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152章 隐情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先走一步。.”

    孙明月讶然:“你不跟大伙见一见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曰子长着呢,不差这一会儿,今天还有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啊?”孙明月道:“你这次的功劳大了!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我当一支奇兵最好,反正平时不上班,别人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孙明月若有所思,沉吟着点点头:“你这个想法挺好的,……我会跟局长商量一下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送我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这些家伙呢?”

    “一时半会儿醒不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那好吧。”孙明月摇头道:“真搞不懂你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笑道:“警察只是我兼职,我想搞研究工作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人真怪!”孙明月道:“当警察比当研究员有前途多了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那可未必。”

    他抱着小女孩维维与孙明月一块儿出了山洞,下山坐上陆虎返程,半途中看到四辆警车无声无息的往前开。

    孙明月按了按喇叭,警车停下,孙明月出去与众人交待了一番,方寒坐车里没动,孙明月想抱小女孩出去,小女孩却死死搂住方寒。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摇头:“还是我抱着吧,让他父母去我家接人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只能这样了。”孙明月点头,陆虎再次启动,两人回到望海花园,方寒把小女孩抱进别墅。

    李棠与宋玉雅在厨房做饭,客厅里放着柔和的音乐,王莹与罗亚男做瑜伽,赵语诗做舞蹈拉伸运动。

    她们都穿着一身宽松的月白居家服,说说笑笑煞是热闹。

    看方寒与孙明月进来,众女讶然盯着小女孩维维,她大大眼睛,长长睫毛,像一个洋娃娜,很讨人喜欢。

    她抱着维尼熊,怯生生看着众人,直往方寒怀里缩。

    李棠从厨房出来,系一身碎花围裙,俏生生的:“方寒,这是谁呀?”

    赵语诗道:“难不成是你的孩子?”

    方寒没好气的横她一眼,问李棠:“饭好了吗?”

    “马上就好!”李棠笑道:“谁家的孩子,真可爱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捡的,他父母很快过来了,快点开饭,小姑娘饿了。”

    宋玉雅打量着小女孩,又看看孙明月。

    孙明月笑道:“我早饭还没吃,要蹭一顿了。”

    李棠笑道:“人多热闹。”

    很快开饭,小姑娘维维揪着方寒衣角坐他旁边,狼吞虎咽低头猛吃,嘴角沾菜沾饭如花猫一般。

    当小女孩母亲进别墅时,看到的正是这一幕。

    “维维!”小女孩的妈妈跑过来,一把将她搂进怀里痛哭起来。

    维维却很淡定,抹抹妈妈嫩白漂亮的脸庞:“妈妈,不哭!”

    “好维维,你受没受苦?”少妇急忙问。

    维维道:“那些坏人被哥哥打死了!”

    少妇一怔,扭头看孙明月。

    孙明月笑道:“乔总,我介绍一下,这是方寒,我一个朋友,他救的维维,乔横影乔总。”

    “方先生,你好!”乔横影忙起身伸手:“真是不知说什么好,实在难以表达我的感激之情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乔总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孙明月笑道:“这六名绑匪都是受过训练的军人,反侦察能力强,原本以为是四个,竟还有两个!……还好方寒功夫厉害,他只身一人找到那六人,将维维救出。”

    “方寒……方寒……”乔横影沉吟一下,抬眼望来:“方先生是那个痛打曰本空手道的方寒?”

    “就是他了。”孙明月白一眼方寒,哼道:“算是出尽风头了!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武术大师,怪不得能独斗绑匪!”乔横影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笑道:“乔总过奖了!”

    乔横影道:“方先生是我的恩人,要是维维有个三长两短,我也没法活了!”

    “乔总不必客气,举手之劳。”方寒笑道。

    乔横影梨花带雨,楚楚动人,她容貌美丽,气质温柔。

    两人要告辞,维维的姥姥还在等着,改曰再登门致谢,维维却不愿走,非要拉着方寒一块儿。

    众人好一番哄劝,她才哭着被乔横影抱走了。

    赵语诗瞥一眼李棠,低声道:“小心了,这小姑娘的妈妈也是个美人儿!”

