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148章 扬威
    第二天,他去学校上课。.

    专业课还是要上的,热学很有意思,他喜欢上了,物理洞彻世间之奥妙,即使这个世界与梦中世界不同,研究的方式却给他很大启发。

    一到校门口就被记者们堵上,非要他发表几句感想,这些记者们不死心,一直蹲守在校门口等他。

    方寒笑着摇摇头,只说一句“大家辛苦了”,其余话一句不说,施施然进了校门,惹得十几个记者牙根痒痒。

    待他上课后回别墅吃午饭,记者们又围上来:“方寒,天娱刚才发表声名,张正辉因为合同问题,《那年春天》的男主角要换人,不知你对此有何感想?”

    “方寒,请问张正辉被换角,是不是因为对李棠玫瑰车示爱引起的?”

    “传说李棠背后有大人物关照,是不是真的?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,对众记者们点点头,一句话不说离开了校门,惹得记者们无奈,他们却不会就此离开。

    他们在此的关键不是方寒说什么,而是问了方寒,然后就可以就他的沉默来发挥,畅想自己所想,形成文字发表赚稿费。

    中午的饭菜是李春雷亲自送来,方寒与他说了几句话,李春雷心领神会,笑着点头告辞了。

    下午还有课,他刚到校门便被记者们堵住,方寒笑眯眯的摇头,仍一句话没说进了校门。

    他正在上政经课,这门课是不能缺勤的,他再厉害,即使已经把书背完了,仍要上课。

    刚上完一节课,忽然张大江闯进来:“方寒,校门口有人挑战你呢!”

    方寒抬头看:“挑战我?”

    “一群小曰本!”张大江撇撇嘴,哼道:“头上还围着孝巾!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摇摇头,他们一定系着头箍,写着必胜之类的。

    “小曰本?”旁边有人问:“为什么挑战方寒?”

    “好像是什么无限空手道的,挺厉害的样子,我看一个家伙一掌砍断了一块石头,我亲自挑的一块青石!”张大江撇撇嘴,摇着头:“来者不善啊!……方寒,要不避一避?”

    方寒再厉害也是血肉之躯,骨头硬不过那块石头,那石头是他亲自挑的最硬的石头,绝没掺假,那小曰本的功夫货真价实!

    “无限空手道……”方寒摇头道:“早晚要来的,去看看!”

    “方寒,甭跟他们一般见识!”张大江道:“他们在校门口表演,不是表演,是真功夫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走吧!”

    张大江看看周围,大伙都听到了消息,个个好奇的看着,看方寒起身,他们跟着一块儿往外走。

    方寒缓步出了教室,周围听到消息的越聚越多,到了后来,他身后跟了数百人,气势雄壮。

    方寒看看身后,摇摇头,大伙都喜欢凑热闹。

    校门口,四十四个曰本青年整齐站立,一言不发的瞪着眼,气势比方寒身后的数百人更胜。

    方寒一踏出校门口,闪光灯频闪,记者们兴奋的按着快门,还有四个记者扛着摄像机,慢慢转动镜头。

    方寒认得其中两个青年,在孙氏武馆见过,他们身边是一个穿着和服的中年男子,面容刚毅,沉稳如山,背着手一动不动站立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道:“还不死心?”

    “方寒君!”一个英俊青年阴沉着脸,冷冷道:“咱们无限空手道是无敌的,今天特来请教阁下高招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无限空手道无不无敌与我没关系,你们堵在校门口影响太坏,难道想仿效你们前辈,再来入侵一次咱们中国?”

    “方寒君,这只是武技切磋,不涉及政治,请不要小题大做!”曰本青年阴沉着脸喝道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好吧,武技切磋……,但我不喜欢动武!”

    “方寒君怕了吧?”曰本青年冷笑道:“怕了咱们大曰本的无限空手道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怕了又如何,不怕又如何,你们要强迫我动手?”

    “方寒君若怕了,跪下道歉,说无限空手道最强,咱们不会勉强你动手!”曰本青年冷笑:“否则,今天就要好好讨教一番,让方寒君知道咱们无限空手道的真正厉害!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对牛弹琴,说不通!……罢了,你们请来哪一位高手,我领教领教吧!”

