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161章 憔悴
    方寒第二天回了海天,直接去上课,因为选了许多门选修课,他现在时间也紧张。.

    有些课可以缺勤,有些不行,他要亲自到场,张大江他们不肯受这个罪,没选这么多课。

    所以他来上课往往是独来独往,只身一人。

    他一口气上了四节课,上午两节下午两节,上午还好,下午时却有点儿异样,因为人们看他的目光有点儿奇异。

    他心一动,难道张正辉的事又上新闻了?大有可能!

    他直接打电话给张大江,问知不知道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“嘿,老二,你又出名了!”张大江哈哈大笑:“佩服佩服!”

    方寒没好气的道:“到底怎么回事,别卖关子!”

    “好好,你跟李棠在燕京鲁海商场的视频又火了,你看到了吧?”张大江呵呵笑道:“估计你这个大忙人又没上网!”

    他知道方寒很少上网,去书店买书看,很少去网上溜达,太OUT了,不过他时间紧张,倒也能理解。

    换了谁有李棠这样一个女朋友,时间都不够用,恨不得每时每刻都腻在一起不分开。

    方寒皱眉道:“鲁海商场的?张正辉?”

    “对对!”张大江哼道:“这个孙子真不是东西,穷凶极恶!……方寒你的表现很好啊,英勇无畏,不错不错!……大伙都称赞李棠慧眼识珠,找了你这么一个男朋友,长得有安全感,身手又好,能为她舍命!”

    方寒哼一声:“行,知道了!”

    这件事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,估计是当时的服务员暗中用手机,或者店里有摄像头,把过程录下来了。

    这无意中帮了他的忙,师父那边稍一利用舆论,张正辉就轻松不了,往后出了什么事也没人同情。

    他刚挂上手机,又有人打来,是赵语诗的,接通了,两人约在家里见面,她过来见他。

    方寒骑着单车回家,刚进望海花园,他忽然扭头,一辆宝马正静静的,缓缓的滑行过来。

    方寒一眼看到了车里的沈晓欣,她穿着一件月白色风衣,系一条暗黄丝巾,美玉般的脸庞越发皎净。

    “吱”宝马骤然刹车,沈晓欣定定看着他。

    方寒停下单车看她,两人目光在空中交汇,纠缠在一起良久没分开。

    直到后面一辆车按了按喇叭,沈晓欣才忙收回目光,再次启动汽车,宝马车缓缓从他身边掠过。

    方寒心里惆怅,暗暗叹息一声,骑上单车回了别墅,脑海里一直回放刚才的一幕。

    沈晓欣迷离的目光让他心醉又心碎,她瘦了,脸色也不大好看,照理说练了凤舞术,不容易生病的。

    不知道她过得好不好,沈娜周三要过来,要问一问她了,两人快要一个星期了,却觉得过了很久。

    门铃响,方寒打开门,赵语诗进来。

    她一进来便打量四周,东看看西瞅瞅,把楼下几个房间看遍了,又看了看楼上的,除了方寒的练功室与静室。

    方寒没好气的道:“看我是不是金屋藏娇了?”

    她穿着一袭紧身牛仔裤,宽松的灰色毛衣,看着宽松,却将她的苗条展现出来,双峰越发显得傲挺,青春而美丽。

    “哼,我要帮李棠看着你点儿!”赵语诗哼道:“本世纪最好的男人!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你也看到视频了?”

    “那么火谁看不到?”赵语诗道:“你做得不错,像个男人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赵大小姐无事不登三宝殿吧,说吧,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赵语诗道:“我是来道谢的!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挑了挑:“赵总的身体好了?”

    “好了!”赵语诗露出兴奋神情,赞叹道:“我真没想到会有这一天!……方寒,我这次诚心实意的说一声谢谢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不客气!”

    赵语诗摇头叹息:“其实我已经绝望了,曾经怨恨老天不公,爸爸一生清正为人,从不做坏事,为什么偏偏要受这样的折磨!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,有这种想法也很正常。

    “不过老天还是开眼的!”赵语诗打量着他:“我真没想到是你,……当初李棠跟我说你医术好,我一直没信,觉得你就是个江湖郎中,一个大骗子,李棠是情人眼里看西施,看你什么都好,不能算数!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赵大小姐现在改变想法了吧?”

    “哼,你不是什么好东西!”赵语诗撇撇嘴:“我相信自己的感觉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奇怪,我到底做了什么穷凶极恶的事了?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没做。”赵语诗打量他一眼:“你看着也不坏,可我知道你就是披着羊皮的狼,很不老实!”

    方寒失笑摇头:“我哪里不老实了?”

    “你跟别的男人一样,也是个花心鬼!”赵语诗哼道:“早晚要欺负李棠!”