    李棠没好气瞪她一眼。

    孙明月告辞离开,众女围过来,静静看着他,方寒忙逃往楼上,说要练功,却被赵语诗叫住。

    “方寒,你忘了昨天答应我的!”赵语诗嗔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中午吧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中午?!”赵语诗不满的道:“现在不行么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要练功,中午一起去俱乐部,一定给你揪出凶手!”

    “……那好说好了,中午,不准再拖延!”赵语诗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忙点头,逃回楼上。

    众女坐在沙发上议论。

    “他只身一人对付六人找到了维维?”宋玉雅道:“就早晨这一会儿功夫就干了这么一件大事?”

    “他又不说,谁知道!”李棠摇头道:“甭管他了,咱们今天接着练舞吧,我又要进剧组了,时间不多!”

    “好啊,咱们去练一上午,下午去俱乐部玩。”赵语诗忙道。

    众女点头答应,于是各自换衣裳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方寒中午刚到天方马术俱乐部,一个美女服务员过来,说赵总有请,方寒跟着来到总经理办公室。

    赵语诗坐在红木办公桌后阅读文件,聚精会神,没理会有人进来,一身黑色职业套装,鹅蛋脸沉着,很有威严。

    “赵大小姐,挺忙的嘛!”方寒进屋后,接过漂亮女秘书递上的茶,轻啜一口。

    赵语诗放下文件抬起头,哼道:“你倒是准时,要做哪些准备?”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方寒摇头道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他转身往外走,赵语诗跟上,方寒脚步迈得不大,看着悠闲,赵语诗得一溜小跑跟上,她穿着高跟鞋,即使小跑着仍显优雅端庄。

    她小跑几步后嗔道:“你走慢点儿!”

    方寒转头瞧一眼,笑了笑:“你是练舞蹈的,也穿高跟鞋?”

    “练舞蹈的怎么不能穿高跟鞋?!”赵语诗没好气的道:“平时不能穿,逮着机会当然要穿一穿的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穿着平底鞋就挺美。”

    赵语诗哼一声,嘴角却咧开了。

    方寒放缓了步子,很快来到一间小宴会厅,铺着深色厚软地毯,放着柔和音乐,安静严肃。

    方寒指了指里面正在打扫的一个妙龄少女:“是她。”

    “她——?”赵语诗讶然。

    她朝里面看了看,除了那妙龄少女再无旁人。

    这少女约有二十四五岁,身段儿窈窕,容貌甚美,虽比不上赵语诗,已经算是挺漂亮了。

    天方马术俱乐部的服务员几乎都是帅哥美女,这少女的容貌在众服务员当中不算顶尖,只能算中等。

    “就是她了。”方寒点头道:“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赵语诗蹙眉看一眼正在勤勤恳恳打扫的少女,默默转身离开,方寒笑着摇摇头,一块儿回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回到办公室时,赵语诗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方寒坐下,茶杯已经被取走,秘书又端了一杯过来。

    方寒轻啜一口茶,静静看着她。

    赵语诗沉默半晌后叹了口气:“她叫赵倩,家里不富裕,工作很认真,将来有希望做领班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事情的原因我不知道,是你总经理的责任了,查清楚后再处理吧,不急。”

    赵语诗道:“红红没问题吧?”

    “你没去看?”

    “待会儿去看看。”赵语诗从抽屉里拿出一本书,抛了过来:“这是样本,你看看如何。”

    方寒伸手接过散发着油墨气息的书,封面上下竖写着“方氏秘传马术”,右下侧一竖行小字:“限印一百本,内部珍传,禁止外流。”

    再右下角,有一个大字的数字:“一”。

    方寒抬头看看赵语诗,赵语诗哼道: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打开封面,第一页是序,赵天方亲自做的序,把自己好好夸了一番,将自己驯服汗血宝马的事说了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失笑:“好大的面子,赵总亲自出马!”

    “爸爸非要写这个序!”赵语诗道:“你给我爸我妈灌了什么[***]汤,一个劲儿的夸你!”

    “救了他们宝贝闺女,他们岂能没好感?”

    赵语诗白他一眼:“瞎猫碰上死耗子!……这一百本我包圆了,你不能再出去卖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钱不会亏你的!”赵语诗道:“你今早到底干什么了?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这是要保密的。”

    赵语诗咬咬贝齿,白他一眼哼道:“行啦,忙你的吧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用人在前不用人在后,赵总变脸太快了吧?”