    他扭头看一眼周围,这么多人,想低调已经不可能了,世事如棋变化莫测,不能如自己所愿。

    一直沉默如山的中年男子缓步上前,气势沉凝,一言不发的瞪着方寒,无形的气势扑过来。

    方寒身后的众人不由后退两步,他们听说过气势,但以为是文学夸张,这次确确实实体会到它的存在。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,缓缓向上两步,两人隔着两丈远,方寒淡淡道:“只有这一位?不如一块儿上吧!”

    曰本青年冷笑道:“你能打得过田真师父再说大话吧!”

    方寒笑笑,望着中年男子:“请——!”

    “哈!”中年男子大喝一声,双眼骤然瞪大,精芒迸射。

    瞪眼之时同时猛踏出一步,挥掌如刀当头斩下,如力劈华山,场中众人竟有置身战场的惨烈感,心神不由为之夺。

    他这一声大喝,配合刚猛无比的动作,有出奇不意之效,往往一掌刀解决问题。

    方寒侧身一闪,一步到了他身后,脚一蹬,“砰”中年男子翻了一个跟头,落地后滚了两滚翻身而起。

    和服占了灰尘,他涨着红脸死死瞪着方寒,深沉吐纳两次,气息很快匀深,气和而心平,恢复冷静。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,静静看着他,能制怒,且迅速恢复冷静,这人的实战经验很丰富了,心姓也了得。

    中年男子不进攻,两人仿佛两座山对峙,周围人们呼吸越来越紧,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力量压着胸口,呼吸不畅。

    “奶奶的,没想到这么紧张!”张大江抓抓领口,扭头道:“老大,你说方寒行不行?”

    李彬点点头:“没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何磊道:“方寒没把握早就溜了,不会强撑着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也是!”张大江对身边的张雨瑶笑道:“瑶瑶,你别看老二道貌岸然的,老实巴交的样子,脸皮厚起来比长城的墙还厚!”

    张雨瑶穿一身粉色长衣,白他一眼:“有这么编排自己兄弟的嘛!”

    张大江嘿嘿笑道:“我这是赞扬他呢,我的脸皮可比不上他!”

    “行啦,别废话,赶紧看!”李彬忙道。

    张大江忙闭嘴看场中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笑道:“要上课了,来吧!”

    曰本中年男子一动不动,不为所动,对曰本青年们的焦急无动于衷,他也想动,可方寒气势浑然一体,无懈可击,他不敢妄动。

    方寒一步滑到他跟前,中年男子“哈”一声大喝,一掌刀斩出。

    “嘿!”方寒轻喝,拳头如狂风暴雨击出,“砰砰砰砰砰……”连绵不绝的击打在中年男子胸口,仿佛雨落在鼓上。

    中年男子掌刀在方寒的拳头面前显得慢如龟爬,掌到半途,方寒十几拳已经击中他胸口。

    “砰!”中年男子落到曰本青年之中,身体动了动,“哇”的吐出一口血,瘫软下去再爬不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——!”曰本青年怒瞪方寒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道:“这就是你们无限空手道的高手?……你们还是一起上吧!”

    他身体一闪,宛如一道闪电弧划过,钻进整齐划一的曰本青年阵中,顿时“砰砰”声响个不停。

    如狼入羊群,在方寒跟前,这些人毫无还手之力,一个个飞了起来,最终堆在一起,呻吟着爬不起来。

    方寒倏的退出来回归原位,拍拍巴掌,不理众人目瞪口呆的神情,转身往回走,众人不由自主的让出一条通道。

    张大江用力鼓掌,大声叫道:“好——!”

    “好——!”众人醒过神,拼命的鼓掌,大声叫好,喝彩声不绝于耳,方寒笑着点头,回到教室上课。

    人们跟在他身后,一路上宣扬着他的光辉事迹,很快传遍校园,人们纷纷跑去校门口证实。

    躺地上不能动的四十几个曰本青年成了最好的佐证,方寒之名一下传遍东南大学。

    到了傍晚时候,就是老师们也知道,东南大学出了一位武功高手,年纪轻轻却厉害得离谱,以一敌四十,把曰本大名鼎鼎的无限空手道高手们收拾了。

    最兴奋的莫过于那些记者,有的拍了照片,有的摄像,他们兴奋的冲出去,抢占头条。

    李棠普通的男朋友竟深藏不露,是个武功高手!

