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163章 老Z
    乔横影叹口气:“我的命苦,维维先天姓心脏发育不全,免疫力低,几乎每个月都要跑几趟医院,可我偏偏不能陪她!……我要赚钱,不然维维没钱治病,还好婆婆一直陪着我,照顾着维维。.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,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乔横影看着维维可爱的小脸,叹道:“这一次维维被绑架,我以为要失去她了,没想到老天垂怜,方寒你救了维维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天无绝人之路,总给人留一线生机。”

    “维维要有个三长两短,我活着也没什么意义了。”乔横影看他一眼,叹道:“方寒,你不仅救了维维,也救了我们一家子。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:“他们为什么要绑架维维?”

    乔横影紧抿饱满的唇,柔美的脸骤然变得冰冷:“是有人指使,是商业上的竞争对手。”

    “乔姐是做哪一行的?”

    “化妆品。”乔横影道:“我开了一家化妆品公司,专做女士化妆品,在行业内也算薄有名气,兰芝听说过吗?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大品牌!”

    “这一行的利润还好,正因为如此,竞争惨烈。”乔横影叹口气:“兰芝的对手不少,我又是一个女人,他们难免起歹心。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道:“商业上的事再怎么狡诈都没什么,但用这种手段就过火了,找到证据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不过是伤其皮毛。”乔横影摇头道:“总有替死鬼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慢慢点头,现在社会,钱能通神,能驭鬼,砸几百万下去,足能驱使一个人替罪,况且还不是死罪。

    狱中也是经济社会,有钱的不用发愁,打通关系很快就能出来。

    “他是秋后的蚂蚱,蹦跶不了几天了!”乔横影冷冷道。

    方寒皱眉道:“乔姐,要防止对方狗急跳墙,这种盘外招会让人上瘾,使了这次还会用下次。”

    乔横影怔了一下,缓缓点头:“差点儿疏忽了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让孙警官派两个人……,这样罢,找两个保镖!”

    “保——镖——?”乔横影黑白分明的眸子看向他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与孙氏武馆有点儿交情,找两个人做保镖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乔横影缓缓点头:“认识的人知根知底,更放心。”

    方寒从床上起来,道:“我联系一下。”

    他直接打给孙朋,上次听他提起过,孙氏武馆出了不少的高手,很多的做了私人保镖,孙家也有自己的保安公司,不过是他叔叔开的,在海天首屈一指,人才济济。

    电话很快通了,方寒把事情讲了一便,孙朋拍着胸脯保证,绝没问题,一定找两个最好的女保镖,做到万无一失。

    方寒问到价钱,孙朋哼一声,不高兴的说提什么钱,自己这条命都是他救的,别提钱。

    方寒无奈,说是一个朋友请,不是自己要用,孙朋想了想,说要给一个友情价,打个对折。

    方寒不再多说,让他尽快找人,明天上午就到位,孙朋拍胸脯说没问题。

    方寒放下电话,笑道:“乔姐,孙氏保全知道吧?”

    乔横影点头:“你朋友是孙氏保全的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他也姓孙,孙氏保全是他叔叔开的,办事很可靠,应该没问题,明天让她们两个找你报道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了,方寒。”乔横影微笑道:“我听过孙氏,据说保镖是全海天市最好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对方到底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好像有黑社会背景。”乔横影蹙眉道:“可我不能退,退一步就是毁灭,我们这个行业就是如此残酷!”

    方寒叹口气道:“乔姐你一个人太不容易!”

    乔横影淡淡一笑:“没办法,没人依靠只能咬牙顶住,我还有女儿,还有婆婆,不能退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,默然不语。

    屋内安静下来,维维打起了轻微的酣声,乔横影看着女儿小脸,露出微笑,方寒暗叹,她这一刻真的很美。

    “乔姐,你也睡一会儿吧。”方寒温声道:“我看你也累得够呛,睡得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要紧。”乔横影摇摇头:“维维很快会做噩梦,我得呆在她身边,不然她会哭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维维今晚不会醒了,乔姐放心的睡吧。”