    “你管得着嘛!”赵语诗没好气的道:“对了,小姨找你呢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我会跟齐姐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小姨找你是为了张正辉的事,一定要骂你的!”赵语诗道:“小姨可不是我这么好说话,你小心点儿,别跟她硬顶!”

    方寒笑笑,放下茶杯告辞离开。

    他在车上跟齐海蓉约好见面时间与地点,在她的别墅。

    先把车放回车库,方寒步行去二十二号楼,按响门铃后,喇叭传来齐海蓉柔软妩媚的声音:“方寒,请进。”

    方寒推开铁门,院子里是满满的一院子花,各种各样,次序井然,是用心打理过。

    他暗叹,这是一个懂情趣,有情调,懂生活的女人。

    进入大厅,齐海蓉穿着宽松的家居服,芙蓉般脸庞仍带着酡红,似乎刚从熟睡中醒来,带着一丝慵懒。

    她懒洋洋的招呼:“方寒,随便坐吧,茶?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。

    她给方寒沏上茶,自己冲上咖啡,双腿并起,优雅的坐他对面:“请你过来,是解释一下李棠的事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。

    齐海蓉摇摇头:“李棠是诗棠娱乐的股东,我知道其实是你的股份,语诗对你很重视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,道:“齐姐,张正辉的事对不起了。”

    齐海蓉凤眼看了看他,抿嘴笑道:“你倒是坦白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这点儿小伎俩瞒不过明眼人,我实在气急了,一时冲动,有点儿小家子气,齐姐别见怪。”

    “情有可原。”齐海蓉笑道:“对情敌用什么手段都可以理解。”

    “齐姐的损失不少吧?”方寒道:“有多少损失,让李棠用分红赔,这件事确实我做得过火了。”

    齐海蓉摇头:“是张正辉过火了,我已经警告过他,他偏偏还这么做,自取其辱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当初齐姐准备怎么对他?”

    齐海蓉点点头:“一样,……封杀了他,赶出这个圈子!……不过没你玩得这么狠。”

    方寒歉然的笑笑。

    齐海蓉道:“我挺欣赏你的,这一招看似寻常,却极高明,把他逼上绝路,也封了我挽救的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见笑了。”方寒谦虚的微笑。

    “小晚说你厉害,语诗说你厉害,我却一直没往心里去,你年纪轻阅历浅,再厉害能厉害到哪里去!”齐海蓉摇头道:“是我错了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齐姐真的过奖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的把所有一切都给了李棠?”齐海蓉问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的不就是她的?”

    齐海蓉蹙眉:“圈里没有爱情,你就不担心李棠变心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相信她。”

    齐海蓉轻啜一口咖啡,悠悠叹息:“唉……,真羡慕李棠,人活一世,得到这样一份爱情才不白活一场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齐姐想的话也能得到,无数男人会为你疯狂。”

    齐海蓉摇摇头叹口气,黛眉间有一丝幽怨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该放下的得放下,注定得不到的一直去想,是跟自己过去,自我折磨,又何必呢!……人活着总有许多无奈。”

    齐海蓉脸色微变,望上方寒笑眯眯的眼睛: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方寒叹道:“齐姐你是聪明人,怎么一直犯糊涂?”

    “什么犯糊涂?”齐海蓉妩媚的眸子变得凌厉。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赵总是天下少有的男人,不过注定不属于别人,齐姐何必有非份之想?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!”齐海蓉粉脸色变。

    方寒放下茶杯起身道:“齐姐,我先告辞了!”

    “站住!”齐海蓉娇叱。

    方寒坐下了,无奈的道:“我不该点破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个方寒,果然厉害!”齐海蓉冷笑。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。

    齐海蓉道:“你怎么看出来的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挺容易看的。”

    “哼,别人都看不出,你却觉得容易?”

    “我嘛,感觉比一般人敏锐一些。”方寒道:“其实没什么,这种情形多的是!”

    齐海蓉横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齐姐没遇上真正动心的人,……也难怪,这世间比赵总强的男人又有几个!”

    “你个小破孩懂的挺多!”齐海蓉摆手道:“罢了,不说我了,就说说你吧,我其实挺不理解的。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