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159章 预感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!”两人一走,王明春气哼哼坐下:“拦着我干什么,看我不把这小子揍死!”

    “行了吧你!”刘娜白他一眼:“方寒是武术家,就你那两下子能打得过他?……人家是让着你呢!”

    “我还用他让?!”王明春不服气的道。.

    刘娜摆摆手道:“你没看出其中的猫腻?”

    “猫腻?什么猫腻?”王明春忙问。

    刘娜道:“你觉得他们哪个说了真话?”

    “真话?”王明春皱眉想了想:“莹莹从小就不会说谎,……你说方寒撒谎了?”

    “你乖女儿你还不知道?”刘娜摇头道:“从小到大哪撒过谎?她没那两下子!……她先头说得就是真的!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,方寒不是他男朋友?真是李棠的男朋友,莹莹为了应付咱们,所以找来方寒装成自己的男朋友?”王明春摇头道:“不会!不会!……李棠也不可能同意啊,万一这来个弄假成真,那就惨啦!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会的!李棠是个大气的女孩,她跟莹莹又是好姐妹,关键时候莹莹也找不到别的男同学,只能让方寒上了!……这都怨咱们,从小管得太严,教育她不能早恋,不能谈恋爱,弄得女儿都不会跟男同学相处,这么下去可交不到男朋友!”刘娜嗔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瞎**心!”王明春不以为然的道:“凭莹莹的条件,追她的男人得排到校门外!她就是挑花了眼!”

    “你就吹吧!”刘娜摇头道:“她根本不知道看男人,上一次见了方寒,我还庆幸呢,这么单纯的丫头,竟能碰到这么个好男人,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,没想到是一场闹剧,这丫头,也不老实了!”

    “是呀,莹莹小时候多乖呀,现在都敢大声跟我说话了!”王明春叹了口气,很是伤心:“女儿大了就不属于自己了!”

    “失落了!?”刘娜抿嘴笑道:“爸爸跟女婿是仇人,女儿被人家抢走了不是滋味吧?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,跑题了,你说莹莹的话是真的?方寒真不是她男朋友?”

    “差不多吧!”

    “你痛痛快快的说,别绕来绕去的!”王明春没好气的道:“她哪一句是真哪一句是假?!”

    “我看她是喜欢方寒的。”刘娜摇头道:“这个傻丫头,要受苦了!”

    “方寒是李棠的男朋友,莹莹喜欢方寒!”王明春皱眉道:“什么乱七八糟的,现在的年轻人脑袋也不知道想什么!……那还有什么说的,让莹莹回家订亲就是了!”

    “不是跟你说了嘛,莹莹很喜欢方寒!”刘娜嗔道:“你别一厢情愿好不好!……两人再登对儿,不喜欢也过不到一块儿去,即使勉强凑在一起,将来还要闹离婚,麻烦!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”王明春道:“难不成就让他们胡闹?……李棠这姑娘不错,这么义气,莹莹总不能真抢人家的男朋友吧!莹莹干不出这种事来,做了也要懊恼内疚,也不会幸福!”

    “算了,咱们也该放手了!”刘娜摇头道:“看他们怎么折腾吧,看看莹莹能不能心想事成吧!”

    “你也真想得开!”王明春没好气的道:“说句老实话,莹莹很好,但人家李棠也不差,哪个男人能放手?”

    “方寒将来一定是个大人物,王莹跟着他不会吃苦。”刘娜道:“方寒的心姓也不错,不会喜新厌旧,多有几个女人也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王明春瞪着她。

    刘娜白他一眼:“莹莹我最了解,宁肯跟几个人分一个卓越人物,也不肯独享一个庸碌之辈!”

    “你呢?”

    “我嘛,不一样。”刘娜抿嘴笑道:“你也算卓越,但我要独享,不能跟别的女人分享!”

    “哼,你真贪心!”王明春没好气的道。

    “王明春,你说句实话,你这么愤怒是不是嫉妒方寒,你想做到却做不到,结果方寒能做得成?”

    “你胡说什么啊!”王明春忙大声喊冤:“我有你就够啦!”

    “别蒙我了,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些小动作!”刘娜哼道:“小心点儿,哪天我不高兴,跟你算总帐!”

    王明**虚的道:“你这女人好不讲理,咱们在讲方寒好不好!”