    这不是一般的高手,无限空手道的大名他们知道,能出来挑战的绝不是庸手,甚至还有人认出了那中年人,大名鼎鼎,却被方寒一个回合就KO,绝对是大新闻!

    方寒进了教室,众人鼓掌,对方是曰本人,他们格外的兴奋。

    方寒对众人笑笑,坐下来低头看书,神情沉静,众人看他如此淡定,也慢慢恢复平静。

    然后政治老师过来上课,看了看众人,照本宣科,把众人催眠了。

    傍晚他回到别墅,李棠正在厨房里做饭,听到声音出来,小心翼翼看他生没生气。

    方寒斜睨她,哼一声:“李大美人儿,感觉怎么样?”

    李棠一听他口气,彻底放松下来,抿嘴笑道:“觉得无聊,莫名其妙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没有成就感?把万人迷斩落马下!”

    李棠白他一眼:“什么万人迷,不过虚有其表,小白脸一个!……对了,赵学妹也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以为你们看不到我呢!”赵语诗站在楼梯上头,没好气的道:“方寒,我来赔罪了!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可不敢当,赵大小姐,稀客!”

    赵语诗一看他的笑容就生气,这笑容是根本没把自己放在眼里,哼道:“方寒,这回真不怪我,谁想到他……”

    方寒摆手打断她:“是,不怪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赵语诗嗔道:“你这是什么态度!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挑了挑笑道:“对不住,惹赵大小姐误会了,我真没怪你!……只能怪他太痴情,深情一片感动世界。”

    赵语诗皱眉瞪着他,看看李棠,李棠双掌合什,示意别跟他一般见识,赵语诗深吸一口气,哼道:“好吧好吧,是我料事不周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赵大小姐,你真误会了!”

    赵语诗紧盯着他:“真的?”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摇摇头:“唉……,我难不成要把心剖出来?”

    “好吧,那那本书……”

    “明天给你!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“痛快!”赵语诗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道:“赵大小姐是无利不起早,这么真诚的道歉,不外乎就为这本书!”

    赵语诗白他一眼:“就是这样,怎么的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今晚就写,明天争取交给你,行啦,肚子饿了,吃饭吧?”

    “吃饭吃饭!”李棠忙点头,暗松口气。

    赵语诗赖着不走,非要跟着一块儿吃饭,三人围坐一张桌,赵语诗看着他吃饭,奇怪的问:“方寒,你出身很好吧?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我父母都是平常人,做点儿小生意,比赵总差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这套礼仪是哪学的?”赵语诗问。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习惯。”

    “奇怪的人!”赵语诗撇撇嘴,知道他不肯说,这家伙透着神秘,又会骑马,又懂贵族礼仪。

    李棠建议打开电视,气氛有点儿沉闷,方寒不说话,赵语诗赌着气也不说,李棠说了两句没活跃开气氛。

    电视打开之后,恰好是娱乐新闻,一条新闻引起众人注意。

    三人看完新闻后,赵语诗瞪向方寒:“是你干的吧?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摇头:“莫名其妙!”

    “你敢说不是你干的?”赵语诗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不是我做的!”

    他暗道,确实不是我做的,是我派人做的。

    “你太阴险了!”赵语诗哼道:“张正辉这下完了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道:“对粉丝这种态度可不行,李棠,引以为戒吧!”

    李棠白他一眼,她猜得出,一定是他出手了。

    赵语诗狠狠瞪方寒一眼:“真是卑鄙!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道:“赵大小姐太武断了吧?”

    “一定是你!”赵语诗哼道。

    张正辉之后又一则新闻引起他们注意,方寒苦笑摇头,这媒体也真能搞噱头,前面播张正辉的丑闻,后面播自己的光辉形象。

    两人这么一对比,显示出李棠当初的选择多么正确,明白人会怀疑这一切是不是有人背后艹纵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