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160章 泼酸
    两人在床上缠绵了良久才下床。

    “这别墅怎么样?”李棠笑问,她容光焕发,艳光四射,眉梢间透着一丝撩人的风情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还好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赵学妹的,我来京师就住这里。”李棠笑道:“住着很舒服,还有一辆车代步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赵大小姐对你没的说!”

    “赵学妹对你也有改观了,嘴上不饶人罢了。”李棠笑眯眯的道:“加把劲儿,说不定能夺美人心呢!”

    方寒没好气的道:“你无聊不无聊!”

    李棠轻笑一声:“赵家的千金呐!……赵学妹说过,她理想的男人是英俊高大,阳光爽朗,才华绝世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我一样也不沾边儿!”

    “那可未必。”李棠笑着打量他一眼,替他把衣服领子挽好,笑道:“你长得很耐看,温润如玉,才华更惊人!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也就你这么说,还耐看呐!……好啦,今天你准备去哪儿玩,我尽情陪你!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李棠想了想,笑道:“去看电影吧!”

    忽然脱离了海天,两人在这个陌生的京师,忽然有一种超脱俗事,尽情放松的感觉。

    所有的事情统统抛开,自己不用管拍戏的事,方寒不必再读书做功课,完完全全属于她!

    这种感觉很好,她满心喜悦,浑身轻松,欢快的笑道:“咱们好久没看电影了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在家里还少看了?”

    两人晚上有时候会偎在床上看电影,不过她喜欢爱情片,方寒看爱情片昏昏沉沉,摇摇欲睡。

    但李棠喜欢,他也只能舍命陪女朋友,瞪大眼睛,却一心二用,在想着自己的事情,同时又能跟她讨论剧情。

    他这一心二用的本事多是被李棠逼出来的,歪打正着,练得越发纯熟。

    李棠道:“在家里看哪能跟影院一样啊!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好,依你!”

    两人收拾了一番,下了楼,车库里停一辆崭新宝马,沉稳大气。

    方寒问:“这是刚买的?”

    李棠抿嘴笑笑,这辆宝马自己开的一模一样,同一款式,方寒现在开凯迪拉克,自己开他那辆宝马。

    “这个赵语诗,是故意跟我对着干!”方寒摇摇头。

    李棠轻笑道:“赵学妹贴心,她是怕我开不顺手,就买个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“真够贴心的。”方寒摇头:“走吧!”

    李棠笑道:“赵学妹做事很精细,想得很周到,唯恐我住这里不舒服,怕不能跟你交待呢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她求人一个态度,不求人又一个态度,变脸太快了,……要不要去见见我第二位师父?”

    “还是算了。”李棠摇头道:“你好不容易抽出一天,只准陪我一个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那好吧,走,去看电影!”

    他上了车,打开导航搜了一下,找到最近的鲁海影院,径直开车过去,很快买到票,进了场。

    鲁海影院位于鲁海购物广场最顶层,周围是饭店,小吃,综合一体,进来几乎不必出去,完全可以在这里消遣一天,吃喝玩乐具足。

    两人买的是情侣座,李棠知道他不喜欢看爱情片,特意选了一部动作片,一边吃零食一边观瞧。

    她有些心不在焉,关键不是电影,而是这种感觉。

    忍不住靠近方寒一些,方寒伸手搂她入怀,手从她细腰钻进去顺势而上,很快攀上圣女峰,盖上峰顶,轻轻压着,体会着温润细腻与弹姓。

    她白他一眼,眼波盈盈如水,舒服的叹口气,方寒大手热量惊人,烙铁一样一下把她的心烫化了,整个人都被温暖包围着。

    电影不知不觉的播完了,两人出来时,已是正午,两人顺便在商场里找一处小吃,叫了两碗馄饨。

    因为不是周末,人没那么多,两人吃得很安逸清闲。

    “要是一直这样就好啦!”李棠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要是一直这样,反而变得无聊了,人活着还是要干点儿事的,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那倒也是。”李棠笑道:“这部片子真够累的,还好郑导演挺照顾我,要不然,我可被骂惨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听赵大小姐说,郑导演对你的演技很满意。”

    “郑导演对我帮助很大。”李棠点点头:“我从前根本不知道什么是演技,他是我的领路人。”

    “有时间请他坐一坐,感谢感谢他。”方寒笑道。

    李棠摇头:“他最讨厌这一套,平时演员们请客他一口回绝,毫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“有意思!”方寒道:“什么时候杀青?”

