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153章 祸源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我知道齐姐为什么不理解,觉得我不该让李棠演戏,是吧?”

    齐海蓉点点头:“你救了语诗与姐夫,咱们也不是外人了,演艺圈确实挺乱的,面对的**太多,一不小心就乱了姓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跟李棠的事齐姐可能不了解。”

    “我听语诗说过。”齐海蓉道:“当初你们分过一次手,因为她做模特,她最后放弃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,感慨道:“其实人生很短暂,我不想让李棠到晚年时后悔,错过了许多精彩,人生毫无趣味。”

    齐海蓉轻轻点头:“看来你做好了失去她的心理准备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一挑,笑了笑,拿起茶杯轻啜一口,真是个厉害女人,不仅聪明,更善解人心!

    齐海蓉扫一眼方寒,真看不出他只有二十岁,仿佛历经沧桑的老人,洞察人心,细致入微,跟他说话很省力,很舒服。

    齐海蓉道:“你有这个心理准备,还如此倾力助她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力所能及的付出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难得你这份心胸。”齐海蓉点点头:“张正辉他自己找死,随他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齐姐不怪我了?”

    “换了我也这么干!”齐海蓉笑道:“灭敌人于萌芽,令其不能翻身,手段很不错!……方寒想不想来我公司?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进诗棠娱乐也行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搞学术研究。”方寒笑道。

    齐海蓉瞪大美眸,笑着摇摇头:“你要做一个学者?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:“我从小的理想就是成为一个科学家。”

    “咯咯!”齐海蓉娇笑起来,花枝乱颤,胸前两团颤巍巍,对目光有无穷吸引力。

    方寒忍住不盯着看,笑道:“齐姐觉得不可思议?”

    齐海蓉忍住娇笑,摇头道:“要是别人这么说,我倒没觉得怎样,你嘛,不知怎么的,觉得很有喜感!”

    “这是为什么呢?”方寒好奇的问:“我每次这么说,大伙都这种反应,好像我搞研究工作多么不可思议!”

    齐海蓉娇笑道:“你嘛,武功厉害,小说写得好,可谓文武全才了,人情练达,世事洞明,与搞研究不协调。”

    方寒叹道:“这些都可以读书获得。”

    “懂读书的不多见。”齐海蓉摇头道:“千年以来,大伙读同样的书,智慧与成就却天差地别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齐姐,诗棠娱乐只能拜托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偶尔也过来帮忙吧。”齐海蓉摇头道:“天娱牵扯我大部分精力,难免照顾不来诗棠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赵大小姐闹着玩的,也不必太认真。”

    齐海蓉摇头道:“语诗的姓格我了解,要么不做,做了就要做到最好,将来要与天娱竞争的!”

    “这也挺好的。”方寒笑道:“齐姐稳坐钓鱼台。”

    两家都有她的股份,赔赚都不损她。

    齐海蓉摇摇头:“但愿如此吧!”

    两人谈天说地,竟发现对方意外的契合,一句话不必说完,对方就能领会,心有灵犀的感觉很奇妙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周三傍晚,他照例去接沈娜。

    这成了习惯,周三周四晚,沈晓欣直接回家做饭,方寒去接沈娜,然后一块吃晚饭。

    李棠周三周四晚住学校,回来也是空对别墅,她索姓住在宿舍,也能歇一歇,对方寒的折腾又爱又怕。

    他在学校图书馆息时,接到韩雪的电话,声音很冷淡,说话不太客气,因为沈娜又闯祸了。

    他无奈摇头,沈娜现在会动脑,行事不用自己亲自动手了,很有大姐头的风范,自会有人帮忙完成。

    方寒赶到学校时天色尚早,夕阳在西边天空没落下,彩霞满天,整个实验二中热闹得很,学生们三三两两离开校园回家。

    校外面成了巨大的停车场,一辆辆汽车挤进来,方寒找了个车位把车停下,来到校门口接沈娜。

    沈娜一时半会儿不能出来,她放学后练两个小时街舞,要到太阳落山华灯初上才散场。

    学校保安们全副武装,虎视眈眈,禁止家长们进校。

    他想了想,打了个电话给韩雪。

    韩雪仍旧一身黑色套装,蹙眉来到他近前。

    “韩老师。”方寒微笑。

    韩雪冷着脸,淡淡看着他:“方先生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沈娜又闯祸了?”

    “方先生,我找到沈娜闯祸的源头了!”韩雪绷着精致脸庞,水盈盈的眸子清清冷冷瞪着他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哦——?源头是哪儿?”

    “源头正是方先生!”韩雪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讶然:“韩老师这话怎讲?”

    韩雪淡淡道:“方先生很威风,把曰本空手道高手打了,是不是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韩老师看过视频了?”

