吃力。

    他来到齐海蓉的别墅时,齐海蓉正系着碎花围裙在厨房忙活,他坐到沙发上,懒洋洋拿起一本杂志翻看。

    沙发边上的杂志很多,五花八门,有娱乐的,文摘的,新闻的,时尚的,甚至还有科幻的。

    方寒暗暗点头,怪不得跟她说话能说到一起,她阅读量很大,所以什么话题都能聊。

    齐海蓉从厨房出来,摘下围裙:“来,吃饭吧!”

    她穿了一件长身粗线灰毛衣,紧身牛仔裤,显得随意又很妩媚,一颦一笑都有一股媚意。

    这种女人哪个男人能挡得住,赵天方果然厉害!

    方寒坐下,尝了两口,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怎样?”齐海蓉忙问。

    方寒呵呵笑两声,没多说,齐海蓉白他一眼:“你真够挑剔的!”

    方寒不再多说,低头吃饭,她的厨艺比一般人不错,但比起师母她们还是差了两筹。

    他风卷残云般大吃一顿,不显粗鲁,反而很优雅从容,给人的感觉与他吃饭的速度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两人吃过饭后,来到沙发上坐着,打开了电视,电视里正演新闻联播,两人各拿一只大杯,杯里是一点儿葡萄酒。

    两人轻轻晃动着酒杯,漫不经心的闲聊。

    “跟赵叔叔告白了?”方寒看着电视,忽然开口道。

    齐海蓉一怔,随后叹了口气:“一猜就中!”

    “结果跟你想得一样吧?”方寒看她一眼。

    齐海蓉缓缓点头:“姐夫他拒绝我了!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:“佩服!”

    齐海蓉冷笑道:“你以为我姐夫是因为忠于我姐,所以才拒绝的我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不是么?”

    “那你以为我姐夫只有一个女人?”

    “不是?”

    “他为人正直光明,但不意味着他没别的女人!”齐海蓉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眉头挑了挑,讶然道:“那你姐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!”齐海蓉道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那我就奇怪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奇怪我姐夫为什么拒绝我吧?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,齐海蓉这般尤物哪个男人能拒绝得了?

    “我姐嫁给我姐夫时,我只有十岁,真是个黄毛丫头,他一直把我当成小孩子,心里没把我当成女人!”齐海蓉莫名的笑笑。

    方寒恍然点点头:“难怪。”

    就像沈娜,她虽然青春美貌,却勾不起他的非非之想,因为一直把她看成小孩子,再怎么漂亮,也不觉得她是女人。

    齐海蓉抬头看着天空,忽然饮头把杯里酒一口喝光,一滴红酒落到雪白脖子上,她浑然不觉。

    方寒叹道:“很不甘心吧?”

    “是,不甘心!”齐海蓉缓缓点头:“我真的不甘心!”

    方寒叹了口气,替她斟上,温声道:“感情的事没法勉强的,你早该回头了,找一个深爱自己的男人,过幸福的曰子!”

    “我也想,可我做不到!”齐海蓉摇头:“我试过,可那些男人与姐夫一比,实在喜欢不起来!”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道:“人不能跟人比的,你是一往情深,所以对你姐夫的缺点视而不见,一旦真的生活在一起,就没那么美了!”

    “我也知道,可没办法!”齐海蓉点点头叹道:“没一个人能超过姐夫,我只能越陷越深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单恋一个人很痛苦,你能忍受多久?”

    “我不喜欢这种感觉,更何况姐夫随时会死去,我一直替他担心,没心思去想别的。”齐海蓉轻晃着酒杯。

    方寒沉吟道:“你该离开海天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试过!”齐海蓉叹道:“我曾去京师呆过两年,与小晚在一起,可惜还是没用,我还是放不下他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那现在呢?死心了吧?”

    “要真能死心倒好了,我也能放下了!”齐海蓉叹道:“我的命够苦的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齐姐你这是无病呻吟,比起那些贫困挣扎在温饱线上的人,比起那些饱受疾病折磨的人,你还有什么可抱怨的?”

    齐海蓉摇头叹道:“方寒你有没有办法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只能谈一场恋爱了,否则你永远走不出你姐夫的影子,找个好男人吧!”

    齐海蓉撇撇嘴:“天下之大,哪有好男人?”

    方寒失笑:“耐心找总能找到的,你们公司那么多明星,没一个看对眼的?”

    “金玉其外败絮其中!”齐海蓉不屑。

    方寒无奈摊摊手:“那我没辄了,我见的人远不如你多!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