    “估计这个月底吧。”李棠道:“新来男主状态一直不大好,拍得不太顺。”

    “演技比不上你?”

    “那倒也不是,他压力太大。”李棠摇头:“想得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有几个像你一样淡泊的?帅吧?”

    李棠抿嘴笑起来:“你也会吃醋?……挺帅的,不过我不喜欢,太娘娘腔了,阳刚不足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道:“也就你这么说!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知道,他在镜头前阳刚十足,其实全是表演,私底下娘里娘气的!”李棠摇头道:“我挺看不惯的!”

    “赶紧演完吧。”方寒道:“这闭关的曰子可苦了我!”

    “有师母给你做饭,你苦什么呀!”李棠笑盈盈的。

    方寒瞪她一眼,李棠红着脸,嗔道:“你看着老实,其实最坏了!”

    方寒看她美艳妩媚,不由情动,忙道:“咱们回去吧!”

    “不急。”李棠笑着摇头:“逛到晚上再说嘛!”

    方寒哼道:“你是成心的吧!”

    李棠轻笑道:“你就是个色狼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碰到你这个大美人儿,不是色狼也成了色狼,走吧!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李棠轻笑着摇头。

    方寒没好气的瞪她一眼,李棠笑道:“现在回去,还不被折腾散架啦,先在外面逛一逛,你好久没陪我逛街了!”

    方寒想了想,点点头,这倒不假,他一直忙,李棠去逛街都是跟罗亚男她们一起。

    “好吧!”他想到这里,有些惭愧,点点头答应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两碗馄饨下肚,算是解了饿,想吃饱还是得回家。

    两人在商场里慢慢逛,李棠虽算名人,但在京师这种明星多得很,人们倒没太关注。

    两人正在逛男士服装,李棠非要给他买一身,这一套已经旧了。

    她不在家,没人监督,周小钗管着他吃,对他的穿着倒不那么在意,觉得男人外表打扮是次要的。

    方寒穿衣服随便,晚上回家扔洗衣机一洗,第二天接着穿,实在不想费心思去想穿什么怎么穿,李棠搭配得很好,他懒得换。

    方寒虽不情愿,但拗不过她。。

    两人进到一家店里看衣服,是一家世界知名品牌,装修豪华,时尚大气,却有点儿冷清,只有他们两人,还有四个清秀的女服务员,她们围着李棠亲热的解说,认出了她。

    外面走进一人,李棠正在看衣服,方寒在她身边百无聊赖,忽然跨一步挡到李棠身后。

    来人是个帅小伙,一张英俊的脸,方寒电影电视看得少也认得,张正辉!

    方寒皱眉,他感觉到了杀气。

    “李棠!”张正辉喝道。

    他方正脸庞,鼻梁挺直,俊眉朗目,当真是难得一见的帅哥。

    穿一件登山服,鼓鼓涨涨却不显臃肿。

    李棠从方寒身后出来,惊讶道:“是你?……张先生,你也来逛街?”

    她神色冷淡,冷艳逼人。

    “李棠,你怎么能这么对我!”张正辉声音低沉,眼神忧郁,直勾勾凝视她。

    李棠皱眉道:“张先生,你可能误会了,这是我男朋友方寒!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:“张先生,幸会!”

    张正辉看也不看方寒,只盯着李棠:“李棠,我对你一片深情,你为什么这么绝情?”

    李棠淡淡看着他,心下恼怒却没表现出来。

    张正辉道:“我到底有什么不好,长得不帅?钱不够多?对你不好?”

    李棠道:“张先生,你有千般好,可我已经有男朋友了,我很爱我男朋友,只能说抱歉了!”

    张正辉扭头瞪向方寒,指了指他,冷笑:“他——”

    方寒淡淡道:“张先生,请不要搔扰我女朋友!”

    “你也配当李棠男朋友?!”张正辉斜睨他:“区区大一学生,没背景没能力,没钱没权,你凭什么给李棠幸福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张先生以为只有这些才能幸福?”

    “不错!”张正辉冷笑:“我能给李棠幸福,你什么也给不了她!……这里的衣服你买得起吗?是不是李棠掏钱?”

    他一一指着摆在架上的衣服,发出轻蔑冷笑。

    他扭头道:“李棠,我很失望,你眼光太差了,这都什么货色,你也能看得上!”

    李棠蹙眉道:“张先生,请自重!”

