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156章 疏远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他姓格坚忍,别大意!”

    “明白!”沈娜撇撇嘴:“我会努力的,小方老师放心吧!”

    方寒不再多说,两人很快回了家。.

    沈晓欣正在沙发上坐着发呆,看到两人回来,忙起身进厨房,沈娜看看沈晓欣的背影,摇头道:“妈妈昨晚就变得不对劲儿!”

    方寒轻咳一声:“嗯,可能有什么心事吧。”

    “妈妈有什么心事?”沈娜歪头道:“她平时没什么事呀,管着画廊,回家画画,我又没招她,应该没什么烦心事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管得倒宽,赶紧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嘻嘻,小方老师,我觉得妈妈怕见到你呢,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胡说什么!”方寒笑道。

    沈娜摇摇头,明亮眼光在他脸上流转,笑**的道:“小方老师,你们是不是……?”

    “是什么是!”方寒拍一下她肩膀:“赶紧去忙你的吧!”

    沈娜瞥一眼厨房的方向,偷偷道:“小方老师,我昨晚发现妈妈的嘴唇肿了!”

    方寒哼道:“可能是吃了什么东西吧。”

    沈娜轻笑一声:“接吻弄的,还以为我是小孩呢?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苦笑道:“别胡说!”

    “哼,除了跟你,妈妈还会跟谁接吻呀!”沈娜白他一眼:“敢吃不敢承认,小方老师,我可要鄙视你喽!”

    方寒正要否认,沈晓欣从厨房出来:“沈娜,还不赶紧快衣服!”

    “知道啦!”沈娜笑**点头,目光在两人脸上转了转,跳着上了楼。

    客厅里只剩下两人,沈晓欣被方寒灼灼目光一看,不由自主的脸红,忙扭头进厨房。

    方寒跟着进了厨房,来到她身边。

    “你别进来!”沈晓欣忙道:“看你的书吧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沈姐,你再这样,就瞒不过沈娜了!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!”沈晓欣低头应一声,不敢跟他对视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道:“现在的孩子呀,懂得太多!”

    “她真看出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她说看到你昨天嘴唇肿了,是接吻了。”

    “叮当!”沈晓欣手上淘米盆掉到面板上,又落到地板上,洒了一地,她手忙脚乱去收拾,狼狈不堪。

    好容易收拾好了,她蹙眉道:“这怎么办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她巴不得你找男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让她误会!”沈晓欣忙道:“我去跟她说!”

    方寒拉住她胳膊:“还是算了!”

    沈晓欣忙挣开他手,嗔瞪他一眼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沈姐,顺其自然吧,沈娜很懂事,不用说她也明白的!”

    “……都怪你,赶紧出去!”沈晓欣白他一眼嗔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着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三人正在吃饭,方寒忽然接到电话,一看忙接起来:“师母?……好的,我马上去!”

    方寒放下电话笑道:“师母回来了,我去机场接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吃了饭再去吧。”沈晓欣道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回来再吃,师母也应该没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那好,你先吃两口垫一垫肚子。”沈晓欣道。

    沈娜嘻嘻笑道:“是呀小方老师,饿着你,我可心疼!”

    沈晓欣脸一下红了,瞪一眼沈娜,沈娜忙道:“我说错话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沈娜,少阴阳怪气的!”沈晓欣哼道。

    一听她叫自己沈娜,沈娜吐吐舌头不敢开玩笑了,看两人遮遮掩掩的,努力的克制自己感情,她觉得挺好玩。

    方寒吃了两口很快放下,晚上的道路很通畅,他开了车很快到达机场。

    夜色已深,机场大厅灯火辉煌,人不多,来来往往多数是机场的保安与服务人员。

    方寒站在出口处,看到周小钗出现,秀发高挽,戴着墨镜,一袭墨绿尼子大衣,华丽高贵。

    周小钗袅袅出来,看一眼方寒:“早来了?”

    方寒提过小巧的行礼箱,笑道:“刚来,师母辛苦了!”

    周小钗道:“辛苦也没什么,这回算是搞定了!……你又得了一笔钱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师母去美国是为了我的事?”

    “顺便办了你的事。”周小钗取下墨镜,道:“你两本书的电影版权都卖了,一共三百万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高?”方寒讶然。

    报道里动辄哪本书卖了几百万的版权,那只是寥寥而已,一本畅销小说的电影版权远没那么高。

    周小钗笑道:“我拿出了出版社的出版计划,他们折服了,将来难免还要跟你打交道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道:“师母真是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他如今算是明白了,师母这一趟是特意为办自己的事。

    两人上了车,周小钗道:“你现在出名了?……我在网上看到,打了曰本空手道?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,周小钗白他一眼:“净惹麻烦,这可不是小事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师母放心吧,一时半会儿他们不会找来。”

    “早晚的事!”周小钗摇头:“不把场子找回来,对他们损失太大,你要一直跟他们对着干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师母不会让我故意认输吧?”

