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149章 剧本
    “方寒,是你干的吧?”

    李棠偎在方寒怀里,两人躺在大床上,刚刚经历过一场翻云覆雨,她脸颊酡红犹未褪去,眼波如水,妩媚勾人。.

    方寒揉着她高耸[***],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李棠白他一眼:“你太坏了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釜底抽薪嘛,最简单的手段,……这件事的关键是他持身不正,才有机可趁。”

    “这倒也是。”李棠点点头:“粉丝就是衣食父母,他对粉丝这种态度,自取灭亡!”

    “他是被吹捧得不知天高地厚了,越来越轻狂!”方寒摇头道:“否则,也不至于顶着警告干出这种事来,一车的红玫瑰!”

    “你是算准了他的心态与姓格吧?”李棠笑道:“一击必中,绝不落空,我可是知道你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推测而已,人心这个东西,说复杂也复杂,说简单也简单,都是有规律可循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该郁闷死了!”李棠笑道:“早知道就不会跟我示爱了!”

    “不知死活的人谁能救得了!”方寒摇头,把她搂怀里,亲亲她诱人红唇,笑道:“你是我的,谁也抢不去!”

    李棠白他一眼:“谁稀罕呢!……赵学妹气得够呛!”

    方寒哼道:“随她!”

    李棠转头盯着他:“方寒,赵学妹可能喜欢你!”

    方寒一怔,随即摇头失笑,轻刮她挺直鼻梁:“你呀,真能胡思乱想,我可没那么招人爱!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也算名人了!”李棠笑道:“那个视频一出,谁都知道你是武功高手,一定有许多女人倾慕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一时之风不足为恃,很快就会忘了,人们都是善忘的,……对了,你们剧组要换谁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呢。”李棠摇头:“人心惶惶的,据说郑导演跟齐姐拍桌子了,说她胡闹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换了谁都要发火,半途换主演,前面的都白做了,时间精力与金钱都是巨大浪费!”

    李棠摇头道:“现找主演,也不知道会找谁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这些不用你艹心,你演好自己的角色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但愿剧组能早早恢复吧。”李棠摇头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还想进演艺圈?”

    “嗯,挺有意思的。”李棠笑道:“而且将来我自己投拍,自己主演,那就完全自主了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好想法,要不要我写个剧本?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李棠忙道:“对呀,你写小说那么厉害,写剧本一定也行的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写个爱情故事?”

    “好啊!”李棠道:“最好是只有女主角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呵呵笑起来:“要不写个百合的?”

    “胡说什么呀!”李棠嗔道:“我才不演那个呢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嗯,我会记着,争取早早写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写得那么快,今晚就写一个嘛!”李棠送上红唇,亲亲他耳朵,腻声道:“你一定行的!”

    方寒拍拍她柔滑的细腰:“好吧,明天一块给赵大小姐!”

    李棠抿嘴轻笑:“那我今晚陪你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算了。”方寒笑道:“你不睡觉可不行,我很快的。”

    他下床拿过了笔记本电脑,放到膝上,开始敲打着键盘,手速奇快,一行行字出现在显示器上。

    李棠看得眼花,字打得太快,她甚至来不及看完,一页已经翻过去,她摇摇头,又狠狠亲了他一口!

    睡衣裹起她美好诱人的身体,她下床沏了一壶茶拿上来,又给自己沏了一杯咖啡,然后打开电视,播放一部动作电影。

    她知道方寒一旦专注,外面再大的动静也影响不了他。

    一部电影看完,方寒恰好收起了笔记本,长舒一口气伸个懒腰。

    李棠扭头好奇的问:“写好了?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:“好了!”

    “这么快?”她虽看了一部长片,两个多小时而已,他竟然写好了两本书,也太惊人了!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你的剧本完成了,再写那本马术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看!”李棠顿时兴奋的道:“这么快就写完,不会是糊弄我吧!”

    “看看就知道了。”方寒拔出U盘递给她:“打印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李棠下了床,进了楼下一间屋子,一会儿功夫拿了一摞纸过来,方寒已经放下茶杯,打开笔记本开始第二本书。

    李棠一口气读完剧本,抬头时,方寒已经合上了笔记本电脑,正笑眯眯看着她: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凄美!”李棠叹一口气,神情惆怅。

    这个故事讲的是一个现代爱情故事,男女主人公都是残疾人,只能坐轮椅上,通过一封封信交流而心心相印,一直在寻找彼此的踪迹,想要见上一面。

    两人最终见了面,但没能在一起,故事以悲剧结束,引起人无限的遐想,回味无穷。

    李棠沉浸于这个爱情故事里,神情恍惚,方寒笑了笑,拔出U盘收了电脑,把李棠搂进怀里。

    李棠倒在他怀里,喃喃道:“不能写成喜剧么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你要喜欢,就改成喜剧!”

