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166章 感谢
    傍晚,周小钗今天有事不能回来做饭,他想了想,决定去乔横影家蹭饭,李玉芬的厨艺极好,不逊于师母。

    他先打了一个电话给乔横影,乔横影还在公司,正要回去,听方寒一说,很欢迎他过去,维维正打电话缠着她要见干爹呢。

    他正要去乔横影家,孙明月忽然到了,她一身警服笔挺,好像熨烫过,英姿飒爽。

    看到她进来,方寒笑眯眯的道:“孙警官,恭喜恭喜!”

    孙明月白他一眼:“恭喜什么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怎么样,这回露脸了吧?”

    “局长知道是你的功劳!”孙明月哼道:“我跟局长汇报过了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道:“你呀……,好吧,他们应该没问题了吧?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“下次不会再跑出来了吧?”

    “马上就执行死刑了,他们想跑没那么容易!”

    “这可未必。”方寒摇头道:“钱可通神,他们很厉害,小心来个李代桃僵,不能大意了!”

    “没那么邪乎!”孙明月摇头笑道:“你以为这是电视剧呢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现实比小说更戏剧化,你能想象他们逃出来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那要怎么办?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。

    孙明月一看他的笑容,马上醒悟,嗔道:“你又偷偷下手了?……你这人真是的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放心吧,我没下死手,只做了点儿手脚,他们一旦逃,我马上可以追到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这次不会再逃了!”孙明月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但愿如此吧!……对了,我先前的提议想得怎样了?”

    孙明月蹙眉横他一眼:“还没想好呐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还想什么,这么好的事,咱们各取所需,有什么可想的!”

    “事有反常必有妖,我可不信这么好的事儿!”

    “你呀,说你聪明吧……”方寒摇头。

    孙明月打断他,哼道:“好吧,我答应了,不过先要说好了,你要违了法,我可不会客气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凡事都要讲证据的,我只能说,我不会留下证据!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真是个坏蛋!”孙明月哼道。

    她见识过了方寒的心计与手段,还有超卓的身手,成心不留下证据,警官真逮不住他。

    面对这种强悍的家伙,不能硬来,需要好好引导他,不让他走上邪路,目前所为止,他确实杀了人,但杀的是坏人恶人,她还没迂腐到法律面前人人平等,坏人也不能杀的程度。

    面对这种厉害人物,局长也很头疼,他就像一把绝世宝剑,随时能伤人,而且杀伤力极强,最好的方法就是纳入体系中,把剑柄握在手上。

    而她就是这个握剑柄的人!

    方寒道:“好啦,没事的话,我要吃饭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请你吧。”孙明月道。

    方寒眉头一挑,笑道:“你请客?”

    “当然了。”孙明月道:“你帮我立下这一大功,我当然要请客表示一下,这没什么吧?……你可别想歪了!”

    方寒呵呵笑道:“好吧,美女请客求之不得,等一下,我打个电话!”

    他说着又挂了电话给乔横影,说了自己的情况,有一个朋友忽然来了,要请客,推托不过。

    乔横影倒没说什么,只叮嘱吃过饭去她家,晚上在那边睡,维维一直闹着要找干爹呢。

    方寒答应一声,挂了电话,见孙明月似笑非笑看着自己,笑道:“干嘛这么古怪的看我?”

    孙明月哼道:“美女有约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乔姐的,维维一直要找我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孙明月正色道:“维维挺可怜的,你得帮帮她!”

    方寒没好气的道:“还不是你找的差使,莫名其妙的当了干爹!”

    孙明月抿嘴笑道:“难道维维不可爱?”

    “可爱是可爱。”方寒无奈的道:“可我的时间很紧,哪有功夫一直陪着她啊!”

    “送佛送到西,维维多可怜!”孙明月笑道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叹气:“真是个小麻烦!””

    两人说着话出了别墅,一辆宝马车缓缓驶过,速度很慢,方寒动作一顿,看到了车里的沈晓欣。

    她正穿着一件月白色风衣,系着一块灰色丝巾,淡雅素洁,白玉似脸庞清清冷冷。

    两人的目光在空中胶着,彼此凝视,直到宝马车缓缓过去,方寒才收回目光,脸色怅然。

    “怎么啦?”孙明月好奇的看看他,又看看宝马车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你跟沈女士不是关系很好吗?怎么不说话了!”孙明月八卦之心熊熊燃烧,好奇的盯着他的眼。

    方寒没好气的道:“你管得够多的!”

    “闹别扭了?”孙明月想了想,皱眉道:“你不是跟她有什么瓜葛吧?”