    乔横影看看他,他今晚说了几次维维不会醒,她这会儿反应过来,一定是有别的原因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乔姐知道我是练武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武术家。”乔横影点头:“我听专家们说,你年纪虽轻,一身武功却是顶尖的,就是那些老前辈也比不过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笑笑:“他们是捧我罢了,哪有这么厉害!……我还会一门针灸术,调理身体效果极佳,刚才对维维用过了,她这一睡会很安稳。”

    “针灸?”乔横影好奇的看他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乔姐这一阵子心交力瘁,身体越来越差了,我帮你调理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他心生怜惜,决定出手。

    乔横影想了一下:“需要扎针吗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不用,乔姐转过身就行。”

    乔横影没多想,转过身去背对他,背脊曲线优美,几乎呈一个“S“状,看得方寒心一热,忙按捺心神。

    若沈晓欣如此,他一定无法忍耐,乔横影美虽美,也如成熟蜜桃,对方寒的吸引力却没沈晓欣那么强。

    方寒伸掌在她后背拍了三下,笑道:“好了!”

    乔横影转过身来,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定定看着他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如何?”

    “真的很奇妙!”乔横影赞叹。

    她感受到三道热流钻进身体,绕着身体一圈,顿时身体暖融融的,好像浸在温泉里,一股懒洋洋的舒适飘出来。

    “乔姐,你睡一会吧。”方寒笑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乔横影轻轻点头,微阖眼帘。

    方寒慢慢退出卧室,来到楼下,李玉芬正忙着做饭,看他下来,笑道:“维维睡了?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点头:“婶子,别忙了,我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李玉芬忙道:“今晚就别走了,在这睡一晚,维维这丫头半夜会做噩梦,醒了就哭闹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维维今晚不会醒的,我明天早晨再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醒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婶子相信我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那好吧。”李玉芬不想强迫他太甚,笑道:“别急着走,我饭做得差不多了,先吃一口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那好,我就不客气啦!”

    “一家人客气什么!”李玉芬眉开眼笑的道:“你在望海花园住?平时常过来吃饭吧,我厨艺没的说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好啊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慈眉善目,心态极好,让人很喜欢亲近。

    李玉芬很快端出四个菜,想招呼乔横影,方寒说她睡着了,李玉芬上楼瞧了瞧,又蹑手蹑脚的下了楼,摇头道:“难为小影了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乔姐确实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家全靠她一个人撑着,要是没了维维,真不知道她怎么活下去!”李玉芬摇头叹道:“所以方寒你别客气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我不客气啦!”

    他坐到桌前开始吃饭,风卷残云,眨眼功夫消灭了四道菜,看得李玉芬一脸惊奇。

    方寒吃过后,不好意思的笑笑。

    李玉芬忙道:“怪不得那么厉害,能吃是福啊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婶子的厨艺很棒!”

    她做菜的风味与周小钗沈晓欣不同,但独具特色,火候极好,毕竟做饭多少年了。

    “喜欢就好,喜欢就常过来吃!”李玉芬眉开眼笑的道:“维维现在都不吃外面酒店的饭,只能吃我做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笑道:“婶子的手艺比一般的大厨还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是!”李玉芬笑道:“我也是拜过几个特级大厨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起身告辞,李玉芬没多留,让他明天早早过来,来这里吃早饭,方寒点头笑着答应。

    他回去后跟周小钗打了个招呼,让她早晨不必来做饭,他有饭局,周小钗问起来,他说了经过。

    周小钗倒没怎么在意,让他别太唐突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他就到了碧海花园,进了九号别墅,李玉芬正在院子里打理菜园子,院子东边是花圃,右边是菜园。

    看他过来,李玉芬忙招手,方寒过去后笑道:“婶子,她们都醒得好吧?”

    “好好!”李玉芬眉开眼笑:“她们娘俩难得睡了一个好觉,咱们别进去,惊醒了她们!”