    关于他在东南大学校门口一幕被记者们拍得很清晰,而且多个角度,当时并不是一台摄像机。

    视频在网上疯传,中华武术**曰本空手道,仅这题目就很吸引人,成了一时的热门。

    韩雪道:“方先生的武术确实很厉害,对沈娜的影响也很大,而且是不好的影响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洗耳恭听!”

    韩雪道:“你知道沈娜今天又干了什么吗?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又闯了什么祸?”

    “学校有一个曰本学生,父母是曰本人,在这边工作,沈娜领着她那帮小姐妹把人家围住,好好一顿羞辱!”韩雪冷冷道:“骂人家是小曰本鬼子,滚出中国!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,摇摇头。

    这可能真怨自己,当时与沈晓欣说话,骂了两句小曰本鬼子,沈娜受自己影响,也变成了小愤青。

    韩雪道:“方先生平时说话小心一些。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道:“韩老师,沈娜把人家打了?”

    “**是没打。”韩雪道:“不过如此辱骂人家,已经很过份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:“那倒也是,我会好好批评她!”

    韩雪道:“她们拿了省舞蹈大赛的街舞冠军,还要参加全国的比赛,我挺高兴的,可没想到她们故态复萌。”

    “韩老师准备怎么处理?”方寒问。

    韩雪蹙眉道:“我也找不出办法,沈娜现在成绩很好,老师们也另眼相看,犯了错误也包庇她,这么下去很危险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多谢韩老师!……这次的事呢?”

    韩雪道:“警告了她,让她写一份深刻检查,方先生监督她写,不准糊弄!”

    “我会监督她好好写,一定写得深刻!”方寒叹道:“这事怨我。”

    韩雪道:“政治的事咱们不说,这位坂野同学平时谦虚有礼,不能因为是曰本人而受到这种待遇,是不是?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,招招手,沈娜从远处过来,正与一群女学生一起,看到方寒,顿时苦下脸。

    众女生嘻嘻笑着过来,与方寒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小方舅舅好!”

    “小方舅舅真帅!”

    “小方舅舅,我好喜欢你!”

    看韩雪沉下脸来,她们才收敛一些,咯咯笑着离开了。

    方寒无奈摇头,如今这些学生们,真不知道她们脑子里想些什么,所言所行无法理解。

    “舅舅……”沈娜凑过来,耷拉着头。

    她在沈晓欣跟前叫小方老师,在其余人跟前则叫舅舅。

    方寒哼一声:“韩老师告诉我了你的壮举,能耐不小哇,欺负同学?”

    “舅舅,冤枉,是那个家伙欺负咱们!”沈娜忙道。

    方寒皱眉瞪着她。

    沈娜不服气的哼道:“咱们正议论舅舅呢,他蹦出来,说他们大曰本帝国的空手道天下第一,你是趁人不备偷袭暗算,是小人!”

    方寒扭头看韩雪,韩雪摇头道:“即使你们观点不同,吵起来,也不该那么辱骂人家!”

    “谁辱骂他啦!”沈娜撇撇嘴,不屑的道:“他说不过咱们就骂八嘎,叫咱们**人,……这可惹恼了姐妹们!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看向韩雪。

    韩雪道:“他真骂这些了?”

    沈娜哼道:“所有人都可以作证,除了咱们,还有一些同学,韩老师不信可以问他们!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他真那么说,你们也不该骂他小曰本,滚出中国嘛,咱们要兼容并蓄,怎能这么没胸怀?……三人行必我有师,你应该抱着请教的目的,跟人家切磋一下空手道嘛!”

    “对呀!”沈娜一拍巴掌,哼道:“我忘了,当时大伙气坏了,你一句我一句,他说不过就跑了!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你呀,还是太嫩,遇事不冷静,这么容易被情绪控制头脑,可不是领袖的风采!”

    “是,小方老师!”沈娜叹口气,低头道:“我错了!”

    韩雪紧抿着唇,气愤的瞪着方寒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韩老师,让你见笑了!”

    “你就是这么教沈娜的?”韩雪气愤的道:“这么下去,她会变成什么样子,你这个当舅舅的怎能这么不负责?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这件事学校还是仔细调查一下,别冤枉了同学们,打击她们的爱国之心,是不是?”

    韩雪摇摇头道:“你这个舅舅真是……,沈娜,检查还是得写!”

    “是,韩老师!”沈娜无奈的道:“我一定好好写!”

    “你要再像上次那样,名为检查,实为自夸,我可饶不了你!”韩雪哼道。

    沈娜忙道:“不会啦!”

    韩雪扭头道:“方先生,沈娜的检查要是不合格,我会找你!”

    方寒忙道:“这不关我事吧?”

    “沈娜这么叛逆,你就是根源!”韩雪哼道:“我只找你!”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点头道:“好吧,我会监督她写的,……送你回去吧!”

    “不用!”韩雪摇头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韩叔打电话,想跟我下棋呢。”

    “甭理我爸!”韩雪飞快的道,脸腾的红了,转身匆匆进了学校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