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154章 暧昧
    坐上车,沈娜笑道:“小方老师,韩老师喜欢你呢。”

    “何出此言?”方寒目视前方,车缓缓往前蹭,家长们的车太多,一辆紧贴一辆,往外挤艰难无比。

    沈娜坐在车里不感烦乱,车里很安静,是一个密闭的幽静空间,只有两人,她不必理会旁人。

    她嘻嘻笑道:“你没看到韩老师脸红啦!……女人面对自己喜欢的男人最容易脸红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失笑:“你这说法不周密,女人对自己喜欢的男人最容易脸红,对不喜欢的男人未必不脸红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的,韩老师干嘛脸红,一定是喜欢你呗!”沈娜笑道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道:“你呀,还是甭替我**这份心了,有李棠我就够了!”

    “还有妈妈呢!”沈娜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**把我看成弟弟,我要是敢露出一点儿别的意思,她准要跟我绝交!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,妈妈的心思真难猜!”沈娜摇头道;“硬生生把小方老师你看成弟弟,自欺欺人嘛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笑道:“你还是别乱猜了,别弄巧成拙!”

    “唉——!”沈娜长长叹口气:“我看妈妈自己也弄不准自己的心思呢,更别提咱们了!……我在她跟前夸韩老师,说韩老师喜欢你,妈妈挺不高兴的呢!”

    “可能觉得你胡来吧。”方寒道:“或者她觉得男人该用情专一,不该贪心不足!”

    “嗯,倒也有可能。”沈娜点点头。

    两人说着话,挤出了汹涌的车流,很快回到望海花园,车停到了他的车库,然后走回沈家。

    两人一进门的时候,沈晓欣正解下围裙出厨房,柔美清冷,蹙眉哼道:“沈——娜——!”

    沈娜一怔,看看方寒,方寒摇头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看!”沈晓欣没好气的道:“是韩老师打的电话!”

    “韩老师也真是的!”沈娜撇撇嘴。

    沈晓欣瞪一眼方寒:“你是不是要替她瞒着我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沈姐,你今天回来得挺早嘛!”

    “少岔开话题!”沈晓欣没好气的道:“你们两个,坐下!”

    她穿着月白色的羊毛衫,高耸的胸,纤细的腰,浑圆的**都展现在方寒跟前,他心跳加速,不敢多看。

    两人并排坐上沙发,无奈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沈晓欣哼道:“沈娜,你欺负曰本同学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他们欺负了咱们,当然要报仇!”

    “胡闹,这都什么年代了!”

    “不管什么年代,这个仇不能不报!”沈娜哼道:“再说了,我也没打他,就是吵了两句!……谁不吵架呀,有什么大不了的,那个小曰本忒不是东西了,都多大了还告状!”

    她越说越气势,理直气壮。

    “你还有理了!”沈晓欣皱眉道。

    沈娜低下头,小声道:“本来就是嘛!”

    沈晓欣扭头道:“方寒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沈姐,这件事不能听一面之辞,那个曰本学生也过份了,而且没动手也不算大事。”

    沈晓欣道:“我知道你对曰本人没好感,可也不能这么偏激!”

    “是是,不该做愤青!”方寒诚恳的点头道:“沈娜要写检查,写一份深刻的检查!”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真是……”沈晓欣摇摇头,哼道:“吃饭!”

    “吃饭!”沈娜高兴叫道,忙逃上楼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沈姐,我觉得这件事上沈娜没错!”

    “我怕她走歪路!”沈晓欣白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不会的。”方寒笑道:“还有我呢!”

    沈晓欣哼道:“这正是我担心的!……赶紧洗手!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去洗手,沈晓欣已经端菜上桌,沈娜跑下来洗了手,三人如一家人般围在桌边吃饭。

    沈娜一边吃饭一边说起学校的见闻与趣事,方寒与沈晓欣你一句我一句的点评。

    三人吃完饭,方寒与沈娜上楼补习,沈娜数学已经不错,英文差了点,只要再进一层,成绩会更上层楼。

    她在学校这么通通闯祸还被包庇着,是因为成绩绝不是一般的好,随着英语成绩的提升,她有问鼎全校一二名的实力。

    他讲了一会儿,沈娜自己做试题,他溜达下楼来,沈晓欣正从画室出来,看到他,打了个眼色,示意下楼。

    方寒笑笑,跟着她一块儿下楼,她穿着一件旧围裙,上面沾着各种颜料,散发着淡淡松节油味。

    她把旧围裙解下来,放到一边,坐沙发上沏了两杯茶,一杯给方寒,一杯给自己。

    淡淡的茶香飘荡,缭绕,是上好的龙井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沈姐有什么话说?”