    ‘有什么瓜葛!“方寒哼道:”我们是姐弟,你这颗心太不纯洁了,小姑娘,端正思想啊!“

    “谁是小姑娘!?“孙明月恼了:”你这人老气横秋的,真是气人!“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,转身进了车库,留下孙明月气得跺脚。

    两人开车出了望海花园,沿着滨海大道往西到了天府广场,在倒数第三层找了一家饭店。

    在天府广场上开的饭店都是名店,价钱可不便宜,方寒一进去,站起来一高壮大汉,是孙朋,正呵呵大笑着迎上来。

    方寒一怔,扭头看一眼孙明月。

    孙明月道:“我大哥一听要请你,非要过来!“

    方寒摇头道:“行啊孙警官,够警惕的!“

    “哼,我可是怕李棠误会!“孙明月得意的皱皱鼻子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身正不怕影子斜,看来你心虚了,心思不端正!“

    孙明月顿时气急,嗔道:“你才心虚了!“

    方寒道:“好啦好啦,进去吧。“

    孙朋呵呵大笑着来到近前,一把抱住方寒,拍拍他后背。

    方寒苦笑着拍拍他,三人坐下,孙朋笑道:“方兄弟,先在这儿凑合一顿,改天再吃好的。“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这里已经挺好的。“

    “这家的鱼不错,咱们来个全鱼宴!“孙朋道。

    孙明月嗔道:“哥,吃太多鱼不好。“

    “那就来点儿面条。“孙朋道。

    孙明月蹙眉瞪他,孙朋忙道:“今天方兄弟是客,他说得算。“

    方寒笑着点头:“那就全鱼宴!“

    “你——!“孙明月嗔道:”你是成心的吧?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你请客,当然我点菜喽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好吧,吃死你们!”孙明月没好气的哼道,孙朋与方寒对视一眼,得意的呵呵笑起来。

    孙朋笑道:“方兄弟,那两个保镖还满意吧?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摇头:“还没见到呢。”

    “哦,你一定会满意的!”孙朋嘿嘿笑道:“又漂亮又利落,绝对是极品啊,包你满意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失笑。

    孙明月蹙眉:“哥——!”

    孙朋忙肃然点头:“嗯,明白了,不说了不说啦!”

    孙明月道:“乔横影其实挺可怜的,虽说赚了不少钱,但每天要跟那些男人们勾心斗角,想想都累!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那些家伙还要使用下三滥招数!”

    孙明月哼一声:“依着我脾气,逮着那帮家伙,好好收拾一顿!”

    孙朋道:“没用的,他们不怕这个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道:“他们最怕的还是乔姐,看他们这么疯狂,怕是离失败不远了!”

    孙朋道:“那要不要更小心一点儿?狗急跳墙,别拉着你那位朋友陪葬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所以请保镖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这两位看着漂亮,好像是花瓶,其实是最厉害的!”孙朋赞叹道:“我也是求了叔叔好久他才放人的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那就多谢啦!”

    “嗨,咱们兄弟客气什么!”孙朋豪爽的拍拍胸脯。

    孙明月撇撇嘴:“行啦,你就别吹了,叔叔要不同意,凭你的面子,求一天也没用!”

    “好吧好吧,我是让老爸帮忙做说客!”孙朋无奈的白她一眼:“你就不能给老哥留点儿面子?””

    “爱吹牛最讨厌了!”孙明月嗔道:“你什么时候能把这毛病改喽?”

    “吹牛又不上税!”孙朋不在意的摆摆手:“方寒,听说小妹这次又立功了?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点点头,看向孙明月。

    孙明月皱眉:“你又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“保密!”孙朋得意的道:“你们局里的事哪能瞒得过我?”

    “我一定要揪出这内歼!”孙明月恨恨道。

    “我看你还是别白费心思了!”孙朋笑眯眯的道:“你查不出来的!”

    “我偏不信!”孙明月哼道。

    饭菜很快上来,方寒与孙朋埋头开始猛吃,孙明月不甘示弱,但她樱桃小口很吃亏,她要吃两口,方寒与孙朋只需一口就吞下。

    吃过饭后,方寒回了乔横影家,看到乔横影脸色苍白,李玉芬走来走去,一脸的焦急。

    两女一看他来了,忙迎上前。

    “方寒,你可来了!”李玉芬忙道:“维维不见了!”

    方寒一怔:“维维不见了?”

    “是啊!”李玉芬忙点头,焦急的道:“现在还没回来呢!”

    方寒扭头看乔横影,乔横影脸色苍白,摇头道:“我今天加了个班,去学校领维维,老师说维维自己走了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老师怎么让她自己走了?”

    “她是瞅着老师不注意偷跑的。”乔横影摇摇头:“那么多学生,她也看不过来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乔姐你报警了吗?”

    “还没呢!”乔横影摇头:“不到二十四小时,报警没用!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道:“乔姐放心吧,维维没事的!”

    “就怕……”乔横影蹙眉。

    方寒一摆手:“不会,我能感觉到维维没出事。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