    “那倒不至于。”周小钗道:“他们会暗中找你,真打不了你,也就当作什么没发生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但愿如此吧。”

    两人说着话功夫,很快到了望海花园,来到沈家。

    沈晓欣与沈娜在门口相迎,周小钗进屋后笑道:“沈娜又漂亮了!”

    沈娜嘻嘻笑道:“是吧,周姨眼睛最好使了!”

    周小钗笑着点点头:“确实变漂亮了,女大十八变,将来一定强过**妈!”

    “我可不敢这么想。”沈娜笑道:“要是能变得跟妈妈与周姨一般漂亮,我就满足了!”

    周小钗笑着摇摇头:“小马屁精!”

    沈晓欣笑道:“先进去换衣服,马上吃饭。”

    周小钗上楼换了一身淡蓝色居家服,下楼后围坐一起吃饭,聊起了这几天的见闻。

    方寒不大说话,一直听着,沈娜与沈晓欣有很多问题,沈娜尤其好奇,她一直很想出去旅游。

    她这次考上东南大学,想去曰本玩,周小钗摇头,说那边没什么好玩的,不如去瑞士。

    方寒扫一眼沈娜,这是要知己知彼百战不殆?小丫头越来越有想法了!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沈晓欣与沈娜都回屋睡觉,周小钗跟方寒到他家,坐到沙发上冲一杯咖啡,她没倒时差,越到晚上越精神。

    “方寒,你跟小欣怎么回事?”周小钗蹙眉望着他。

    方寒苦笑道:“师母,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周小钗盯着他看了看,哼道:“我知道你懂分寸,……小欣是好女人,配得上任何男人,可她毕竟大你太多!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道:“师母,我明白的。”

    “早告诉你别招惹人家,她太单纯,一旦投入会很痛苦!”周小钗蹙眉道:“我看已经有苗头了!”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摇摇头:“感情这东西很难说清。”

    “没那么玄乎!”周小钗摆手道:“人生在世不是只有感情,还有更重要的事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那怎么办?……我现在疏远沈姐,她也会伤心。”

    “长痛不如短痛!”周小钗道:“你这个家教还是辞了吧,别再去沈家了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道:“在一个小区,低头不见抬头见,况且我跟沈娜也很好。”

    “让沈娜来你家,你别去沈家了。”周小钗道。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叹口气,慢慢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呀,真是个坏家伙!”周小钗指着他嗔道:“李棠对你那么好,你要对不起她,我可看不过眼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不会的,李棠马上进剧组了。”

    周小钗道:“你该多去关心关心她,人生地不熟的,这时候最需要你的关心,你倒好,……三心二意!”

    “她不让我过去,说去了演不出戏来,让她分心!”方寒摇头苦笑,反驳不得,师母太精明,一切都瞒不过她双眼。

    周小钗道:“那她身边就没人?”

    “我请了一个助理,兼保镖。”方寒说了李雨莎的事,又讲了这一段曰子发生的事。。

    周小钗听罢,长叹一声:“发生了这么多的事!……你竟然出手救赵天方,确实冒险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没办法,欠赵大小姐的人情太大,只能出手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把握吗?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,估计差不多了。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周小钗点点头:“你师父那边没问题吧?”

    方寒笑**的道:“师母不亲自问师父?”

    周小钗哼道:“他只报喜不报忧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师父这一阵子还好,打开局面了,心情也不错,……你跟师父的冷战结束了吧?”

    “什么结束不结束!”周小钗摇摇头:“他呀,还是小孩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师父也挺不容易的,面对新的局面压力很大,师母现在不该跟他闹,该给他鼓励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难不住他!”周小钗道:“还有老爷子呢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京师不比这里,比师公更厉害的多的是!”

    “好吧好吧,我会跟他和解的!”周小钗道:“江山易改禀姓难移,他练武练得血气太盛,太不圆滑,还不如你稳重!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师父更有冲劲儿,更年轻,我成小老头了!”

    “这倒也是!”周小钗抿嘴笑道:“你是太没朝气了,也就是李棠,不嫌你闷,别的女人早受不你了!”

    方寒呵呵笑起来。

    周小钗沉吟道:“你收拾张正辉的手段不错,可这一下直接把他逼到死路,小心他狗急跳墙。”

    “我会小心,”方寒点点头:“师母上去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回去睡。”周小钗放下咖啡起身。

    方寒送她到了沈家,在门口时周小钗摆手道:“行了,你不用进去了,回去吧!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道:“师母防我跟防贼似的!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你不是贼?!”周小钗没好气的道。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摇摇头,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他躺在别墅的大**一动不动,脑海里一会是李棠美艳的脸,一会儿是沈晓欣清冷如玉的脸。

    他很喜欢李棠,得简单纯粹的喜爱,对沈晓欣的感觉却很复杂,近乎一种本能的致命吸引,每次看到她都会有强烈的冲动。

    他死死的忍着这股冲动,练了龙息术后越发敏感,练了龙元术更不堪,最终还是没能忍住。

    他能体会到沈晓欣的感觉,她也在死死忍着,有时会情不自禁,一直在理智与情感之间苦苦挣扎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