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168章 股份
    “爸,笑什么呢!”赵语诗娇声道。

    赵天方起身迎上来,双手握住方寒的手,笑道:“救命恩人大驾光临,失礼了,我该过去拜见的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赵叔叔别客气。”

    他跟赵夫人与齐海蓉微笑点头。

    赵夫人打扮得很正式,端庄大方,齐海蓉一身黑色职业套装,不施粉黛,妩媚而干练。

    齐海蓉笑道:“姐夫,我的张正辉算是彻底被他毁了,他是你的救命恩人,却是我的恶客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齐姐抱歉了。”

    齐海蓉叹了口气:“是我管教无方,没想到那小子这么混蛋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道:“由爱生恨,也没什么办法,他现在怎样了?”

    “老老实实蹲牢吧!”齐海蓉哼道:“没想到你有挺有能量的嘛,请动了什么大人物,江小晚?”

    要不是有大人物施压,凭张正辉的能量,早保释出来了,现在却老老呆在看守所里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你该打听过小晚姐了吧?”

    “她说没帮你忙,还骂了你一顿,说跟她见外。”齐海蓉摇头笑道:“看来是真的没请小晚出手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齐姐没请小晚姐?”

    “要是别的事,我当然要让她帮忙,这件事嘛,她是不会帮了!”齐海蓉叹口气:“见色忘义的家伙,要帮也是帮你!”

    赵天方笑道:“来来,坐下说话。”

    众人坐下,赵语诗乖巧的沏茶斟酒,她知道方寒的口味,平时只喝茶,特意准备了上好的龙井。

    方寒轻啜一口,赞了一声好茶,赵语诗得意的一笑。

    赵天方品一口红酒,放下酒杯笑道:“我实在没想到,有生之年还有这种时候,一边品酒一边说说笑笑,享受人生。”

    赵夫人点点头,她也没想过,这一切都像一场梦。

    赵天方赞叹道:“方寒你真乃国手,那几个动作有什么名目?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没什么,道家的导引术,老祖宗的东西还是很妙的,赵叔叔深有体会吧?”

    “深有体会!”赵天方点点头,感慨道:“我开始时没怎么重视,练了三天有感觉,十天明显感觉到身体强多了,如今比正常人还健康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赵叔叔去医院查过了吧?”

    “他们都说是奇迹。”赵天方摇头叹道:“方寒你说得不错,老祖宗的好东西真是不少,我满世界的看名医,最终在方寒你手上好了,真是想不到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赵叔叔先前也是调养有功,太极拳效果还是不错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赵天方点头道:“我拜了一位太极名家,没太极拳维持着,怕是等不到方寒你了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那几个动作赵叔叔要接着练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当然!”赵天方呵呵笑道:“一天不练就浑身不舒服,都成瘾了,我夫人能不能练?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这是针对赵叔叔的体质而来,阿姨不宜练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可惜。”赵天方摇摇头:“这些年夫人跟着我受了太多的苦,担惊受怕,身体也大不如前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阿姨的身体没有大问题,现在赵叔叔好了,阿姨的心情变好,慢慢调养一下就成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?”赵天方舒口气:“这就好!”

    齐海蓉笑道:“你不给姐姐把把脉就知道?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笑道:“不必把脉,看气色就能看得出,阿姨偶尔会胃疼吧,心火太大。”

    赵夫人讶然看着他,忙点头:“我确实会胃疼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阿姨的底子很好,想必年轻时充分锻炼过身体。”

    赵语诗瞪大眼睛:“我妈妈是练长跑的!……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。

    赵语诗白她一眼,嗔道:“神神秘秘的!”

    赵天方呵呵笑道:“真没想到医术能达到这种境界,神乎其神,佩服佩服!”

    方寒摆手笑道:“雕虫小技,赵叔叔过奖了。”

    赵天方道:“我拜读了方寒你的马术大作,厉害啊,我是大开眼界,大长见识!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比起医术,我更喜欢马术,人心险恶,马单纯更好相处。”

    “这倒也是。”赵天方点头道:“马姓纯良,我也很喜欢,跟马相处能很放松,跟人就不行喽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这么大的马场,赵叔叔的气魄我很佩服,自叹不如!”

    齐海蓉放下酒杯,抿着红唇笑道:“好啦你们两个,互相吹捧个没完了!”

    两人一怔,随即失笑。

    赵语诗轻笑道:“姓方的,你还是看上我的马场了吧?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摇摇头。

    赵天方道:“方寒,我有一个想法,咱们探讨一下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赵叔叔请说。”

    赵天方叹息道:“论到对马的了解,我想天下间少有人能比得上你了!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赵叔叔过奖了。”

    赵天方道:“我在国外有些朋友,有一位马语者,他拜读了你的大作,自叹不如,要不是我拦着,一定要跑过来拜师的!”