    方寒有些心虚,摇摇头:“好吧,我承认自己花心!”

    “你承认了?!”赵语诗哼道:“喜欢上谁啦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所有漂亮女人都喜欢,王莹,宋玉雅,罗亚男,还有你,我都喜欢!”

    “真贪心!”赵语诗白他一眼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爱美之心人皆有之,你们这些漂亮女人谁不喜欢?……不过喜欢未必要拥有,我有李棠就够了!”

    “行啦,这些甜言蜜语哄李棠吧!”赵语诗撇撇嘴:“喜欢未必拥有,我才不信呐!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算了,说了也白说,还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给你送钱了!”赵语诗拿出一张银色的卡递给他:“你替我找出凶手的钱,治好红红的钱,还有书的钱。”

    方寒直接收下。

    赵语诗道:“我爸想专程来致谢,你什么时候有空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赵总?不必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啰嗦,说,什么时候有空!”赵语诗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想了想,道:“我这一阵子一直挺忙的,因为选修了数门课,准备提前毕业的。”

    “就你忙!”赵语诗道:“这样罢,周末在俱乐部,行不行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也好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我走啦!”赵语诗起身摆摆手:“不用送了!”

    她说着转身而去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失笑,转身要上楼练功,龙元术进境不小,眼见着要进入第三层。

    门铃又响起,他一瞧是沈娜,忙打开门。

    沈娜穿着一身宽松的粉色睡衣跑进来,焦急的叫道:“小方老师,妈妈病了!”

    方寒忙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发高烧!”沈娜摇头道:“刚吃了感冒药睡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感冒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严重不严重?”

    “烧得很厉害,三十八度八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去看看!”方寒迟疑一下,缓缓道。

    沈娜忙点头:“我有点儿担心,周姨又上京了,只有我跟妈妈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走吧!”

    他匆匆出了别墅,径直来到沈家,又踏进这熟悉的地方,感觉既亲切又有几分陌生。

    进了客厅后,他扫一眼,直接上楼进了沈晓欣卧室。

    卧室里色彩明快,淡淡幽香缭绕,他顾不得这些,直接来到床边,沈晓欣盖着一层薄被,沉静的闭着眼,宛如一条娴静的美人鱼。

    方寒悄悄坐到她床边,小心翼翼不想惊扰到她,看着她白玉一般的脸庞,轻轻叹一口气。

    片刻后,他摸上她雪白圆润的手腕。

    他一摸上,雪白手腕轻颤,方寒明白她没睡着,他装作没发觉,一丝内力探进去。

    片刻后他慢慢放开手,有些不舍。

    “小方老师,妈妈不要紧吧?”沈娜凑过来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不要紧,太累了,休息两天就能好。”

    沈娜松口气:“妈妈这几天一直睡不好,饭也吃不好,怎么办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去熬点小米粥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沈娜看一眼沈晓欣,下楼去了。

    方寒静静看着沈晓欣,叹道:“沈姐,何苦呢!”

    沈晓欣睁开眼,静静看着他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吃饭,睡觉,画画,照顾沈娜,专心的做好这些,什么也别想,时间很快就过去,不会那么难受了,……就当我从没来过,咱们从没见过!”

    沈晓欣轻轻道:“我试过,没用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时间是最好的灵药,耐心坚持一段时间,会好的。”

    沈晓欣摇头。

    方寒叹道:“世上事多数不能如自己所愿,有一句话说得好,相濡以沫,不如相忘于江湖。”

    他伸手在她小腹轻拍一下,起身离开,不敢再呆下去,怕自己忍不住,做出什么出格的。

    沈晓欣躺着一动不动,泪水涌出眼眶打湿了枕头,沈娜进来一看,忙道:“妈妈?”

    沈晓欣抹一眼睛:“我累了,睡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“我熬上粥了。”沈娜乖巧的道:“等熬好了我招呼你!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沈晓欣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沈娜轻手轻脚的离开了卧室,到了楼下,方寒正坐在沙发上,沈娜忙道:“小方老师,怎么把妈妈弄哭了啊?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过几天就好了,好好照顾你妈妈,别让她艹心,在学校里别惹事儿!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沈娜点头。

    方寒叹了口气,拍拍她肩膀,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哎,小方老师——!”沈娜跑出去拉住他:“你就这么走了啊?!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:“我不走又能怎么样?……你妈不要紧,只是身心疲惫,静养两天就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妈妈睡不好吃不好啊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这回应该可以了,她今晚会睡个好觉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还信不过我的医术?”

    “那以后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以后的事谁能说得清?”方寒摇头道:“以后再说吧!”

    他说着摆摆手,大步流星离开了,沈娜无奈的跺跺脚,这两人真是别扭,愁死人了!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