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165章 功德
    方寒点点头笑道:“好,值得表扬!”

    “赶紧开你的车吧!”孙明月白他一眼,调皮的嘴角微翘,很开心。.

    她觉得自己挺胆小的,生怕方寒笑她,没想到他不但没笑,反而赞赏自己。

    方寒开动车子,慢悠悠出了服务区,笑道:“既然知道方向对了,不急,别在高速公路上撞见,那要出大事的。”

    万一在公路上见到,他们狗急跳墙,真打起来,自己倒是不怕,就怕他们发疯,影响了别的车,高速公路容不得一点儿意外,一个不好就是车毁人亡。

    “最好早早逮着他们,”孙明月蹙眉道:“他们现在是两条疯狗,什么事都干得出来!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那倒也是,好吧,追上他们!”

    孙明月想了想:“我呼叫支援!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挑了挑,笑道:“不要功劳了?”

    “发现他们的踪迹,这功劳已经不小了!”孙明月道:“不能因为贪功,把他们两个放跑了!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随你吧。”

    孙明月拿出手机来,拨一个号,低声道:“局长,我是小孙!……嗯,吃过了,我正在追张强赵红河呢!……我没胡闹,我跟老Z在一起,这两个家伙在高速公路上呢,最好设卡堵截!……是,明白明白,我会小心的,……是,局长再见!”

    她放下手机,道:“局长说会想办法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不怕走漏了风声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怨不得我了!”孙明月收起手机,懒洋洋的打个呵欠:“要不要我替你一会儿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还是免了,小心,我要加速了!”

    “啊——!”孙明月猛的撞到椅背上,被死死压住无法动弹,她尖叫道:“方寒,你疯啦!”

    陆虎仿佛一头猛虎发了狂,疯了似的加速,她眼前的一切都发花,浮光掠影般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她看两眼便头晕,一颗心提了起来,清秀美丽的脸庞变得惨白。

    方寒呵呵笑道:“死不了!”

    “你死不了我能死!”孙明月大叫道:“要被你吓死啦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要死也有我陪着,做个同命鸳鸯也不错!”

    “谁要跟你做同命鸳鸯,赶紧给我慢一点儿!”孙明月大叫:“慢点儿!再慢点儿!”

    方寒又一脚油门踩下去,车子更快了,孙明月被死死压在座位上动弹不得,只能尖叫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,神情自若:“你再这么叫,我情绪受影响,可不敢保证安全!”

    孙明月马上闭嘴,一声不敢发,只拿眼睛死死瞪他。

    方寒笑眯眯摇头道:“目光杀不死人的!”

    “姓方的,我再不让你摸车了!”孙明月咬着牙恨恨道。

    她渐渐不再那么暴躁,方寒游刃有余悠然自在的神情影响了她,她拿出手机,看了看车牌号:“是一辆奔驰S,黑色,车牌是……”

    听了她报出的车型,方寒摇头:“真要拼起来,咱们跑不过人家,你这个陆虎不行啊!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”孙明月问。

    方寒想了想:“先把警服脱了!”

    孙明月顿时警惕的问:“干什么又脱警服?”

    方寒失笑,没好气的道:“让你脱就脱!”

    “你让我脱我就脱啊!”孙明月哼道:“我才不呢!”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道:“你这样暴露身份!会引起他们警惕,赶紧脱了!”

    “你先说要干什么!”孙明月不放松警惕,炯炯瞪着他。

    方寒叹道:“我等会儿挑衅一下他们,只要他们下了车,那就好办了!”

    “能行吗?”孙明月蹙眉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试试看呗,只有这个法子,硬来不行,跑不过他们!……赶紧的,磨蹭什么,我难道能把你吃了?!”

    “……那好吧。”孙明月不情愿的哼道。

    她慢慢解开警服的扣子,美丽脸庞变得通红,羞涩不堪,她没在别的男人跟前脱衣服,尽管脱的只是外衣。

    方寒目视前方,叹道:“大小姐,赶紧的,马上要追上他们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啰嗦!”孙明月哼一声,加快动作,解开了警服,规矩的叠起来,放到车后座。

    她里面是一件乳白色薄羊毛衫,紧紧贴着身体,为了警服合体,里面的羊毛衫尽量的轻薄紧身,尽显她上半身婀娜曲线。

    她浑身不自在,好像光着身子一般,还好方寒一直盯着前面没看她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警服找地方藏起来!”

    “哪有什么地方呀!”

    “坐位下面!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

    “快点儿!”方寒皱眉,没好气的道:“警服而已,又不是什么珍贵物品,回去烫熨一下就好!……我说你怎么这么墨叽!”

    孙明月狠狠瞪他一眼,无奈的照做,把警服得方正,然后放到座位下面,一点儿看不到了。

    方寒又猛踩一脚油门,陆虎再次加速,孙明月忙道:“就是前面那辆!”

