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147章 绯闻
    方寒看着陈致和离开,摇摇头。.

    赵语诗道:“这位陈总为人怎样?”

    方寒笑笑,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赵语诗哼道:“是不是觉得他挺热情,人挺好的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人心多变,商人利益为先,哪有什么好坏之分,……你还学会背后议人长短了?”

    “不识好人心!”赵语诗被他噎了一下,恼怒道:“别被人家卖了还替人数钱呢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多谢提醒。”

    赵语诗没好气的道:“你怎么调理红红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自有主意,先放它回草原!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赵语诗道:“要是出问题,我就跟李棠要钱,一匹马可不是小数目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照这么说,我替你挽回不少损失吧?”

    “放心,少不了你的酬劳!”

    “多少?”

    “你想要多少?”

    “这匹马的一半,不算多吧?”

    “……二十万!”赵语诗咬咬牙道:“不能再多了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没问题!”

    赵语诗瞪他一眼:“算你识相!”

    这匹枣红马价值远不止四十万,但二十万的诊费已经是天价,俱乐部的马医一年不过二十万。

    赵语诗道:“你到底什么时候能出书?”

    “下个星期交给你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能再快点儿?”赵语诗道:“李棠说你一晚上能写一本小说。”

    “小说跟这个能一样?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吧。”赵语诗无奈的道:“我爸的病真能治?”

    方寒摸摸枣红马红红,解开所有皮带与缰绳,再摸摸它脖颈,红红跟在他身后出了马厩。

    赵语诗跟上他,嗔道:“到底能不能治?”

    方寒漫不经心的点点头:“差不多吧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叫差不多,能就能,不能就不能,别吊人胃口!”赵语诗嗔道。

    方寒漫步进了山谷,赵语诗与红红亦步亦趋跟着。

    方寒蹲下摸了摸茵茵草地,红红轻嘶一声,低头蹭方寒的手,方寒拍拍它的头,指指草地,它懒洋洋啃了一口绿草。

    “说呀!”赵语诗急道,恨不得给他一拳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要是不出意外,能治好。”

    “真能治好?”赵语诗忙道。

    方寒点头:“能。”

    赵语诗忙又问:“要多久?”

    “一个月差不多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久啊。”赵语诗道:“不能快点儿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爸的病不是一天两天,好得太快反而不利于身体,负荷太重,慢一点儿最好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想快好我也有办法,但太猛烈会折寿。”

    赵语诗斜睨他:“不是吹牛吧?”

    “不信,试试?”

    “好吧好吧,一个月!”赵语诗哼道:“要是我爸没好,找你算帐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要是好了呢?”

    “你说吧!”赵语诗道。

    方寒想了想,笑道:“没想好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赵语诗哼道:“现在说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当我义诊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赵语诗白他一眼:“这样罢,给你集团的股份,行不行?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。

    赵语诗哼道:“你想要多少股份?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笑笑。

    赵语诗道:“给你百分之一吧,我有百分之五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好吧,那就百分之一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百分之一每年能分多少吗?”赵语诗得意的道。

    “洗耳恭听。”

    赵语诗道:“最少一千万。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挑了挑,笑道:“我这就成千万富翁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赵语诗道:“等爸爸病好了,就签股权转让协议!”

    方寒看看她,无奈的摇摇头。

    赵语诗想了想,白他一眼哼道:“好好,当我没说,你想什么说就什么时候说,……说好了,只有一个人情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赵大小姐,你这胸怀与气魄跟你爸没法比。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了!”赵语诗哼道:“我爸是天才,谁能比得过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他若是你,绝不会给我钱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啦!”赵语诗有些心虚的道:“我知道错啦!……你还要去骑马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方寒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你忙吧,我走了!”赵语诗哼道:“这里得好好整顿一下了!”

    方寒呼啸一声,声震长空。

    远处很快传来一声马嘶,高亢响亮如龙吟。

    黑星很聪明,似乎知道方寒每个周末过来的时间,提前在山谷深处等着,方寒一呼啸,它马上响应。

    远处一个黑点过来,黑星转眼功夫出现在跟前,方寒跃上马,朝赵语诗摆摆手,黑星调转马头奔驰而去,转眼消失在赵语诗视野里。

    她怏怏哼一声,往俱乐部的经理室而去,脸上迅速恢复面无表情的样子,威严肃重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周一方寒去学校上完数学课,跟高波到了办公室,高波笑道:“办妥了,你可以多报几门课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能报多少?”

    “你想报多少就报多少!”高波笑道:“只要你能拿着学分,……当然了,有些需要出勤率的课冲突,你只能选一个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已经很好了!”

