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169章 哄
    方寒走到她身边坐下,淡淡幽香传来。.

    她穿着一身淡紫色风衣,白色纱巾,显得美艳而妩媚,即使冷着脸也不失迷人风采。

    “回来了?”方寒上前去抱她,却被她躲开。

    方寒一怔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换了从前她早就扑上来,红唇凑过来热吻一番,亲热得不得了,她这会儿却冷冰冰的,一点儿没热情。

    “李棠,怎么了?”方寒疑惑的问。

    李棠哼一声:“没怎么!”

    方寒上下打量着她,行礼箱还在旁边,显然刚回来没换衣服,只在这里坐着等自己。

    “这么快杀青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

    “请假了?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李棠冷笑:“我再不请假,说不定回来你就跟别人跑了!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起来:“你听到什么了?……赵大小姐嚼舌根子了?”

    “别冤枉人!”李棠冷冷道:“沈娜过来找我了!……我也见了沈姐!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挑了一下,摇摇头,这个沈娜真是……,小孩子掺合进大人的事,果然要乱套!

    “沈姐怎么说?”方寒问。

    李棠冷冷道:“你还是挺关心沈姐的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没吵起来吧?”

    “你这么看我?”李棠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摇头道:“李棠你是个大气的,到底怎么回事说就是了,别这么左一句右一句的。”

    “还用我说嘛?!”李棠哼道:“男人果然没一个好东西,这天下就没有不偷腥的猫!”

    方寒又心虚又尴尬,摇摇头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两人沉默了一会,李棠哼道:“说啊!”

    方寒默然。

    李棠哼一声:“你无话可说了?”

    方寒叹道:“你准备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我要是知道怎么办,也不会生气了!”李棠咬着红唇,恨恨瞪着他:“你说怎么办?”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道: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李棠瞪着他没好气的道:“你还真是香馍馍呢,沈姐也是清冷人,竟对你动了情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可能因为我救过她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就好!”李棠哼道:“要不是你救了她,沈姐才不会对你敞开心扉呢!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我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沈姐很累很辛苦,你也知道你们不可能的!”李棠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道:“咱们说这个总觉得有点儿怪。”

    “我很生气,可这股气又不知道怎么能**出来!”李棠恨恨道:“你招人爱,我有什么法子!”

    她最生气的就是这一点,知道沈晓欣对自己有情后,方寒马上疏远了她,不再去她家,他做法无懈可击,可谓是好男人中的好男人!

    她想冲他发脾却理不直气不壮。

    但面对沈晓欣那种白玉美人,哪个男人能不动心,她敢断定方寒是动了心的,偏偏能克制自己,疏远沈晓欣,让她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她一想到方寒心里还想着沈晓欣,甚至爱着沈晓欣,她就心里发堵,闷得难受,胸口像塞了一团棉花。

    方寒叹道:“上楼歇一歇吧,你什么时候回去?”

    “明天!”李棠道:“我请了一天的假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我今天有课,不能陪你了!”

    “上你的课吧!”李棠冷冷道。

    方寒上楼换了衣裳,很快离开了别墅。

    他知道现在李棠在气头上,最好不在她眼前晃悠,自己不出现,她的气会慢慢消散,她心路宽,气不过夜。

    周一他的课程很密集,他专注于上课,整整上了一天的课,中午没回去,在食堂凑合了一顿。

    傍晚回家时,别墅里空荡荡的,没开灯。

    他皱眉,难道李棠走了?打开门进屋后,看到李棠的行礼箱还在客厅,没动过地方。

    难道是去找朋友了?

    他上楼换衣服,发现李棠躺在**一动不动,默默流泪。

    方寒慌了,忙**把她搂进怀里,叹口气:“何苦呢,出去找王莹她们逛逛街,散散心多好!”

    李棠趴在他怀里,呜呜哭起来。

    方寒心疼得**着她后背,叹道:“好啦好啦,是我不好,不我该去做家教,不过我还是你的,权当你什么不知道就是了!”

    “都怪你!都怪你!”李棠捶着他胸口。

    方寒搂住她,柔声道:“好好,怪我不好,我不该跟别的女人接触,要不,我只呆在家里不出去了?”

    “好啊!”李棠忙点头:“你只准呆家里,我养你!”

    “再好不过了!”方寒笑道:“我也嫌麻烦,只想好好学习,然后搞研究,当个宅男!”

    “就这么办了!”李棠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**的道:“就像你养的小狗,只在家里等着你!”

    “对!”李棠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李棠你原本大气自信,现在可不行喽!……照理说你现在成大明星了,应该越发自信,怎么越来越不行了呢?”

    李棠趴在他怀里,哼道:“我在别人跟前有自信,在你跟前不行!”