    “嗯,放松,甭管他们!”方寒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小心点儿!”孙明月点点头。

    陆虎一溜烟儿超过了前面的奔驰,速度变缓,奔驰速度极快,一会儿追上来,陆虎加速,再次超过奔驰。

    两次之后,奔驰车来了火气,加速想超过陆虎,结果陆虎陡的变道,挡住了奔驰前面的路。

    奔驰见势不妙忙紧急刹车,尖厉的刹车声传出老远,轮胎划出两道百米长的黑印。

    方寒变道之后加速扬长而去,气得奔驰发狂,再次追上来,很快到了前面的服务区。

    方寒看到了里面坐着的两个中年男子,一个气质儒雅,风度翩翩,另一个精悍干练,两人穿着奢华,一看就是成功人士。

    孙明月已经确认了两人的身份,确实是那两个逃犯。

    陆虎在服务区停下,刚一停下,奔驰“吱”一声停在他们身前,两个中年人过来,敲了敲车窗。

    方寒打开车窗,懒洋洋打量着他们:“哥们儿,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开的车?”精悍中年冷冷道:“找事儿是不是?”

    方寒轻笑一声,摇摇头:“大道朝天,各走一边,这高速路是你的不成?!……我想怎么走就怎么走,怎么着,想打架?”

    他说着下车,撸起袖子,一脸的桀骜不驯。

    孙明月看得暗笑,李棠是天生的演员,他也不差,近朱者赤近墨者黑,演起来似模似样的。

    她忙道:“算啦,算啦!”

    方寒一摆手,逞英雄装豪气状,大声道:“你别管,不把他们打得满地找牙我不姓孙!”

    精悍中年冷笑看着他:“小子,我劝你老实点儿,对你没坏处!”

    方寒斜睨着他:“你是哪棵葱,还教训我?我老子都不敢教训我!”

    “那我今天就替你老子教训教训你!”精悍中年一拳打过来,又刁又狠,一下到了方寒下颌前。

    方寒手一伸攥住他拳头,眉头挑了挑,竟然是练家子,拳头坚硬,骨节粗大,显然是外家硬功夫。

    他一脚把精悍中年踹飞,跟着一步蹿到儒雅中年跟前,一掌将其拍昏。

    精悍中年飞到空中,落到奔驰车顶,又翻落下来,软绵绵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方寒走过去,用脚扒拉一下他胸口,一支闪着黑黝黝光泽的手枪掉出来,看得孙明月心惊,忙捡了起来。

    方寒走到另一个儒雅中年身前,脚也扒拉一下,也掉出一支手枪,孙明月也捡了起来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大功告成!”

    孙明月看看手上两支枪,摇头叹道:“真险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留这儿?我先走一步!”

    “把他们一块儿带走!”孙明月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也好!……你开陆虎,我开奔驰,我带着他们!”

    “我带着吧!”孙明月道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你敢?……他们能从监狱里逃出来,必有非常手段,还是交给我吧!”

    孙明月也有点儿心虚,这两个家伙是亡命之徒,自己即使身手不凡,也未必能治得了他们!

    “那好吧,你小心点儿!”孙明月无奈的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他上了奔驰,孙明月上了陆虎,人们朝这边看了看,却没说什么,有枪支出现,他们还是看热闹吧,别多管闲事。

    两辆车往回走,速度没来时快,花了三个小时才进入海天,他刚一下高速马上停车,孙明月在后面也停下。

    “咱们把车换了吧。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呀?”孙明月问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免得麻烦,今晚去我那里开车吧。”

    孙明月皱眉看着他,方寒上了车径直开走,刚走了五分钟,在一条路边停了一排警车,警灯闪烁。

    方寒眉头挑了挑,没停车径直开过去,正在前头的警察们皱眉,他们看到是孙明月的车,但车上不是孙明月。

    孙明月很快开着奔驰停在众警察跟前,敬礼,然后把人交出去,随后是热烈的掌声。

    众人簇拥着众人回了警局,方寒回家洗漱一番,回到练功室,抬头看自己头顶。

    逮住这两个家伙,圣力果然增加了一丝,比逮住那六个绑架犯多了三四倍,这其中的奥妙需要好好琢磨才行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答应做警察,且做事不领功,正是与圣力有关。

    他一直在研究圣力究竟是什么,现在有一个模糊的概念,好像与佛家道门的功德类似。

    不仅救人有圣力,杀人也有,今天逮住这两人,圣力又有增加,更加印证了他的猜想。

    公门之中好修行,这句话蕴着极多奥妙,身在公门既能练心,磨练世情,还因为有体系的托庇,能够安心修行,还有这功德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