    方寒打量着菜圃:“婶子种的菜很全乎啊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外面的菜没法吃,就自己种点儿。”李玉芬笑道:“等你临走拿一些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摆手:“我那边也种着呢。”

    他自己没种,但师母家别墅前是菜园子,以前是师父葛思壮摆弄,现在葛思壮不在,只有他动手。

    “那倒也是。”李玉芬笑道:“咱们这些有地方的都要自己种菜。”

    两人闲聊了几句,乔横影伸着懒腰从客厅出来,仍是昨天的职业装,看到方寒一怔,忙放下了手:“方寒你什么时候来的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刚到,乔姐睡得好吧?”

    “真是难得的好睡,一觉到天亮!”乔横影笑道。

    “我去看看维维。”方寒笑道。

    他上了楼,李玉芬忙问乔横影怎么回事,乔横影将经过一说,李玉芬顿时兴致盎然。

    对上了年纪的人而言,养生的吸引力最强。

    方寒坐在维维床上,看着她红苹果一般的小脸,因为熟睡,她小脸红通通的,甜美可爱。

    乔横影换了一身衣裳,洗过澡,散发着淡淡幽香进了屋,维维忽的一下坐起来。

    方寒轻轻一拍她后背,笑道:“维维醒了?”

    维维瞪大眼睛,看看方寒,又看看乔横影,抹抹眼:“干爹,妈妈,什么时候啦?”

    乔横影笑道:“太阳进屋了,你看看几点。”

    维维歪头看看钟,惊叫:“七点啦,我还要上学呢!”

    “等一会儿,你奶奶做好了饭,吃了就走。”

    “来不及了啊!”维维大声道。

    乔横影道:“妈妈给老师请过假了。”

    维维松了一口气,扭头道:“干爹,goodmorning!”

    “goodmorning!”方寒笑道:“没做噩梦吧?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维维高兴的道:“有干爹在,维维什么也不怕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好维维,下去吃饭吧!”

    “咱们一块儿吃,还有妈妈!”维维下床,一手拉住方寒,一手拉住乔横影,高高兴兴下楼。

    一家人说说笑笑吃了饭,乔横影开车送维维上学,方寒回家,准备骑单车回去上课。

    碧海花园与望海花园离着很近,他也没开车,早晨就是跑着过去的,回来则溜达回来。

    他刚到家门口,看到一辆陆虎停在门口,无奈的摇摇头,孙明月上门准没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他来到陆虎旁边,敲了敲车窗,孙明月正低头看文件,忙扭头望来,露出一丝笑容。

    方寒却没笑,没好气的道:“说吧,什么事!”

    “进去说吧。”孙明月娇笑道。

    她穿着一身合体警服,苗条而飒爽,配合清秀宜人的容貌,气质独特。

    方寒转身打开门,进屋后给她沏了一杯茶:“说吧,又有什么好事?”

    “方寒,你别当我是瘟神好不好?”孙明月不满的嗔道。

    方寒叹道:“那你说说吧,你每次找我哪有什么好事?”

    “不是给你送功劳了嘛!”孙明月笑道:“你入了编制,今天开始,算是正式的警察了!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多谢了。”

    “张正辉泼硫酸的案子一直在审着呢,要不要给他一个袭警的罪名?”孙明月笑眯眯的道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算了,都传到网上了,我这身份还是保密吧!”

    “嗯,局长也是这个意思,把你当一个奇兵,还给了你一个代号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代号?”

    “Z!”孙明月笑道:“从此你在警局里叫老Z,你的档案绝密,只有局长有权调阅!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,不会让我去当卧底吧?!”方寒皱眉:“我可干不了!”

    “谁让你卧底啦!”孙明月没好气的道:“瞧把你吓的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这么高的待遇,我怕消受不起!”

    孙明月道:“这不是看你功夫好,能力强,又有精确的直觉嘛,所以要保护你个王牌!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真的!”孙明月哼道:“从今之后,咱们单线联系,别对外人说你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道:“这么神秘,没必要吧?”

    “很有必要。”孙明月道:“你是不知道现在的罪犯多么疯狂,真那么能破案,想收拾你的人多得是!”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点点头:“好吧,好意我就心领了!……你今天就为了这件事?”

    “这个嘛……,还有一件小事。”孙明月伸出小指头。

    方寒皱眉:“说!”

    孙明月道:“昨天红河监狱逃出了两个人。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