    张正辉冷冷道:“李棠,你非要一条道走到黑?”

    李棠咬着唇,淡淡道:“张先生你觉得自己是什么人?玩弄女姓,轻狂自大,不知感恩,不懂敬重,偏偏还自我感觉良好,……说实话,你这种人,给方寒提鞋都不配!”

    她轻描淡写,却字字如刀,每一刀都扎进张正辉心里。

    张正辉死死盯着李棠,又看看方寒,冷笑道:“好!好!……既然我得不到,别人也甭想得到!”

    他从怀里掏出一个暗褐色玻璃瓶,拧开朝前一甩,漫天水雾撒去,笼罩了一大片。

    来不及后退,闪避不得,方寒揽李棠入怀,扯一件衣服捂住她头脸,转身用背挡住她。

    “嗞嗞……”刺鼻的气味中,他后背传来剧烈疼痛,轻轻一抖,衣衫顿时化为碎片四散迸射。

    四周服务员们吓得尖叫,她们认出了这是硫酸,只在电视新闻上见过,现实却是第一次。

    方寒松开李棠,一个箭步冲上把张正辉踹飞。

    张正辉飞出两丈,“砰”摔在地上人事不省,小瓶子滚落一旁,滴出的液体烧得地毯嗞嗞响,发出刺激气味。

    方寒转身道:“烦请报一下警!”

    他扯下李棠头上的衣服,上下检查一下:“有没有什么地方疼?”

    李棠脸色苍白,摇摇头。

    刚才那一下确实吓着她了,没想到张正辉这么干。

    方寒拍拍她后背,送过一道温暖的气息,然后搂她入怀,温声道:“不要紧了,没事了!”

    李棠身子轻轻颤抖,被方寒搂在怀里,浑身绵软无力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你看,我的预感准吧?”

    “你还有心思笑!”李棠在他怀里被温暖与安全包裹着,很快恢复平静,白他一眼:“你要不要紧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没事儿!”

    她顾不得方寒光着上身,上下检查了一番,看到他后背几个红印,好像蜡烛滴上去的。

    她看看方寒,方寒笑笑:“别忘我有功夫!”

    这一次将军铠立功了,他练到最高境界,能发动罡气,否则刚才这一下难免皮开肉绽,要用圣术修复。

    李棠松一口气,暗道好险,幸亏他功夫厉害,换了一个人,这会儿早受伤了,他曾说过不怕子弹,看来不是吹牛呢!

    她想到方寒危急之际挡在自己身前,把自己包在怀里,一颗心像泡在蜜里,说不出的幸福。

    警察很快过来,把所有人都带走,暗褐色瓶子,衣服,地毯,都收拾回去。

    方寒无奈,打了一个电话,葛思壮很快出现。

    他也可以打给江承,但这种小事不必江承出马,葛思壮足矣。

    两人回到别墅时,天色已晚,李棠软绵绵倒在床上,要再看看方寒后背,方寒无奈的摇摇头,脱下衣服给她看。

    李棠细细抚摸着他后背,方寒觉得很舒服。

    她手掌温热细软,摸着很舒服,忽觉后背一热,他扭头一瞧,李棠正簌簌流泪,灼热的泪珠落在他后背上。

    “怎么啦?”方寒把她搂进怀里,笑道:“这根本不算什么伤,这么多愁善感?”

    李棠摇头道:“这回要是没你,我就毁容了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甭担心,他一时半刻出不来。”

    李棠咬咬牙,恨恨道:“真没想到他如此恶毒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叹口气:“这个社会人心浮躁,偏激阴暗,凡事小心点没错,……我也没想到他会这样。”

    张正辉拥有得很多,越是这种人越胆小,如名贵瓷器不想跟瓦砖碰撞,不会拼命,没想到他如此极端。

    他预感到了李棠有危险,却没想到是张正辉,以为是车祸之类的。

    李棠偎在他怀里,美艳脸庞贴着他胸口,幽幽叹道:“要是没有你,我可怎么办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一年之前你没我,这个地球离开谁都一样转,……要我再陪你两天吗?”

    “你真不浪漫,说几句甜言蜜语又不会死!”李棠白他一眼,摇摇头:“我想早早开工,尽快杀青好回去!”

    她最想的还是陪在方寒身边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实在不想做就算了,别勉强!”

    李棠摇头:“我能做好!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捧起她脸庞,轻吻她红唇,她闭上眼,修长睫毛轻颤,沉醉迷离,美艳不可方物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