    李棠一下醒过神来,白他一眼:“你真是的!”

    方寒这么一说,她一下从故事里拔出来,是啊,这一切都是方寒虚构出来的故事,不是真实的。

    她看看方寒,感叹着摇摇头,真不知道他的脑子是怎么长的,怎么会想出这么精彩的故事。

    最让人绝望的是,这种故事对他而言是顺手拈来,不用冥思苦想,不用绞尽脑汁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第二天清晨,方寒练完功下楼,李棠正在厨房里说话,正跟别人打电话。

    他如今专注于龙元术与推云掌,丹法筑基需心静,需禁欲,他一直没下狠心开始。

    他刚坐到沙发上想沏茶,李棠出来,把电话放到茶几上:“王莹找你帮忙!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挑了一下:“王莹?”

    李棠白他一眼:“怎么,想她啦?”

    “我以为老死不相往来了呢!”方寒摇摇头。

    李棠道:“她父母又来了!”

    方寒笑起来,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你帮不帮忙?”李棠嗔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跟他们说,我跟王莹分手了!”

    “哪有这么快的!”

    “现在男女分得都挺快,咱们已经算久的了!”

    “分手……”李棠沉吟一下,点点头:“我跟王莹商量一下,今天正好去赵学妹那里学舞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把书稿递给她,让她安排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倒是相信她!”李棠笑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她嘴不饶人,脾气也坏,人品倒能放心,……对了,剧本也给她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真要给我拍出来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我让齐姐看看行不行。”李棠没客气,亲亲他嘴唇,把他推往洗手间:“赶紧洗漱,马上吃饭!”

    她有洁癖,早晨起床时自己偶尔有口气她都受不住,要刷很久的牙,却不嫌方寒脏,她自己也觉得很奇妙。

    方寒洗漱回来后,李棠道:“王莹说了,可以一试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不过她父亲可不是容易放弃的人,一定要找我了解情况的,王莹得跟我对好口风。”

    “嗯,正是如此。”李棠点头:“让她过来?……布置了好房间,她一直没过来住呢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算了,找个咖啡厅吧。”

    “干嘛花那个钱!”李棠没好气的道:“让她晚上过来吧!”

    方寒无奈摇摇头,懒得反驳。

    傍晚方寒回来时,别墅里很热闹,叽叽喳喳闹成一团,却是李棠宿舍所有的人都到了,还有赵语诗。

    李棠从厨房里迎出来,身后是宋玉雅与王莹,罗亚男与赵语诗在沙发上下棋,聚精会神。

    李棠接过他的外套与包,笑道:“今天这么早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怕王莹等嘛。”方寒笑道。

    她们穿着几乎一样的家居服,都是月白色,看着很温馨,整个别墅一下充满了幽香,不再空荡。

    王莹抿嘴笑道:“我反正晚上要住这儿,不着急。”

    方寒打量一眼三女,一段时间不见,恍然如许多年,再见面泛起一股亲切感觉,温暖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看到他温暖的笑容,三女都觉得亲切,先前种种敬畏再次消散,又泛起捉弄他的念头。

    与他相处时,她们觉得亲切自然,但一离开,却又觉得他很遥远很神秘,甚至有一丝敬畏。

    这种矛盾的感觉让她们有些无所适从,一直避而不见。

    “好啦,你们大眼瞪小眼的干什么,赶紧坐呀!”赵语诗嗔道。

    她也穿了一件月白家居服,是她们下午一块儿逛街买的,直接来这里穿了,觉得挺好玩。

    方寒笑着请她们坐,诸女散开,去厨房的去厨房,下棋的接着下棋,不搭理他了。

    方寒笑笑,上楼练了一会龙元术,李棠敲门,说饭好了,一大桌丰盛的晚餐摆在众人跟前。

    众人边说边吃,热闹欢快。

    “王莹,你们因为什么分手?”宋玉雅道:“得编个天衣无缝的理由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要你们帮忙,大伙一块儿推敲。”王莹笑道。

    罗亚男瞥一眼方寒:“不用咱们,他一个就够了!”

    宋玉雅笑道:“他能把书写得那么严密,编个分手理由小菜一碟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要不,说我花心,脚踩两条船?”

    “那你得找出另一条船来。”宋玉雅道:“李棠?”

    李棠嗔道:“亏宋姐你想得出来!”

    赵语诗打量了方寒一眼,摇摇头:“我觉得这个理由不靠谱,说王学姐踩两条船还有人信,你——?”

    她撇撇水润的唇摇摇头。

    王莹抿嘴轻笑,众女跟着笑起来。

    方寒斜睨她:“要不,赵大小姐帮帮忙?……依伯父的姓子,一定会找上门去,赵大小姐不怕!”

    赵语诗瞪大眼,指指方寒,又指指自己,哼道:“你也真敢想,太小瞧伯父的智商了,谁会信!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