    高波笑道:“咱们学校有过三年毕业的记录,你看看能不能打破了这记录,争取两年半甚至两年就毕业!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自己去选吧,量力而为。”高波道:“别因为这个耽搁了正课!”

    “明白!”方寒点头。

    他拿了课程表,仔细看了看,最终又选了五门课,一共二十个学分,学校毕业需要六十个学分。

    高波看了看:“你选的这些都挺难的,做好思想准备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学分高,才能更快毕业。”

    “也好,再难也难不住你。”高波点点头笑道:“我只有一个要求,不要耽搁了数学进度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。”方寒笑着答应,能利用异世界学习,时间充裕。

    他从高波那里出来,骑着单车离校,在校门口被一群记者堵住了,非要他讲几句。

    方寒很快从他们嘴里弄明白,李棠又闹绯闻了,张正辉买了一车的红玫瑰向李棠示爱。

    方寒皱眉,这个赵语诗真不靠谱,不是已经摆平了嘛,怎么又弄出这种乱子来?

    这次不可能是剧组的炒作!

    他对众记者微笑点点头,一言不发的离开。

    一回到望海花园,他直接去了二十二号别墅,按了门铃,竟然真有人,齐海蓉打开门让他进去。

    方寒进屋,齐海蓉沏了一杯茶递过来,微笑道:“真是稀客,无事不登三宝殿,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李棠的绯闻齐姐知道吧?”

    “嗯,刚听说了。”齐海蓉轻轻点头:“生气了?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挑了挑,微笑道:“齐姐觉得呢?”

    “找圈里人做女朋友就要有这种心理准备。”齐海蓉摇摇头,端起咖啡:“这还是最轻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张正辉不是个明白人吗?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齐海蓉摇头:“一个被爱情冲昏了头脑的家伙!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挑了挑。

    齐海蓉道:“张正辉也算是情场浪子了,交过不少的女朋友,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,现在倒好,一碰上李棠,马上变成了呆瓜,冲动得不顾一切!”

    方寒沉吟道:“齐姐你的意思是说,你已经跟他讲过了,他偏不信邪,无论怎样也要跟李棠求爱?”

    齐海蓉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方寒笑了,摇摇头:“动真情了?”

    “看来是动真情了。”齐海蓉摇头:“李棠厉害,多少女星都不能让他动心!”

    方寒没好气的横她一眼:“齐姐,那你的意思呢?”

    “我会让他明白什么是现实的!”齐海蓉摇头叹道:“说实话,培养一个明星也不容易,就这么毁了,我挺心疼的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倒也未必要毁了他,给他点儿教训即可。”

    齐海蓉摇头:“敲鼓得用重锤,上次给他提过醒了,还是不长脑子,非要一条道走到黑,怨不了我!”

    方寒叹口气,摇摇头:“你们这个圈子呀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个圈子确实乱,但没想的那么乱。”齐海蓉道。

    方寒淡淡笑了笑:“恰恰相反,比我想象得还乱!……要真有人找不自在,我不会手软!”

    “行啦,知道你杀姓大。”齐海蓉道:“李棠绝不会受伤的。”

    “但愿如此。”方寒点点头。

    齐海蓉笑道:“你要不要亲自教训他?”

    方寒摆手:“还是免了,……对了,你跟赵大小姐说一声,我心情受影响,不能写书了!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齐海蓉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对于方寒的事迹,她也清楚,赵天方暗中调查过他,江小晚对他的了解也很详细,她从江小晚嘴里知道不少。

    这方寒看着温和无害,挺老实的,却是个狠角色,杀人不眨眼,折在他手上的黑道人物不少了。

    她虽然不怕,但因为有小晚在,还是不得罪为好,况且为了那么一个傻瓜得罪他,更是不值!

    他刚一回到别墅,赵语诗很快打电话过来,娇嗔道:“方寒,你到底说话算不算话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怎么不算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一个星期交书,怎么又说不能写了!?”赵语诗哼道:“你是不是怨我?!”

    方寒哼道:“你说呢,赵大小姐!……当初你是怎么保证的?”

    赵语诗一怔,随即嗔道:“我哪想到这家伙这么混蛋?……行啦,我会给你一个交待的!你接着写书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那我就拭目以待了!”

    “你真不是男人!”赵语诗嗔骂一句,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放下电话,不知赵语诗会怎么对付张正辉,他一肚子的火却没处发。

    李棠魅力四射,是个男人都会动心,张正辉动心也难免的,虽如此,想起来仍觉得别扭。

    自己的东西正被人觊觎,被人抢夺。

    他不去直接找张正辉,因为明白个人的武力与威肋,远远比不上权势的威力,赵语诗才是最好的人选。(未完待续。)