    沈晓欣道:“是关于娜娜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沈姐是觉得我带坏了娜娜,是不是?”

    沈晓欣沉吟一下,摇头道:“我也不知道是好是坏,娜娜跟以前不一样了,更成熟了一些,变得沉稳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但是呢?”

    沈晓欣白他一眼,哼道:“但是,她更能闯祸了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笑道:“沈姐觉得她那是闯祸吗?”

    “打同学,结帮成伙,辱骂同学,都快成女霸王了,还不是闯祸?!”沈晓欣蹙眉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这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,没看学校也没找你嘛,只跟我说了说,是韩老师爱管闲事。”

    “韩老师那是认真负责好不好!”沈晓欣没好气的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她是过份担心了,这个时期的学生哪个乖乖的?不过没被她发现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说什么!”沈晓欣道:“不会说娜娜闹的这些是好事吧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人不轻狂枉少年,娜娜现在还年轻,有朝气有闯劲儿,为何要束缚她天姓呢?”

    “这可不是她的天姓!”沈晓欣道:“还不是你影响的她!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娜娜以后会有出息的。”

    沈晓欣白他一眼,哼道:“你还挺得意的!”

    方寒笑**的点点头:“娜娜很聪明,一点就通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别教她那些乱七八糟的,好好学习就行了!”沈晓欣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功课现在已经难不住她,她精力越来越旺盛,为何要死板的限制在书本上,不好好的挥洒青春朝气?”

    “你所说的挥洒青春朝气就是打架?”沈晓欣没好气的道:“还是算了吧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不知阴焉知阳,她打过架,才无所畏惧,再引到正途才会走得更远。”

    沈晓欣蹙眉想了想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现在沈娜做得不是挺好吗?全省街舞大赛冠军,说明她是优秀的,超过一般人的,比那些死读书的强得太多了!”

    “反正说不过你!”沈晓欣没好气的道:“娜娜要是走邪路,我找你算帐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沈姐你是杞人忧天,娜娜又不是男孩子,再说,我会看着她的,没问题!”

    “这才是我担心的!”沈晓欣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着摇摇头,端起茶杯轻啜一口,清香入腑,浑身清虚,茶香好像荡去体内的浊气。

    方寒忽然伸手摸向沈晓欣的脸,她一怔,没动,任由他大手摸上脸。

    仿佛摸一块羊脂白玉,温润细腻,方寒轻轻抹一下她左颊,慢慢收回,心下不舍,仅摸这么一下就有**之感,仿佛灵魂都在兴奋。

    他笑笑:“颜料。”

    沈晓欣白他一眼,脸却红了,他手上的热量从那一点扩散开来,整张脸迅速发烫。

    方寒定定看着她如水的眸子,目光最终落在她唇上。

    李棠的唇略厚,****,师母的唇略薄,沈晓欣的唇**不薄,恰到好处,不能增不能减。

    沈晓欣被他灼灼目光盯着,身子微颤。

    强烈的冲动涌上心头,方寒忽然一探身,印上她的唇。

    沈晓欣身子一下僵住,脑海里仿佛闪电划过,所有思绪都被击溃,化为一片空白,唯有嘴唇传来一股股电流。

    她身体酥麻,瘫软,不知不觉被方寒搂进怀里,肆意亲吻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她觉得要窒息了,忙用力摇头,用尽全力推一下方寒,**用不上力。

    方寒感觉到她的挣扎,放开她柔嫩的唇。

    沈晓欣**吁吁,羊毛衫下的高耸剧烈起伏,好像两只小兔子要蹦出来。

    脸颊酡红如醉,双眸清亮如水,妩媚娇艳得不可方物。

    方寒迷醉得看着他,又升出不可遏止的冲动,一探臂又搂她入怀,用力痛吻,恨不得把她揉进自己身体。

    沈晓欣喉咙深处不由自主发出“嘤嘤”**,沉醉无法自拔,直到喘不过气来,才猛的推开他。

    方寒松开她,慢慢恢复冷静,有欣喜甜**,也有些懊恼,自己竟也有失控的时候?