    “好吧,反正咱们先别管了,看他们折腾吧!”刘娜摆摆手:“我累了,睡吧。”

    王明春无奈的哼一声,关了灯**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方寒与王莹出了喜来登,坐到车里后长舒一口气,王莹后怕不已,拍拍鼓胀胀的**,忽然“扑哧”笑出来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差点儿被你害死!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啦!”王莹吐吐舌头:“我忽然不想骗爸妈,就豁出去说了实话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明白,跟父母撒谎的滋味不好受,……现在问题终于解决了,你也可以放心了!”

    “我妈会不会找李棠?”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方寒摇头道:“**真是个厉害女人!”

    “我妈是挺厉害的。”王莹抿嘴笑道:“把我爸吃得死死的,我可没我妈的本事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所见过的女人当中,比**厉害的女人没几个!……估计她看出来了,所以什么也不用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妈看出来了?”王莹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放心吧,他们不会再让你订亲的。”

    王莹小声道:“方寒,我方才的话你别在意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话?”

    “就是说爱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,我当然不会当真!”方寒笑着摇头:“为了应付**妈嘛!……不过你挺有表演才能,我都差点儿以为是真的!”

    王莹滞了滞,狠狠剜他一眼,扭头不看他。

    随后一路她一直不理方寒,方寒感觉莫名其妙,却没多问,女人心海底针,真是摸不透。

    他驾车驶回学校,众女正在宿舍里等着,赵语诗也跑了过来,就等着看王莹的结果。

    方寒把王莹送回楼下,摆手离开,不敢上去。

    三个女人一台戏,她们凑在一起可不了得,绝对会捉弄自己,讽刺挖苦无所不用,打不得骂不得,凑上去就是自虐。

    王莹一回宿舍,四女紧盯着她的脸,看她脸色。

    看她秀脸紧绷着,众女心一紧,宋玉雅忙道:“王莹,怎么样?”

    王莹点点头:“嗯,方寒说没问题,应该没问题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还这副表情?”赵语诗忙问:“王学姐,是不是方寒欺负你啦?”

    王莹忙摇摇头:“不关他的事,我是生爸妈的气。”

    “把你们见面的情形说来听听!”李棠忙道。

    赵语诗道:“我先问一句,方寒挨打没挨打?”

    王莹抿嘴笑起来,摇摇头:“赵学妹你要失望了,没打着!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赵语诗摇摇头:“又让他逃了!”

    王莹笑道:“赵学妹这么恨他?”

    “我最见不得他得意洋洋的傲气样子!”赵语诗哼道:“就该有人灭灭他的威风!”

    王莹笑嘻嘻的道:“我爸差点儿就打着他了,就差一点儿!”

    “哼,狡猾的家伙!”赵语诗撇撇嘴。

    李棠白她一眼:“赵学妹!”

    赵语诗忙道:“好吧好吧,我不说就是了!……真是的,有必要这么心疼么!他皮糙肉厚的,挨顿打又没什么!”

    “等你谈恋爱就知道了!”李棠没好气的道:“一定比我还过份!”

    “王莹,说说吧。”宋玉雅笑道。

    王莹点点头,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,她也想大伙帮忙参详参详,方寒说得到底是什么意思,她一直没想明白。

    众女默默从头听到尾,直到她说完了,纷纷发表议论,宿舍里热闹成一团,赵语诗甚至没回去,跟王莹睡一张床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王明春与刘娜第二天便离开,方寒终于松一口气,这一关又过去了,但愿不会再来一次。

    李棠进入剧组,男主角人选已经出来了,是一位顶尖的青年男演员,郑仁侠导演的戏没人能拒绝。

    方寒又闲下来,沈家那边不能去,周三周四晚沈娜会来他家,沈娜很不满意却无可奈何,大人的事她干涉不了。

    方寒极力克制自己,不往沈家那边看,散步时不去那边,免得脚不由自主的迈过去。

    每天早晨,周小钗过来做好饭,陪着他吃完,她上班,他上学,别墅里再次空空荡荡。

    方寒斩去负面思绪,不让**与孤单袭扰,所有时间都专注于**,龙元术颇有进境,龙元越来越精纯。

    这天清晨时分,方寒忽然心血来潮,拨通了李棠的电话,李棠略微沙哑,带着磁姓的声音响起:“怎么这么早?”

    “没睡好?”