    “真的么?”赵语诗讶然。

    赵天方笑道:“语诗经营这家俱乐部,做得已经不错了,但还不够好,我想邀请方寒你加盟。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一挑。

    赵天方摆摆手笑道:“方寒你先别急着拒绝,我说一下我的方案,……方寒你占二十的股份,与语诗共同经营,她负责管理,你负责维护,马若有什么问题,医生们解决不了的,你帮忙看看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赵叔叔这是谢礼么?”

    “呵呵,说谢礼就太俗啦!”赵天方摇头道:“我对马儿很喜欢,每次看到有马得了病却束手无策,我的心很疼,人类的医术发达了,马的医术却差远了,有方寒在,我也能放心了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笑道:“我的医术也不到家。”

    “起码比起一般的强得多。”赵天方道:“你若没办法,那真是它的命了!”

    “姐夫你打得好算盘,得了一个神医!”齐海蓉笑道。

    富贵人家都有自己的家庭医生,赵天方此举是把方寒绑到赵家,利益共体,有什么病灾,方寒绝不会袖手旁观了。

    方寒沉吟不语。

    赵语诗嗔道:“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?……要不给你三十?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,摇头道:“我受之有愧。”

    赵天方道:“方寒你别以为这是谢礼,我赵天方还没那么市侩!……这只是我一片单纯的爱马之心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这倒不是,……只是我时间太紧,怕顾不过来。”

    赵语诗忙道:“平时不会打扰你,偶尔你来马场,指点一下大伙就是了,这有什么难的?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赵大小姐你想偷懒啊!”

    赵语诗白他一眼:“犹犹豫豫的,赶紧答应就是了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这样罢,股份就算了,我平时会常过来,真有马病了,当然不能不管。”

    赵语诗跺脚道:“你这算什么,我的马场股份烫手啊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我真没那么多精力。”

    赵天方摇头:“算啦,既然方寒不想要,也别勉强!……方寒你的画真是一绝,我很好奇你怎能有如此想象力!”

    两人探讨起画来,赵语诗不满的瞪着方寒,寒着小脸不说话。

    齐海蓉抿嘴暗笑,凑到她耳边轻说几句,赵语诗顿时眉开眼笑,得意的瞪一眼方寒。

    她说得很轻,恰好方寒正在思索,没注意赵语诗这边。

    第二天,他才知道赵语诗的主意,李棠亲自打电话过来,劝他别拒绝赵语诗的一片好意。

    方寒说自己确实没时间,一旦有了股份,就是一份牵挂,他不喜欢牵挂太多,更喜欢无拘无束。

    况且他并不缺钱,那百分之二十的股份有亦可没有亦可,不足以让他费心。

    李棠了解方寒,她笑着说他不是一直想建个马场嘛,这不正好,有了二十的股份,完全可以划割一块地方,自己弄几匹马,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,没人管得了。

    要是自己建马场,耗的心力与金钱难以计数,远不如这么省事,牵挂更多,他现在要常去俱乐部的,有麻烦顺便解决就是了。

    方寒沉吟不语,李棠软语相求,要是不答应,赵语诗一定不肯罢休,非要烦死自己。

    方寒想了一阵子,无奈的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他刚做完早课,赵语诗出现,穿着一套银灰职业装,高跟鞋,很有几分白领丽人的精明干练,一脸得意的拿了一个公文包,扔到茶几上。

    方寒坐到沙发上,摇摇头:“赵大小姐好手段!”

    赵语诗哼道:“这就叫一物降一物!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:“有手腕,是干事的人,拿来吧,我签!”

    赵语诗打开公文包取出几页纸,一一让方寒签上名,待方寒签完名,她兴奋的小心收起来,装回公文包。

    她笑吟吟的宣布:“方寒,从今天开始,你是天方马术俱乐部的股东了,目前只有两个股东,你是小股东,要听大股东的!”

    方寒叹道:“你终于得逞了,很得意吧?”

    “咯咯,当然喽!”赵语诗哼道:“任你是再野的马,也要套上缰绳!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别得意的太早,我若不干,你奈我何?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去找李棠告状!”赵语诗得意的道。

    方寒摊摊手,无奈的摇摇头:“算你狠!”

    赵语诗笑**的道:“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吧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平时没时间,别打扰我,李棠来了也没用!”

    “知道啦!”赵语诗哼道:“就你最忙!……好啦,我今天有事,没功夫搭理你,走了!”

    她蹬着高跟鞋心满意足而去。

    方寒本想去京师,拜访一下师父江承,又改了主意,抓紧时间练龙元术,龙元术总有突破的感觉。

    待他从练功室出来,下楼时一怔,李棠竟坐在沙发上,脸上冷冰冰的,一动不动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