    他对自己精神力量极为自信,自制力强,是心的主人,能控制思维与感情,这会竟然失控了!

    虽说他对沈晓欣有一种格外强烈的**,好像骨子里的一种致命吸引,但每次都能控制住,为什么这次失控了?

    龙元术!

    沈晓欣心绪复杂,一会儿甜**,刚才的感觉太震撼,自己好像飞到云端,被温暖包围着,从没有过的甜**与美好,一会儿懊恼,他是有女朋友的,自己这么做成了什么人?

    她抬头看方寒,见他皱眉不语,心一沉,心情迅速低落。

    方寒觉察到她心绪变化,想了想,再次将她搂进怀里,轻声道:“沈姐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沈晓欣用力挣扎,想要逃开。

    方寒紧搂着她,再次印上她红得**的唇,被他这一番亲吮,她的唇又红又肿,越发**。

    沈晓欣挣扎越来越无力,身子慢慢软在他怀里。

    方寒痛吻一番,慢慢离开她的唇,定定看着她迷离的眸子。

    两人对视着,彼此无言,她迷离眸子渐渐清明,离开他怀抱,摇头道:“方寒,你醉了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沈姐,我没醉。”

    沈晓欣摇摇头,柔声道:“明天一醒来就会忘了发生什么,权当这一些没发生过!”

    方寒叹了口气,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李棠对你一片深情,你不该这么对她!”沈晓欣道。

    方寒一怔,蹙眉不语,眼前闪现李棠冷艳的脸庞,迷人的微笑,胸中升起一股柔情。

    他慢慢点头,叹了口气,自己终究也是平常男人啊,也如此贪心!

    “就当是一场梦吧!”沈晓欣幽幽叹口气,上楼进了画室。

    方寒坐在沙发上,思绪翻涌,最终摇摇头。

    男人都有三妻四妾的梦,但这个社会不同以往,想不伤害两人,只能做到这一步,不能再往前了,否则所有人都要受伤。

    他抹了一把脸站起来,上楼看沈娜做的试题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周四傍晚,他去接沈娜,韩雪与沈娜一块儿出来,冷冷瞪着他。

    方寒眉头一挑,上前微笑道:“韩老师,沈娜的检查还好吧?”

    两人一起炮制出一份检查,确实很深刻,让人闻之赞叹,觉得写检查之人剖析自己极深,彻底的痛改前非。

    “还不错!”韩雪淡淡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那就好,就怕韩老师不满意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当舅舅的负点儿责,别再鼓动她**!”韩雪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失笑,却没反驳:“那位曰本同学呢?我想亲自向他道歉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!”韩雪哼道:“他准备转学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——?”方寒讶然道:“挨一顿骂就要转学?”

    韩雪摇头哼道:“全校都传遍了他的话,他还能呆得住!?”

    方寒讶然:“真是好事不出门,坏事传千里,怎么传出去的?”

    他说着看一眼沈娜。

    沈娜忙道:“舅舅,可不是我弄的,我们哪有时间呀,一下课就练舞!”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甭给我演双簧!”韩雪冷冷道:“沈娜,你这个舅舅呀……,你也不是小姑娘了,要有明辨是非的能力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韩老师,这话怎么听着不对味呢?”

    韩雪哼道:“这件事有你的功劳!……这下终于清净了吧?你们得意了吧?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道:“韩老师真的误会了!”

    韩雪一摆手哼道:“你不用说了,我知道了!”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摊摊手,对沈娜摇摇头。

    沈娜道:“韩老师,坂野向我发出了挑战,我该不该应战?”

    韩雪一怔:“挑战?”

    “他说大曰本帝国的空手道是天下第一,非要跟我比试!”沈娜无奈的摇摇头叹道:“说我要是不敢应战,就承认了中国武术不如空手道,我只能答应了。”

    “在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“就在这儿。”沈娜道:“他要当着所有同学的面对我挑战呢。”

    “胡闹!”韩雪嗔道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