    方寒不在,她一直躺在**胡思乱想,又愤怒又恼火,狠下心来决定不理他了,甚至要离开他。

    但被他这么搂着,跟他说着话,听着他温柔的声音,一腔怒气却慢慢消散,原本的狠心慢慢柔软。

    方寒搂着她,轻轻拍着她后背,温声道:“李棠你美艳又善良,我能得到你已经很知足了,不会再贪心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信。”李棠摇头哼道:“哪有不吃腥的猫,你们男人都一个样。”

    “想与做不一样,”方寒笑道:“我纵使心里想,也不会做,对我的克制力你还不信吗?”

    “那多没意思!”李棠道:“我可不想同床异梦,你在我身边的时候还想着别的女人!”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道:“在你身边的时候,我哪还有功夫想别的女人!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李棠抬起头,红肿的眼睛凝视他,增添几分楚楚动人的风姿,看得方寒又怜又爱,抱着她,轻吻她眼皮。

    李棠捶他一下:“放开我,你这个坏蛋!”

    方寒紧搂她不放,轻轻吻着她眼皮,感受着她的浓情,叹道:“你如此美丽,怎会这么没自信呢?”

    李棠挣扎,却被方寒搂住挣扎不动,他吻她眼皮,慢慢吻到红唇,轻**柔啃挤,温柔呵护。

    她渐渐被融化,挣扎的力量越来越小。

    她心气未消,很不甘心,但身体却抵挡不了他的攻势,很快迎合起他来,不知不觉中被他褪去衣衫,露出白玉般的身子。

    身子完全袒露在空气里,她一下清醒过来,想要挣扎,**浑圆的**已经被分开,架到他肩上。

    小方寒抵在她泥泞的桃源上,轻轻一刺,破关而入,再猛的一捅,破开挤压直贯到底。

    她仰头一声长吟。

    李棠觉得自己一下被刺穿了,力气尽失,再无法挣扎,随着方寒的撞击与[***],灵魂好像在空中飘荡,忽高忽低,起起伏伏,不知天地为何物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方寒神清气爽,练完功吃了饭,把李棠送到高铁站,李棠容光焕发,昨天的苦恼经过一夜好像消失了。

    临别之际,她嗔怒的警告他老实点,别沾花惹草,否则饶不了他,方寒无奈的保证。

    看着她进了站,方寒松口气,咬咬牙,沈娜,这个丫头把自己害惨了,一定得好好收拾收拾这丫头!

    今天是周二,明天晚上要狠狠教训这小丫头!

    他刚要去上课,手机响,一看是孙明月的,皱眉接通,这个时候她来电话,十有**不是好事。

    “方寒,快过来!”孙明月的声音透着急促。

    方寒开着车,沉静的道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发生大事了!”

    “说吧,什么事?”

    孙明月低声道:“我在市南区呢,一个杀人犯在他家挟持一名人质,……你枪法没放下吧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没呢。”

    孙明月忙道:“那快过来。”

    方寒不动声色,淡淡道:“这种事不是专门的狙击手吗?找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武警大队的一号狙击手生病了,不能出动。”孙明月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这么巧?”

    “你少啰嗦,来不来?”孙明月不耐烦了:“局长也在这边呢,再不解决了,影响太恶劣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谈判不行?”

    “那家伙疯了,被抓起来一定判死刑,我看他是想拉个垫背的!”孙明月咬着牙恶狠狠的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刑警队的狙击手呢?”

    “就是我!”孙明月哼道:“你真啰嗦,赶紧过来,我把地址发给你!”

    她说着挂了手机,方寒无奈的摇摇头,这个孙明月,姓子也真急。

    手机嘀嘀响了几声,来了讯息,方寒打开一瞧,孙明月不仅标明了地址,还发了地图。

    他在导航仪上写好地址,很快开车过去。

    到了附近他把车停下,慢慢摸近,刚靠近一座老式的居民楼,楼外周围被拉上警戒线,民警们拦住他。

    方寒把孙明月招呼过来,孙明月阴沉着俏脸过来,哼道:“你总算没磨蹭!”

    她把方寒领到一处拐角处,然后又带过来一个矮壮中年,面目黧黑,其貌不扬,一身警服穿在身上威严肃重。

    “孟局,这是老Z。”孙明月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着握手:“孟局。”

    局长孟光荣打量方寒一眼,笑道:“老Z,久仰大名啊!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,孙明月道:“孟局,你就甭取笑他啦!”

    “我真的是久仰大名!”孟光荣笑道:“老葛没少在我跟前夸他!”

    方寒一怔,随即恍然大悟,一切都说得通了,怪不得那么顺利,还以为是孙明月的关系硬,原来不仅是她的关系,还有自己的!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