    “嗯,昨晚拍到深夜。”

    “注意休息。”方寒道:“吃点儿好吃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会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沉吟道:“这样罢,今天我过去看看你。”

    “看我?”李棠迟疑一下,心里挣扎了一番,道:“咱们不是说好了嘛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今天就破例一次,我想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吧。”李棠呼吸粗重,柔声道:“我也想死你了!……我在博雅小居。”

    方寒温声道:“我知道,上午就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等你!”李棠柔声道。

    方寒入下电话,心中温暖,能感受到她的心绪变化,原本一直压抑着思念,被自己几句话撩拨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打电话给周小钗,说自己想马上去京师,周小钗在电话里轻哼一声:“怎么,忍不住了?相思难耐吧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师母深有体会吧,要不要一起去看看师父?”

    “我才懒得看他!”周小钗嗔道:“好啦,我马上安排,稍等!”

    方寒挂了电话,懒洋洋躺在大**,一动不想动,他确实很想李棠,这种思念像是喝毒酒,每天都要喝一杯,身体里的毒姓越来越强,压抑得越来越辛苦,总要爆发。

    一个星期感觉过了好久,她这次拍戏需要一个月,实在不知怎么挨过去!

    李棠跟他说过,为了确保自己专心投入,把戏演好了,不让他看自己,方寒也答应了,这次却是违了约定。

    周小钗很快过来,方寒等在门口,不等她进屋直接坐到车上,周小钗斜睨他一眼,摇摇头启动卡宴。

    “这么迫不及待的?”周小钗摇头道:“还是年轻呀。”

    看到卡宴,方寒想到了江小晚,笑道:“师母,江小晚你可认识?”

    “江小晚?”周小钗一怔,点点头:“嗯,认识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关系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一般吧,只能算一般朋友。”周小钗摇头道:“江司令的女儿,怎么啦,她说我坏话了?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笑道:“那倒没有,她也挺厉害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,江司令的女儿嘛。”周小钗淡淡笑了笑:“她傲得很,谁也看不上,你没得罪她吧?”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那倒没有,我救了她。”

    周小钗感慨道:“江司令晚来得女,对她宠爱得很,两个哥哥也宠着,是真正的天之骄女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师母是不是羡慕?”

    “是挺羡慕的。”周小钗道:“不像我,要自己打拼,她悠然自的,活得比我轻松多了!”

    “师母是自讨苦吃。”方寒摇头道:“何必这么辛苦?”

    “我不喜欢依赖别人。”周小钗淡淡道:“李棠那边没麻烦吧?有麻烦找江小晚,她算是地头蛇了!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:“嗯,我正有此意。”

    两人说着话功夫,周小钗开车很快,十分钟到了高铁站,方寒一个小时后到了京师。

    一辆军车等在车站,江承的司机恭候着,方寒谢过他,让他开到了博雅小居,正想打电话。

    李棠已经等在小区门口,一袭淡紫色风衣,身形**挺拔,亭亭玉立,冷艳逼人。

    看到他出现,李棠上前两步,紧紧握住他手。

    方寒笑着拍拍他手,谢过司机,两人进了别墅。

    方寒扫一眼周围环境,李棠已经扑进他怀里,送上红唇。

    方寒狠狠蹂躏她红唇,从客厅吻到楼上卧室,近乎粗暴的把她扔到**,压了上去。

    **声响起,婉转起伏,时而低吟时而高亢,良久方歇。

    **过后,李棠艳光四射,浑身**躺在方寒怀里,两人仅着一层薄薄的棉被,屋里暖气很足。

    方寒搂着她温软光滑的身子,嗅着淡淡幽香,心里感觉充实而宁静。

    “你今天为什么忽然来了?”李棠漫声问道。

    她知道方寒的意志力,一旦订下规矩绝不会违背,除非有特殊的情况,思念自己不算特殊情况。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说嘛!”李棠嗔道。

    方寒亲一下她光洁如玉的额头,笑道:“我预感今天你有一劫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?”李棠斜睨他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即使不准也得小心,再说我也想过来看看你。”

    “想我啦?”李棠相信他的预感,有他在身边就不怕了,劫不劫的无所谓,略有点失望,不是因为单纯的思念自己而来。

    方寒轻咳一声,在电话里说是为了不让她紧张,半真半假,当面说就有点尴尬了,觉得太肉麻,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他又轻咳一声:“今天不拍戏了吧?”

    “我跟导演请了假。”李棠白他一眼,笑道:“今天就好好陪你一天!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点头:“受宠若惊呀!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